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与自由

大概在初中时,班上的男同学开始喜欢抽烟,1996年的夏天,他们梳着郭富城一样的发型,在下课时间躲进男厕所互相点火,一边聊着《红色警戒》,一边像个成年人一样熟练地掸掉烟灰。
班主任会在教室门口堵他们,要进门时,先闻一闻他们身上有没有烟味。
也是在初中时,同学们聚会流行玩麻将,大家学着大人的样子,只赌五毛钱的大小,将麻将牌堆得齐齐整整,在等待摸牌时,一边抖动着大腿,一边翻转着手里的麻将牌,如果对面坐着对眼的女生,还要时不时学梁朝伟甩一甩头发。
但大多时候,只甩出一股飘逸的头发屑。
那时候吴彦祖还没有出名,所以那时候我叫卢朝伟,卢彦祖是好多年以后的事了。
1997年4月,湖南射击队来我们昭陵中学选拔射击人才,那天上午,一个三十多岁面容姣好的女射击队员突然走进教室,让我们全班同学摊开手掌,看我们的手稳不稳,她挑了五六个手稳的同学,请他们周日去试试射击。
但那个周日没有一个同学去试射,到了周一,我问起这件事,他们跟我说:大家一起去了一个同学家,打了一天的麻将。
我不爱抽烟喝酒,是因为无法从中找到乐趣,时至今日还是这样,不爱打麻将赌钱,是因为家里常因这些事闹得鸡飞狗跳,我父母为了打麻将的输赢日日争吵,用各种恶毒的语言相互攻击,有一天晚上,他们在争吵最激烈的时候,我气得将家里的麻将都扔到了对面屋顶上。
但仍然无法阻止赌博这个恶习在家里蔓延。
1997年我去长沙念中专,跟一个篮球打得特别好的曾同学成了朋友,曾同学打篮球很有天赋,有四五年的基础,是班上绝对的MVP,但曾同学总是懒洋洋的,从不在球场上倾尽全力,也懒得勤加练习,班上另有一个姓吴的同学,进了学校才开始学打篮球,从零基础开始,每天都光着膀子在球场跟人单练。
一年半后,曾同学就打不过吴同学了。
三年后,吴同学就是校队水平,而曾同学远远落后了。
我14岁时,突然很喜欢金庸,后来立志长大后要写作,这中间风风雨雨,无论在哪里上班,大多数时候都会在每天晚上写东西,不去碰烟酒,也不去玩麻将,一直坚持到2010年,我觉得没法再坚持下去了,马上三十岁要赚钱养家了,便专心做淘宝,做什么其实都不容易,做什么都必须倾尽全力,那时候差不多每天都是晚上十点才下班,碰到聚划算团,通常要忙到凌晨两点。
要写作就倾尽全力写作,要赚钱就踏踏实实赚钱。
但我一直记得写作,惦记着少年时的梦想,三十多岁了,我还常常开车时突然对我家领导说:我不想做生意了,我想写东西。
领导就软硬兼施:你房贷还完了吗?你车贷还完了吗?你下个月不要发工资了吗?女儿读幼儿园的钱你准备好了吗?你存了多少钱了想写作?
我就只能气得拿头撞奔驰C260的方向盘,然后回去继续老老实实赚钱。
2019年我突然写东西受关注了,2020年清明节,我给母亲上坟时,烧了一本自己的文集,我抚摸着母亲的墓碑,喉头哽咽,我说:
妈,儿子做到了……
一时百感交集,哭得稀里哗啦的。
我回往这三十几年的过往,我遇到过一些有天赋的人,也遇到过许多平凡的人,但大多数人,最后都把时间花在了抽烟、喝酒、打麻将、玩游戏这四件平凡的事情上,并因此而消磨了一生。
抽烟其实一点都不酷,纹身也不酷,十几岁就去夜店也不酷,真正酷的是你知道这些东西能诱惑你,你还能忍住,你告诉自己沉住气,你要有远大的理想,你要做一个优秀的人。
 
容易做到的出格的事情并不酷,不为其所动才是真正的酷。
你可以说自己彰显个性,也可以说在追求自由,但是没有自律,谈什么自由?
没有自律的人生,再有天赋,三年就会被凡人打败,十年就会泯然众人。
大多数人的夜晚,会在追完肥皂剧之后,去撸串,去喝酒,去打牌。
在夹杂着烟味与酒味的空气里,麻将牌高高垒起,遮住了每一个人的未来。
但今天的这篇文章,不是写给国人的,而是写给老外们的。
 
我是看到中国国庆时老外们的新闻,才想说这些话。
今年国庆,中国人热热闹闹出游的场面,震惊了老外,在他们还在为第二波疫情死灰复燃时,在美国因新冠死亡21万人时,中国国庆期间却一片祥和,全国共接待了国内游客6.18亿人次(2019年是7.82亿),实现旅游收入4543亿元(2019年是6497亿元),已逐渐恢复到新冠疫情前的水平。
 
自律与自由
自律与自由
中国的抗疫胜利,是每一个平凡的中国人,用一点点自律换来的。
其实我们很多人,也经不起很多平凡的诱惑,但逢大事,我们更自律。
而许多国家的年轻人,并不懂得自律,在疫情笼罩全球时,他们依然四下活动,将病毒传播出去。
以致于到今天,全球3600万人确诊,106万人死亡,还有人先求自由,再求自律。
那些爱自由的人,短期的自我放纵不叫自由,只会让灾祸阴魂不散,长期的自律才能找到真正的自由,才能摆脱瘟疫的阴魂。
另外,千万不要把自律,错当成奴役,短期的自由,只会带来短暂的快感,而痛苦会终生相伴。
 
也不要再把中国人的自律,描绘成专制国家的黑暗统治了,我们对疫情的控制力,是2-4月份中国人不出门生生熬出来的,你们更要反省,为什么熬不过三个月,为什么要把一时的放纵,错当成自由。
没有自律,千万不要谈自由,于个人是这样,于国家,也是这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