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制造业会取代中国吗?

故事,要从“911”二十周年的那一天说起。 

那一天,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按照很早的约定,在越南访问。蹊跷的是,安倍晋三的亲弟弟,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在得知王毅将访越的消息以后也要求同期到访河内。
 
中日两国高官同时访问越南,使得越南人产生了全世界都在拉拢自己的感觉,很傲娇地大肆宣传“北京和东京同时派高层访问河内”来往自己脸上贴金,两头捞好处的姿态尽显。
 
从此,越南在互联网上多了一个新的标签:两面国。
 
先亮明观点:从中国的国家利益出发,越南能保持两面国的姿态已经是相当不错的局面。因为无论是从经济、还是政治、社会层面来看,越南都有可能变成下一个乌克兰。
壹.越南产业链悖论
相信大家一定看到过这样的标题——“中国制造业正在被外企抛弃”、“三星关闭在中国最后一家工厂”、“越南制造业崛起、蚕食中国市场”。
 
除了标题党,这类文章通常还会配上广州某地工厂人去楼空,杂草丛生的图片。最热闹的是这类文章的评论区里,总免不了“越吹”和“越黑”的论战。
 
我大致总结了一下双方的观点:
 
“越吹”:越南人口结构优良,劳动力丰富,人工成本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且不只是中低端产业,也同样承接一些高端制造业。英特尔、三星、夏普、立讯精密等涉及芯片、手机、屏幕的科技公司均在越南投资建厂。国际环境上,2014年开始,日本和越南进入蜜月期。2018年开始,越南吃下中美贸易战红利。2019年,CPTTP在越南生效。2020年,越南和欧盟的自由贸易协定生效。2020越南年的进出口总值高达5500亿美元,放在国内比浙江省还要多。
 
“越黑”:从越南首都河内出发,25公里的路要开车一个小时。从河内到胡志明市,无论走陆路还是水路,都比到广州还慢。人工成本虽然便宜,土地和工业水电比中国还贵。GDP总量不如广西,人均不如甘肃。进出口总值看着是挺高,可绝大部分原材料和零部件都需要进口,越南人就是挣个辛苦钱。等于是中国制造的产品在越南组装,再贴个越南制造的标签,还能避开美国对中国的高关税,里外里还是咱们赚了。
 
这两种观点其实并不矛盾,只是各自强调一个方面。
 
从现状来看,因为人工和关税的优势,越南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对中国确实构成了一定的冲击。但从宏观上看,越南不仅没有独立的产业链,反倒是成为了中国产业链的一部分。现状如此,那么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越南产业链的发展方向不外乎三条路:
 
一、维持现状,继续作为中国产业链的一部分,微观上对中国一部分人的收入造成冲击,宏观上却对中国有利。
 
二、建立独立自主的产业链。这就需要补上投入大、周期长、见效慢的重化工行业。但是越南要完成这一步有两个几乎不可逾越的障碍:
 
1、从越南内部来看,优先发展重化工这种资本回报率低,但对国家整体有利的行业,必须有强人来集中资源、压制资本才能实现。1976年越南统一以后原本有机会在苏联援助下发展起自己的重化工。但越南选择的是先以联邦的名义吞并老挝、柬埔寨,再发展工业化。结果一直到冷战结束,越南既没有实现在中南半岛的霸权,也错过了工业化的窗口期。现在,越南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北方派和主张自由经济,甚至打算改旗易帜的南方派能维持平衡都已经是勉为其难,压制南方派为国割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2、从国际环境来看,越南已经加入的一大批自由贸易协定,比如RCEP,CPTTP,越欧自由贸易协定等,也从外部约束了越南的政府管制。
 
诚然,出于拉拢越南制衡中国的战略,美国不是没有可能对越南集中力量补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对于美国来说,与其费这个事儿,还不如扶持越南的买办集团搞颜色革命比较划算。
 
三、成为美国主导的去中国化产业链的一部分。对于越南的国家利益来说,从依赖中国到依附美国,面子上首先就没什么好处。再说里子。理论上,由发达国家出资金技术、越南、印度、孟加拉、印尼、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出劳动力,绕开中国另建一套产业链是有可能实现的。
 
而且,越南在这套系统当中也确实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宗教观念单薄,有生之年改变命运的愿望强烈,吃苦耐劳,集体主义——这一切都有利于制造业。但是一旦越南和中国产业链做切割,就意味着没法迅速获得(越南与中国接壤,和其他几个“小伙伴”都很远)低成本的原材料和零部件。这样,越南的相对优势就大打折扣。
 
