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昨天,我去韩国的互联网上,扒了一个骗财骗色的邪教组织的底裤。
最近全世界都在紧张应对疫情,然而韩国的表现却一直很诡异,组织防控不力也就算了,甚至还出现了大规模邪教组织聚集,这一系列的失控,直接把韩国的疫情危机推上了顶峰。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其实,长期以来,猖獗的邪教是韩国社会的顽疾,除了组织各种集会,敛财,他们还热衷于给人治病,做心理辅导,甚至搞一些神秘仪式: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恩惠路派教主举行“打谷场”仪式
这些具备神棍气质的诈骗天才,在韩国这片沃土上,苦练各种诈骗技术,采百家之长,融合传销、洗脑、精神控制、电信诈骗,资金盘等骗术,开枝散叶,为祸一方。
在我后面的更深入调查中,甚至发现了有邪教组织专门使用PUA技术,针对青年女性行骗。
韩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邪教?他们合法吗?
这些邪教疯狂扩张的目的,究竟是为了骗财还是骗色?
邪教背后是不是隐藏着更大的利益?
欢迎收看本期的名侦探牛腩,下面,就是我们一起脱光伪装,漏出真相的时刻!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01
韩国的近代史,就是一段被美日殖民侵略的屈辱史,由于复杂的历史原因,韩国对宗教的态度一直比较复杂:想管却又不敢管。
韩国名义上是一个基督教大国,但是真正民间广为流传的却不是正统的基督教。
一些贪财好色的神棍,会利用韩国特有的社会问题,大众心理,文化传统作调整,重新设计不伦不类的新宗教。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最近这几十年,韩国社会涌现出了上百种所谓的“新宗教”,一时间,韩农复救会、救援派、天尊会、万民中央教会、圣神中央协会等邪教组织在韩国是遍地开花,至今规模已经非常庞大。
他们套着基督教的壳子,共用基督教的理念,但实际上早已发生根本性的变异,成为控制民众,敛财骗色,欺诈犯罪的工具。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02
众所周知,打童年时期起,我就是“妇女之友”,深受广大老中青女性的喜爱。
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刻,也总是伟大的女性给了我更多前进的动力,所以对于那些专门欺骗女性的骗子,我总是深恶痛绝。
据我所知,韩国邪教当中,就有专门针对女性的流派,摄理教就是其中之一,而且经过调查发现,这个教派至今还披着伪善的面具,搞对外输出和网络宣传,在很多国家为非作歹。
于是我一时没忍住,就想去扒扒他们的底裤。
摄理教其实是一个代称,可能是过于臭名昭著,这些年他们改过很多名字,“世界青年大学生MS联盟”、“国际基督教联合”等等,现在又改名叫做:基督教福音宣教会,听起来非常有欺骗性,尽量躲开黑历史,他们这是想换张狼皮,伪装成一个正统的基督教组织,继续行恶。
很快,我找到了他们极具欺骗性的官网: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最初我是万万没想到,邪教也是会搞官网的,而且看起来这么“无害”,清新的画风,积极的活动,满屏的青春阳光快要溢出来了。
这真的会是一个邪教吗?
仔细研究了一下,很快在他们的英文站上发现了异常: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他们对外的宣传材料、组织活动,似乎都是非常有针对性的,目标受众明显是那些在校女学生,宝妈,家庭主妇。
还有没有更多的异常呢?
我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外链: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是的,按照常规理解,郑明析应该是摄理教的“教主”,教会的官网给教主个人站,打广告,做外链,自然也是非常正常的。
访问教主的官网之后,我整个人都懵逼了,狐狸终于露出了自己的尾巴,韩国教主怎么用繁体做官网?而且这个不堪入目的画风,这tmd就是艺术: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这年头不搞个人网站,好像都不能算个名人。
邪教也是与时俱进,搞互联网传教,积极拥抱高科技,不得不说郑老师头脑还是相当不错的。
如果乔布斯能看到这一切估计会崩溃,搞邪教玩高科技,这是真正站在了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
老乔的棺材板又一次按不住了。
为了紧跟短视频风潮,网站甚至还出了一个动画传记,用来宣讲和传教。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作为一个资深的二次元爱好者,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内容,简直要激动坏了。
正当我想去看看这动画片到底长啥样的时候,结果直接给我报了个“500错误”。。。。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老弟,服务器解析是不是失效了?你这是忘了IWAM密码吗?需要技术援助吗?
万能的教主郑老大,没给机房托梦,找个DBA修一修吗?这样下去会耽误传教的大事啊!
继续研究了一会儿,我发现这个郑教主,简直神奇: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一个头顶光环的主和P进去长跪不起的郑教主,配合中世纪油画mix现代PS技术,这画风真的要多drama有多drama,这美工水平,在淘宝上修一张图起码得50起步。
在首页上的轮播图,甚至有这样大尺度的图片: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恍惚之间我都觉得他们是搞人体艺术的。。。
看到这里我甚至都有些动摇了,郑老师难道真是什么奇人异士吗?
感谢互联网,动动手指,发现我们伟大的教主在2007年5月被抓了。。。。。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所以,宣传片做的再神圣,昔日的裸体教父,进了看守所,一样得老老实实穿上黄马甲。
害,还是国际歌唱得好:哪里有什么狗屁的神仙皇帝?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回去之后又仔细研究了一下他们的网站,很多地方都透露着诡异的气息: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宣扬信徒:一方面宣扬郑明析就是“主”,同时又要号召信徒,成为主的“新妇”,再配合上一张“亲身经历,身体力行”,还有各种针对女性的宣传活动,总是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而且从他们宣传动作上来看,一直到近期在亚洲地区的活动还非常的频繁: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调查中,我发现很多网页上甚至还出现了这类组织传教的广告: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为了查清楚真相,我研究了更多关于他们的资料。
03
查了政府反邪教的一些资料,摄理教是从韩国兴起的一个新宗教,创立人确实是郑明析。这人路子非常野,把圣经改的面目全非,以至于很多国家早就把摄理教定性为邪教。
然而这还不算过,郑明析还做出过更恶劣的事情是。他以神的替身的名义,教唆各种女教徒和自己发生关系,“成为神的新妇”,把教会搞成了后宫。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最终,郑明析由于长期大量的性侵女信徒,在全球被多个国家被通缉。
生活的一切都和性有关,除了性本身,性关乎权力,而权力可以创造财富。
郑明析的野心远不止于此,还有财富和权力,这个只有小学毕业的人,后来凭借传教敛聚了大量的财富,摄理教不做生意,但是资金却非常雄厚,一年凭借搜刮教众的捐助,可以牟利上百万美金。
大量被控制的女性,每个月都需要交出自己收入的10%左右,供奉给主。
这些钱,被郑教主转手就换成了家乡的大量田产,如今已经把自己出生的那个小村庄月明洞,打造成了“朝拜圣地”,甚至大费土木用石头去创造创造“自然圣殿”。
那为什么他总是要针对女性下手呢?
 
