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二十年后的香港……

十一月的某一天,在伟大的时空管理局的一次抽奖活动中我幸运地中奖了——奖品是让我可以穿越到未来一日游。

时间:未来20年后的某一日

城市: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香港。

原创 | 二十年后的香港……

以下就是我这场20年后香港一日游的见闻。

1. 入住

香港还是那个熟悉的模样,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狭窄的道路,熙熙攘攘的人流……看上去一切都没什么变化。

出租车把我送到尖沙咀的皇家太平洋酒店,这个酒店我以前住过,在尖沙咀这样的黄金地段算是品质比较好的酒店。

品质好自然价格高,2019年初我住的时候房价每天高达2500港币,周六直接飙升到3000港币。

“你好,今天的海景房多少钱一晚?”我问前台那个穿制服的小妹。

“380港币。”小妹头也不抬的回答。

380港币?我吓了一跳!难道我是问错了地方吗?

“请问这是皇家太平洋酒店吗?”

“是啊”小妹一脸不耐烦的回答。

皇家太平洋酒店,380港币一晚!我不敢多问,匆匆办理了入住手续,来到了房间。

房间看上去还是20年前的样子,就是装修有点破败的感觉,我看着外面的海港,空空荡荡的,只有几艘渔船在游弋,这是过去那个繁忙的维多利亚海港吗?

原创 | 二十年后的香港……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联想到这家著名酒店令人震惊的房价——这20年香港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匆匆洗漱一番,走出了酒店。

2. 海港城

紧邻皇家太平洋酒店就是著名的海港城。当我步入海港城时,我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过去香港最繁华的一站式购物中心现在变成了一个……美食城!

20年前那些卖名贵服装、奢侈品包包、珠宝的店铺现在却在卖鱼丸、卖雲吞、卖烧鹅,甚至还有卖串串的!

原创 | 二十年后的香港……

我草,这可是过去寸土寸金的地方啊,卖这些价值较低的食品能覆盖房租吗?我很是有点怀疑。

我饶有兴趣游荡在这个人流如织的美食城里,一边扫荡着各种小吃:

一串鱼丸10港币;

一大块烧鹅肉12港币;

一根烤红肠4港币;

这些小吃价格居然出奇的便宜,而且我还注意到在美食城的消费者大多都是说普通话,招揽生意的商贩也普遍说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

难道,在这里消费的都是大陆游客?

那么,本地人在哪里?香港发生了什么?

我走出海港美食城,站在尖沙咀街头四处打量,这时我才赫然发现,整个尖沙咀都是一个美食大世界!

街边的商铺一层、二层挂着的都是各种美食的招牌,粤菜、川菜、湖南菜、日式料理、泰国菜、火锅、烧烤简直应有尽有,各种招牌挤满了尖沙咀的街头。

在这些做餐饮的店铺招牌的上面,则是挂着各种洗浴、按摩、KTV的招牌,这些娱乐场所的招牌都闪烁着暧昧的粉红色灯光。

我突然对这个城市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

这还是那个我熟悉的香港吗?是那个繁华的尖沙咀吗?

原创 | 二十年后的香港……

曾经繁华的尖沙咀

现在我只看到满大街的餐饮与娱乐,过去那些遍街都是的卖服装、包包、化妆品的店铺消失得无影无踪。

街上还是人头涌动,不过都是说普通话或者广东话的大陆游客,我几乎都听不到本地的口音。

我突然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仿佛香港这个20年前的国际大都市一夜之间变成一个大陆的五线县城。

3. 面馆搭讪

我漫无目的的在尖沙咀的街道上游走,我现在迫切想找个香港本地人聊聊。

我穿过一条狭窄的小巷,走进一个街边的面馆。

面馆里空无一人,只有一个老伯趴在柜台上玩手机。

“老板来一碗鱼丸面,”我想了想又喊了一句:“来两碗”。

老伯答应了一声,扔下手机,开始忙碌起来。

我看着这个满头灰白头发的老伯,开始搭讪:“老板,今天生意好不好?”

