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凡是用通胀恐吓你去买房子或者换美元的都是耍流氓!

—————————————————

最近粉丝群里大家都很关心这个未来通货膨胀会是什么趋势,我就专门写篇文章讲一讲这个问题。

过去十几年,普通人对通货膨胀可谓心有余悸,特别是2007年、2010年这两个节点,通胀指数是很高的。这也是普通人心心念念总想买房子抗通胀思维的源泉。那么,未来我们将面临怎样的通胀趋势呢?

影响国内通胀指数主要有两个因素,其一是国际大宗产品价格走势(主要是石油),中国是一个对外资源依赖性很高的国家,每年我们进口的资源都是天文数字的规模。国际大宗产品如果价格飙升,就会传导给国内带来输入型通胀。其二是我们的货币政策,过去二十年,我们的货币政策总体处于一种较为宽松的状态,M2每年增加的货币投放都是保持2位数的增长。所谓“水涨船高”货币投放多了,通胀指数自然就上来了。

我们从国际到国内,一个一个分析未来影响通胀的趋势因素。

1

国际因素

首先国际大宗产品价格对国内影响最大的就是石油价格,其它包括粮食价格、铁矿石价格对通胀指数的影响力很小,我们就来讲讲石油价格趋势。

首先给一个结论,未来国际原油价格大概率就是40——70美元/桶这个区间震荡。

两个原因——其一,未来几年内全球经济形势总体疲软,主要发达国家甚至有陷入衰退的危险,其二原油价格维持在这个区间最符合美国的利益。

第一个原因就不展开了,简单的说,欧盟一票国家现在经济形势都不大乐观,领头羊美国几年经济指标已现疲态。未来一年内美联储货币政策大概率会掉头降息来提振经济。

这里详细讲讲为什么原油维持在40——70美元/桶这个区间最符合美国的利益。

还是两个原因。

第一个就是美国经济因素。美国现在是能源净出口大国,出口的能源主要就是页岩油与天然气。但是这个能源净出口只是代表美国能源出口大于进口,美国每年还得进口大量的石油。原因就是页岩油属于轻质油,轻质油无法满足美国军工、航天这些领域的需求,所以美国每年还得进口大量的重质油。

如果国际油价大涨,对于美国也会产生输入型通胀,进而导致美国经济萧条。1987年、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都是爆发在国际油价达到一个阶段性高点之后。

所以,从维护美国国内经济的因素,美国现在是绝对不愿意看到石油价格大涨的。

第二个就是地缘政治因素与美国能源资本利益的考量。

现在全球探明的石油储量超过13000亿桶,光是这个石油储备就足够人类使用好几十年,未来还有页岩气、可燃冰等等新能源来替代,再过10年北冰洋冰层融化后,还有几千亿桶石油储备出来,再过几十年还有可控核聚变这个大杀器。所以,石油能源总体是供大于求的局面。

在石油能源处于供大于求的局面下,怎样才能让美国的能源资本利益最大化?

答案只有一个:控制原油价格!用能源开采的成本优势淘汰掉一批玩家!

给大家列举一下全球主要石油供应国的开采成本。

以沙特为首的一票中东国家,每桶开采成本在10美元以下;

伊朗是20美元,

委内瑞拉是50美元(按:委内瑞拉主要是重质油,这种原油开采出来马上就得要脱除沥青,否则原油就会黏在井台上,所以委内瑞拉虽然石油储备世界第一,但是实际开采成本还得把这个脱除沥青的工序加上)

美国是36美元,

俄罗斯是17美元(俄罗斯是大国,经济对石油依赖很大,虽然俄罗斯石油开采成本不高,但是俄罗斯财政对石油收益依赖很高,据测算,油价要高于70美元,俄罗斯财政才会出现盈余)

中国石油储量现在已经几近枯竭,能够看到希望的就是页岩油,中国页岩油储备号称世界第三,但是开采难度远远高于美国,开采成本估计在50美元以上。南海倒是有丰富的可燃冰的储备,不过目前技术还不成熟,预计开采成本比页岩油还高。