关于东盟十国,有一个流行的说法是他们经济上依赖中国,安全上依赖美国。
 
越南的情况比较特殊。经济上,越南从生产层面依赖中国,从贸易层面依赖美国。从担心和平演变的层面,越南在安全上依靠中国。从岛屿争端的层面,又依赖美国以制衡中国。
 
这种特殊情况决定了越南会比东盟其他国家更有必要当两面派。然而这一切都是从越南的国家利益出发。对于买办集团而言,就是另一回事了。 

贰.北方派vs南方派

今年因为阿富汗的局势,我们常常提起1975年4月30日美军仓皇撤离南越的“西贡时刻”。也因此,1975年,美国扶持的越南共和国(南越)灭亡的往事在中国广为人知。
 
然而,我们不太熟悉的一个知识点是,越南统一的时间不是1975年4月30日南越灭亡,而是1976年7月2日。
 
也就是说,从南越灭亡到越南统一之间的15个月,大部分中国人并不了解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简单点说,直接灭亡南越的并不是北越,而是北越在南方的统战对象——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这是一支由反美知识分子、民族资本家、宗教团体和社会团体组成的联盟。他们当然得到了北越的支持,但是和北越并不是上下级,而是伙伴关系。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姑且称他们为反美右派。
 
南越灭亡以后,这些反美右派建立了南越南共和国(这名字有点绕嘴),且拼命开展外交,得到了80个国家的承认。这充分证明,反美右派和北越根本不是一条心的。1976年越南之所以能够和平统一,最主要的原因恐怕在于反美右派的武装力量在和亲美右派的战争中消耗过大,迫于形势不得不向北越做的妥协。
 
越南吸取苏联的教训,权力斗争相对温和,无论是越共内部的输家还是不情不愿成为花瓶的反美右派,都只是靠边站。然而这种温和就为日后越南的南北两派斗争埋下了隐患。
 
1986年开始的越南革新开放,常被误解为对中国改革开放的抄作业。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九十年代以后越南一步步搞起了土地私有化、取消户籍制、出售国有企业、也不再提以公有制为主体。南方派逐渐强势,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2006年-2016年担任越南总理的阮晋勇。
 
阮晋勇做央行行长,经济部长、常务副总理、总理期间可以说是成绩斐然。越南加入WTO,加入TPP都有他的功劳。2006年,当时尚未届满的越南总理甚至提前让位给他。
 
可阮晋勇家族的腐败,在越南可以说是路人皆知。他的两个儿子从政,长子已经是老家坚江省的省委书记。女婿——美籍越南人,前南越政权副部长的儿子,麦当劳在越南的特别合伙人。女儿阮芳清执掌着投资基金公司“越南资本管理”和证券公司“越南资本证券”,直到被维基揭秘曝光,惹得议论纷纷以后才辞职。
 
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总理,阮晋勇居然两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以美国为榜样。2014年越南的反华暴动,更是他亲自下场发短信煽动的结果。不过,对于阮晋勇来说,反华可能只是手段,真正的目的在于把他的政敌阮富仲架到火上烤。
 
由于越南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姓阮,接下来我会采用代号。阮晋勇的代号是大买办,阮富仲的代号则是白头翁。
 
白头翁从2011年出任越南一把手,按职责来说,他掌管军权。但白头翁长期都在越南的官媒《共产主义》杂志社工作,之后担任过河内市委书记、国会主席,一天都没在军队干过。而大买办从12岁就在越南人民军跑腿儿,从军二十年。而且论资历,2006年-2011年,大买办担任越南三把手——总理的时候。白头翁还只是排名第四的国会主席。一个在军队没有根基的理论家后来居上,这让大买办如何心服。
 
2011年-2016年,白头翁和大买办进行了激烈的权力斗争。白头翁抓住了大买办的亲信前胡志明市市委书记贪腐的证据,夺了大买办的反腐领导权。(在此之前,越南的权力斗争比较温吞,高层最多靠边站,不会判刑。)
 
大买办则以南海岛屿争端为借口,煽动反华暴乱,逼得白头翁左右为难。这场巅峰对决的结果是2016年白头翁连任一把手,大买办裸退,但二三四把手全都换成了大买办的亲信。
 
在此之前,越南“四驾马车”的惯例是北方派出任一把手管笔杆子和枪杆子,南方派出任拥有实权的三把手管钱袋子。二把手和四把手由中间派出任,调和南北矛盾。2016年变成了1:3的解构。一时间,北方派似乎岌岌可危。
 
没想到,2018年峰回路转,二把手陈大光暴病身亡。白头翁兼任了二把手。南北两派再一次实现了平衡。
 
2021年,白头翁把二把手的位置让给了原来的三把手阮春福(代号笑面虎)。有一种说法是笑面虎这个人虽然是大买办提拔起来的,但是早在2011年就在一定程度上向白头翁靠拢。所以才能在2016年取大买办而代之。
 
今年,笑面虎成为越南历史上第一个从No.3晋升No.2的人物,看起来好像是得到了白头翁的认可。其实白头翁年事已高,今年真心不想干了,他要是真的认可笑面虎,就直接让他接了No.1了。要知道越南之前确实没有三号升二号的,但是有直接升任一号的。
 
