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保护动物?我过的更难,要不你先保护保护我吧?

早些年我在山东的一个沿海城市做项目因为业务上有往来,我结识了当地一个颇有些门路的大哥,他是做进出口贸易的,这个生意很吃关系资源,一年360天,大概得有300个晚上他会出现在各种酒局上。

上面那句话,是一次和他买“山货”的路上,他反问我的。

01

大哥姓韩,典型的野生青年,没念过大学,读过几年中专,随着城市的扩建,他们村拆了以后建了很多电子厂,他进厂里干过几年,后来靠着家族里的一些关系做起了生意。

 

这座城市飞速发展,这些多多少少有一些本地关系的年轻人,成为这个城市中小企业主群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因为业务上的往来,我跟着韩哥跑过不少当地宴请的“场子”,也是这个机会,让我得以窥见一个典型的北方城市中的商业宴请文化及藏在背后那个庞大的“野味产业链”。

这是一座规模远远超过我想象的“灰色冰山”。

生意总是离不开吃吃喝喝,主要是喝,饭桌是重要的“社交场所”,尤其是做“关系”的生意,总是需要经常走动和维护。

因为生意上有些往来,跟着韩哥跑过一些场子,稍微上点档次的场合,野味是必不可少的元素,野味消费已经不是一种个别现象,而是在当地的商业系统运作中,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对于这些终日泡在酒局上的老饕们来说,他们的味蕾大多数时候是麻木的,而野味是相当重要的一种调剂和刺激。

 

如果是要达成某些特殊的目的,或者邀请一些重要的人到场,野味就是很重要的一个筹码和噱头,是主人展示自己的诚意,显示自己神通广大,什么都能搞到的一个载体。

那个时候,我只是感叹新奇,还没意识到野味消费,会是酝酿严重公共卫生问题的一个重大隐患。

02

2019年的1月24日,人民日报等多家权威媒体发布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个调查结果:从目前掌握的信息看,这次肺炎的罪魁祸首还是野味交易。

17年后,又是野味。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在事发的海鲜市场里发现了这样一张野味“报价单”,来自新京报。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大部分人都会纳闷:为什么“海鲜市场”里面会销售各种珍稀“野味”?

这些野味的来源是盗猎还是饲喂?这些野味的主要消费人群是哪些?为什么一直没有产生有效的监管?

这几个问题,我的经历或许能给出一些答案:野味灰产是一场游击战争。

03

老韩经常说一句玩笑话:我们是用舌头理解世界的,我们最大的热情就在吃上。而且几乎所有的中年男人对号称可以壮阳的野味,都有一种莫名的巨大热忱。

在饭桌闲谈上,我大概能了解到,他们这些年饭桌上的野味品种是逐渐变化的:

最早的时候,大部分是本地的一些野味儿:麻雀,鹌鹑,野鸡,野鸭,野兔,当地经济起来以后,这些就有些不上台面了。

前几年,南方流行的一些“生猛野味”开始传过来,路子广的人可以搞到一些,主要是果子狸,大蜗牛,孔雀,驼峰一类的。

这几年最流行的是国外的品种,相对价格高,更难搞到,比如土拨鼠,鸵鸟,豪猪,还有一些涉嫌犯法的保护动物。

总之,这种风气就像是一种竞赛,越是“难搞”“奇葩”“生猛”“珍稀”的野味越有牌面,越受欢迎。

 

重点不在好吃不好吃,重点在于我吃过,你没吃过。

 

2003年肆虐的那场疾病,通过流行病学调查,医学专家们最终确定病毒的自然宿主是菊头蝠,当时的专家们推测是果子狸捕食菊头蝠,染病,然后人在售卖,宰杀和食用果子狸的过程中被感染。

可能,普通人的想象力仅仅停留在吃果子狸上。我也是这两年才知道南方很多地方都有一道很受欢迎的菜:福寿汤。

 

主料就是蝙蝠。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炖汤还不够。

 

既然野味主要的目的是猎奇,寻找新鲜感和刺激,就有些商家搞“创新”,发明了一些更加奇怪的吃法,比如蝙蝠刺身: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所谓的刺身,其实就是生吃。

 

大部分饭店从业者是没有生物学常识的,他们不知道蝙蝠这种生物,是很多烈性传染病的天然宿主,而且同样是哺乳动物,很容易和人类造成交叉感染,刺身生吃,无异于自杀。

 

那这些奇奇怪怪的野味到底是怎么销售,流通,最后流到这些食客的餐桌上的呢?

