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蒋公:天下何人不通共?

伟大领袖曾经总结过为什么我党能取得革命斗争的胜利——主要有三件法宝:武装斗争、党的建设、统一战线

前两者我们暂且按下不表,今天就讲讲统一战线。

统一战线就是我党的统战工作,可能一般的小白对我党的统战工作理解就是与党外人士吃吃喝喝,合影照相发一下朋友圈——以后历史记载就是一大堆照片,最多注明一下左起第N个就是某某某。

其实这些都是表象,我党的统战工作是非常厉害的,蒋公在转进台湾之后,在反思自己的失败时就有一句感叹流传甚广:

“天下何人不通共!

蒋公这句名言就是对我党统战工作最好的评价。

先讲讲历史。

国共内战的隐秘战线

国民党政府为什么在短短三年时间里迅速溃败,原因当然有很多,其中我党无孔不入的统战工作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举几个例子,让大家开开眼界。

胡宗南打延安大家知道吧,1946年胡宗南集中23万大军攻击我党中央驻地延安,当时整个陕北地区我军只有2万余人,面对国民党军队十倍的军事压力,伟大领袖镇静自若,毅然留在陕北与敌人周旋。那么,问题来了,伟大领袖做出这样的决策有何底气呢?

底气就是情报。

胡宗南的机要秘书熊向晖就是地下党员,所有胡宗南能看到的军事计划、机密情报以及胡宗南所有的部署、命令,伟大领袖都能及时得到一份备份。所以,虽然伟大领袖留在陕北看上去危若累卵,其实却是泰山之安。

再来一个。

莱芜战役是华野在山东战场的一场大胜仗。李仙洲集团两个军五万六千人的部队被华野三天全部消灭。事后王耀武骂了一句名言:“整整五万人三天就没了,就是五万头猪共军也不可能在三天抓完!”(这句名言后来在电视剧《亮剑》被楚云飞盗版了)

那么,我军为什么能干净彻底的在三天内全歼李仙洲集团呢?

呃,李仙洲集团有我们的内线。这个内线还不是一般人,时任国军46军中将军长韩练成——就是我党的秘密地下党员。李仙洲集团一共就两个军,一个是73军,一个是46军,两个核心部下有一个就是白皮红心的地下党。

韩练成在国民党系统潜伏很久,曾经还在军阀混战的战场上救过蒋介石的命,所以,虽然出身是西北军系统,却深得蒋介石信赖。

在莱芜战役中韩练成就是我军的神助攻。

李仙洲集团在莱芜已经发现华野主力有向莱芜运动合围的迹象,军事会议上讨论应对办法,当时就有两种意见,一个是撤,李仙洲与73军军长都倾向这个意见,而韩练成坚决要求留下来固守,找了各种理由拖延扯皮,整整拖了两天时间。

等到华野包围圈都快合拢了,李仙洲终于下定决心要跑了,韩练成虽然勉强同意了撤的意见,但是临到出发时突然就“消失了”!李仙洲急得满头大汗,派人去找韩练成,结果到处找不到,又折腾2个多小时,没办法,李仙洲就只有带着一个73军和一个没有军长的46军狼狈逃窜。

结果突围过程中没有了军长的46军一片混乱,反倒拖累了73军作战。被华野在野外以轻微的代价全歼了李仙洲集团。

最后一个是最经典的。

当时国民党军事体制是这样的,国防部负责制定作战计划,一线将领负责执行作战计划。而国防部负责制定作战计划的第三厅厅长郭汝槐就是地下党员,郭汝槐的上级——时任国防部次长刘斐也是地下党。

呃,国民党与我军主要的作战计划其实大多是我党党员制定,然后由我党党员批准实施。

所以国民党军队老是吃败仗其实一点不冤,相当于两个人打牌,我不仅能看你的牌,还能指挥你怎么出牌——你能打赢才是见了鬼。

以著名的淮海战役为例。

淮海战役国民党军队是怎么陷入被动局面的?原因就是黄百韬兵团被围,打乱了国民党的整体部署。

原创 | 蒋公:天下何人不通共?

