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重庆公交坠江案背后可怕的潜规则

原创 | 重庆公交坠江案背后可怕的潜规则

最近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案调查结果出来了。原因就是某位女性乘客因为自己坐过了站,强行要驾驶员停车,被拒绝后一路辱骂驾驶员甚至直接动手殴打驾驶员,最后公交车驾驶员与这个乘客抓扯中公交车失控坠入江中。

14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一个粗暴的危害公共安全的乘客所葬送!

这种置全车乘客的安危于不顾,恶劣的干扰公交车驾驶员驾驶的案例是孤案吗?

不是!

这样的案例光是媒体报道出来的就是一大把!

原创 | 重庆公交坠江案背后可怕的潜规则

为什么这个社会有这么多人,可以不顾别人的安危肆意的践踏公共次序与安全?

原因很简单,在某些人群中,有一个很恶劣的潜规则深入人心——“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这句名言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在公共环境的获得特殊待遇,就要哭要闹,闹得天翻地覆其他人不得安生,闹得公共次序受到严重影响——那么,你就能获得“特殊”的待遇,哪怕是不合理的诉求也能得到满足。

不得不承认,在过去很多时候,这句名言还真TM就是真理!

医闹如此;

房闹如此;

高铁扒车门的女教师还是如此;

甚至还闹到国外去——瑞典放逐案那一家三口不正是这样的人吗?

连我住的小区,某个业主与岗亭为了几元钱停车费的争议,他就可以把车堵在出口整整2个小时,让所有的业主车辆出不了门!

为什么“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会成为某些人战无不胜的大杀器?

因为一般情况下破坏公共次序基本都不会受到惩罚——成本为0,预期收益很可观(不合理的诉求得到满足)——自然就鼓励很多人去破坏公共次序,去绑架无辜的大众来实现自己的诉求。

那么,为什么破坏公共次序一般不会受到惩罚?

因为公共次序的维护者——警察在大多数时候对于轻微的违规行为执法尺度都很松,也就是说尽量“和稀泥”。

和稀泥就是对破坏公共次序行为的最大纵容!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就准备骂警察不作为了——理论上讲这也没错,但是如果我们继续往下挖就会发现,导致这种警察和稀泥的行为背后有很深层次的原因。

破坏公共次序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涉嫌犯罪的违法行为,这个没问题,我们的警察一般都能果断处理。另一种属于灰色地带——就是够不上违法,但是确实影响了公共次序——比如高铁霸座、高铁扒门,比如在公交车上辱骂司机,比如把车堵住小区出入口等等。

这些灰色地带警察就不大愿意去果断处理,宁愿和稀泥。这恰恰就被一些小人所利用——让“会哭的孩子有奶吃”通行无阻。

为什么警察不愿意处罚灰色地带违规行为

两个方面的问题:其一,上面对警察这个特殊职业的定位有问题。其二,就是我们老百姓的观念有问题,社会舆论导向有问题。

这些问题不解决,警察对于灰色地带违规执法和稀泥的状况就很难改变。

先来谈谈职业定位。

上面对警察这个特殊职业的定位出了什么偏差。对于中国警察,管理层提出这样的要求“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这个要求中“服务人民”让我非常不理解。

原因很简单,既然是“服务人民”,那么就会要求我们警察有“服务意识”,有了“服务意识”,执行层面要求警察“文明执法”就顺理成章。

警察是属于什么部门?是维护老百姓生命财产安全,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执法部门

警察的执法对象是什么人?不是犯罪嫌疑人就是破坏公共次序的违规人群。

对这些人执法讲什么“服务意识”?难道还要包吃包住端茶倒水?

对这些人讲什么“文明执法”,你讲“文明”了,犯罪嫌疑人会讲文明吗?无理取闹的人会讲文明吗?这不是单方面捆住警察的手脚,让这些人有可乘之机吗?

也许你会说,服务人民指的是老百姓报案求助时,警察要有“服务意识”——这不对!老百姓报案,警察出动是“保护人民”!警察不需要“服务意识”,过于强调警察服务人民有很大的弊端。

为什么?

知不知道我们110接警电话都是什么内容?说出来可以让你大开眼界——有让警察帮忙找猫的,找狗的,让警察来看老人的,接小孩的……某些人是真把警察当做可以随意使唤的免费保姆了,嗯,偏偏还振振有词,我是纳税人,警察就应该为人民服务!

想象一下,当这些无理的要求大量占据110报警电话资源的时候,是不是有可能让生命财产受到威胁的公民反而得不到及时的救援?

这就是警察定位于服务人民还是保护人民的区别!

再说说“文明执法”。

这个要求对政府其他部门没问题,对警察提出这样的要求就非常不合理——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要求警察“文明执法”的!包括美国、欧洲发达国家在内。

为什么?

警察是政府部门中特殊的暴力机构——这个特殊性甚至与公检法系统内的法院、检察院都有区别。

怎么理解这个“特殊的暴力机构”?

特殊的暴力机构的意思就是——有国家机器背书的执法过程可以第一使用暴力;第二不用讲理。特别是第二条——不用讲理——可能很多人很难接受。这里,再强调一下,警察执法时不用讲理,讲理是执法后的事情,讲理是法院的事情。

举个极端点的例子。比如公权力要剥夺一个公民的生命,要经过什么程序?首先要审判,要公诉机关提供完整的证据链,同时要求被告有律师辩护。判决要有法律依据;第一审后被告不服还可以上述,然后二审再把这个程序走一遍,即使二审判了死刑,还要送给最高院审批,如果最高院不批,还是不能执行死刑——这么多复杂的程序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

与法院执法严谨复杂的程序相比——警察执法时剥夺犯罪嫌疑人的生命好像就过于“草率”了——对天鸣枪警告,如果还不配合,一枪撂倒也就活该!