大家把上述各国石油开采成本多看几遍,然后再来看看美国的石油战略就非常清晰了。

中东一票国家是美国豢养的走狗,那是肯定跟着美国的指挥棒走的。

对于与美国敌对的产油国家,美国就使用各种手段对其打压:

比如操纵国际油价大跌,开采成本较高的委内瑞拉就扛不住,委内瑞拉经济崩溃,石油生产自然锐减,美国还继续在委内瑞拉制造混乱,基本干掉了这个世界石油储备第一的竞争者;

比如对伊朗实施严厉的制裁,用金融霸权不允许任何国家购买伊朗石油;

比如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钝刀子割肉来玩死俄罗斯——俄罗斯财政要石油价格超过70美元一桶才能保持收支平衡,那美国一定要把石油价格压制在70美元以下;

对于中国这个国际石油最大的买家,则采用经济手段,原油价格控制在40——70美元/桶这个区间震荡,我们开发国内页岩油或者南海的可燃冰就无利可图,甚至会亏损!中国的能源不能自给,就只能从国际市场采购。

想一想,如果国际石油价格大涨超过70美元/桶会是什么结果?俄罗斯经济会好转,美国人的麻烦就来了;中国页岩油气在较高的价格刺激下开采量大增,国际石油市场上不仅增加了更多的卖家供应,连中国这个最大的买家购买的数量也大减。

所以,未来国际原油价格控制在40——70美元/桶这个区间震荡最符合美国的利益。

按:最近美国强硬的制裁伊朗,导致国际油价大涨,沙特马上就宣布每日增产150万桶来打压油价。国际油价目前走到66美元已经感觉后继乏力。

原创 | 凡是用通胀恐吓你去买房子或者换美元的都是耍流氓!

如果未来国际油价长期在40——70美元/桶这个区间震荡,那么,这么低的油价就不可能给中国带来输入型通胀。

所以,未来会导致通胀指数大涨的第一个因素可以排除。

2

货币政策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国内的因素。

国内对通胀影响最大的就是货币政策。

过去20年,中国货币为什么会超发?

原因很简单,因为快速城市化的需要。城市化首先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包括铁路、高速、机场,城市市政道路、地下管网以及光纤、4G基站、电网等等。

要建设规模巨大的基础设施就需要巨额的资金。那么,钱从哪里来?

两个渠道。一个就是卖地收入,每年这个收入就是6万亿(2012年前大致是4万亿),感谢社会主义土地制度,让政府能够通过出售土地快速获取巨大的资金来建设,这也是中国城市化建设远超全球所有国家的制度基础。

一个就是银行贷款。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一般是政府通过卖地筹集了30%的启动资金,然后银行给70%的配套贷款,这个贷款杠杆的撬动下,让中国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资金每年可以达到十几万亿。基础设施建设贷款做得最多的就是国开行,国开行的资金从哪里来的?就是央行的印钞机提供的。

所以,过去总有一票公知与专家攻击我们货币超发,这些人根本就不懂经济规模,超发的货币那里去了?主要就是沉淀在基础设施建设里了——沉淀在公路、高铁、机场、城市市政道路、地下管网、光纤、4G基站、电网等等这些设施里了。完善的基础设施是中国过去20年经济腾飞的保障,是惠及子孙后代的财产!

给大家上几张图比较一下。

假如你去东南亚旅游,同样是发展中国家,一票东南亚国家的路网是这样:

原创 | 凡是用通胀恐吓你去买房子或者换美元的都是耍流氓!

东南亚国家路网

在中国呢?大部分地区路网是这样:

原创 | 凡是用通胀恐吓你去买房子或者换美元的都是耍流氓!

中国东部地区路网

是不是有点密集恐惧症的感觉?嗯,如果我们将广州地区的地图放大,那么路网是这样:

原创 | 凡是用通胀恐吓你去买房子或者换美元的都是耍流氓!

广州地区路网

有个事说一下,以后你们遇到喷子杠精怎么简单粗暴的怼回去。

比如遇到谁吹嘘东南亚国家要逆袭中国的,你也别跟他争论什么重工业化工业基础,直接把这几张路网图砸他脸上。想逆袭中国?能不能先把路网做到中国这个份上?