黄百韬

那么,黄兵团是怎么被围的呢?

这就是国民党国防部第三厅厅长郭汝槐精心挖的一个大坑。

当时驻防海州的国民党第44军要撤退,具体撤退有两条线路,一条是走海运,虽然时间耗时多一点但是很安全,另一条是走陆路,虽然耗时要短一些但是不安全。

郭汝槐就找到黄百韬谈条件,如果你能掩护44军走陆路,我就去说服顾总长,让44军归你指挥。

一个带兵将领能拒绝增加一个军部队的诱惑吗?

当然不能!

黄百韬就在国防部会议上极力主张让44军走陆路,承诺第7兵团主力会在新安镇等待掩护44军撤退。

当然,黄百韬也有自己的算盘——在新安镇停留虽然有点危险,但是北面还有第二靖绥区几万人马顶着,即使华野主力南下,第二靖绥区的部队至少也能给他几天预警时间。

因为一线将领坚持,然后郭汝槐也在旁边帮腔,刘斐也配合敲边鼓,最后国防部就确定让44军走陆路,让黄兵团负责接应。

谁知一实施这个计划情况突变!

首先是第二靖绥区司令冯治安突然莫名其妙的被调到南京扯皮,留下两个负责的副司令都是地下党,华野主力南下,两个副司令立刻率部队起义,我军一点都没耽搁就直扑黄兵团,等到黄百韬如梦初醒带部队想跑时,已经晚了,最后跑到碾庄就被围得水泄不通。

大家看了以上案例有何感觉?

是不是我党的渗透手段太厉害了?难怪蒋公会仰天长叹:天下何人不通共!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49年建国之后,我党的统战传统并没有丢下,而是发展到全世界。数十年苦心经营,兔子在全球统战工作上取得丰硕的成果。这个我们后面来谈。

改革开放之初,当时中国推动的经济转型面临着现实的难题。

要将前三十年建立的以重工业为主的工业体系向轻工业转型,就需要资金,需要设备与技术,需要高水平的工程师与技术人员。

这一切都需要获得国外的支持与帮助。

但是,其他国家凭啥给你资金与技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往本质就是利益的交换,我们想要的很多,但是能付出的很少——其实也真是拿不出来。

怎么办?

还是那句话,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国家之间不好打交道,那么,就先与政要个人搞好关系!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就突然成为官媒最热的词语。

南方周末的记者方可成就曾经检索了1949年——2010年的《人民日报》并加以统计,在60余年的时间里,人民日报公开称呼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一共有601人,这601人遍布五大洲123个国家——说“中国老友”遍天下一点都不夸张。

在77年以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数量比较少,主要都是对中国有过贡献的国外民间人士,79年开始,“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出现爆炸式增长,而且主要集中在外国政要。

大家知道“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最多的是那个国家吗?

估计很多人都想不到,“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最多的是日本,达到111人,接近20%。

知道为什么是日本吗?因为改革开放前20年,日本是对中国输出资金最多的国家!包括无偿援助、免息以及贴息贷款前前后后达到4000多亿人民币,这笔资金帮了我们大忙。同时,日本也是前20年对华技术输出最多的国家。我们的制造业起步,很多都是日本的技术。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排名第二的是美国,包括基辛格、尼克松、福特都获得这个称号,这个也可以理解——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美关系是最好的时期。

有趣的是,南方周末的记者同时以“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为关键词检索我们官媒报道,发现按照“伤害”次数排名,第一与第二的还是日本与美国。

更有意思的是,苏联一度还是中国的盟友,结果没有一个人成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直到苏联解体后,历任俄罗斯领导人包括叶利钦、普京等等都成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中国老友”数量排名3、4、5是英法德三国。这没办法,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太需要西方发达国家的帮助了。

自2003年开始,“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个短语在《人民日报》出现的频次骤减,从每年“中国老友”亮相50次,降到20次左右,进入2011年后,“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就只出现了2次——这代表着中国国力逐渐增强后,外交方式的转型,从过去注重私交转向更注重国与国之间的正式的关系。

