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生产力是真实的

 

美国的疫情在收到足够的检测工具后,真实感染数突然一下就炸开了。

原本视频里稀稀廖廖的数据,3月25日就飙到5.5万例,到今天猛增到十万例,死亡1544例,感染数据一下就跑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根据1950年代通过的《国防生产法》,总统有权力在紧急状态时要求私营企业生产国防产品,并可控制这些产品的经销。3月27日,特朗普依据这项法案,强制要求通用汽车公司生产治疗新冠肺炎的重症患者所需呼吸机。

在这之前,其实美国政府跟通用一直在谈,希望通用能赶紧生产几万台呼吸机救急,但后来发现造价太高,成本超过10亿美元,谈判破裂了。

眼看着全国告急,民主党媒体又要趁机黑自己一把,先用紧急状态赋予的总统权力压一压通用,叫他们先生产出东西再说,否则再谈下去,这帮资本家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通用并不是自己一个人闷着头干,干汽车的工程师不可能秒变医疗工程师,他们需要和医疗设备制造商Ventec Life Systems一起合作,才能在印第安纳州科科莫工厂造出呼吸机。

这家工厂预计要生产20万台呼吸机,特朗普要得急,希望他们先造4万台救命,通用这边说要到四月下旬才能供货6000台,还故意要高价,特朗普气得要死,连发推文怒批通用,后来干脆动用《国防生产法》来威胁通用。

不仅是通用要想着造呼吸机,马斯克也在想办法。

3月19日,马斯克在推特上吹了个小牛,说如果呼吸机短缺,我们特斯拉能造,因为特斯拉汽车上有暖通空调系统,而SpaceX能造配有生命系统的宇宙飞船,吹完牛后马斯克就去找医疗设备公司Medtronic,一起商量着怎么造呼吸机。

美国网友喷他,说等你造出来,都不知道死多少人了,马斯克就想了个好办法—-他去中国购买了1255台呼吸机先捐出去。
 
只有生产力是真实的
这真是个有钱人才想得出的好办法,中国呼吸机产量还不错,仅今年2月份,中国生产的呼吸机就超过了1.5万台,现在中国更开足马力,其中鱼跃医疗的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底,原本无创呼吸机一天300台的产量,现在加班加点疯狂赶工,提升到了700台,迈瑞医疗也收到了意大利上万台订单,产能扩大了几倍。
2019年鱼跃医疗的营收就达到了46亿元,估计今年的销售要翻倍了。
 
只有生产力是真实的
无创呼吸机相对便宜些,有创呼吸机造价高昂得多,高端的有创呼吸机一台一般在40万人民币以上,中端的有创呼吸机一台一般在20-40万元,低端的有创呼吸机一般在20万元以下,贵得肉疼,普通医院一般只有ICU才会配备,而且一台呼吸机的使用寿命只有6-10年,平时各个国家也不会配备这么多机器,现在疫情一到,全球各国都吃了一惊,回头翻看自己的工业系统时,才发觉这个行业的生产大佬除了欧盟,只有中国和美国。