白头翁原本培养了两个接班人,第一个叫丁世兄,在2017年病重退休。第二个叫陈国旺,此人在反腐工作中树敌过多,虽有白头翁力挺也得不到多数高层的认可。
 
这么说下去我怕把大家绕晕,简单点,直接上结论吧。现在越南的四大领导是这么个情况。
 
1.白头翁:北方派带头大哥,目前仍然镇得住局面,但有后继无人的隐忧,且2019年突发重病住过院。77岁高龄的他能不能再干满一届,不好说。
 
2.笑面虎:他是大买办一手提把起来的南方派亲信,也一手提拔了大买办的长子。笑面虎和美日交往密切,但对中国也还算友善。如果白头翁突然去世,他很可能被选为一把手。到时候会不会变成又一个大买办,还有待观察。
 
3.总理范明政,2018年突然病逝的前二号人物陈大光的老部下,也算是大买办这条线的人。姑且算是温和南方派。
 
4.国会主席王廷惠:属于北方派,担任过河内市委书记。如果白头翁突然去世,似乎只有他可以与笑面虎一搏。但与笑面虎相比,他的资历和威望都差了很多。
 
说得再白一点,越南今天南北两派的平衡,极度依赖白头翁的超期服役。北方派的经济基础已经在一次次“革新”当中被严重削弱。社会基础主要依靠反腐。但是北方派的武力支柱——越南人民军的廉洁程度……
 
在人事上,北方派后继无人。在国际上,北方派除了中国也再没几个靠得住的朋友。尴尬之处在于,由于历史原因、岛屿争端和越南的民族主义,越南民间普遍对中国没有好感。所以北方派虽然有个靠谱的朋友,但是又不方便出手…… 

叁.德尔塔

德尔塔病毒极大帮助了北方派。
 
前文说过,从河内到胡志明市,无论陆路还是水路,都比到广州要慢。这也就是说,越南北方与中国的经济联系,比和越南南方还要紧密。
 
为什么这次越南爆发疫情,美国突然一反口惠而实不至的常态,援助疫苗特别积极,一出手就是捐赠500万剂?因为越南的这一波疫情,绝大部分都在以胡志明市为中心的南方。
 
从经济上看,这一波疫情导致越南工厂普遍停工,没停工的企业也不得不增加抗疫成本。完不成订单,就可能要失去客户。就算完成了订单,主要港口凯莱港及盖梅港都因疫情暂停部分进出口工作,效率下降了40%,凯莱港已压了超过10万个标箱,场站密度已达85%。
 
更重要的是,疫情打击了外国资本投资越南,在中国之外另立一套供应链的信心。南方派的合法性基础是经济高速增长。经济增速放缓必然导致群众转而要求公平。
 
从政治上看,越南南北疫情的差别使北方派有了一个绝佳的机会,清算南方派在抗击疫情方面麻痹大意的过失。由于死人过多,火葬场爆满,越南现在的丧葬费用已经涨到了折合人民币一万一千元每人。这个数目对于人均收入只有我们三分之一的越南人来说,真真是死都死不起了。老板姓的怒火,需要宣泄。在这种情况下,南方派提出清零无望,要与病毒共存。而白头翁命令军队封城。
 
越南国内脆弱的南北平衡,和由内而外导致的在中美之间搞平衡的战略,经此一役,大大稳固,局面开始朝着有利于北方派的趋势发展。越南变成下一个乌克兰的可能,从近忧变成了远虑。
 
用国家拟人化的方式来分辨敌友、把两面国写成两面人是容易的,这样讲述起来通俗易懂,煽动情绪也很更容易带动流量。
 
但是拟人化有一个问题:各国经济上的悖论,政治上的矛盾全都被道德批判和情感上的好恶所掩盖。
 
于是,不是威胁的产业也成了威胁,那些和我们利益一致的势力,俗称亲中派的人马,也在简化的叙述中被无视。
 
然后当我们听多了拟人化的故事,遇事做出过激的反应,发表情绪化的言论,又都会被反华派拿去利用:一边拉拢中间派,一边为难亲中派。
 
今年越南爆发疫情之前,曾经接收了中国50万剂的新冠疫苗,条件是优先给在越南的中国人使用。结果越南政府收下疫苗之后背信弃义,引起了我们强烈的不满。这也导致越南疫情爆发以后,很多人对继续援助越南疫苗很不理解,觉得越南经济瘫痪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还有些网友认为我们援助越南疫苗,只是为了防止病毒经越南传入国内。其实在了解了越南的产业链悖论和南北两派矛盾以后,就很容易释然了。
 
帮助越南的北方派,防止买办集团把越南变成下一个乌克兰,更符合中越两国人民的利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