所以我们外交部又发明出一套专用词语来描述与不同国家的关系——包括伙伴、合作伙伴、战略合作伙伴、全面战略合作伙伴,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等等。

估计因为“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次数太多了,过去中国老友最多的日美两国现在反而是与中国关系最远的两个国家。

日本是“战略互惠”关系,不仅连朋友都没得做,连“伙伴”都算不上。美国是“建设性的战略伙伴”关系,这个“伙伴”加上“建设性”与正儿八经的“伙伴”差别就大了——相当于姨太太与太太的区别。

中国老友遍天下不仅仅因为中国统战工作了得,最主要原因还是我们做人厚道,只要成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那是几十年如一日待遇不变啊。

比如首先与中国建交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后来下台后被日本政坛冷落,闷闷不乐的田中来中国散心,中国依然按照外国首相规格接待,我们主要领导人纷纷请田中吃饭聊天,新闻媒体也隆重报道。日本政坛发现下了台的田中在中国还能这么红,又为田中积聚了不少人气。

原创 | 蒋公:天下何人不通共?

周总理和田中角荣

最有趣的是基辛格。这哥们因为中美建交出力很大,所以我们很承他的情,让基辛格也成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原创 | 蒋公:天下何人不通共?

周总理和辛基格

每次基辛格来华,中央领导人再忙也会抽空接待。这哥们脑子很灵光,利用这个待遇居然做起了生意。

这个生意就叫“基辛格访华之旅”,只要付给基辛格一笔钱,基辛格到中国就带着他引荐给中央领导。这个“基辛格访华之旅”一开张就生意火爆,欧美跨国公司巨头纷纷慷慨解囊,能有一个私人场合结识中国领导人,这种机会太难得了。

搞得基辛格只要手头紧就往中国跑,跑一次就是几十万美元的收益,天下哪有比这个更轻松的生意?

我们的中央领导也厚道,明知道基辛格借此敛财,但是考虑到他“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身份,每次还是出面来接待基辛格,对于基辛格引荐的跨国公司巨头也能以礼相待。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到当下,基辛格之旅贯穿了半个世纪,基老收钱收得手软,对于中国人的厚道,基老其实心里也是门清。所以,去年中美爆发贸易战,基老虽然已经96岁的高龄,也挣扎着坐飞机专程跑到中国提醒我们——对美国不要抱不切实际的幻想——“中美关系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下面让大家见识一下“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作用。

低调中国的潜实力

很多人看新闻,总有一种感觉,美国朋友多,中国朋友少,在国际上我们好像总是势单力薄。其实大家不知道,这是兔子故意低调,我兔在国际上苦心统战多年,潜实力深不可测——很多关系只会在关键时刻动用

举两个例子。

一个是中国恢复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这个案例很多人出来给我抬杠,这里就详细讲一讲。

首先给大家贴一段安理会职责的科普文。

原创 | 蒋公:天下何人不通共?

安理会职责

请注意几个关键,1.安理会职责包括向联大提出建议接纳新成员国,终止成员国的权利与开出成员国;2.联大的决议没有法律效力!它只是一种建议。

当时中国的情况很特殊,代表中国窃取联合国会员国席位以及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的是台湾蒋介石政权,理论上台湾政权也是五常之一,有一票否决权。

那么,怎么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弄进来,再把台湾踢走呢?

理论上这个权利属于安理会,但是安理会上会讨论肯定会被台湾一票否定掉,所以,最后四常就换了一个名义,把中国加入联合国变成“是否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联合国席位”的议题——避开了走安理会程序被台湾一票否决掉,让联大来投票决定。其实就是四常默认共同放弃了所有五常的否决权。

1971年9月2日,美国联合日本等一票小兄弟专门向联合国提交了针对中国的《关于重要问题的决议草案》和《关于代表权问题的决议草案》。这个交给联大投票表决的草案其实就两点内容,1.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2.同时不剥夺中华民国的联合国代表权资格。

