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名将之花的陨落

 

(波王发自伊朗的报道)

 

卡桑-苏莱曼尼,一位令全中东胆寒、全伊朗骄傲的革命卫队指挥官,在一月三日凌晨,刚刚抵达伊拉克巴格达机场后,遭美军无人机袭击,当场丧生。与他一起罹难的还有伊拉克什叶派武装二号人物穆汗德斯。

 

北京时间3日凌晨传来消息,巴格达机场遭火箭弹袭击,起先分析人士纷纷以为是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武装在围攻美国使馆后对美军上月29日袭击行动的进一步报复。一小时后消息传来说两辆SUV被炸,媒体依然认为是伊朗自杀性无人机所为,就像9月炸沙特炼油厂那样。又过了两个小时,终于有消息传来,称“有什叶派高级人物丧生,大家才明白过来这次袭击是美国人干的。再过了一个小时,苏莱曼尼遭袭身亡消息传来,即使国际上很多希望他早点死的反伊朗评论员都不敢相信,直到五角大楼发推确认:

 “川普亲自下令杀死苏莱曼尼”。

伊朗名将之花的陨落

 为什么即使反对苏莱曼尼的人都不敢相信他被杀死?因为他太著名、太重要、太受伊朗人爱戴了。他帮助伊朗在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培植了代理人势力,恢复了昔日波斯帝国在中东地区的荣光,是哈梅内伊口中“活着的烈士”,在最受伊朗人爱戴的政界军界人物中以70%得票率高居第一(扎里夫第二60%)。如果制裁造成的经济困境没有团结伊朗民众和政府,反而让民众对体制乃至领袖多了怨言,那么苏莱曼尼之死恐怕要让伊朗上下同仇敌忾,在伊朗决策层权衡中向采取对美国的军事报复措施这一选项增加砝码。

 美国杀死苏莱曼尼,基本就是向伊朗体制和人民的战争挑衅。

 那么这位大名鼎鼎的苏莱曼尼究竟是什么人呢?

 苏莱曼尼1957年出生于伊朗东南部的克尔曼省一个农民家庭,年轻时他并没有展示出过人的军事才华或强烈的宗教信念,网上流传的苏莱曼尼青春照中,他像其它革命前国王时代的小青年一样,穿着高领衫喇叭裤,衣着时尚。

伊朗名将之花的陨落

 克尔曼省是伊朗主要非石油类出口产品开心果的种植地,伊朗人普遍认为克尔曼的农民比住在德黑兰北部富人区的巴扎阶层还要富有。所以,从他的出身看,苏莱曼尼应该家境富裕、受过良好教育,这也是他未来能从革命卫队众多将官中脱颖而出的原因之一。

 革命后,两伊战争爆发,苏莱曼尼像其它热血青年一样参了军,其军事天赋开始展露。除了负责在南部战区收复伊朗被占领土与萨达姆军队正面作战,他还展示出极高的情商,招募对萨达姆不满的伊拉克人一同前往伊拉克境内打游击战,25岁就当上了营长。战争结束后他高瞻远瞩,向哈梅内伊积极争取把这些叛变的伊拉克人及其家属安置在伊朗,提供免费教育医疗,让其继续接受军事培训,这些人及其后代数量高达约5万人,是今天伊朗在伊拉克主要反美什叶派军事组织Badr的前身。

 当然,苏莱曼尼两伊战争中最杰出的成就不仅是勇敢和智慧,而是身经百战而活了下来。战争中,伊朗革命卫队损失大量师、旅、团级杰出指挥官,不少爱耍小聪明避战的将领反而幸存,利用革命卫队履历享受特权和伊朗经济发展果实。比如加里巴夫原来只是革命卫队一个营长,战后善于政治钻营,盘踞德黑兰市长大位12年。苏莱曼尼则是少有的能力突出、骁勇善战而活下来的指挥官。

 这也是他在两伊战争后的和平年代,不愿躺在战功上发财,而是继续为伊朗革命卫队、为政权、为国家服务的原因。90年代末,伊朗革命卫队组建圣城旅Qods,专门负责伊朗海外军事行动。其作用主要是向全球输出伊斯兰革命并制衡美国;如果你敢在我头上甚至我家门口搞事,那我就让你和你盟友日子过不下去。

 圣城旅第一任指挥官也是21年来至今唯一一任指挥官就是苏莱曼尼。

 苏莱曼尼的指挥官才华在于敏锐地观察和利用地区国际形势变化为伊朗谋取最大利益。2001年911后,为了保护阿富汗什叶派势力,共同打击敌人塔利班,他派手下到瑞士与美国军方会谈,向美国提供革命卫队圣城旅从阿富汗收集到的塔利班军事目标清单。

 美国入侵伊拉克颠覆萨达姆政权后,苏莱曼尼一方面立刻指导Badr组织进入伊拉克填补军事和政治真空、建立伊朗在当地影响力;另一方面他组织武器专家向伊拉克各地反美什叶派武装传授制造简易爆炸装置(IED)技术,造成大量美军伤亡。据称,在伊拉克阵亡的4000多名美军中,有至少600人是死在苏莱曼尼手上的。

