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为什么越踢越拉垮?

我个人是十五六岁左右才喜欢足球,其实也谈不上有多喜欢,就是有一点点喜欢,没那么投入,那年头氛围跟现在不一样,那年头压根没有娘炮男明星,主流是铁血汉子,做男人就要又狠又硬,谁要敢伸出兰花指随便freestyle会被人民群众当街打死。 

狠硬的最好表现方式就是体育运动,所以男学生群体里,如果你对体育没什么认知,你在同学眼里就会像个软蛋,你不看五大联赛欧冠世界杯NBA,你一定发育不正常,看足球比赛你越投入你就越像条汉子,越激动越口若悬河说明你越懂,显得你又专业又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男生觉得这样多表现,女生会因为他旺盛的荷尔蒙多看他一眼。 

世上的一切都与性有关,除了性本身。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闷骚男王尔德说的,你们要算账找他算去。 

我最初喜欢足球就跟加入传销团伙一样,是被拉人头拉进去的,宿友成天跟我聊足球,走路聊吃饭聊睡觉聊,到洗手间拉个屎都要隔着门板跟我聊,我很怕再不回应他他就要跟我搞基,所以我被迫学习足球知识,以显得我很正常,我很man,我也周身散发着雄性荷尔蒙,哥们你最好不要乱来,但我一直不是很感兴趣,一直将就着喜欢一下。 

真的,就像我对北原多香子那种感情,那年头,实在找不到更好的了,那就将就着喜欢一下吧。 

要是搁现在,对吧,那谁谁谁,那谁谁谁谁,高质量的一抓一大把,虽然我连名字都记不住了。 

我足球启蒙年龄是李金羽、张玉宁、李铁那一代,就是刚被炒了国家队主教练鱿鱼的那个李铁,曾经多年保持着2000年代初F4那种造型,特别好认,做主教练后脸圆了不少,头发也剪短了一些,但还是比普通男生长不少,可见青春期对一个人一生的心理影响有多大,我忘不了北原多香子,李铁忘不了F4的长发。 

因为那一届球员被深度看好,踢弱队跟踢着玩一样,李金羽每进一个球还会学郭靖拉弓射雕,POSE特别帅,很会带节奏,第一场虽然输给韩国但整体上是压着韩国打的,气势很凶,韩国媒体都觉得我们是神经病,输球了还藐视他们,跟平时老爱自我检讨的中国人不一样啊。 

因为大家对那代人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有时候在教室里看比赛,男同学围在电视机前,进了个球,同学们就跟磕药磕坏了一样,有的把课桌砸得啪啪响,有的发出狼一样的嚎叫,还有的会揪住旁边同学的衣领,一边嗷嗷叫一边猛晃别人,晃得别人跟触了电一样抽搐。 

那年头也没什么娱乐活动,生活娱乐就全指望女同学施舍的暧昧眼神以及体育比赛了。 

到了2000年代,因为篮球那边突然冒出个姚明,我就只看NBA了,姚明退役后我连体育赛事都不怎么看了,专心挣钱养家。 

挣钱养家其实比体育比赛有技术含量多了,也更有现实意义,我在这里头玩得都不想出来了。 

偶尔看到中国足球的新闻,基本都是呈血崩趋势,越踢越拉垮,开始时还有好几个人在欧洲留洋,国家队还是亚洲四强,再后来留洋的越来越少,现在只剩一个武磊了,国家队现在好像沦落成亚洲八强,还经常被叙利亚泰国骑在脸上打,最后中国男足简直沦为了国内的情绪垃圾桶,成为大家集体戏谑的对象,从2002年之后,不要说世界杯了,连踢亚洲预选赛都有点困难,可以说这二十年来成绩惨不忍睹,从一支亚洲强队变成了三流队伍。 

但奇怪的是,中超联赛前些年异常火热,一度号称“全球第六大联赛”,广州恒大甚至还拿过两次亚冠冠军,2019年时,中超球员的平均薪水达到约650万人民币,最贵的广州恒大和上海上港平均球员年薪约1200万人民币,最差的北京人和也达到了200万年薪。 

这种联赛火热、国家队疲软的现象同时发生,使中国足球看起来无比诡异。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现象的发生呢? 