现在世界上一流呼吸机是德国德尔格跟瑞典洁定,二流呼吸机是美国美敦力、瑞士哈美顿、美国GE、美国伟亚安、德国史蒂芬、中国迈瑞。中国现在主要占据二流和三流水平。

但现在全球疫情横行,中国率先爆发后通过强大的行政效率和生产能力首先控制了疫情,疫情当头的欧盟和美国自己生产的都不够用,大家都指望着中国的产能可以匀一些出来救命。

3月23日,俄罗斯就拨款9280万美元采购5700台人工呼吸机,据俄罗斯卫星通讯预估,主要订单都会交给中国公司。

各个老牌工业强国并没有放弃医疗产业,因此呼吸机的底子还在,其中德国下单1万台给了本土的Draegerwerk,意大利下了一部分订单给本国的Siare Engineering,要求产量从125台提升到500台,美国会下给Medtronic旗下的Covidien,瑞士会下给Hamilton Medecal,全球所有呼吸机公司都开足马力抢救人命,ResMed、Maquet、Drager、Vyaire、Covidien、Getinge、Draegerwerk、飞利浦、北京谊安等等都在加班加点提升产能。
其实现在全球的医疗工业产能的状态,跟参加一场战争没什么区别。
那些工业系统不强的国家,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许多生命。
一名西班牙马德里医生,在网上哭着说:“65岁以上的老人们被迫摘掉呼吸机,用镇静药物来压制痛苦,静静等待死亡降临,因为为数不多的呼吸机,要留给那些更年轻的人们。”
只有生产力是真实的
也有西班牙老妇人在网上哭诉,因为她丈夫的ICU床位,要让给一个44岁的年轻人,医院基本放弃了她的丈夫。

医生们不是不想救人,而是医院只有这么多呼吸机,在老人和年轻人之间,医院只能忍痛选择年轻人。

真实世界是非常残酷的,你能多生产一台呼吸机,就能多救一个人的性命,你没有,就可能在两条人命中间二选一。

你要是医生,你能怎么选?

在大灾大难面前,我们才会认识到,保卫我们的,就是一个国家的生产力,一个国家能生产的高精尖产品越多,这个国家的国民就越有安全感。

比如湖北这次疫情,中国一共有4万医护人员前去支援,产生这个奇迹的原因,是每一位医护人员戴上了一层又一层的口罩、穿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手套。

而意大利到发稿时,共有6205名务人员感染上了新冠病毒,占意大利感染总数的7.7%,因为防护设备紧缺、再加上超负荷工作身心俱疲,现在共有两名护士不堪重负自杀身亡。

 
只有生产力是真实的
中国4万名援鄂医护人员虽然未做到0感染,但其背后,是中国日产医用防护服20多万套、日产1.16亿只口罩的工业系统。

要保卫病人,先要保卫医生,要保卫医生,先得有完整齐备的工业系统。

坐在家里写一些哀哀切切的文字容易,要去建设一个完备的工业系统,需要多少工厂主,多少工人拼搏多少年才能建设得起来?任何一套医疗设备的生产系统,至少需要2-3年的时间,没有长时间的痛苦积累,完不成国家每一个工业系统的分支,也不可能出现今天中国对医护人员的保护。

你可以盯着一个人的痛苦说是悲剧,你也可以盯着一百个人的痛苦说是惨剧,但你如果放大了去看,去跟其他国家比较,看看我们的工业系统保卫了多少人的生死。

但凡用“众生皆苦”的调子去看待万物,没有积极的入世心态,这世界就不可能进步,该否定的要否定,肯定的也要肯定,这才是完整看待事物的态度。

你要悲悯世人,就要分得清大爱和小爱,中国的伟大工业化进程,是对国家对民族的大爱,这才是真正的悲天悯人,救民族于瘟疫,救国家于危难。

你可以感性到底,但也得有基本的理性认知。

只一昧盯着小部分人群的痛苦陈述菩萨心肠,又不愿意去让事情发生积极变化的人,大多只是为了自己感动自己。

只有生产力才是真实的,是流着汗弯着腰一点一点做起来的,是几十年深耕精种培育起来的,是福及每一位国民的大慈悲事业,这个系统的建设过程又脏又累,参与过的人每一位满手都是灰尘与汗水,这些人才是民族脊梁,是国家担当。

一个国家的生产力,就是这个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当危险来临时,生产力将显现出强大的保护机制。

德国现在感染人数是4万多例,暂时只有222人死于病毒,远低于意大利的7500人和西班的4000多人,0.56%的致死率背后,除了德国老年人感染率相对较少外(70%以上的感染者年龄在20-50岁),就是德国的迅速全面的主动测试和治疗,德国每10万居民有601个重症病床,全国有2.5万台呼吸机,法国每10万居民只有309个重症监护病床,全国只有5000台呼吸机,意大利每10万居民只有262个重症监护病床,全国呼吸机具体数量未知,和西班牙情况一样,因为呼吸机太少,基本放弃老年人了。

