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部大开发,你需要知道这些

西部开发这个其实应该用更宏大的视角,才能看清,所以框架一改再改,打算用历史脉络,好好剖析下国家对西部的战略。

一般聊西部,大都从2000年设立西部开发办开始聊,从西部大开发战略提出聊,但实际上,还要更早。

建国初期,战略战备阶段。

建国初期,中国百废待兴,仅有的工业区在东北上海,西部相当于农业社会,那时候,西部的发展地位不突出,可能就是四川粮食大省显眼些。

即使英明如毛主席,也是靠着战略直觉,对西部作出安排。

毛主席第一次去苏联谈中苏合作,两家谈了很多工业援建项目,基本都在东北和北京和上海这些有工业基础的地方,周和苏联谈妥后,拿最终协议给毛主席看。

毛主席说没问题,签吧,突然想了想,说不行,这个协议还有要改改。

众人不解,问改哪里。

毛主席说,产业都集中在这几个地方,西部怎么没有呢?

遂和苏联人重新谈,苏联人纳闷,援建项目都是要有工业基础才好援建啊,西部有什么工业基础,而且离我苏联又那么远,我的设备机器可以一个火车皮直接拉到你东北北京,这不香吗,你内陆连火车都没有,非要累死累活用骡子拉到你西部?

中国依然坚持,苏联无奈,遂签订,中苏援建项目,大头在东北等地,小头在中西部。

后来中苏交恶,美国威胁,中国受美苏两面夹击。苏联陈兵百万于中苏边境,东北工业基地在苏联虎口之下,上海等沿海城市在美国海军大炮范围之内,深处内陆地形复杂的广大西部,成了中国的国家安全生命线,众人才明白毛主席当年补充西部建设的战略远见。后面,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三线建设了。

国家备战思维下,来自东北上海北京等地的工业项目,很多连厂都搬到内陆,广大内陆从农业社会水平跃升为初级工业水平。

在国防工业建设方面,通过三线建设,我国在重庆地区建成了常规兵器工业生产基地,在四川和贵州建成了电子工业生产基地,在四川和陕西建成了战略武器科研、生产基地,在贵州和陕西、鄂西地区建成了航空和航天工业生产基地,在长江上、中游地区建成了船舶工业科研、生产基地,在西昌建成了卫星试验、发射中心,湖北十堰的东风等等。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工程,就是美苏夹击时期,印度对我们背后插一刀。

中印边境冲突发生了。

那次冲突,虽然我们赢了,而且大胜,号称一仗打出20年和平,但印度没有伤筋动骨,民族尊严让他们一直寻求复仇机会,我们要未雨绸缪,而冲突过程中西藏艰难的后勤运输条件,也让我们刻骨铭心,本着未雨绸缪战略威慑出发,我们决定克服万千困难,加速青藏铁路的扩大建设。

如今,藏铁路不仅是西藏的经济命脉,更是国家安全的战略命脉,后续的两次中印边境冲突,我们有铁路的运输优势能对前线迅速投放力量,让印度不敢越雷池一步。

三线建设为我国中西部打下了工业根基,至今仍是我国实施西部大开发的基础。

而青藏铁路也被誉为西部大开发三大世纪工程之一,和西电东输西气东输一起巍峨矗立。

然后,改开了,西部进入战略发展阶段。

改开初期,提出两个大局,即先发展东部,集聚力量后再发展中西部的两个大局。

这个阶段是东部沿海作为领头羊,西部比较沉寂,比较大的事就是搞了三峡工程,四川人口众多,压力很大,因三峡移民而分拆了重庆。

那时候重庆本来打算成省的,但因为管辖面积和管辖人口,搞一个省有点层级过多效率累赘,最后经过研究,决定成立直辖市。

换句话说,别的直辖市都是因为重要所以直辖,而一开始的重庆,是为了省事所以直辖,地位其实并不高,空有虚名。

就像世纪初有的那话,深圳不是直辖市但胜是直辖市,重庆是直辖市却是中国最大的农村。

改开初期,西部不怎么突出,直到98年东南亚经济危机后。

98年的东南亚危机,发源地不是我们,但我们也受影响,作出了众多措施。

比如为了缓和失业搞了大学扩招,还有就是西部开发提上日程。

东南亚危机,之前欧美过剩资本流入地的东亚四小龙四小虎,都伤筋动骨,就中国经住了考验,随后,中国成为了西方资本增值的首选,中国加入世贸的进程被危机加速。

一方面,东部作为外贸出口的重镇,需要原材料和能源供应,而广大中西部地区是原材料和能源的基地,外贸要增得先搞好中西部,我们应对98危机的一大措施就是大基建,中西部大搞基建,比如西电东送和西气东输都是那个时期提出拍板的,加上之前的青藏铁路,也正式凑齐了西部开发的三项史诗级工程。