出于对万物本源的好奇心,我选择了拜访国内好些个有二三十年足球经历、全世界到处跑的足球人,向他们请教中国足球为什么这二十年越踢越拉垮的原因,有趣的是,大家的答案竟出奇的一致,完全有一种“哥几个早看透红尘了,该干嘛干嘛”这种放松态度。 

在综合了大家的看法后,我慢慢也把中国足球不行的根源逻辑想明白了。 

在写出这个原因前,我想跟大家提醒一句,跟我们工业党总是信心百倍地觉得自己的面前一片星辰大海不同,体娱圈的人,大部分还是有点丧的,已经有至少三个足球圈里的人,跟我不约而同地使用“中国足球是中国社会的缩影”这句话。 

但根据我的认知,这句话是错的。 

中国足球、中国娱乐圈不是中国的全部缩影,准确地说,他们只是中国部分负能量的缩影,中国足球圈、娱乐圈是相对畸形的,他们本身也跟金融、房地产等行业关联较深,因为来钱的起点行业本身在中国就属于不太正常,所以折射到他们身上才不正常,你要拿中国工业圈跟中国娱乐圈比,那就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了。 

回到主要问题,中国足球(主要指男足国家队)为什么就是踢得这么拉垮呢? 

就是踢球的人水平不行。 

那踢球的人为什么水平不行? 

简单来说,因为足球运动员个人水平成长时间最快的年龄段,是在青少年时间段,但中国足球青少年水平不行。 

我们都知道,不管哪行哪业,最厉害的人一定是“高天赋+勤奋”两者结合,缺一不可,而且无论是体育还是文艺,高天赋在青少年时期就可以看得出来了,不管是围棋、钢琴、写作、跑步、唱歌、舞蹈、篮球,甚至包括物理、数学,有没有天赋,十几岁时一目了然。 

围棋界就有这么句话,“二十岁不成国手,终生无望”,说的就是这么个道理。 

十几岁时的姚明、十几岁时的詹姆斯、十几岁时的郎朗,都是青少年时期表现出超高的天赋,成年后成为行业精英的,没有人在二十岁以后,没有流露出天赋,没有经过残酷的训练,然后他突然就在某个领域牛逼得不行的。 

就算是撞了大运的抖音网红,因为一句话、一件事而红起来的,往往也迅速过气,因为没有才华可以持续输出。 

包括我自己,我是有二十年写作经验才来写文章的,不是突然就会写东西的,我在念初中时就开始写小说,每天早上全班同学都在等我的小说更新,每天早上会互相传阅,传得我那本笔记本封面最后跟油渣子一样。 

如果足球运动员最高得分是100分,我们假设贝利、马拉多纳、C罗、梅西他们的总得分是95分(各粉丝们别来抬杠谢谢),那他们在成年前,就应该要达到80分左右的水准,联赛对他们水平是有提升的,但空间没有想像中那么大,联赛主要起到一个保持高水平状态的作用。 

中超联赛非常红火,但对中国男足的水平提升没那么大,因为青少年时期,他们被锁死在了50-60分这个水平,联赛会让他们上升到65-70分,但上限太低。 

中超联赛是有帮助的,我们还能从联赛拉一帮人出来欺负一下鱼腩球队,但中超并不是决定国家队水平的核心原因。 

大家看国际足球明星成名并开始出成绩的时间,一般在18岁左右起步,像梅西成名是在2005年世青赛上,那年他刚好18岁,第二年就被马拉多纳称为自己的接班人,C罗也是18岁成名,2003年以1224万英镑从里斯本竞技转会曼联,因为这时候他们的总分就很高了,开始甩我们同期球员一大截。 

我们当然是有一些高水平好苗子的,不要相信什么奇奇怪怪的人种论、文化论,我说过用文化论谈问题都是耍流氓,我们各行各业都能冒出天才来,14亿人怎么可能一个足球天才都没有? 