“不好。”老伯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继续用勺子去捞鱼丸:“你不来,我都准备打烊了。”

“可是我看到海港城哪里人还是很多啊。”

“那都是大陆游客!”老伯头也不抬的回答:“我这个店面都是做附近住户的生意,没有大陆游客会跑到这里来吃面。”

两碗热腾腾的面食端上来,我拿着筷子划拉了两口,连声赞美:“味道不错。我就知道,要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才能吃到正宗的香港美食。”

老伯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老伯,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辛苦,真不容易啊”我感慨的说道。

“你叫我老伯?”老伯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你的年龄应该有四十多岁吧,我今年才41岁!”

41岁!我差点被嘴里的云吞给噎住。这个一头灰白头发满脸都是沟渠纵横的男人才41岁?

老伯跑到柜台前找出一面镜子反复看了几眼,还用手抹了抹头发,突然长叹了一口气:“这些年都过的啥日子啊”

4. 祥叔

我默默的看着这个满脸沧桑的男人,试探的问道:“呃,这位大叔,这些年很辛苦吧?”

“叫我祥叔吧,”男人叹了口气:“这些年,香港是倒了大霉了,我们这些香港本地人,苦啊!”

“香港倒了大霉?”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香港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东方之珠了!香港已经变成一个臭港!”

祥叔突然情绪变得很激动,他站起来用手指着外面:“看到维多利亚港湾吗?20年前这是亚洲最繁华的港口!现在呢?没有船只进港了,商船都去了海南自贸港。

原创 | 二十年后的香港……

维多利亚海港变成一个鱼港!港交所也倒闭了,外资银行跑光了,香港没有贸易,没有金融产业,香港还有什么希望?”

我目瞪口呆!20年时间香港的金融与贸易产业竟然已经衰落到这个地步!

我想了想说道:“可是我看见街头上还是有很多人,与20年前没有区别。有人气就有希望。”

“你看到的都是大陆游客!”祥叔大手一挥说道:“20年前香港有700万人口,现在不到350万!只有过去的一半!”

啊!我非常震惊:“那一半人口去哪里呢?”

“有钱的早就移民了,没钱的有办法的都去了大湾区,只留下我们这些没钱没本事又不能离境的只能在这里等死!”祥叔语调萧索。

“你们为什么不能离境?”我好奇的问。

因为我20年前上街游行过!”祥叔恶狠狠说道:“20年前我还是科大的一个学生,学校的老师、香港的报纸、电视告诉我们,皿煮自由高于一切,大陆太黑暗了,我们香港人要起来争取自己的权力。

那时的我热血沸腾,我们上街,我们设路障,我们到处放火,我们打砸商铺。我们觉得自己做这一切都是正义的,我们特别有使命感。”

原创 | 二十年后的香港……

祥叔挥舞着双手滔滔不绝的说道,然后突然停了下来,盯着我说道:“其实,我就是一个傻逼!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傻逼!”

“为什么那时你们认为在香港打砸抢就能让大陆让步?”我问。

祥叔苦笑:“还不是被媒体骗了。黎智英、黄之锋他们信誓旦旦告诉我们,大陆有70%的外资是通过香港进入的,只要我们让香港瘫痪,大陆就只能让步。”

我摇头叹息:“你们真相信大陆这么大的经济体量,没有香港这个通道就会崩溃?”

“所以说我们当时上街的人都是一群傻逼。”祥叔:“黎智英、黄之锋他们可以跑路,我们就只能留在这里眼睁睁的与香港一起沉沦。

祥叔冷笑道:“我们那时以为自己蒙着面就可以为所欲为,可是20年前信息通讯已经非常发达了。

街头到处是摄像机,还有各种智能手机拍摄,天上还有卫星监控,大陆通过视网膜识别以及步态识别,完整掌握了所有上街人的身份。这些人就成为大陆的黑名单。”

“知不知道上了黑名单意味着什么?”祥叔凄惨的一笑:“不能进入大陆,不能出境出国——连护照也不给办!找工作被拒绝,银行不给贷款,连信用卡都不给办!”