美国的意图很清楚,虽然要将中国拉进联合国五常,但是不愿意剥夺台湾在联合国会员国的资格,本质就是搞两个中国

中国当然不会同意美国搞“两个中国”,所以让阿尔巴尼亚等十几个国家针锋相对提出一个提案,与美国提案不同的是,阿尔巴尼亚的提案不仅要恢复中国所有联合国席位,同时也要把台湾踢出联合国。

所以,当时联大的交锋焦点其实就是踢不踢台湾的问题,不管哪个提案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都可以入常(但是任何一个提案不过半数,中国也无法恢复联合国席位)。

最后联大通过阿尔巴尼亚提案,理论上联大议案没有法律意义,台湾可以不执行。但是最后又偏偏变成有约束力的决议,蒋介石代表不得不黯然离开联合国。这就是四常合伙欺负台湾,活生生把台湾的一票否决权废掉。

所以,我才在过去的文章说,中国能恢复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绝对是四常达成默契的,有一个不同意都不行

以上是这个事件的大背景,下面我来讲讲联大的投票。

1971年联合国会员国有131个,过半数就要66票。1970年阿尔巴尼亚的提案就在联大表决过一次,当时只得了51票,71年中国新建交9个国家,满打满算中国最多能有60票,过不了半数。

所以,美国人觉得很有把握让阿尔巴尼亚的提案过不了,基辛格还担心我们有情绪专门跑到北京来安抚,基老对周总理解释:美国今年将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但是不同意从联大驱逐台湾,在尼克松访华前,如果美国听任台湾被联合国驱逐,将使尼克松总统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

老谋深算的基辛格敢说上述的话,原因是美国提前也做了工作,当时拍着胸口保证要对阿尔巴尼亚议案投反对票的国家已经超过66个。

所以,基辛格私下里信心满满对我们外交部部长乔冠华说:我估计你们今年还进不了联合国,明年尼克松总统访华了,你们就能进去了。

在这个历史关键时刻,我兔把数十年苦心统战潜伏的力量全拿出来了。

1971年10月25日,联大表决,阿尔巴尼亚提案竟然获得了76票赞成!比66票还整整多了10票,比美国事先估计最多会有60票赞同多了16票!反对票竟然只有35票。

原创 | 蒋公:天下何人不通共?

当时美国佬都懵了,为什么事先信誓旦旦要投反对票的一大批国家全倒戈了?很多还是美国的铁杆盟友!以美国关系最铁的欧洲为例,整个欧洲投反对票只有一个马其顿,其余几十个国家不是投赞成票就是弃权票!

70年代我们的国家还很穷,在国际交往中根本拿不出足够的利益让这么多国家在关键时刻支持我们——特别是还可能触怒美国的情况下。出现这种神奇的大逆转,只能说明我兔统战工作真的太厉害了!

天下何人不通共!蒋公此言不虚也。

现在大家明白了吗?关键棋子平时是不会动用的,只有在关键时刻我兔才会拿出来一锤定音!想想国共战争中我党在国民党军政两线埋下的暗棋,那个不是在关键时刻发挥了重要作用?

再来一个。

2013年9月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这是要单独建群玩啊,所以美国非常忌惮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在各种场合百般阻扰。中美真正的交锋是在亚投行这个焦点上。

2014年,中国宣布成立亚投行,并且广撒英雄帖,动员各国参与。

与此同时美国开动自己的国家机器全力阻扰其他国家参与,那时美国还是奥黑当总统,没有当下川普这样搞的天怒人怨,所以,那时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但是,我兔的统战工作在这个关键时刻再现威力。

4月亚投行成立,当时就有27国加入,到了十月,这个数字变成57个国家——其中欧盟28个国家来了一半,G20集团来了14个,金砖五国全部到场。截止到2019年,亚投行成员国已经达到97个。一带一路倡议国家超过120个。

联合国一共才196个国家,现在,好像,不加入一带一路反而成了少数派啊!