其实印度也是有各种天才的,只是被埋没了,没有平台发挥而已。 

但是我们球员在青少年时期,遇到两个大的问题,使他们的水平卡在低水平区间,一个是缺少优秀的青少年足球老师,另一个是没有大量练习的机会。 

前面说高手一定是“高天赋+勤奋”两者结合,高天赋是需要指导的,要不也糟蹋了,像姚明是篮球世家,这个没问题,郎朗9岁就跟赵屏国教授学习,一直有高人扶持,而如果出生环境不好,其成名之路就艰难百倍千倍。 

在北京的很多孩子,出生后能获得全国顶级资源,在北京出名就是在全国出名,所以北京容易涌现大量的作家、歌手,而一个四川、湖南、山西的孩子要难千万倍,也要多付出千万倍努力,才有可能达到相同的高度,因为他没有资源和平台,他只能咬着牙死磕。 

你说北京的孩子一生下来天赋就比山西的好吗?我可不相信。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公平,我们生下来就是要战胜各种不公平。 

一样的道理,与国外相比较,我们的足球运动员在青少年时期就被带歪了,因为我们奇缺优秀的青少年足球教练。 

在我们国家队混过的荷兰教练阿里.肖就说过一个论点: 

“足球青训成材率高不高,70%取决于青少年足球教练的水平。” 

而一个球员青少年时能达到的最高水平,离他最后的终点已经不远了。 

我们从儿童到青少年的教练水平,是非常低的。 

西班牙教练莫里纳来上海申花青训部门上过班,在接受西班牙媒体《diariosur》采访时,就说过我们的青训教练还只会玩力量、奔跑这些,对技战术能力培养非常弱。 

大概落后欧洲20-30年时间。 

我们拿着C级教练或D级教练证的部分教练,脚弓传低平球的技术动作都做不好,只会教孩子跑步射门,同年龄段的西班牙孩子已经会拉开空间送直塞球了。 

我们青少年足球教练不仅质量低,人才还相当缺乏。 

像西班牙,总共不到4700万人口,仅拥有欧洲足联A级证书的教练就多达1.5万,亚洲领先的日本有足球教练8.43万人,冰岛这个只有36万人口的国家,有600名足球教练,其中400人拥有欧足联的B级教练证书。 

而中国14亿人口的国家,2018年时,在足协注册的教练员仅4万多人,只有日本的一半,能有点水平教孩子的C级教练11855人,B级教练2298人,A级教练985人,职业级教练158人。 

我们14亿人口A级教练的数量,只有4700万人口西班牙的6.6%,我们每154万人里,才有一个A级教练,西班牙每3133人里有一个A级教练。 

相当于我们一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才六个A级教练,而西班牙一个小区就有一个A级教练。 

怎么可能踢得过人家西班牙? 

你要踢得过他们,西班牙的教练们不得集体活活气死。 

而且中国大部分基层足球教练的工资,就是5000-8000元每个月,这种工资在一二线城市让人根本没有动力长久待下去。 

要让中国足球从根子上发生改变,不是联赛举办得有多火热,而是出现一大批覆盖到基层的优秀教练,让这些教练能挣得到养家糊口的收入,有晋升空间,然后在这些教练的指点下,才能让有天赋的孩子成为世界巨星。 

先有伯乐,才能选出训练出千里马,没有伯乐,中国足球那是两眼一抹黑。 

那为什么中国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举重等都那么厉害,而中国足球不能复制他们的方式方法呢? 

因为足球是全世界竞争最惨烈的项目,放在全地球上来看,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举重的竞争远没有足球这么充分,足球的竞争是从娃娃开始的,到青少年就基本定型了,不仅要有天赋,让人挑得出来,还得常常一大波人比赛练习。 

注意这个词,必须是“一大波人经常比赛”,而不是像乒乓球、羽毛球那样少部分人刻苦训练就可以了。 

这就涉及到“高天赋+勤奋”里的第二个勤奋问题了,这个勤奋,不是个人的勤奋,是建立在大量基层俱乐部基础上的群体的勤奋。 

大量的优秀基层教练保证了高天赋孩子的挑选与训练,大量的基层俱乐部,保证了孩子的成长。 

我们以C罗举例。 

C罗他爸是业余足球俱乐部安多里尼亚的设备管理员(就是个打杂的),所以C7岁就在这个俱乐部训练,因为底子好,10岁被当地最好的国民俱乐部看中签了过去,签下时只花了22个足球和两套球衣,精心培养3年,C罗在这里包揽了全队一半的进球,后被里斯本竞技看上,13岁时C罗以1500英镑转会里斯本竞技,18岁上场带队战胜曼联,曼联一怒之下打不过就加入,把他给签了。 

梅西的经历差不多,5岁开始在业余基层俱乐部开始踢球,老爸就是教练,手把手亲自教,从此一层层晋升到纽维尔老男孩俱乐部,11岁时因为患有侏儒症需要治疗,每月打针要花900美元,纽维尔不敢花这笔钱,13岁时梅西被库卡教练带到西班牙巴塞罗那拉玛西亚青训营,也得到了治疗机会,此后在巴塞罗那踢出名。 