另外,那时候中国经济界很开放,邀请了一些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他们向中国提出过这方面的建议,认为地区经济发展差距过大,会影响国家的稳定。所以搞好西部大开发,从战略上说,从减少差距,乃至从效益经济的角度说,都成共识。

最终,2000年,国家成立西部开发办,正式摆出战略高度。

2002,上个十年正式开始,轰轰烈烈的西部大开发正式开始。

国手棋局,也随之开始了。

如果说铁腕宰相是给西部凑齐三项工程,西电东送,西气东输,青藏铁路,那么上个十年的我们,就是给西部定好三条骨架。

哪三条?

陕西的关中经济带

四川重庆的成渝经济区

广西的北部湾经济区

西部大开发的三根大骨架。

我们从北到南,一个个说。

陕西分陕北陕南关中,陕北因为煤炭丰富所以很富裕,有地方搞多全民医疗,陕南就地形制约发展不起来,关中平原地形优越,但能源没啥,所以省内排第二,陕西的西安是内陆西出的必经之地,处于关中,国家层面上更重要,所以希望关中能起来,在五年规划中给了关中经济带很高的地位,加上西安在三线建设时有很多大学重工业内迁过去,有这个基础,所以上面希望西安搞成重工业和科研重地。

然而比较可惜的是,世纪初煤炭一路高涨,其省也一直没有外来空降,陕北政经更加雄厚,关中搞了五年都没能搞起来,2002年,西咸一体化开始试水。2006年,两地才开始电话并网,发展基本龟速。

国家有鉴于此,人事上开始扶持。当时调来了出生陕西任职青海的一位能力优秀的年轻干部,青海在他任期内成绩亮眼,跑赢全国平均gdp增速,然后又给配置了一位当时很年轻的干部,陕西齐聚两位未来之星,阵容豪华风头很劲,直到后面的雄安横空出世才打破阵容记录。

陕西的抓手是人事,成渝的抓手则是农村。

重庆号称中国最大的农村,四川人口多为外出务工人口,为此我们特意给了重庆成都农村改革先行的政策,希望成渝彼此竞争,搞好农村,搞好农民工群体,也的确,重庆搞出了地票这一创新,转嫁农民进城的成本。成都这边的工作一开始捉襟见肘的,曾向上面下来调研的人倒苦水,说一个农民进城要补贴多少多少万,转化这么多农民算下账成都财政是完全无力承受的,工作一直卡在那,后来汶川地震爆发,各省对口支援四川,资金到位,四川又聚全省之力发展成都,成都省四川市段子频出,成都才开始大踏步南下东进。

广西这边情况就有点特殊。

陕西的关中和成渝是上面给下面定的,广西这边是下面给上面提的,嗯,北部湾战略是广西提出的。

我们也不是没给支持,最后关头南宁从昆明那抢走东博会,就是例子,主要是广西和广东的关系没处理好。

这个北部湾怎么说呢,其实就是和广东抢饭吃,抢谁是大西南经济腹地的出海口。

后来广州出身的贵州林省长搞了贵广高铁,贵广联手,广东反将一军,大西南出海口花落珠三角,这个北部湾战略就宣告凉凉了——这个岱岱专门写过系列文章了。

现在广西调转东进了,承接大湾区战略。

北部湾浪费了广西十年时间,也浪费了国家给广西的一次礼包机会,这个北部湾可能是西部开发中国,唯一一个选错的骨架。

有意思的是,广西有心栽花花不开,贵州却无心插柳柳成荫,广西失误,贵州顶上去了。

贵广高铁到贵州西南交通枢纽再到大数据的云上贵州,贵州反而走出了一条路,可以说,三条骨架的第三条,从广西变成了贵州。

上个十年,对西部的发展规划,基本围绕着这三大骨架展开。

到了新时代,我们有了新提法。

那就是重庆成都西安的西三角。

有意思吧。

西部发展一直绕不开3这个数字,朱相的三个工程,过去的三个骨架,现在的三座城市。

这不就是3+3+3?

