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碧桂园反腐,商业大佬冯仑被警方立案

NO. 1|壹

7月5日,中南集团发布通报,通报主要内容为中南浙东战区的集体贪腐案。

中南浙东战区原战区负责人纪志远、原合约管理部负责人屠明航、原项目负责人吴彬彬、陆小明等人,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牟取不正当利益。

浙东战区原项目负责人吴彬彬、财务PM、人力PM、开发PM、项目负责人朱晓峰、原战区负责人纪志远、原合约管理部负责人屠明航等多人利用职权,违规与内部关联供应商发生商票贴息业务,牟取不当利益。

商票贴息,行业普遍在12-20%,只要不遇上恒大、实地这类情况,短时间内还是能玩得转的,尤其是内部有职权的员工,此中油水不少。

浙东战区原项目负责人陆小明,利用职务之便与公司供应商发生不正当借款关系。

借款这个,天机此前曾说过,在采招和工程领域比较流行,是较常用的受贿方式,拿到钱,写张借条证明是借款,至于还不还,全看有没有被查,被查的话,就拿借条说是借款。

这和收取现金一样,是一种行之有效的规避审计监察的老方法。

浙东战区原项目负责人朱晓峰,个人存在多家潜在利益冲突公司,过程中未按公司要求进行利益申报。

供应商入库过程中,行业的潜规则之一,是弄一些关联公司或马甲,去围标。这几年,各大房企在供应商入库过程中,往往会要求相关人员进行利益申报。

中南浙东战区在土方管理、招采管理、成本管理、工程履约等方面,也存在问题 。

浙东战区原合约管理部负责人屠明航、项目负责人吴彬彬等人,土方标高弄虚作假,虚增土方工程量向供应商进行利益输送;利用虚增土方工程量套取资金,违规私设项目小金库。

这种胆大包天的事,个人认为非这个级别敢私下干的事,建议往上查。从行业惯例来看,很多时候,问题在一把手身上,参考碧桂园贵州区域的贪腐案,涉及总裁、副总裁级别。

NO. 2|贰

浙东战区原合约管理部负责人屠明航在投标过程中透露标底,倾向性议价,违规定标;招标过程中,部分单位无考察报告、无资质;个人挂靠多家公司入围投标;被限制使用单位通过直委承接工程。

胆子还真大,招投标过程中存在的典型问题,几乎被占齐了。最后一项往往是房企黑名单供应商的另类突围方式。

此外,还存在几个问题:

小品牌主材入选中南品牌库,造成价格偏高;且履约过程中供应商使用非合同约定品牌。这种应该去查招采过程中是否存在回扣,正常情况下,小品牌的价格不至于偏高。

部分项目上,分销房源存在违规判客、洗客;内部员工房存在违规更名。洗客,即将自然来访的客户或渠道带访的客户,换个联系方式或名字,挂到指定的分销渠道,获取高额的佣金。这在营销板块很常见、很普遍。

最终,原战区负责人纪志远,经审计后退回违规所得,对于其他还在深入调查之中,待调查完毕后按中南公司红线制度处理。参照碧桂园贵州区域之前的贪腐案,再参照中南济南战区的贪腐案,这位还真干净中南、碧桂园反腐,商业大佬冯仑被警方立案

原合约管理部负责人屠明航、原项目负责人吴彬彬、朱晓峰、陆小明等,做出开除处分、纳入反舞弊联盟失信档案;同时,后两位有进一步司法介入。

其余人员,或被警告处理,或被开除,或被列入公司黑名单,永不录用。

如果最终的结果是目前公布的这个,那么只能说,这场声势浩大的反腐,反了个寂寞,连条大鱼都没抓住,净是小鱼小虾。

8月5日碧桂园发布了监察通报(2021)11号文件。

碧桂园监察部根据举报线索查实,2017年12月,时任湖南区域星城首府项目总经理朱文博,利用职务便利,向项目施工单位索取贿赂,已涉嫌刑事犯罪。

碧桂园对朱文博作解除劳动合同处理,禁止返聘,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搞钱尔,有所为,有所不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NO. 3|叁

网传:2020年12月8日起,多位自然人及公司向三亚市公安局报案称:
三亚万通健康开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仑涉嫌合同诈骗行为,请求立案查处;冯仑利用职务之便,挪用资金4248万元,且这笔巨额资金为一家央企所有。 
 
三亚市公安局经审查,认为冯仑涉嫌挪用资金罪,于12月19日作出《立案告知书》称:“12.08挪用资金一案,我局认为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条件……现予以立案。”

中南、碧桂园反腐,商业大佬冯仑被警方立案

据悉,2018年11月2日,在董事长冯仑的要求下,三亚万通打款4248万元至上海一家机构。 

知情人士表示,该资金实际为有合作的一家央企委托三亚万通公司代收的三亚项目会员款,并非三亚万通自有资金。由此导致央企项目始终无法收回该款,且出现了无法按约于一年后退款给购房人的严重情况。

2021年6月18日,涉及的这家央企也以冯仑侵吞国有资产涉嫌贪污罪、职务侵占罪,已向三亚市公安局报案。

报案文件中称,冯仑涉嫌早有预谋的将代收的国有巨额资金与他人勾结,以利润分配的名义,将该公司委托代收款实施了侵吞。为避免公司、股东及国有资产不至于遭受无法挽回的损失,请求立刻对该案进行受理并追究冯仑的法律责任,追索赃款。

冯仑对以上事件矢口否认,称将报警。冯仑,万通六君子之一,于1991年突然离开南德后,再次前往海南,与王功权、刘军、王启富、易小迪、潘石屹共聚一堂,创立万通,被人称为“万通六君子”。

后来,另五人相继离开,“万通六君子”仅剩下了冯仑独掌万通,企业界称他为“商界思想家”,地产界称他为“学者型开发商”,同时著书立说,出版多部著作。

冯仑很擅长可读性文字的输出,也是很有名的“段子手”。结合他所著《野蛮生长》一书来看,冯仑是个中国转轨时期民营企业中不安分的野蛮生长标签。

当年,冯仑与前首富牟其中撕逼(牟其中是冯仑在南德时的老板),牟其中在《冯仑,你为什么非要逼我说》一文中表示“自己收留了冯仑和他失意的朋友”,后来冯背叛牟其中出去单干。

牟其中遭难入狱时,曾向冯仑等几位求援,冯仑未动,但表示,等牟其中出来后,把他当亲爹养着。现在牟其中出来几年了,结果呢?

万通六君子如今的境遇,潘石屹几次被传跑路,如今将SOHO中国卖给黑石,目前正被立案审查;易小迪执掌下的阳光100,屡遇资金困境,8月9日更是公告称,2亿美元的可转债潜在违约。

时代洪流滚滚向前,有些人还在,但时代已经不属于他们。能跟上时代已属不易,又如何能够逆水行舟?

我们对这些人曾有的尊敬,是对那个时代披荆斩棘之人的敬佩,尊敬、敬佩他们,仅仅是他们的精神而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