“我们就是这个城市的弃儿,是丧家之犬!”祥叔脸上青筋暴起,面目扭曲。

“我老爸十年前活活气死了,老妈卧床不起,我靠着亲戚的接济勉强开了这个面馆糊口而已。”

我静静地听着祥叔描述的悲惨遭遇,心里却回荡着一个声音——活该。

5. 房价

“还好现在香港房租便宜,我这个店一个月房租才2500港币,否则我也开不了面馆。”

“香港房租这么便宜?”我有点吃惊。

“当然便宜了!有钱人都跑光了房租能不降吗?”祥叔叹了口气:“像海港城那里的店铺,20年前一平米租金肯定上千,现在才几十港币。”

“那房价呢?肯定也降了不少吧?”

“这附近的二手房,1平方尺一万五港币,大概只有20年前的一成。”

原创 | 二十年后的香港……
我越来越吃惊了:“竟然这么便宜?香港人的购买力下降这么快?”

“现在香港能有啥产业?除了餐饮就是娱乐!”祥叔用鼻孔冷哼一声:“娱乐我不去说它,在餐厅里打工一个月才5000港币!房价就算是一万五大多数人也买不起!更何况还有很多人上了黑名单银行根本不给贷款!”

“祥叔你成家了吗?”我试探着问道。

“成家?”祥叔苦笑:“像我这种上黑名单的人,那个女人肯嫁给我?”

“我记得20年前还是有很多女学生上街,她们也应该上黑名单吧,你们难道不可以相互……”

“她们瞧不起我们!”祥叔厉声打断了我的话:“她们宁愿去站街!站街!懂吗?香港现在的娱乐业就是靠她们!这个来钱快!”

我目瞪口呆!

“你以为光靠美食就能吸引这么多游客?”祥叔讥讽笑道:“金融、贸易,过去香港的支柱产业全垮了,香港现在就只有餐饮与娱乐业”!

尖沙咀是美食城你也看到很多的KTV,明天你去铜锣湾看看,那里现在是全香港最大的娱乐城,唱歌、洗浴、桑拿整个铜锣湾到处都是!啥花样都有!”

我目瞪口呆。

“还有干脆做代孕的,生一个小孩20万,这个来钱更快。很多年轻女人都愿意干这个,干这个比嫁给我们这些废材强多了。”

这不就是亚洲版的乌克兰吗我长长叹了一口气。

6. 2047

在我少年时代,香港是我最向往的城市。香港电影,香港的文化,四大天王,以及那些风华绝代的女星们让我魂系梦绕。

可是现在,香港已经沉沦如斯。而毁掉香港这座城市的恰恰是我面前这个满面沧桑的男人以及他的同伴们。

20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让我一时恍惚起来。

“还有8年,”祥叔忽然吐了一口气说道:“这苦日子就要到头了。”

还有8年?我疑惑的看着祥叔。

“还有8年就是2047!”祥叔一脸的向往:“到那个时候,大陆就可以接管香港,全香港人都盼着这一天。”

香港人盼着大陆接管香港?我觉得有点梦幻。

“听你的口音,你肯定是大陆人,你说说——”祥叔满脸热切的望着我:“我们这里都在传,大陆接管香港后会大赦天下!也就说,会解除我们这批黑名单上的限制。你觉得这种可能性大不大?”

“我不知道。”我老老实实回答。开玩笑,这种大政问题还轮不到我来表态。

祥叔叹了口气,说道:“就算不赦免我们的罪过,大陆接管香港也比现在好!现在香港是什么样子?美食城,娱乐业,逃犯的天堂,混乱的社会……也只有大陆接管之后才有可能改变这一切吧。”

祥叔继续说道:“我听说,在大陆对贫困户有专门的扶贫政策,香港这么多人在贫困线上挣扎,大陆接管之后不会不管吧?”

