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吴亦凡这个事情已经不单单是娱乐八卦了,如果当事人都美竹在接受采访时所述属实的话,这已经是涉嫌刑事案件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灌醉之后违背女性意愿发生关系,还牵扯到好几位受害者,有的受害者至今还未成年: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去年这时候闹得沸沸扬扬的浙大强奸犯留校察看事件,也是灌醉女生之后发生关系,法院判定有罪(然而缓刑):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更神奇的是,浙大表示要“从挽救民族学生”角度出发,对于刑事犯不开除,给予留校察看处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所以这事难度还是很大的,过了那么久证据怎么搜集?法院如何认定这些证据?估计电鳗就是笃定这事不好查,所以才发布了全盘否定的声明。刚跟律师朋友闲聊天,他也说都美竹这件事真要给电鳗定罪很难,不知道她有没有保留了相关证据。而如果她所述都是真的,且没有保留证据,还是有两个突破点的:第一其他受害者的证据,且越近期越好;第二,吴亦凡工作人员的人证,比如有人帮他物色姑娘,有人帮他设局灌酒,这些人如果良心发现能够站出来指认电鳗,也是有可采信的力度的。 

目前来看收到都美竹等人的鼓舞,用于揭露加拿大炮王嘴脸的姑娘已经越来越多,从昨晚到今天就出现了两位新受害者,而且贴的聊天记录都是实锤级别的,完美印证了都美竹采访中所说的给未成年少女设下陷阱的三种方法。更多的这里不再赘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按图索骥去看一看: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疑似受害者们的爆料: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我说王思聪那事是高衙内妄图霸占林娘子,吴亦凡这是就是地主老财黄世仁下套祸害喜儿了。真是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无法突破的下限,娱乐圈的道德水准真是low穿地心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对此我就想说三个方面。第一,是官媒和流量明星合作的问题。以后官方机构长点心眼吧,别老想着蹭流量明星的热度了,流量明星翻车的还少吗?吴亦凡一出事,都把微博自行隐藏了,开心吗?尤其是你们这些国社央媒,堂堂的金字招牌,缺这点流量吗?缺这点带屎的kpi吗?退一步讲,就算拿了这种劣质流量对你们有什么用呢?就是给领导吹牛逼讲故事作报告时候可以唬唬人吗?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我反对主旋律献礼片用大量的流量明星,结果这两片文章都被删了。不但要用,还要堵观众的嘴,何苦呢?找点正规演员正常拍不好吗?现在好了,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看看你们的片子口碑如何?领导开心吗?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你作为国社央媒,或者重大纪念日的献礼片,本身就是自带无可比拟的关注度的,何苦去指望那些流量明星?只要你们从群众来,到群众中去,产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那些流量不是闭着眼睛就来了吗?河南电视台的晚会,《山海情》,《觉醒年代》,今年火遍全国的文艺作品中,可曾有一个流量明星?还不是靠优质内容获得了全国人民的认可。某些人自己脱离群众、审美滑坡、能力退化,产出不了优质内容,然后指望用流量明星和他们的粉丝控评来挽尊,这是懒政的表现。 

而流量明星倒是巴不得想演一点主旋律、央视大型节目露露脸,以后有控评洗白的谈资。现在粉丝控评都成一个套路了:我家割割拿过什么什么奖,上过多少多少次春晚,在某部电影里演过革命先辈,说明上面认可他,你凭什么说我家割割没演技?照我说,以后新华社,人民日报,CCTV ,半月谈这类机构,还有重要献礼主旋律片,再吃这种恶臭的流量饭,就应该查一查相关领导有没有背后的权钱交换。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第二,是关于资本的。这次加拿大电鳗出事,有的品牌解约了,有的还没有。解约的品牌赚到了一波声誉,然而我对此比较淡定。这样说吧,那些流量明星能够横行霸道,无所顾忌,与他背后的资本推手有着密切的关系——而赞助商毫无疑问是他们背后重要的资本组成部分。没有那些所谓的“天价代言”,流量明星们也不会膨胀到“待价而沽”。这些品牌平时享受了垃圾流量和脑残粉带来的红利,一出事就撇得一干二净,反正他们都签了相关合同,艺人有劣迹行为品牌可以无条件解约并赔偿的,里外也不会亏。 

我坚持这个观点:资本和流量明星,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流量明星积攒了巨额的财富,但是社会财富不会凭空而生,他们没有提供相应的劳动与生产力的产出而获得巨额财富,是从哪里来的呢?有人说是资本捧他们,那资本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资本是有剩余价值的积累形成的。马克思就说了,金融资本、地产资本也是靠产业资本剥削的剩余价值实现财富转移的。同理可得,流量明星成为广义的“资本家”,背后其实是对广大观众的剥削——无论是审美上的,还是经济上的。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某商家用巨额广告费请流量明星代言广告,那这个成本是摊在所有广大消费者中的,即便有部分“粉圈工贼”心甘情愿地溢价购买产品,但也不能否认其背后财富转移与剥削的存在,不能忽视那些没有发生的“沉默的大多数”。所以说流量明星出事,品牌解约,自然而然——你享受了流量的红利就得承受孽力回馈。本质上就是产业资本和娱乐资本狗咬狗的故事,大家当个八卦看就好,切忌带入过多感情,不能因为流量明星过于讨厌就认为解约品牌是正义的天使。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再多句嘴,平台也是资本的一部分,所以要批判的还有流量明星的亲儿子新浪微博,平时流量们做个饭骑个自行车手上破了个口子都能上热一热二,然而吴亦凡的负面这么大的动静,渣浪给压得死死的,热搜帮我往下拉了一页才看见。再想想当年蒋凡那事,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第三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邪教粉丝。这次吴亦凡翻车,实锤不能再实了,然而点进吴亦凡的超话,看到的都是一片“支持割割”“相信割割”的声音。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吴亦凡微博下面也是一片“相信你”“一直都在”的声音,不过有一位友军瞒天过海,成功的躲过了删评大法: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我就很纳闷,这些粉丝也多是女性为主,怎么就无法与女性受害者共情呢?一模一样的事情,假设发生在国企领导、大学教授身上,想必大家都容易有一个共识。然而娱乐圈的割割就是不一样,可见粉圈邪教洗脑之严重。 

