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不能为所欲为

今天说说王振华的案子。我在人生的路上遇到过很多人,很多事,引发过我自己思想上的一些剧变。比如我以前认为只要是自由的,就一定是好的,只要是自由的,社会就会走向公平,走向平等,走向光明磊落,这世上就没有贪腐,就没有黑暗。后来我发现不对。自由化确实对国家、对社会有很大的进步意义,能让社会更有活力,也能保障社会进步,但不能完全自由化、彻底自由化。比如王振华这起案子,从现在看到的资料来看,王振华对9岁幼女性侵犯已经是基本事实,但是现在,有大量被资本豢养的写字的人,开始替王振华说话,说他判五年已经判得很重了,应该轻判。性侵犯9岁幼女,只判五年,还说重了?

据媒体介绍,6月16日、17日庭审时,事发当晚为被害人验伤的医生、次日进行司法鉴定的法医均以证人身份出庭。两人均表示被害人处女膜破裂,且下体血肿及擦伤部位的具体情况显示为新鲜撕裂。

庭审时,王振华始终说自己无罪,他说自己“只是摸摸孩子、抱抱孩子”,不承认被害人处女膜破裂与自己有关。

王振华律师陈有西18号发表声明,北京有两家司法鉴定机构,七位国内权威的法医专家、妇科专家、DNA专家,对上海的门诊记录和司法鉴定意见,进行了书证审查和专家论证,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不支持上海鉴定当中所说的被害人新鲜伤痕、阴道撕裂伤、二级轻伤的结论。

 受害方律师计时俊表示这些不符合刑事证据规则,不是合格的刑事案件证据

昨天陈有西上诉,要求判王振华无罪,并恢复其上海政协委员、全国劳模等荣誉。

 不仅是王振华现在的律师陈有西,看到逐渐有一些人开始在网上替王振华说话,要求轻判。

在“嫖宿幼女罪”立法时,据储殷介绍,本来跟14岁以下幼女发生性关系一律按强奸罪处理,但是一群律师、专家弄出一个嫖宿幼女罪,就是说如果嫖的时候,不知道对方是幼女,就无罪,这些还被弄成法制的巨大进步。

 14岁以下的女生长什么样,几乎肉眼一眼就看得出来。

这样一条法律,无疑会保护到某些有相关利益的人。他们可以跟14岁以下小女孩女生关系,只要给了钱,然后咬紧牙关说自己不知道对方14岁就行了。

现在替王振华说话的人,我很怀疑都是被资本养肥的人,一个大资本家,一个大富豪,只要拿出钱来,砸给一些文人、律师、专家,这些人就可以替大资本家说话。至于那些被侵犯的穷人家的儿女,这不是他们要考虑的,穷人给不了他们金钱。这就是后来我不赞成全面自由化的原因,社会可以自由化,但不能全面自由化。因为一旦完全自由化了,社会、法律一定被有钱人所控制。

 自由竞争的结果,是各行业大部分财富归集到前几家公司、归集到前几个富豪,社会秩序与法律秩序也会不自由主地优先保护到这些人。

 就好像巴菲特抱怨自己交税税率远低于自己的秘书和清洁工。

 我们现在要建立的社会制度,要学习先进国家优秀的一面,但也不能学习到他们只照顾有钱人的一面。

 比如现在的疫情,我在《沉默的六月》里写得很清楚了,欧美死的主要就是老人和黑人,因为他们是势弱群体,不被人关注,而只所以放弃弱势群体,是因为医疗等系统过度私有化。

 注意我说的是过度自由化、过度私有化,自由化和私有化本身是对的,但不能过度。

 我们现在所做的扶贫,对资本家的一定限制,抗疫时一律平等,就是为了防止我们也出现欧美国家现在已有的社会弊病。

 这就是公平和效率的问题。

 发展经济是追求效率,但如果抛弃了底层,就是抛弃了公平。

 当然,反过来说,全面的公平会拖垮效率,比如现在的扶贫,如果有部分人本身就是懒汉,他懒得出奇,骨子里就是个二流子,你怎么扶都扶不起来,你要一直照顾这种人,就是破坏了效率。

 追求公平和追求效率都是对的,但都不能过度。

 我们鼓励中国多出富豪,我们也感谢富有阶层为普通民众提供更多就业机会,但不能因为有些人富有了,就能让他们为所欲为。

我现在非常庆幸,在我开始写自媒体时,我没有接受过资本的赞助。因为没有被资本控制,我才可以有什么说什么。如果资本控制了我,比如,王振华投资了我,我会敢说王振华的坏话吗?就好像香港的媒体,报纸杂志都收了房地产商的钱,这些媒体敢说房地产商的坏话吗?李嘉诚有一个习惯,哪家报纸说他一句坏话,他就不在那家报纸投一分钱广告。报纸就是这样被大资本家控制的。其实自由是对的,自由能让国民放松,让经济发展,但过分的自由,就会变成保护有钱人的平台,最后有钱人,做什么都可以通过资本轻易化解。 

有钱不能为所欲为

到时,有钱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