 这次与苏莱曼尼一同遇害的伊拉克什叶派武装领袖穆汉德斯就是苏莱曼尼在伊拉克政策的代理人和执行者。2007年,伊朗圣城旅策反美军基地内伊拉克士兵绑架、杀死五名美军士兵,并将其内脏掏空后在尸体里埋设炸弹,待美军闻讯赶来收尸时又引爆炸弹,造成更多美军伤亡,在西方媒体上轰动一时。

 苏莱曼尼曾致信告诫美军中东最高指挥官彼得雷乌斯不要寻求通过伊朗外交官协调在伊拉克的政策:“你只需要跟我谈判就好,伊朗驻伊拉克大使是我圣城旅的人,他的继任者还是我的人”。这位影子将军权倾一时。

 当然,苏莱曼尼最大的敌人是以色列。2006年夏天,真主党绑架两名以色列士兵后黎以战争爆发。苏莱曼尼去年透露,在战争初期,以色列利用空中优势碾压真主党,战争仅一周就炸死多名真主党前线指挥官。他火速前往黎以边境督战,指导真主党向以色列人口密集区发火箭弹制造民众伤亡和恐慌,迫使以军向黎巴嫩派地面部队,而后真主党利用地形优势展开地道战,造成以军大量伤亡,以色列政府历史上首次在不握有战场主动权的情况下停战。以色列不败而败,真主党不胜而胜。

 由于他战功卓著,伊朗军方在09年一度想提拔他担任革命卫队总司令,接替任期届满的萨法维。据苏莱曼尼身边人透露,他拒绝了这一职务,因为他想在海外一线继续为国家利益战斗。

 由于跟美国和以色列结下了血仇,成为二者头号清除目标,苏莱曼尼相当低调,09年前从来不公开抛头露面,他的大名只在智库报告里出现,而不为一般民众所知。但一切在奥巴马上台后发生了改变。

 奥巴马上台,采取了从中东地区收缩的政策,2011年完成了伊拉克撤军,并开始与伊朗改善关系。苏莱曼尼从暗杀名单中下架,其死对头美军中东战区司令彼得雷乌斯被调离职位,苏莱曼尼终于可以从幕后走出,公开活动。很快,中东地区的两个事件让苏莱曼尼成为家喻户晓的领袖。

 一是叙利亚内战。内战爆发后,由于其教派冲突色彩,隶属只占人口12%阿拉维教派的阿萨德政权丢失70%领土,苏莱曼尼立刻组织黎巴嫩真主党、阿富汗什叶派民兵和革命卫队军事顾问进入叙利亚协助巴沙尔作战,但2015年前,战场形势只能苦苦支撑。

 2015年春天,海湾国家加大援助力度,向反对派提供陶式导弹等致命性武器,阿萨德军武器优势不再,战场形势急转直下。这时,苏莱曼尼出手了。他亲自前往俄罗斯,与普京会谈三个小时,陈述利害关系:“如果丢了叙利亚,贵国在整个中东的影响力将彻底消失”,暗示如果不保叙利亚,伊朗以后将不再视俄罗斯为可靠伙伴。同时他开出诱人条件:俄罗斯出设备,伊朗出人,共同拱卫阿萨德。这既便于后勤调度、减轻俄罗斯战争支出,又体现了伊朗的诚意。

 10天后,俄罗斯的轰炸机就出现在叙利亚的天空上。

 苏莱曼尼自己则践行诺言,多次亲自前往叙利亚内战前线,除了指挥攻坚,还以雄辩的口才和熟练的阿拉伯语鼓励伊朗将士和叙利亚政府军士兵奋勇作战。这些视频被传到网上,让苏莱曼尼成了全球媒体焦点,在伊朗境内外名声大噪。

 据纽约时报报道,2016年,苏莱曼尼又指使伊拉克境内什叶派武装绑架正在游猎的卡塔尔王室成员,迫使卡塔尔撤销对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资金和武器支持后,才同意放人。

 这一来一往,政府军和反对派势力此消彼长,阿萨德政权最终扭转局势,反败而胜。而卡塔尔擅自“离队”,转投伊朗,引发与海湾诸国敌对,进一步削弱了沙特地区影响力。

 俄罗斯今天在中东如此风光,苏莱曼尼功不可没。

 第二件事就是伊斯兰国兴起。伊朗长期在伊拉克偏袒什叶派,而伊拉克议会选举中实行赢者通吃政策又让人口相对少数的逊尼派阿拉伯人的利益无法得到保护,许多绝望的逊尼派年轻人和前复兴党成员加入了ISIS,发动了对本国什叶派的屠杀。

 面对这次危机,苏莱曼尼及时表示,IS最终目标是伊朗,伊朗必须出兵伊拉克。这样伊朗士兵在两伊战争后第一次踏上了之前敌人的土地。

 在美国和伊朗间选择中立的阿亚图拉西斯塔尼发出什叶派青年动员令后,一部分青年人加入了重返伊拉克打击IS的美军;但更多的人加入了苏莱曼尼麾下的亲伊朗武装,IS势头在一年内便被遏制,伊朗和和革命卫队借IS兴起增加了自身在伊拉克的支持者和影响力。