美国你实力强大又如何?玩谋略搞统战兔子分分钟整得你没脾气。

掺沙子的G20

我之前说过,二战之后国际事务主要在联合国框架内运行。但是五常的一票否决权却对美国形成很大的制约。特别是1971年中国恢复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之后,美国佬为了遏制中国与苏联手里的一票否决权,就打起了小算盘。

1975年11月,美、英、德、法、日、意六大工业国成立了六国集团。次年加拿大加入,形成了G7集团。

这个G7成立之后就凌驾于联合国之上,相当于搞了一个联合国特别长老会,什么国际大事,首先就是G7内部协商,达成一致后就拿到联合国去通过——而且基本都能过。

虽然中国与苏联理论上有一票否决权,但如果不涉及自身的重大利益,这个一票否决权是不敢轻易动用的,因为一旦动用,就相当于同时得罪了西方一票最发达国家。

90年代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成立。1994年美国就来找中俄商量,要不你们也加入G7把,我们搞一个G7+2,或者直接就是G9,以后国际上的大事都在这里商议。

美国佬的建议其实是挖了一个坑,等着中俄跳进去。

当时中国就一口拒绝了,美国人这点伎俩还能逃过兔子的眼睛?

俄罗斯却屁颠颠的跳进坑里——俄罗斯当时的领导人叶利钦天天酗酒,脑子经常不清醒。

中国不加入G7,不代表中国甘愿自己在国际事务上被边缘化,然后中国就发出呼吁,国际事务不能由发达国家说了算,应该让发展中国家参政议政!

中国这么振臂一呼,立刻应者云集。美国没办法,只能同意中国的提议——将G7这个长老会扩大化,1999年,以G7为基础,吸收了13个国家参与(主要是发展中国家)搞了一个G20。

这就是中国的智慧,我不参与你的G7,我要绑这13个国家参与,搞一个G20。

为什么说这是中国人的智慧呢?

让我们来看看俄罗斯的遭遇。

俄罗斯除了G20多参加了一个G7,捞到什么好处吗?屁都没有!不仅如此,俄罗斯参加G7后不久就觉得自己上当了,G7会议上,西方一票国家同气连声,几乎就穿一条裤子,俄罗斯但凡有点不同意见,立马就会被美国组织6个小伙伴搞批斗会,俄罗斯环顾左右,连个帮腔的都没有!

现在俄罗斯才明白中国为什么一开始就坚决反对加入G7——美国佬搞一个组织客客气气请你去参加——你以为是请你去吃肉啊!最后俄罗斯干脆就退出了G7。

所以中国拉着一大票国家搞了个G20——这是掺沙子;国家数量一多,我兔正好发挥自己搞统战合纵连横的优势。

现在G20已经成为讨论国际事务的主要平台,G7反而被边缘化。

天下何人不通共!

最后讲述一段历史,真事。

中国研发第一颗原子弹时需要一种很关键的设备——静电质子加速器。当时中国的核物理学家赵忠尧跑到美国希望买到这个设备的零部件,正常渠道是不可能买到的。

关键时刻,赵忠尧得到一位慈祥的美国物理教授的帮助,意外的获得了这些零部件,赵忠尧带回国后组装出中国第一台静电质子加速器,为原子弹的研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这还没完,这位教授生了一个儿子与两个女儿,儿子叫J.G。J.G.上学是教授一个兄弟资助的,所以,教授与他兄弟一家人关系特别好,教授兄弟的儿子很崇拜自己这个科学家叔叔,小时候经常跑去叔叔家里玩,思想上受他叔叔很大的影响。

当然直接传承教授优秀品质还是J.G.,他一直与赵忠尧老师保持密切的联系,据赵老师回忆,上个世纪80年代,J.G.还牵线帮助我们401研究所从美国买了一套串列式静电加速器。

大家看了这段历史有何感觉?

我觉得这位教授怎么也算得上“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吧。

甚至教授一家人堪称满门忠烈啊!

可惜,教授可能这辈子也没有获得这个官方荣誉。

呃,随便说一下,教授那个受他影响很大的侄儿,名叫唐纳德.特朗普,就是当下的美国总统。

这位美国教授名字就John G Trump。

原创 | 蒋公:天下何人不通共?

教授照片

天下何人不通共?

以上文章部分内容引用自:

《基辛格回忆录》

新浪网:《记著名的核物理学家赵忠尧》

我的作品《蒋介石为什么失去大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