说起无法共情的话题,奇葩说辩手马薇薇曾经公然表示:吴亦凡睡粉丝是活菩萨。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这不禁让我想起,有大学生表示:“黄世仁是个外表潇洒、很风雅的人。加上有钱,为什么不能嫁给他呢?即便是年纪大一点也不要紧。”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我之前说过这个话题:工贼是什么?无产阶级的叛徒。按着你的头让你说996是福报。 

粉圈是什么?大众审美的叛徒。按着你的头让你说他家割割有演技。 

而正如上文所述,演烂片的割割和996的资本家本质上是资本的不同表现形式。所以结论不言自明了。近年来,粉圈的极端行为越来越让大众担忧,不单单是我们前后面所要提到的审美滑坡的问题了,而是把手伸向了现实生活:频繁地对普通网友进行网络暴力,通过人肉、打骚扰电话、恶意投诉等手段,铺天盖地的对普通人进行攻击;教唆没有经济收入的未成年人购买远超出自己经济水平的专辑——而且是重复购买,同样的专辑购买上百张、上千张,进行攀比行为;各地曝光多起教师粉丝让自己全班学生为流量明星应援的事件,像邪教一样把手伸向了下一代;甚至在爆发出了线下聚集、冲击学校等恶劣事件。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可以看到,粉圈还不甘于自己的邪教氛围,不仅仅强迫自己的成员统一语言、统一评论、统一思想、统一行动、统一购买105张专辑,更想要把整个社会变成服从于他们的“邪教社会”——所有人不许出现批评哥哥的第二种声音。他们哥哥拍了烂片,要按着别人的头说好;他们哥哥出的唱片难听,要堵住别人的嘴不许说难听;他们哥哥没有担当没有责任感,就要举报任何指出这一点的人。他们还要给下一代洗脑,狂热的粉丝老师要把这种单向度的狂热灌输给下一代,这些孩子们可是正在形成自己健全人格、思考能力、反思精神的关键成长时期啊!真的让人不寒而栗。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这些话我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现在还要说一遍:主流媒体、机构和商业,都应该远离流量明星,尤其别让流量明星去演主旋律作品了。有一些中老年领导想得挺美:现在年轻人都喜欢流量明星,我让他们来演历史人物,这样热度也有了,宣传也省事了,电影拍的不好也不用操心控评了,年轻人也就爱上了历史爱上了伟人爱上了崇高的思想…… 

这就是我上文所说,陷入了唯心主义拍脑瓜的误区,完全不了解年轻人真正喜欢什么与粉圈真正的尿性,这些脑残粉们绝对不会因为自己哥哥演了伟人就去爱上历史了,反而他们会觉得能让自己哥哥去演是那些伟人们的荣幸!我现在把这话点破了也是对那些想当然的中老年领导好,省得到时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闹得下不来台。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大家可以留意一下这种趋势:各种富豪们都把他们的子女往娱乐圈送,就是因为娱乐圈既弱智又来钱容易。如果要让富二代接班参与运营家族企业,那确确实实是一个技术活,各种败光家业的故事在富豪们肯定都耳熟能详。于是拿资源把子女捧进娱乐圈最好了,资本增殖能力远超实体产业,还能让草包子女远离家族核心资产且不会心怀不满。 

最牛逼的是还会有一群傻逼粉丝给自己家族洗白。老赖子女?不怕,没看见我家割割已经出道打工努力还钱了吗?贪污犯亲属?不怕,我家割割出道凭的是自己本事,你凭啥说他用的是贪污的钱?家族企业员工得尘肺病?不怕,他们得尘肺是他们自己不努力,不注重生产安全,我家割割从小也在那里长大,他为啥就不得尘肺病?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所以,一切资本原始积累中的罪恶就被脑残粉洗白了,资本家终于找到了最便捷最方便控制舆论的途径——把自己子女送进娱乐圈。于是乎,娱乐圈也变成了资本的游戏、富人的舞台,曾经“穷小子靠才艺实现梦想”“灰姑娘在舞台变身公主”的传奇故事,已经彻底沦为神话传说的范畴。

我之前在写马云的文章里说过:我们经常口嗨说什么要把资本家挂路灯,但就是真要挂也要分批分次的去挂:第一层肯定是买办,第二层得是赌王这些沾黄赌毒的资本,第三层是地产资本家,第四层是金融资本家。像马云和刘强东这样的,再往下才数得上他们。虽然现在增长乏力,他们也有往第四层金融那边靠的趋势了,但是他们确确实实是促进过生产力发展的,确确实实是改善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总拿马云出来说事,主要因为他话多,而且太跳了,不批判一番都对不起祖师爷。路灯那么拥挤,他却偏偏那么着急,我也没办法。 

现在我决定修正一下,娱乐资本既不提供生产力的进步,又不进行生产关系的改进,仅仅依靠邪教一般的粉圈维持其野蛮增长的生命力。所以一切娱乐产业资本家,以及一切靠娱乐产业洗钱、洗白的资本家们,应该挂在黄赌毒那一层,与“人民赌王”同享一根路灯。

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祸害未成年小姑娘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