03

老韩有很多路子可以搞到野味,但是大部分都不摆在明面。

出问题的那家海鲜市场里的这些商家其实是一种常规操作:挂羊头,卖狗肉,打游击。

在北方,很多生意人年底都需要打点关系,春节送礼和宴请需求特别旺盛,大概从每年的10月份开始,野味消费会进入旺季。

 

这时候老韩就会受到很多朋友请托,帮忙搞一些货,一般都是需要预定的,量大或者比较难搞的品种需要至少提前一两个月。

他常去提货的一家店,就是农贸市场里一个禽肉档口的老板,日常销售普通牛羊肉等,对一些老顾客,熟了,店家私底下就会给他们推荐介绍“野味”

这些货品一般是不会放在明面上的,而且和很多违法的生意一样,他们只做熟客生意,需要熟客+定金才能搞到。

这种打游击的方式,也是监管困难的地方。

 

旺季的时候,那家店的老板会专门买一辆面包车存放这些“野味”,但是不开进市场,停在市场后面,如果有检查,就开得远一点,检查完了再开回来。

 

有熟客来买,就偷偷领过去挑货。

 

现在来看,这种形式危害非常大,如果这些野味有人畜共患的传染病,这就是一个到处散布病菌的移动传染源。

 

除了档口老板,其他渠道就更加隐蔽了。

 

散户和贩子是另一个重要的渠道。

 

有些地区,到了冬季农闲的时候,周边的农村就会有贩子,带着喇叭开着面包车,四处下乡赶集,收购各种野味。

 

我也是从老韩口中了解到,山区农村,这几年山林保护比较好,山里野鸡野兔也多了起来,农闲时期,很多地方都还有捕猎的习惯。

 

农闲的时候,抓一些野兔和野鸡,在当地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事情,根本不会有人管。

 

当地人都会制作一些简单的陷阱和猎套: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一种用铁丝制作的简易的“兔子套”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老韩的圈子里,还有几个搞五金加工的,业余会制作一些像如拍网,踏笼这样的更专业的捕鸟陷阱,自己使用,或者在网上销售: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除了陷阱,老韩相熟的那些生意人没事也喜欢搞一些刺激的。

平日里除了钓鱼,也经常会相约去山里“打猎”消遣,工具主要是弹弓+钢珠。

 

别笑,现在的弹弓,早就不是当年的那种简易玩具了。

 

截至发稿,在各大电商平台上,还很容易买到这些威力和杀伤力都特别大的“专业狩猎弹弓”,甚至有些为了打鸟,射鱼,会专门配备稳定器,箭台和激光瞄准镜。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除了弹弓之外,我还见过他们有人去山里玩复合弓,打野味。

复合弓这个东西算得上是专业的狩猎工具,准头,威力和杀伤力更大,同样,到发稿为止,还可以很容易从各大电商平台买到,一搜就是一大堆: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除了散户收购,老韩还有几个网络上相熟的渠道,主要是提供国外品种和南方的野味。活体长途运输很麻烦,大多数情况是发冻品。

 

这几年网络销售也是愈演愈烈,这种方式更加隐蔽,更加难以监管,甚至有些渠道干脆搞起了微商,彻底的跑到了线上打游击战: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网图

在网上买野味这件事情,其实一直都不算很难。

出事之前,在很多电商平台、网络论坛、社交软件上,销售商家的广告信息还非常好找,甚至一些明确违法的珍稀动物,也很容易找到销售渠道。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这几天,我持续在观察,各大平台都已经做了系统清理,但是简单变换关键词还是能找到很多主打野味销售的商家: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渠道,就是所谓的“野味养殖场”。

04

我之前查过一些“洗澡蟹”,一些蟹商会把外地的螃蟹贩卖到阳澄湖,在湖水里泡一段时间,然后普通的大闸蟹就会变身阳澄湖大闸蟹,再进入流通渠道。

而很多品种的野味养殖,也普遍存在这个问题。

养殖场,只是盗猎贩卖野味的一个“幌子”。

当时,我跟老韩去过当地人搞的几个野味养殖场,主要是简陋的水泥饲舍,环境都非常简陋,但是养的东西倒是不少。

 

老韩后来跟我介绍过一些这里面的道道,饲舍里有很多品种,根本不是养的,压根也养不出来。

 