而且这个趋势还蕴含门道。

中国人多,资源禀赋人均一下就不够看了,注定不能搞平铺发展,只能搞头部集中的大城市圈建设,城市比农村优越的就是资源利用率高,这样才能支撑14亿人的现代化。

而其他不是大城市圈的地方,因为历史欠债,所以贫困的地方很多,又集中在西部,所以西部农村城镇也必须扶持发展,但发展到一定程度,能托底基本民生后,就要转为城市圈发展了。

我们完全全面小康了,基本托底了,城市圈建设提上日程,就是成渝西三角。

所以你看,三大骨架还有广西,西三角就没有广西了,就是异军突起的贵州也没被纳入,因为广西和贵州没有一个城市,能扛起龙头城市的作用。

贵阳不行,南宁也不行,这两个都是吸血省内其他地方发展的。

贵州的朋友问了,那遵义不行吗?

其实遵义的实力是在贵阳之上的,但贵州搞南下珠三角战略,遵义是北上拥抱重庆的发展路线,南下北上有冲突。

本来西三角的提出和香港的暴乱,成渝加强大湾区削弱下,贵州应该会平衡一下发展路线,加码下北上,但是新的贵州干部,是来自赣州。

赣州那些年发展的好,全是南下对接珠三角的好,钦定他到贵州,依他得心应手的发展经验,肯定还是让贵州南下珠三角,所以贵州还是会以南下为主,北上代表的遵义还需忍耐。

全面小康完成后,西部的重点发展,从三大骨架到三座城市,战略精准度高了,资源集中了,目标也更明确了。

然后,我们再回忆下对成都重庆西安的分析。

“西安是西部大开发的骨架,是对接欧亚大陆桥的重心。 

这次去西部调研是特意的。而陕西发展的大问题是自然环境制约,缺水等,无法支撑大人口城市,这得基建。

 还有一个很难靠基建弥补的短板,就是平原面积太小,八百里秦川在古代是沃土,在现代城市发展的眼中却不够看,加上关中自然环境薄弱,工业发展更受制约,所以,关中城市群的发展模式会锚定同样城市面积有限的粤港澳大湾区。 

可以断言,关中平原城市群会是低配版的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金融中心,商贸中心,这将是人才密集型发展道路,所以这次特意去陕西视察时,重提西安交通大学的“西迁精神”。 

国家要西安走人才密集型发展道路,而人才能否留得住的关键是房价,以大湾区深圳的惨痛教训,房价将成西安主政者的重大政治考题,想借此政策东风炒房西安的瓜友,做决策时要注意这一逻辑传导。

 粤港澳以海洋经济面向欧美东东南亚,关中城市群以高铁方式面向欧亚大陆,粤港澳需要经济腹地,关中需要西南和中原城市群做经济腹地。 

其实,相比这次意见中提到的关东联动西南,岱岱更看好关中联动中原,下面细讲。 

但是,岱岱五一刚去的陕西,实地观察中发现,陕西人生活节奏很慢,进取心不如广东这边的人,“三千万懒汉高唱秦腔”工作劲头不大,民风如此,这轮历史进程中,陕西人需要加油。

成渝城市群的土地面积、自然环境、人口保证,都是可以大力支持第二产业的,而且还有交通门户枢纽的地位,成渝第二产业融合是未来的方向。 

在上个十年,成渝就开始掐架,争夺西部龙头城市的地位,新时代开始弥合,参考弥合宁波杭州搞浙江双城记的做法,差异化产业发展,川渝未来的产业分工布局会直接上达天听,以确保两者不像当年那样恶性竞争搞内耗。 

也因为成渝自身就有对外开放的门户优势,所以不太会让利西安,西安最有利的选择反而不是南下和成渝打成一片,而是学大秦东出函谷关,打通洛阳一条线,和以郑州为首没多少门户优势的中原城市群打成一片。 

汉唐时期就实行过多年的双城记,西都西安,东都洛阳,国家调转国运后,陕西河南将复制这一历史合作传统,所以说,放在西部大开发这盘棋上,是关中和成渝联动,但放在全国一盘棋上,岱岱更看好关中中原联动。”