为什么同样是政府机构,法院执法与警察有这么大的差别?

很简单,警察的基本职责就是维护公共次序的稳定。扰乱公共次序的行为具有突发性与危险性,如果不给警察一个充分的暴力授权,警察执法就与普通见义勇为的老百姓没有区别——我们能把公共次序的安全仅仅建立在——穿着警服的“老百姓”的基础上吗?那就太危险了!

明白了吗?吐槽警察暴力执法,企图去约束警察的执法权就是对公共次序不负责!就是对自己的生命安全不负责!只有特么的流氓、坏蛋才期望去约束警察的执法权啊!

最重要的是,对于灰色地带不违法但是轻微违规的行为,强调让警察“文明执法”其实就是让警察没办法执法!给无理取闹的人讲道理吗?他不听怎么办?果断处理?公众媒体就一拥而上,“警察打人”“滥用职权”各种屎盆子铺天盖地的扣过来——舆论压力一大,警察就是没错也要写检查受处分。

如此循环,最后警察对于这种行为就只能是和稀泥。

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二个问题,警察执法的舆论环境太差。

由于公知刻意的歪曲与误导,成功的将警察塑造成民众的对立面——甚至创造出“围观执法”的社会风气,知不知道某些人怎么“围观执法”?就是对当事人过错视而不见,反而对警察执法百般歪曲与指责,给警察执法带来很大的舆论压力。

国航事件,本来就是几个乘客与航空公司的纠纷,乘客就大吵大闹甚至赖在飞机上不离开(这已经严重违法了),结果国航报警后,警察多次警告无效,采用强制措施带离乘客后,被互联网舆论大肆宣扬,最后变成警察打人而被万人申讨。

长沙流浪狗事件,警察依法处理流浪狗,结果被“爱狗人士”人肉攻击,甚至冲到警察家里去辱骂骚扰。

徐纯合事件,徐纯合持棍袭警并且抢夺警察警械,多次警告无效后被警察击毙——结果捅了公知的马蜂窝,被一大票人煽动舆论攻击。

你看看,上面要求警察“有服务意识,要文明执法”,外界的舆论把警察当做大反派,在“围观警察执法”,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把视频各种掐头去尾的剪接——警察正常执法变成“滥用职权”“暴力执法”。

警察两头受气——

那么,假如你是警察,对于模糊灰色违规行为,你是执法严一点还是松一点?你愿意多一事还是少一事?

警察长期对灰色地带违规行为和稀泥,导致什么后果?

后果就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成为百试百灵的潜规则,大家都肆意践踏公共次序为自己争取特殊待遇,总有一天会酿成悲剧。

重庆公交坠江案就是一个典型。媒体只看到15条人命,说什么应该来一场文明的反思。狗屁的文明反思!要反思也应该反思——为什么破坏公共次序大多没有受到惩罚;反思为什么警察在灰色地带不敢执法!

看看上面那些为了一己之私而置其他人安危与不顾,去干扰客车驾驶的行为,有几个受到过严厉的惩罚?

重庆万州公交坠江案之前,正是这个22路公交车就发生过乘客辱骂司机并且去抢夺方向盘的事情,这些行为可受过任何处罚?

我再讲一句话——不干掉这个“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潜规则,未来还会有悲剧发生。

怎么干掉“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潜规则?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所有破坏公共次序的行为都受到严厉的处罚!

这个要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首先法律很难解决灰色地带的轻微违规行为——法律无法规范公众生活的方方面面各种细节,这个只能通过警察来维护——警察在灰色地带有执法的权力——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规定严格执行。

这里讲一下“法制社会”的两种模式。

模式1,就是法律制定有较大的弹性,这就赋予执法人员较大的自由裁量权,中国是这种模式,弊端是给了执法人员较大的权力寻租空间。

模式2,法律制定紧跟时代发展,而修订很频繁,欧美是这种模式,弊端是普通人守法成本很高。以美国为例,普通公民自行申报个税时没有人能自己准确的申报——或者多报税,或者少报税而受到严厉的处罚,因为法律变更太快了,所以美国人申报个税必须聘请专业的财务顾问或者律师来处理,这就相当于将执法的成本转嫁到公民头上。

总体而言。两种模式各有利弊,理论上欧美的模式对执法人员的权力约束更好一些——但代价就是要老百姓多支出成本——对,任何收益都必须花费代价的。中国目前的现状,还很难变更到欧美法制模式,只能通过“反腐”、“督查”等方式来约束权力寻租的问题。

以我们的《治安管理法》为例,扰乱公共次序的处罚或者罚款200元,或者是拘留5——10日并处500元罚款,这中间的弹性就很大。要维护公共次序,干掉“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潜规则——所谓矫枉必须过正,就要求警察在执法时使用自由裁量权时“从重从严”——这就让一线民警承担很大的责任。

所以,要让警察成为对于破坏公众次序零容忍的怒目金刚,而不是穿着警服一脑门“服务意识”“文明执法”的好好先生!就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其一,社会舆论要创造一个支持警察严格执法的环境,而不是故意带节奏煽动警民对立,给警察执法造成很大的压力。

其二,管理层要明确指示一线民警在使用《治安管理法》处罚违规行为时要“从重从严”——管理层要下这个指示,社会舆论的支持就很重要,明白吗?

其三,要提高警察的待遇,要让警察权责利匹配。

最新消息,《人民警察法》正广泛征求修改意见,希望未来上述意见能变成现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