其实日本就是在学习欧洲和南美这种“大量优秀教练员+基层业余俱乐部”的模式,才使日本足球在亚洲越踢越强。 

记者苗原曾专访过日本青训教练千叶泰伸,这人原是职业球员,退役后做了20年的青训教练,据他反应,日本很多足球老师是义工,带着孩子打小一起踢球,初中时能让孩子每周训练3次、比赛1次,中学时日本足球会形成校园球队、社会球队和职业梯队三足鼎立,校园和社会球员数量极多,全国32强的社会球队,水平接近职业梯队。 

职业球队12-15岁梯队里,从上面这些球队里挑选优秀人才,只有1%的成材率,因为基层数量大,上来的就是优秀苗子。 

千叶泰伸还说了个很重要的观点:孩子在10-12岁就要掌握好基本的足球技术,12岁以后提升他对足球的理解,把技能和足球的理解结合好。 

我十分怀疑我们稀缺的足球教练,和大部分水平普通的教练,怎么让我们中国的孩子,在10-12岁掌握好基本的足球技术。 

有了基层俱乐部和足够的生源,这时候就得让他们对抗起来。 

说一个有意思的观点,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足球强国,其实都不是幅员辽阔的大国,面积很大的国家足球水平其实都不突出,像中国、美国、印度水平都那样。 

为什么国家小一些容易练出强大的足球呢?是因为经常可以组织区域性对抗,又不用把小球员搞得那么疲劳。 

就算英格兰、意大利这种我们看来不怎么大的国家,青少年和意丙还尽量分区比赛,业余俱乐部对抗时,车程保证在一到两小时范围内,争取当天去当天回,不用把大家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坐车上。 

一两小时车程对中国太奢侈了,放在过去,也就够邵阳开车到娄底去比赛,就算现在有高铁,下了高铁站还得转一次车,我们邵阳的球队想去挑一挑长沙的,加上转车时间还是得四五个小时,小球员会搞得疲劳不堪。 

所以最好能把一个省分成几个小区域,让小区域的青少年多对抗,让他们从小就经历世间的毒打,体验成长的压力和快乐。 

那有人可能会反对这个观点,说巴西呢?人家巴西那么大,一个州也相当欧洲一个国家,怎么人家就搞得那么好? 

哥哥呀,巴西人其实也心里苦,他们连全国联赛都是花了近50年,到21世纪才搞定的,他们主力还是在沿海各州,靠州联赛吃饭的,小区域对抗才是他们人才鼎盛的基础。 

我们看世界各个足球强国是怎么起来的,很快就知道足球发展的主脉络在哪里。 

德国二战打完后,足协教练主管赫尔贝加的计划是“先培养100名优秀教练,每1人再教100人,培养出一万名教练。” 

10年后,联邦德国拿下1954年瑞士世界杯冠军。 

发展到现在,德国把德国足协玩成全世界最大的单项体育运动协会,旗下有24481个俱乐部,14.5万个球队,717万注册球员。 

但这717万注册球员里,只有1500人最后靠这行吃饭,这1500人,真是万里挑一的精英了。 

所以中国怎么可能踢得过人家德国? 

你要踢得过他们,德国的教练们不得集体活活气死。 

对了,德国青训教练的工资,是普通人的五到十倍,再想想中国青训教练50008000元的工资,实在没眼看,所以才会发生青训教练想办法向球员索贿的事情。 

再以一个咪咪小的国家举例,看看冰岛足球是怎么强大起来的,这个国家的案例更具有代表性。 

冰岛就33万人口,踢不过人家也正常嘛,这么点人,个个都要上班,天气又冷,国内没几块足球场,凑一支球队出来都难,大家都表示理解,但是冰岛足协发奋图强,2000年开始在全国建了9个大型室内足球馆,每个学校、村庄也开建足球场,到2015年,一共建了179个标准足球场和128个小型足球场,还全部免费。 

而且从2000年开始,冰岛跟疯了一样培养出600名专业足球教练,其中400人拥有欧足联B级教练证书,相当于每100个适龄男青年就有一个对应的专业教练,加上地方小,经常可以拉在一起搞对抗,水平就噌噌噌地升上来了。 

到了2016年欧洲杯,冰岛队就开始出成绩了,小组赛两平一胜,八分之一决赛干掉了英格兰,成功杀进了八强。 

想一想要是中国队能杀进欧洲杯八强,这得是什么滋味? 