04
我之前讲过,我也是进过传销组织的人,郑老师的整套东西,其实和传销、加盟,微商等等这些社会骗局的套路非常相像。
女学生,宝妈,家庭主妇特别容易成为这类骗局的诈骗对象。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因为工作原因,需要经常和这些牛鬼蛇神打交道,我也深知他们的套路。其实这些骗子在设计骗局的时候是有共识的:有 4 类人群是最容易被攻破,洗脑的。
第一类就是在校生,尤其是在校女生。
第二类就是宝妈群体,尤其是全职妈妈。
第三类就是低迷人群,创业失败,离婚,丧子等等。
第四类就是老人,尤其是留守老人。
这类人群的普遍特点就是辨别能力偏弱,缺少收入,经济上需要依附他人,渴望独立,社会经验低,容易受到伤害,很容易对他人产生依附。
越脆弱的人,越容易被打开缺口。
 
而这些教会传教的过程,跟PUA的原理是非常相似的。
 
05
仔细研究他们传教的路径,我们就会发现这是一个披着宗教外衣,规模化,批量复制的PUA套路。
1、无害化
以普通众生博爱进化赎罪等方式进行包装,逐渐形成一种紧密的忠诚关系,最后实现精神控制。
这些年摄理教起各种看起来非常公益的名字,为的就是通过社团活动,兼职,选美模特大赛等等活动做伪装,目的只有一个:无害化
通过无害化处理,接近目标客户,逐渐渗透和教育。
2、人偶创建
教主需要一个传奇故事把自己包装成一个“人偶”,这个人偶还得具备某些特征,能够说服目标群体放下警惕,产生好奇,增加信任。
神父,早年磨难,拯救世人这些角色特征,本质内核和PUA中的基本三模型:浪子模式,帝王模式,诗人模式并无太大区别。
无非是根据特定人群的心理需求,量身打造的人偶。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3、通过好奇,加固关系。
PUA是渣男通过引诱来逐渐强化依附感,而传销类的组织,则是通过群体创造的“抱持力”,为个体提供依附,创造安全感,并且这个过程中,逐渐强化这种关系。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4、施虐制造忠诚
紧密的关系总是通过索取和伤害增强的,这本身就是一种服从性训练。
 
传销的团体为了凸显组织的价值,往往会在课程当中极力贬低学员的价值,在封锁消息的同时,不断的强化外界的危险,制造一种,离开这里你将无法生存的假象。
通过刺痛,修复的这种循环,进一步强化这种依附关系。
其实就是PUA当中惯用自尊摧毁打击和情感虐待套路,最终一步一步让目标放弃自我,沦为一种依附。
昨夜,我去韩国互联网扒了一个邪教组织
这里面其实不仅仅是情感的诱骗,更多是对人心的把控。
无论是渣男,邪教还是传销,接近,强化,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控制。
 
通过精神控制,完成财务控制,最后是人身控制。
左手权力,右手财富,这才是他们的真实目的。
根据公开的资料,韩国完全是把宗教当做是一个产业来做,每年参与运作的资本高达400亿美金,甚至要高于韩国国防部的开支。
拿统一教来举例,教会教众高达300万,韩国总共才只有5000多万的人口,而且这些人,几乎在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搞传教,就像一个永远无法停止繁衍的癌症组织。
而且不仅仅是宗教,凭借着巨大的群众号召力,操纵选票的能力,以及千百万教众汇聚起来的财力,他们已经完成了对产业的渗透。
统一教背后的集团,在医药、农业,房地产、银行、机械、科技、媒体等领域都有非常深的侵入,很多知名企业的背后都有他们的影子。
与其说他们是会做生意的教会,不如说他们是要连同思想一并控制的财团,他们是现代奴隶的制造者,极致的利用人性的弱点,敲骨吸髓。
或许此刻,你我身边也会有正在面临欺骗的人,被深渊引诱的人,最邪恶的套路编织成的枪口,对准那些最弱势,最需要保护的人。
尽力让所有人离深渊远一些,保持警醒,保持距离,这是你我应该要做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