 而苏莱曼尼在中东纵横捭阖,挽救伊朗国家利益于危难之际,在伊朗民众心里成了复兴波斯帝国在中东地区往日辉煌的大救星,其支持度甚至超过了签署伊核协议的扎里夫,一度还被传言为下一任精神领袖。

 但成就与毁灭一个人的,不只是人本身,更是时代。

 苏莱曼尼将军在美伊关系缓和的时代,宛如一个身着军装的外交官,登上中东舞台,其政治和军事才华在世人眼前双星闪耀。然而,随着美国川普上台,苏莱曼尼的危机已经降临。

 奥巴马希望通过签署伊核协议结束与伊朗敌对,从而体面离开中东。与奥巴马一样,川普也不想在中东久留,但与奥巴马不同,他不信任美国与伊朗的关系,因为他看到伊核协议签署后伊朗反而加大了地区敌对行动——比如2016年扣押美国海军士兵并在电视上直播美军下跪——他要在走之前让伊朗听话,如果不听话,就最大程度削弱伊朗,让伊朗无力威胁以色列进而威胁他福音派选民的票仓。

 所以我们看到,美国单方退出核协议后,给伊朗开出的重返核协议的十二个条件基本以伊朗改变地区政策为主。而伊朗面对制裁非但没有让步,反而判定川普在选举年不敢有大动作,通过苏莱曼尼麾下的地区代理人武装袭击波斯湾油轮、击落美国无人机、沙特阿美炼油厂(国际媒体已证实),用极限挑衅应对川普极限施压。

 美国通过纵容伊拉克、黎巴嫩两地反政府、反伊朗示威,甚至多次发生的伊朗伊拉克领事馆遭暴力冲击事件,给伊朗政府制造麻烦。伊朗则让伊拉克什叶派武装袭扰美军基地和油田等利益机构,限制美军行动直至迫使美军离开。

 面对在伊拉克的频繁遇袭,19年12月初,蓬佩奥给伊朗人划了道红线:不许伤到美国人。精明的苏莱曼尼迅速从这充满威慑的话语中看出了美国人的破绽:如果我打死你的人,你美国会怎么办?

 苏莱曼尼的逻辑是:伊朗在暗处美国在明处,你要是在伊拉克境内回击我,我就有理由让民兵上街,以危害伊拉克主权为由把你从伊拉克赶走。

于是12月27日,31枚火箭弹同时向美军在伊拉克北部的基地呼啸而去——密集的攻击就是为了杀死美国人。果然一名美国承包商丧生。随后事件发展如苏莱曼尼所料:美国报复性轰炸什叶派武装营地,25人丧生,2020年1月什叶派武装围攻冲击焚烧美国使馆,并在馆旁搭设营帐,誓言围困使馆直到美军滚蛋。

 1月2日,这些什叶派武装突然撤了。有些人认为是美国快速增兵产生了震慑作用,然而据伊拉克政府内部消息是,下周议会表决,原来要求美国伊朗同时撤军的议会第一大党,也就是萨德尔的政党,已同意先要求美国撤军,这样议会第一大党和亲伊朗的第二大党已经有足够票数让美军走人,伊朗人将以合法合理的方式把美军从家门口赶走。

 蓬佩奥急得连忙给伊拉克议长打电话。美国国防部也在迅速向伊拉克增兵,威慑伊朗。

 苏莱曼尼则加紧行动,1月2日晚先飞贝鲁特和真主党领袖纳斯鲁拉会谈,而后3日凌晨前往巴格达,与穆汗德斯会面,估计是要筹划如果美军耍赖,如何在军事上威胁以色列和驻伊美军,迫使美国人就范。

 苏莱曼尼犯了人生中唯一一次也是最致命的错误,他低估了美国人的决心——美国防长已经在2日表示,已有伊朗计划袭击美军的情报,美国将采取先发制人打击。

 在3日凌晨,苏莱曼尼抵达巴格达机场,多年来的老下属穆汗德斯亲自迎接。车队启动后不久,四枚导弹呼啸而来,两人双双遇难。

 事件发生后,领袖哈梅内伊亲自支持国家安全会议——这是近20年来首次——誓言对美国做出严厉报复。革命卫队号召所有抵抗运动揭竿而起,给地区代理人袭击美国及其盟友开了绿灯。真主党则表示要在全球袭击美国利益。

 舆论分析对美国的报复政策,包括打击以色列,袭击巴林美军第五舰队驻地,封锁波斯湾,或者直接让代理人在伊拉克跟美军开战。

 不过,我个人认为,美国人现在面临最迫在眉睫的威胁是伊拉克议会的表决投票。美国炸了什叶派武装,现在又杀了苏莱曼尼,被限期离开伊拉克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而伊朗虽然损失了其中东政策的总设计师,但把美军赶出中东的宏伟计划又将完成一块拼图。

 只可惜,成就伊朗中东霸业的苏莱曼尼,没法亲眼看到这一幕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