“应该会管吧。”我挠挠头,怎么解决香港众多的贫困人群确实是一个非常头痛的问题。

“大陆接管之后,我觉得首先是要多建几所学校,现在香港的学校是废了,有点能力的老师都跑去了大湾区,政府没钱投入,公立学校硬件比20年前差远了。

最重要是,要换教材!用大陆的!香港的教材问题太大了,我们就是香港教材的受害者。”祥叔滔滔不绝的发表着自己的观点让我一时有点恍惚,这还是20年前那个在香港街头打砸抢的废青吗?

“香港媒体也该整治了,过去我们看到的关于大陆的消息全是歪曲的报道!”祥叔冷笑:“可笑啊可笑,那时我们还为香港拥有新闻自由而自豪。”

我现在每天都在凤凰卫视看新闻联播!”祥叔斩钉截铁说道:“本地媒体报道的大陆新闻我看都不看!”

这个弯也转得太大了吧,我有些迟疑的问:“你上了黑名单,难道就不怨恨大陆?”

“才上黑名单那几年很愤懑,也曾经怨恨过大陆,”祥叔叹了口气说道:“可是怨恨有啥用?后来我也慢慢想明白了。

像我们这种在街头打砸抢使用暴力的行为,即使在西方国家也是不能容忍的,犯了错就要付出代价,自己做的事就得自己来买单。”

这个话题有点沉重,我看祥叔情绪低落,连忙岔开话题。

7. 无言以对

“我看到香港的街头美食很丰富,大陆各种菜系都有,看来留在香港的人很有厨艺天赋嘛。”我笑着打趣道。

“大陆菜系的餐馆不是香港人开的。”祥叔幽幽说道。

“上黑名单的不仅有香港本地人,还有一些来香港读书的大陆学生,为了1000港币有些人上了街,后来他们都回不了大陆,只能留在香港。”

“留在香港总得要生活吧,打工没人要,很多人就在家人的资助下开个餐馆养活自己,”祥叔摇头叹息:“这些人比我们还可怜,在香港无亲无故,只能做异乡野鬼啰。”

“还有些人不愿这么辛苦赚钱,就去站街,去卖白粉,”祥叔自嘲的一笑:“香港现在这个鬼样子,大家都看不到希望,所以年轻人很多都吸白粉,现在香港毒品泛滥,吸毒人数很多,我听说,从香港进入大陆的关口凡是香港本地人都要做尿检。”

我摇摇头,无言以对。

祥叔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酒店吧,太晚了不安全,现在香港治安很差,我也要打烊了。”

我连忙站起来掏出钱包准备买单,但是,我突然发现,我的钱包里只有人民币。

“祥叔,我只有人民币了,你——”

“人民币好啊,我巴不得收人民币。”祥叔接过人民币一边给我找零一边说道:“十年前人民币就可以自由兑换了,现在人民币是硬通货,比美元还坚挺!”

7. 弹指一挥间

我走出祥叔的面馆,心潮起伏澎湃。

20年弹指一挥间,大陆日新月异而香港却沉沦如斯,祥叔才41岁,但是看上去面容却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可以想象,这二十年经历的磨难。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很难对祥叔产生同情心,也许,20年前在香港街头发生的暴乱让我记忆太深刻了。

天作孽,犹可活;

自作孽,不可活!

这个城市与某些人20年的故事印证了这句老话。

按:为了让读者对物价有个直观感受,这个一日游涉及的物价没有考虑20年通胀因素。

文中图片来源:

1.http://news.takungpao.com/paper/q/2015/1222/3256958.html

2.http://news.163.com/keywords/6/2/6e2f72ec/1.html

3.https://weibo.com/6196296273/Fpqr5nlTH?type=comment

4.http://m.sohu.com/a/241410177_100207770

5.https://feng.ifeng.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