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车展看了恒大汽车的“葫芦娃兄弟”和特斯拉维权事件

4月19日,上海车展,这场车展还是比较期待的,今天终于盼到了。

对于个人来说,之所以期待,一是想去看看恒大新能源汽车:恒驰,从PPT落地后,会是什么样子;二是想看看华为进军汽车领域的第一款合作车:阿尔法S华为HI版。

NO. 1|壹

恒大汽车本次上海车展,搞了个千家媒体看恒驰的活动。

这个没啥难度,天机从朋友那也搞到了一张,两人合兵一处,一起前去参观恒大版葫芦娃兄弟了(恒驰1-恒驰9)。

在上海车展看了恒大汽车的“葫芦娃兄弟”和特斯拉维权事件

到上海车展,一进会展的大门,就是恒驰汽车的广告。

直奔目的地后,看了看恒驰周边其他品牌的展位,目测宝马的展位面积约3650㎡,蔚来的展位约3200㎡,理想的展位约1750㎡,特斯拉的展位约700㎡。

恒大汽车的展位,约2600㎡

恒大新能源汽车的主持人是撒贝宁。就是那位看着马云说自己对钱没兴趣,在一边拼命憋笑的主持人。

恒大的品味一如既往地浓浓乡土气息,像极了大型乡村发布会。

在上海车展看了恒大汽车的“葫芦娃兄弟”和特斯拉维权事件

说实在的,车标是真的丑,印个许家印的头像上去,都比这个帅多了;实在不行,给车标加个爱马仕皮带,都能好看几分。

再看看恒驰的这些描述语,简直通篇违反广告法,各种最:

在上海车展看了恒大汽车的“葫芦娃兄弟”和特斯拉维权事件

恒驰的9款展车,从恒驰1-9都在展位上,车灯和造型看着眼熟,总觉得和其他品牌的车有所撞脸。

每台车4个保安,只让站在围挡外看,不能摸,更不能试驾,这有啥意义?只能看个壳?

不能试驾,那再正常不过的静态体验总该有吧?不好意思,也没有,清一色在外围看恒驰的外壳。

现场进行静态体验的人一个都没看到。至于最后会不会有其他媒体被破例邀请,不得而知,我下午四点离开了车展。

最基本的静态体验啊,就是坐进去看看内饰、转转方向盘、看看动力总成、后备箱啥的……连这个都没有,搞得咱深度怀疑它连座椅都是贴图的。

本着怀疑精神,咱严重怀疑恒驰“葫芦娃系列车”是模型车,搞不好是大型模型展。所以各种想办法想去拍底盘,毕竟内行人看底盘。

前后试了6次,都没拍成,几个保安阴魂不散轮番跟着,就是不让拍;

同场有一男子,趁着保安不注意,极速下蹲,半趴在地上,手往前伸,拍到了底盘。然后,嘀咕着说,原来是个空壳子啊。随即被保安驱逐了。

这位壮士,“偷拍裙底,十恶不赦”,哈哈哈。

在上海车展看了恒大汽车的“葫芦娃兄弟”和特斯拉维权事件

车展还有9天,不知道偶多少人会想拍恒驰的底盘。恒大此次投入巨额的广告费,一堆跪下唱赞歌的媒体,软文宣广满天飞。

或者恒大赶紧趁这段时间换个能试驾或静态体验的车来,以免被戳了,尴尬,实在不行,搞个楼盘沙盘,打打广告:买房送恒驰。

今天恒大汽车盘中下跌7.25%,尾盘才拉了回来。

NO. 2|贰

今天的热门,非特斯拉莫属了。

有几位的特斯拉车主,在车展现场维权。其中一位河南的女车主,到了车顶上,大声控诉特斯拉质量问题:刹车失灵。

这位女车主没带喇叭,所以即便声嘶力竭地喊,在嘈杂声一片的现场中,传出的音量显得比较小。

后来人群逐渐围观,现场热闹了起来。

在上海车展看了恒大汽车的“葫芦娃兄弟”和特斯拉维权事件

此前,这位车主已多次维权无果。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又愿意这么没脸没皮地在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公然维权?

满腹心酸,到了媒体处,估计会成为轻描淡写的几个字:维权存在过激行为。

但实际上,过激的,应该是这样的:

在上海车展看了恒大汽车的“葫芦娃兄弟”和特斯拉维权事件

几个壮汉,提着女车主的一只手和双脚,直接拖走了。

去年6月开始,特斯拉类似“失控”事故就频繁发生,2020年6-12月,特斯拉车辆突然“失控”发生的事故有近10起;2021年1月,又有4例特斯拉车辆“失控”事故发生。

此前,美国相关部门已经对246例特斯拉失控加速事件进行了调查。

每个人都需要体面,当车主被逼到只能采取这种方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时候,特斯拉真的还需要再这么侮辱人吗?

而有三观不正的自媒体,还跪着替特斯拉质量问题洗白,简直让人三观碎裂。

NO. 3|叁

上周五写了金科的一些年度财报问题,今天有自媒体洗地板,所以咱再次唠嗑点金科的,供地产新人了解。

2011年,金科借壳登陆A股,随即更换了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即在重庆大名鼎鼎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至今,天健依然在负责审计金科每年的财务报表。

天健在2013年和2014年,曾采取虚列收入、成本费用不入账等方式帮审计客户隐匿高达5.8亿元的亏损,后事件败露,成为全行业通报的典型案例。

而金科从上市第二年开始,黄董事长及前妻,开始向上市公司放贷,利息在10.9-13%,仅2012年至2014年三年,就收了2.3亿利息。

此外,每年收巨额担保费,费用从1900万到2500万不等。从这这两项操作看,简直把上市公司当摇钱树。就这还想对标龙湖?这是龙湖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连深交所都看不下去了,2016年发函问询此事提到,大股东收取担保费的费率是否合理?

金科理直气壮地回复,合理得不能再合理了。简直让人三观碎裂,上市以来,金科对中小股东的态度,是把他们当傻子的模样,无怪乎当年能做出涉嫌勾结徐翔拉高金科股价,坑害股民的事。

2011年,金科在苏州和另一家企业合作开发了个占地20万方的超大盘,拿地的楼板价约2000元/㎡。持续卖了7年,售罄时的售价高达16000元/㎡。

但就是这么个怎么看都不可能亏损的项目,金科在项目房子尚未售罄时就断言它亏损了,在2016年-2017年,金科称该项目亏损,一次性计提并核销了一笔高达6600万的应收款。

玄机在一边嘀咕:搞不好,是放贷亏损收不回来,所以把亏损算到这种明显不可能亏损的合作项目上。

2015年12月,金科和几家投资机构合伙成立了一个新能源基金,被深交所发函问询:公司是否与这几家机构存在关联关系。

金科斩钉截铁地回答:没有关联关系。后来,被扒出关键涉案人孙羽,既是几家投资机构之一的法人兼高管(实控人),还是金科下属全资子公司金科新能源的法人兼股东。

这就是睁眼说瞎话的典型案例。

那几年,“金融迷思”成为企业家的普遍现象,典型的有金科、海航、泰禾等,如今,海航和泰禾是什么样的结局?

金科的黄董事长归来后,金科的再度吹大了起来,5年4500亿元,对标龙湖、“假绿档”……

期待着,一个更多戏、更精彩的金科让我们吃瓜群众更有谈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