比如遇到谁喷中国过去货币超发啥啥的,你也直接把这几张路网图砸他脸上然后就问一句——这些道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超发的货币转化成基础设施都是具有战略价值的资产!战略价值的资产懂不懂?

不懂?

中国制造业怎么崛起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建设了完善的基础设施,所以才能培育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有了这个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才有了一票优秀头部企业带动整体制造业的崛起。

比如格力的崛起,因为我们建设了覆盖全国高效的国家电网,才培育了庞大的家电市场,才让中国空调渗透率达到美国的水平。中东石油国家大都是土豪吧,因为没有这个完善的电网,整个中东地区每年销售的空调还比不上我们农村的消费量。

比如华为、小米、vivo国产手机的崛起,因为我们建设了全球占比60%的4G基站,全球500万个4G基站中国就有300多万个,所以中国每年消费的智能手机占全球总量的50%,所以手机从零部件到系统组装的产业全向中国集中。

比如阿里、腾讯的崛起,还是靠我们铺设了覆盖全国的光纤网络+4G基站,然后建设了完善了路网才能支持发达的物流,才有了中国领先全球的互联网经济。

3

未来趋势

解释了过去货币超发的原因,现在我们讲讲未来的货币政策趋势。

未来中国还需要继续超发货币来做基础设施建设吗?

不需要了。

因为基础设施拐点已经到来。

2018年中国城市化率大致是60%。根据全球所有发达国家的城市化规律,城市化率超过60%之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将迎来一个拐点——基建投资增幅将开始下降(同样这个指标也是家庭债务的拐点——家庭债务率在城市化率超过60%之后将开始下降)。

也就是说,我们未来已经不需要重复过去的历史——增发大量货币来拼命建设铁公机,基建还会有,不过相对过去已经过了基建的高峰。

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明确传递了未来传统行业即将降温的信号,未来即将升温的重点是5G基站、工业互联网、充电桩与充电设施。相对过去规模浩大的铁公机建设,这些基建省钱多了。

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数据,2018年中国人均居住面积超过40平米——城市人均是36平米,农村是45平米。这个人均居住面积全世界排名第三!也就说,未来大部分中国老百姓不用象过去那样拼命贷款买房了。这个数据同样印证了上述发达国家家庭债务拐点规律——家庭债务率在城市化率超过60%之后将开始下降。

未来政府不再需要增发货币来做传统基建;

未来房贷降温,居民债务迎来拐点;

这两者决定了货币的需求端将出现重大变化,与此对应,货币的供应端也会有重大变化。

所以,未来我们的货币政策相对过去也将有重大调整——

未来将是一个低M2增速时代!

过去我们M2增速最高超过20%,2014年是14%左右,最近两年是8%。未来M2增速维持在8%左右将是新常态。

如果货币政策趋势发生逆转,货币供应增速降下去了,国内导致恶性通胀的因素是不是也可以排除掉了?

至于突发事件对通胀趋势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比如非洲猪瘟疫事件,猪肉本身在CPI占比只有0.12,对整体物价影响很小,而且我们国家应对这种突发事件的能力非常强,猪肉生产周期只有几个月,我们还可以加大进口猪肉来解决短期猪肉供给不足的情况。

过去中国通胀情况比较严重是受到双重因素叠加的影响,一个2010年之前国际油价持续上涨,2007年油价涨到140美元/桶,与此同时,因为快速城市化的需要,我们M2增速也很大,长期在16%——20%这个水平,两者叠加导致过去中国通胀指数很高。

但是未来这两个因素都会逆转:国际油价将长期在40——70美元/桶这个区间低位震荡,中国货币政策未来将保持低增速供应。

所以,未来中国通胀指数大致就在2-3%这个范围震荡,这样的CPI水平是根本不值得担心的。

嗯,最后说一句,凡是用通胀恐吓你去买房子或者换美元的都是耍流氓!

PS:需要用美元的,该换还是要换,美元也在注水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