在意大利帕尔马的以色列医生盖尔.佩莱格接受英国《每日邮报》的报道说,因为机器数量有限,已经不允许为60岁以上的病人使用人工呼吸机,呼吸机的数量如此之少,必须加以限制。

而德国现在也开足生产马力,德国Lwenstein Medical总裁在3月17日就表示他们每周都在接到数百呼吸机的订单,因此从16日开始,汉堡工厂的产量翻了一番,不仅为德国造呼吸机,还为法国、意大利、伊朗订制。

老牌工业狂魔德国人开动生产力时,就是为国民加上了一层防护罩,将死亡率控制在了极低水平。

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一直最担心印度,因为工业化底子薄,人口众多,印度很有可能成为最后的疫情爆发大国,而且可能比所有国家都要危重。

抗疫就是一场战争,拼的是一个国家的国力,国力包括财力、生产力和紧急动员能力,生死关头,是生产力决定国家的死亡人数,每一个没有被感染到的人,都是生产力的受益人。

我在好多文章里,其实都提到过同样的观点,一个国家的人民要幸福,要发展,不要被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迷惑,最重要最核心的就是生产力的发展,而生产力的发展,就是工业化的发展,简单点说,能生产各种重要的东西最重要,这个过程一定会脱一层皮,极痛苦、极缓慢、极肮脏,但一定要做,不要以为这世上有什么速成的方法,实行什么体制或者开放某个领域就能让全体国民幸福,国家的发展没有速成之路,而往往只有墨西哥巴西一样的魔幻之路。

呼吸机的数量决定一个国家的死亡人数,同理,没有生产力,你所有的幸福都是虚幻。

美国从2018年起对口罩、手套、护目镜、探热器等重要医疗物资征收15%的关税,而面对疫情,2020年2月15日将关税调低至7.5%,今天甚至有传言说为了更多物资流入,美国将取消关税。

而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27日与记者们交流时说,美国准备在100天内生产约10万台呼吸机,美国的各大医疗企业与相关企业,将投入到一场战争中来。

在生死面前,我们都必须向理智低头,而一个国家理智的程度,就是他们生产力发达的程度。

《只有生产力是真实的》有一个想法

  1. 这篇文章我差点(已经)看哭了,现在是清晨6点,我被你这篇文章弄得非常的清醒,作为15年经验的猎头顾问。大学毕业没多久,差不多2005年就进入了这个行业。我们这个行业可能很多人不了解。但简单来说是中国经济的晴雨表,也是国家发展的见证者。因为我们负责各行业人才的引进和流动的操作。刚入行时,我们为通用电气,西门子,飞利浦,东芝等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工业领域外企招募国内人才培养国内人才,我们见证了甚至诸如三峡水电工程这样的大项目,并也参与了其中的人才引进。再到后来我们开始服务国企,央企,民企。我们为这些国内企业在外资进入中国之后学习到老师的长处,完善自己的工业体系感到自豪。我们对此也贡献了一份引进人才的力量。我们其后也见证了当时新能源工业诸如风电,太阳能的兴衰。再后来发觉中国的工业发展也从高速扩张期逐步到后续的冷静期,甚至也开始有欧美的去工业化征兆转而把发展重点放到了互联网等新兴科技领域,所以我的猎头业务也逐步转向这样的一些行业。但是我并没有放弃传统的工业制造,我现在最大的工业客户是宝马汽车这样的巨头。简而言之,我见证过也参与过中国工业化的起步至崛起到现在的成熟这一历程。所以看到你的文章,我很有共情。不仅潸然泪下。你说的中国工业发展的不容易我是深有切身感受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