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封村”》,图 by毛毛

1

三联、南周和人物等良心媒体终于将目光投注到黄冈等武汉周边小城。

 在过往正常时期,武汉宛如一个巨大的猛兽,吸尽周边城市的资源,把自己养成一个巨无霸。

 在今次非常时期,武汉作为“风暴眼”,吸引了国内外无数的目光,把周边城市给遮蔽了。

 2008年汶川大地震,当外界救助资源都涌向震中汶川时,殊不知,北川却比汶川受损更重。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北川地处板块边缘,在地震发生时因板块挤压受损更严重。

 12年前的教训已经很深刻了。

 这次疫情尽管以武汉命名,但攻坚战恰恰在武汉周边的广袤乡村。

 比如黄冈。

 黄冈,距武汉78公里,高铁最快仅需要27分钟即可抵达。100多万外出务工人员,大部分涌入中东部地区,武汉是重要目的地。

 据统计,在武汉封城之前,从武汉出发返乡的人群,人口流入最多之地就是黄冈,约占14.53%。

 故而,黄冈是这次疫情的重灾区。 

2  

 黄冈虽是市,但真不是城市,就一个大农村而已。

 1949年后,中国实行“省县乡”三级治理架构,但因为省份太大,省领导无暇顾及百来个县,所以把十几个县归拢一堆,委托一个派出机构去管理。派出机构即为地区行政公署,简称“地区”。

 “地区”都会找一个经济最发达的县城作为办公所在地。

 

比如黄冈,以前叫黄冈地区,治所在黄州市(县级市)。1995年,黄冈撤地设市,改为黄冈市,黄州市改为黄州区。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内,地级市的架设是违宪的,只是为了治理的方便。但结果却是形成了三层“吸血”架构:省会——地级市——县城。

 

 

首先,一个省份肯定举全省之力来发展省会,比如湖北,除了武汉,就没有拿得出手的大城市。宜昌勉强算一个,还是托距离武汉较远之福。

 

其次,地级市会想尽办法发展治所,进而把辖域内十几个县城的资源再筛一遍。

 

最后,县城就变得孱弱不堪了。

 

农业地区这种情形尤为突出,教育和医疗两个领域最典型。

 

为什么黄冈以前的教育很发达?

 

各个县最牛逼的老师和学生优先被黄州区挑选,尖子老师和尖子学生才成就了黄冈中学的“神话”。

 

为什么现在“神话”灭了?

 

因为武汉伸出金手指,又把这批尖子老师和尖子学生给勾引走了。

 

医疗资源同样如此。

 

一流的医护人员在武汉,二流的医护人员在黄州,三流的医护人员才在各个县城。

 

无事则好,一旦有大事发生,这样的资源配置会极为被动。

 

武汉封城前,黄冈100多万在外务工人员(即使不在武汉打工,回家大都也要经过武汉转车)早已返回各自县城,他们如一颗颗“定时炸弹”,散落在17万平方公里之上。而在疫情被重视之前,他们又接触了更多人群……

 

 

3

 

 

此次疫情的防控重心在农村,真不是危言耸听。可是,县城医疗资源最为匮乏。

 

据《三联生活周刊》,黄冈黄州区“一家四口疑似病例难确诊”。

 

之所以难确诊,是医院没有试剂盒子,不具备确诊条件,所以诊断为“疑似”。

 

黄州区有黄冈市最好的三甲医院——黄冈市中心医院,“这个医院本来都没有呼吸感染科,是临时成立了科室,腾出了一些楼层来收治病人,医生也是临时调过来的。”“医院人手不足,也无法提供防护服。如果家属要陪护,就不要怕感染,不然就不要陪护。

 

黄冈市一级的三甲医院情形都这么糟糕。下面各个县城医院的糟糕可想而知。

 

据《南方周末》,“黄冈市19日晚间获得了第一批试剂盒,检测过程需要两天时间,试剂盒数量有限,第一批主要分给了主城区内定点医院。

 

现有医疗资源的分配都与行政层级强相关。试剂盒子,优先划拨给武汉医院。剩下的分一些给地级市三甲医院。至于县城医院,就别想了。

 

《南方周末》记者走访得知,“目前,黄冈下辖的黄州、团风、蕲春、黄梅等多个县医疗机构的隔离床位均出现紧张,发热门诊量也明显增加,症状轻微的患者会被建议居家隔离治疗。

 

《人物》记者的采访也佐证了相关事实。“黄冈市区三家点医院都没有床位。”“家属只能把疑似病人带回家隔离。

 

“疑似病例”在官方统计口径上就是“尚无确诊病例”。

 

可是“尚无确诊病例”和“多名隔离病患”之间的差距,很大程度上同样来自试剂盒和检测权的有无。

 

但县城医院没有试剂盒呀。 这就陷入一个恶性循环:明知有那么多的武汉归乡之人,但却无法给他们做检测,听凭他们走动,增加人传人的风险。

4

 大年初一,最高领导专门开会,讨论疫情防治。

 这跟湖北省内十几个城市宣布封城一样,在共和国史上都很罕见。

 不出意外,层层加压之下,地方政府会从早期的倦怠到动作变形。

 果不其然,大年初一下午,湖北省疫情防控的命令终于落实到县一级了,各个县委书记发布命令:封村。

 好粗暴。

 推土机、卡车、大石块、水泥板……形形色色的大物件横在村头,阻止车辆进出。各个村子宛如一座“孤岛”。

 把村民们强行摁在村子里有用吗?当务之急是找到传染源和切断传染链条。

 乡镇干部要拿出当年抓计划生育的霹雳手段,把从武汉返乡的村民登记在册,并做好隔离,联系医护人员上门检测或送至专门的医院检测。

 请不要把稀缺的救助资源都浪费在地级市医院,分配给县医院吧,那里才是主战场。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再呼吁!湖北不只有武汉,请救救县城吧

择选了目前物资最为紧缺的一些县城求助。
转发就是力量。
谢谢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