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制造业能否大国崛起?

1.网上开始流传起人民党在印度各邦惨败的消息。

在近期结束的印度五邦地方议会选举中,总理莫迪领衔的印度人民党遭遇惨败,以悬殊的选票差距在切蒂斯格尔邦和拉贾斯坦邦输给了拉胡尔·甘地带领的国大党。

这些邦是印度人口重心地,也是人民党的根基所在,丢失这些邦,就好比中国台湾地区的民进党,丢失了大本营高雄。

获得胜利的国大党是一脸懵逼的,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赢得这么轻松。

而5年前的大选,人民党几乎获得印度全境的胜利,将国大党压制到只剩两个边缘无关紧要的小邦。

现在,距离2019年5月的印度大选,仅仅只剩5个月。

留给现任总理莫迪的时间,不多了。

印度制造业能否大国崛起?

曾经么么哒,如今不行啦 

 

2.人民党在印度刚刚执政5年,屁股还没坐热,莫迪宏伟的治国策略刚刚翻了个开篇,就有可能走下坡路了。

而这一次,情感多变难以捉摸的印度人民,将选票投给国大党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国家劳动参与率下降了2.4%失业率达到了6.9%,废钞令后,就业人口从4.07亿,降低到了3.97亿。

苹果手机在印度市场占有仅为可怜的1%,是因为印度城乡生存着大量在温饱线徘徊的贫民,只能消费得起300元美金以内的手机,这些人口,是整个印度的就业主力。

现在,这些待上岗的富余劳动力们,开始不高兴了。

印度制造业能否大国崛起?

13亿人口的印度最重要的问题是就业问题

 

3.人民党一直是有自信的。

人民党在印度实行两手抓政策,一手抓印度教,一手抓经济,以印度教团结民众(他们在吉吉拉特邦为帕特尔修了个全世界最高的雕像),以经济建设说服民众(莫迪上台时,答应每年提供1000万就业岗位),在人民党从国大党手中夺取国家政权的过程中,两手抓的策略一直进行得很顺利。

印度制造业能否大国崛起?

印度建成的印度教雕像是世界最高雕像,不过它是中国南昌制造

现在,有一只手抓不紧了。

CMIE数据显示,印度劳工参与率(LPR)约为47%至48%,在印度实行废钞令后急剧下降,至今仍未恢复。

印度10月的失业率,已经是最近两年新高。

在全球贸易战如火如荼的今天,世界流动性大大降低,全球银根紧缩,美国按季度加息,想再依赖国外的资本投资,短时期内已经不可能再拉动印度的就业市场。

印度超过50%的人口小于25岁,他们急需工作。

人们把目光投向莫迪时,都在寻找那答应好的1000万就业岗位。 

4.从一开始,印度国家崛起的布局之路,就出现了大问题。

一个国家从贫穷到发达的崛起过程中,要切成两个档次来看,一档是5000万以上人口国家,另一档则是5000万以下人口国家。

5000万以下人口的国家或者地区,只要专心发展一两个点就可以,比如澳门专注博彩,新加坡专注炼油业、国际贸易,香港则是金融服务、贸易物流,马尔代夫专注旅游业等。这些产业的特点是上下游产业链短,来钱相对干净,轻松。

但凡拥有5000万以上人口的国家,要想挤进发达国家圈,必须在某几个大产业占据世界顶尖的位置,比如韩国5100万人口,带动这样的国家,则需要在产业链更长的半导体(芯片制造仅次于美国),造船,汽车,存储等进入世界一流或二流—韩国自嘲一辈子离不开三星和交税,是因为三星是韩国的支柱产业公司,上下游链条可以养活整个韩国的主体经济,其他衣食住行小产业附带养活其他韩国人。

而中国体量这么庞大的国家,要养活14亿人口,就必须干苦活,累活,脏活,不得不将联合国的工业体系门类全部吃下要想全体国民生活水平有质量,还必须要进入所有工业体系门类的中高端,才有可能挤进发达国家俱乐部。

我们看中国的崛起之路,1960-70年代出生的这一波人口红利,整体受教育程度低,国家也是以简单的三来一补企业为主,给发达国家做牛做马,苦苦熬过20年,等到1980-90年代出生的人成长起来,一大波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走上了工程师一类的岗位,中国就可以升级整个国家的产业链条—大家如果留意下新闻里西昌卫星发视中心的画面,中国的科研专家现在全是年轻面孔,2003年时的画面全是白发苍苍的老专家。

而现在大家在抖音里特别喜欢调侃的程序员,就是80-90年代出生的,受过良好教育的高收入中产阶级代表,光是这种人群,中国就至少有500万。

可见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要想成长起来,必须要脱一层皮,吃几十年的苦,在世界产业的低端抢产业链条长而利润稀薄的饭碗,卧薪尝胆二十年,默默承受血汗工厂与环境污染的副作用,再提高科研教育的支出(中国科研支出占比可查阅我上篇写华为的文章),培养出下一代精英。

拥有13.4亿人口并且还在高速增长的印度,有三分之二的人口还在靠农业或者农业附属链为生,还远远没有完成从农业国到工业国的奠基(全靠印度有亚洲最好的可耕种土地,才能养活这么多人口),工业占国家GDP的27.6%,只雇用国内17%的劳动力,最让人惊讶的是,印度的第三产业占全国GDP的50%,集中在劳务输出,金融服务,交通服务,通信等。

世界发达国家第三产业比重一般都超过了60%,但同样身为发展中国家,在工业领域深耕精种了三四十年的中国,现在的第三产业所占国家GDP的比重,也不过51.63%。

像印度人十分自豪的软件业,培养出了部分精英,使印度人成为了世界许多500强公司的CEO,职业经理人牛得不行,在微软的中国人曾遭到印度人血洗,但链条这么短的软件行业,能惠及到多少民众?