但人家冰岛人愣是只花了16年。 

所以你看,只要扎扎实实从根源开始搞,是可以把足球搞起来的。 

所以大家要明白一个道理,在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体育细分行业里,足球必须从娃娃抓起,要有大量业余底层俱乐部+青少年联赛+小区域激烈对抗+大量基层优秀教练员,然后才能撑起一个优秀的成年顶层联赛,和一个优秀的国家队。 

国家队的成绩是最终的结果,国家队不是事情的原因。 

那为什么底子这么差,中超联赛过去几年办得还挺热闹,甚至拿过亚冠? 

这个问题相对简单。 

中超前些年看起来红火,是因为利益。 

许多公司去搞中超联赛,他们的目的根本不是足球,因为在中国搞足球俱乐部都是亏损的,中国足球俱乐部那点可怜的收入,根本不够投入成本塞牙缝,可是人家资本家贼精,怎么会干赔本的买卖? 

这个跟开五星级酒店是一个道理,我平时爱摸索商业模式,发现中国大部分五星级酒店是不赚钱的,投入100亿建成的酒店,一年盈利最多一亿,投入产出比太低,而且大多还是亏损的,邵阳的五星级酒店建得极好,成本那么高,根本没几个客人,算来算去都亏得厉害,不知道他们怎么维持的,算是门很糟糕的生意,我感觉这里头一定有玄机。 

直到后来我了解到,五星级酒店其实算是基建的一部分,你如果建了五星酒店,当地政府会想办法在土地或其他地方给你补回来,让你从其它地方挣钱。 

中国足球俱乐部也是一个意思,老板们投足球,主要是为了从地方政府拿地、金融等地方挣钱,他们其实志不在足球。 

所以你让他花十年时间好好建青训体系,他哪有这个心思?五年以后我都不知道在哪呢,我神经病啊投这么多钱建青训体系? 

如果上头非要我建梯队,那我就马马虎虎建一个应付检查,反正十年培养人才计划这种耗钱耗精力的事,我们干不来。 

所以里皮执教国足的第一年,他就反映中国职业俱乐部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梯队建设,这都多少年了? 

某位体育界资深人士告诉我,像江苏苏宁成绩很好时,江苏省体校直接把梯队给了苏宁,然后苏宁直接把它解散了。 

大家可以留意一件事,中国足球俱乐部特别喜欢财大气粗砸外援,却不培养本土青年球员,一是因为这样容易出成绩,拿钱可以迅速砸一个亚冠出来,能获得上头的肯定。二是在外围市场直接买,大额交易能产生巨量的金钱流动,这个环节里的每一个人,从总经理、翻译、经纪人、教练都渴望从中吃回扣。 

既然在中国,俱乐部出于他的特殊动机建不好青训梯队,为什么我们不能学南美、欧洲,以及后进榜样日本,建起自己底层的大量业余俱乐部呢?让中国球员打小就把水平提升到75-80分,然后再到联赛中保持高水准,也出几个85-90分的球星呢? 

这个问题就要复杂很多了,它牵涉到的经济链更多。 

如果拿日本、德国做对比,是我们缺大量培训好的优秀教练,也留不住这些人在岗位上奋斗几十年,没有形成一个足球市场。 

如果拿南美国家做对比,是我们缺少大量义工,南美很多家长是业余俱乐部的免费义工,他们自己玩得开心,也拉孩子一起玩,经常能在球场玩一个通宵。 

这两点在中国都比较难实现。 

培训大量优秀的足球教练,需要制订一个长远的十年规划,这需要行政的力量,培训完了,还得不让这些人轻易改行,而缺少义工,其实是中国的家长特别忙,忙得跟欧洲人、日本人、南美人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中国现在是世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大家都必要在经济上快速跟上大部队,都在发狠挣钱,因为现在要是实现不了阶层跨越,后面几代人要实现难度会增加好几倍,个个都在玩命挣钱,哪里有空去足球场做义工? 