有意思的是,现在西三角建设的抓手,其实和上个时代一脉相承。

西安发展还是以人事为抓手,有兴趣的可以看下陕西和西安的班子配置。

成渝则让成都东进重庆西进,两大城市扩展带动成渝中间的广大城乡地带。

抓手是没变的,一脉相承。

不过这次卡壳的还是成都。

之前西三角战略没提出,成都发展重心一直是南下,南下摊了一大块地方要发展,钱都投在那,现在突然转向要东进摊饼发展了,成都没钱了。

所以南下和东进,是目前成都发展的争论重点。

可能的解决方法有两个。

当年是汶川解了成都的燃眉之急,未来可能是亚运会奥运会拉成都一把。

成都如果能顺利承接亚运会奥运会这种大赛事,或者成渝一起承办,成都分一半全投在东部新区,那财政瞬间喝红牛,国家兜底了嘛,东部新区搞的起来。

不要指望大运会,大运会还不够格,大运河搞好了有经验了才有胜算搞亚运会奥运会。

不过这个以成都的实力啃不下,成都要拉上重庆一起搞的,重庆地形限制,加上成都有大熊猫的国际形象扶持,怎么看成渝一起申办国际赛事,重庆都是陪跑的角色,而重庆一把手又比成都高一级别,所以两家有的扯皮了。

除了搞大赛事这种天降正义外,还有一个法子,就是仿照大湾区小组长三角小组那样,搞一个成渝发展小组,由顶层坐镇。

这样成都东进,就有上上级的推动力和支持力了,成都内部阻力小很多,成渝两家的差异化发展也更好协调。

不过别的小组都是管一圈城市,成渝小组就两座,这也有点过于拔高了,看后续怎么设计吧。

经济发展要遵循客观规律。

毛时代的三线建设给西部打下了基础,然后朱相解决危机的三项工程,应时而动,再然后钦定西部三条骨架助力全面小康的完成,然后就是新时代的西三角。

打基础,先平铺发展兜底民生,达标后重点发展拳头城市圈,经济发展一路遵循客观规律。

而如果在更大的尺度上来看。

将中国的西部开发和美国西进运动比较。

就更得出更多信息。

美国西部的发展,分三个阶段。

矿产经济,然后海权经济,然后高科技经济。

矿产经济是美国西部淘金热,吸引众多人口,开始建设高潮,成为原材料能源的基地。

海权经济是美国西部靠海,之前西部的产品都是通过铁路运到东部,出口欧洲,后来中国被英国打开大门,东亚殖民运动开始,美国西部找到了海外的原材料能源基地,和海外的市场,美国提出门户开放外交政策,美国西部开始直接走太平洋和亚洲做生意,这是海权经济时代。

后面就是高科技经济时代,美国加州等地气候优越,众多高大上大学研究机构落地,孕育出了硅谷,走高科技路线,美国经济重心也彻底从东部变为西部。

中国西部开发和美国西进运动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

中国三线建设和三项工程,基本是美国淘金热的矿产经济时代,差异是美国是民间自发,中国是国家意志推动。

第二阶段美国是发展海权,而中国是发展陆权。

俾斯麦说美国是上帝偏爱的国家,就是说美国两面环海却没有近敌,美国西部靠海,遇到了亚洲殖民的热潮,火箭起飞,我们西部靠欧亚大陆,和中亚西亚欧洲做生意,要发展渝新欧铁路那种陆权。

我们西部目前的阶段,就是美国西部的第二阶段。

而且是初期阶段。

美国二阶段正逢亚洲殖民高潮,而我们一带一路却逢百年未有大变局,中亚西亚还能做下生意,到中东就宗教意识形态搞事了,到欧洲那边也困难,中欧协议刚冻结。

而且一带一路的路上安全,有一半是依赖俄罗斯的合作,毕竟陆上一线基本是贴着俄罗斯的腹部走的。

在我们东南都没有突破的情况下,新疆发展也好,中亚西亚一带一路也好,都有不稳定性,如果和俄罗斯的关系都破碎了,我们甚至要做好不在大炮范围内的一带一路投资全部清零的心理准备。

时代不同了,美国可以抢,我们只能做生意。

第三个阶段是高科技阶段,美国西部是气候好,这个我们的西部自然禀赋,就不太适合了。

我们可能没有这个阶段,毕竟我们的东部沿海地区已经很完善了,太香了,大湾区的深圳基本锁定了这个。

可能西安和成都有点机会,特别是成都,比较宜居。

所以我们的西部发展上限,天然比美国西部低一些。

美国的西进运动是把全国经济重点都挪过去了,我们挪不过去,也没必要挪,我们西部开发,就是能把陆权搞好,重返欧亚大陆的荣光,完成两个阶段任务。

所以整个西部开发的发展下限,要国内小环境。

看成渝。

而发展上限,就看国际大气候。

看新疆。

看中国或者说中俄联手,重整欧亚的进度。

成渝决定西部的发展下限,新疆决定西部的发展上限。

也一起祝愿西部发展越来越好。

希望我们这代人,能重见汉唐荣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