而中国,从来不培养世界500强CEO,直接培养世界500强。

我们可以从上面的数据,看出一个问题,就是印度在回避制造业,尤其是低端制造业。

制造业能给穷国带来的好处,远远不只解决就业这么简单。

穷国专注制造业,可以使大量闲散的农业人口转型成工业人口(就是需要富士康这样的企业),并且能带动整个国家的大基建,提高整个民族的知识文化水平。

中国东莞制造业最辉煌的时候,开往深圳的国道是不能堵车的,一旦堵车,全世界的主板就要涨价,因此政府大力建设基础设施,今天的长三角和珠三角,机场,高铁,高速公路,地铁,密密麻麻如同蛛网(长三角的公共系统比珠三角更好),而直到2018年,印度高速公路也仅仅有942千米,不到中国的1%,高铁仅508公里,跟中国的2.5万公里完全不在一个世界。

发展制造业和基础建设是同时发展的两条线,制造业的进步,会倒逼基建的增长,降低失业率,提高人口素质,也会帮助大量农业人口转型成工业人口。

当然,我们不能用中国的视角去责怪印度的基建发展,印度基建慢有他们自己国家的特殊原因,公路铁路铺设过去需要拆房平田,会遭到当地民众的极大阻挠,印度这种阻力是中国的上百倍。

基建的辐射优势又远远不止在缩短两地距离这么简单,印度是一个语系,宗教,族群复杂的国家,就好比一个东北人跟一个云南人从来不相往来,各自连县城都没出过,你能让他们有多少认同感?英国一直说“印度是一个地理概念,不是一个国家概念”,就是指这方面的原因,印度人的国家认知感并没有那么强烈,普通民众对政府的认知最多到邦这个级别了,他们到别的邦,语言、宗教就可能完全不一样了,鸡同鸭讲,只有扩大基建,降低出行成本,让各个邦的人互相往来,让民众有大量的沟通,印度这个国家才能更有凝聚力。

可见任何一个从贫穷起步的人口大国,要想崛起,必须先从低端制造业开始抓起。

而嫌弃低端制造业的多人口国家,都会遭到经济规律的反噬。

 

5.但在制造业的争夺上,印度已经落后越南了。

每年广西甘蔗丰收时,就会有大批越南人越境进入中国打黑工,每月能挣2000元人民币,当地人说,越南人“踏实苦干,从不抱怨加班加点”,相比于儒家文化圈的越南人(东南亚只有越南算儒家文化圈),印度普通民众的工作效率要低许多,相对更散漫一些,在中国开始淘汰低端制造业后,越南这些年在迅速接收并消化制造业,国外投资FDI有60%用于实业发展,从2016年开始,越南的纺织品出口占比已经被电子产品和电脑超越,国家工业化进程中已经完成了一小部分,开始缓慢升级。

越南对待工业的态度非常像前辈中国,前行的脚步踏实认真。

印度制造业能否大国崛起?

高速发展的越南,是印度现在最大的工业化对手

印度拥有体量优势,现在韩国、中国各品牌都开始在印度建手机工厂,印度的汽车销售量是全球第四,不过卖得最好的是不到一万元人民币的汽车(感觉这个不能叫车了),印度提出过2026汽车制造计划,争取在2016年成为世界第三大汽车生产国,对GDP贡献12%,占制造业比重40%,在政府扶持下,印度是全球汽车零部件的高质量供应商,但是印度政府进行的税制改革并不成功,中央政府收完税后,地方政府还要再刮一次地皮,变相收费,使很多汽车企业不堪重负。

越南2017年FDI总额达到359亿美元,比上年疯狂增长了44%,而印度这样人口十倍于越南体量的国家,FDI同期仅为448.5亿美元,而且增长率只有3%。

可见在制造业的争夺上,越南已经领先印度半个身位。

 

6.现代中低端制造业总是在帮一个国家完成工业奠基后,流向下一个拥有更多廉价劳动力的穷国,在欧美诞生后,先是流向了日韩,接着从日韩流向中国的长三角和珠三角。

在中国给世界做出一个很好的工业升级的范本之后,印度是下一个本应该承接工业立国的表率,是发展中国家自强不息的下一任代表,但现在基础工业下一个主要流向的国家,是GDP增长率6.81%的越南,而不是一直在奇葩修改GDP统计法的印度(居然有这种操作)。

而越南,即将成为下一片投资热土。

 

7.2019年的印度大选即将开始,从开始布局时就没有想好和越南抢夺制造业的印度,已经感受到了竞争落后造成的恶果,失业率高企背后贫民们焦燥不安的目光,已经转化成各邦手中充满不信任的选票,将国大党在各邦重新推上了前台。

而人民党莫迪剩下的时间,确实已经不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