所以我们可以对比,要么是发达国家,工资福利十分完善,要么是经济已经躺平,常常被美国收割的南美国家,这些国家的底层业余俱乐部十分完善,而且这种俱乐部不以盈利为目的,中国现在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阶段,许多人刚从农村成为城市市民,大量优质青年还在抢占互联网、金融等新兴岗位,都在置办人生中第一辆车第一套房,没有时间亲身参加足球基层项目。 

都有改变命运的机会,暂时还轮不到足球来抢时间。 

我倒是觉得,如果中国哪天经济停滞了,或者成为发达国家,足球反而会比现在要好许多。 

大家可能忍不住问,那为什么中国足球、篮球,以前的成绩还不错,现在却跌成这个样子? 

因为以前是举国体制,这个体制在我印象中被骂了几十年,产生过不少弊端,说是劳民伤财之类,是过去社会主义的错误方式,但其实举国体制也有它优秀的一面,过去的好球员,其实是从体校一层层选拔上来,再关起门猛练狠练出来的,2002年那一波球员其实是举国体制练出来的球员最后的表演。 

那一波结束以后,球员水平就越来越差了,是因为旧的体制被掀翻了,但新的体制并没有建立,没有建立起南美、欧洲这种至下而上的基础人群,所以二十年来越踢越差,越踢越拉垮。 

没有建立新的体制,并不是哪一个人的错,而是中国处在的时代阶段决定的。 

我们看到一些小国,经常也能虐虐中国男足,比如卡塔尔、越南,其实他们就是拿着一点微薄的资金,拉起一支队伍,政府出面建立青训中心,时间一长就出成绩了。 

而中国这边的小孩,没有政府组织后,在青少年时期接受了较贵又错误的指导,技术成型后就玩不过人家打小专业指导了。 

有点像是人家在用我们不用的举国体制,打我们没成型的不健康的市场体制。 

当然因为这种国家也缺少南美的底层运作系统,最多也只能欺负一下中国,再前进一步就十分困难了。 

“通常我们低劣的青训足球人口,只是凑数罢了。”圈子里某位大佬叹着气这样对我说。 

其实凡是深度竞争的领域,中国体育界都遇到了跟足球一样的问题。 

比如中国的篮球、排球,其实成绩是越来越差的,只有女排中间被郎平救起来过,那还是因为世界女排竞争没那么激烈的结果,郎平及时拯救了一群十几岁的小姑娘,通过大量苦练追上来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中国三大球不论男女项目,都是因为从旧体制转向新体制时,新体制没有建立好而发生滑坡,这是难以避免的历史趋势。 

以前的中国女足、2002年那一代的中国男足、以前的姚明、王治郅、李娜,其实都是从旧体制练出来的,他们是旧体制的受益人,现在新体制没建好,加上中国特殊的历史阶段,所以三大球越来越差。 

那些看起来火火红红的联赛,掩饰不了这种全球激烈对抗的项目,我们在底层建设的失败。 

最后,给中国足球提一些建议吧: 

1. 向德国和冰岛学习,建立一套足球教练培养体系,争取在每座重点城市,有几千人的专业教练队伍。

2. 通过市场化运作,保证这些教练都活得下来,留得下来,还有一定的薪水上升空间。(这个最难)

3. 不用想着全国都搞好足球,就划出一两个重点省出来,在这些省将教练下放,将这些省划分出不同的小区域,每个小区域展开激烈的青少年联赛,如果可以,最好能像德国那样建立青训中心、足协青训点、俱乐部合作学校三套班子,从中选拔优秀人才。

4. 选一个任期较长的领导布局十年左右,要有耐心去做这件事。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搞以前的那套青训体系也可以。 

当然啦,其实足球说穿了就是一项体育娱乐项目,本质上也没那么重要,就像我以前说的那样,“挣钱养家其实比体育比赛有技术含量多了,也更有现实意义。”,现在我们国家重点在搞航空航天、一带一路、全民富裕这些,真的跟足球比起来,足球太微不足道了,你球踢得再好,在强大的经济与科技差距面前,根本没有抬头说话的机会。 

如果可以用足球成绩换全民生活水平的提升,我相信巴西贫民窟里的人一定举双手赞成。 

我们有更宽广的星尘大海,体育娱乐圈的事,可以放在后面慢慢来。 

按现在这种情况,中国足球可能还会在低谷徘徊一阵子,但没关系,种一棵树最好的机会是在十年前,第二好的机会,就是现在。

《中国足球为什么越踢越拉垮?》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