虽然一些新闻里常说近些年有“驯化养殖”成功的案例,比如竹鼠,娃娃鱼,鳄鱼等等,这些养殖的“野味”正在让食用,消费“野味”这件事情在公众层面脱敏。

 

但实际上,除了特定几个有繁育价值的品种,并没有那么多养殖的“野味”,特别是一些珍稀禽类。

 

因为太难养了。

 

很多饭桌上常见的珍稀禽类,根本不能接受高密度饲喂,需要很大活动空间,而且要有水有草,不能够有噪音和惊扰,否则很容易应激,繁殖期间不能见人,而且大部分品种繁殖能力很低,几年一次产卵,一辈子也下不了几个蛋。

 

这些都意味着巨大的繁育成本。

 

养殖行业有这么一句话:家财万贯,喘气儿的不算。

 

这是一个存在巨大风险的行业,鸡鸭猪牛羊这些最常见,驯化了几千年,饲喂方法,配套药品最成熟的品种,都经常出现大面积的病死灾害,更别提野生养殖了。

 

很多野生品种人类尝试养殖不过十几年的时间,整个繁育的效率非常低,单纯从经济层面考量,大多数品种繁育的成本甚至比直接在市场上买的成本还要高。

 

个体户根本玩儿不起。

要知道,很多珍稀品种,完全不计成本繁育的动物园都做不到,有钱往往也很难满足它们的繁育条件,更何况是没有空间,没有资金,没有专业人才的地方土法养殖场,怎么可能繁育成功呢?

 

那么市场上顶着合规繁育销售的那些养殖场,动辄一个笼子关十几只,还养的好好地珍稀禽鸟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很多持证的养殖场,都存在用“养殖”当幌子,非法盗猎买卖的情况。

在当地,如果想从事野味生意需要有《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有几家大型的养殖场可以提供这些证件的代办和挂靠。

很多人就利用这个证,搞起了私人养殖场,但是养殖场只是一个挡箭牌。

主要的功能就是从野外捕捉回来之后,短期饲喂,饲料育肥,然后等待买主,卖个好价钱。

珍惜禽类的养殖,还有普遍存在的一个情况,就是偷盗鸟蛋,孵化后再饲养。

这些都是很多地方监管的盲区,也是对生态有严重危害的一种行为。

 

但是这里只能点到为止,利益牵涉太广,有很多不能说,不能碰的东西。

 

而后来我才意识到,当时我听到的 ,看到的,只不过是这个巨大的灰色冰山上,最不起眼的一角罢了。

05

为什么说吃野味是最不卫生的,最容易染病的?

要知道正常的畜肉,我们是有非常严格的检疫制度的,买肉的时候,看到的那些肉上的字,就是经过检疫的标记: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如果你调研过现代食品的加工产业,你就可以了解到现代肉制品的流通和管理是多么严格,但是野味不一样,这个东西是不合法的,地下的,偷偷摸摸搞的,都是唯利是图的人在做,完全没有卫生监管。

从商业的角度看,一个完全不可控的流通链条,这意味着什么?

这些食品的安全性完全不可控,一丁点安全保障都不会有。

即便端上来的时候,看着干干净净,但是后厨的情况呢?市场的情况呢?屠宰的情况呢?

在消费者看不到的地方,监管碰不到的地方,商家是不会真正在意的。

大部分野味市场的环境都是非常恶劣的,列几张典型的批发市场照片,大家感受一下: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很多地方那些来路不明,健康状况不明,甚至带着大量寄生虫和传染病的野生动物,就被违规的商贩,关到类似这样潮湿,密封,狭小的市场里。

 

就完全是一个大型的病菌培养皿好吗?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臭气熏天的豪猪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生动物关进笼子里,很容易造成“交叉感染”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极其容易传播“鼠疫”的土拨鼠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仍旧在销售的果子狸

除了流通的问题,老韩还跟我讲过一个更恶劣的现象,就是销售病死野味。

在野味这个行当里,这简直都是常规操作:

如果你调研过养殖畜牧行业就知道,专业养殖场的饲料和疾控做的是非常严格的,因为高密度饲喂的动物非常容易生病,但是这些偷偷摸摸运输,超高密度饲喂,通风环境恶劣的野生动物,几乎百分之百都是病秧子。

大部分野味都带病,区别只不过是病死之前被吃,还是病死之后再吃的问题。

回过来看看那张菜单的价格,能发现一些端倪,活的果子狸130,为啥屠宰好的肉却只要70,反而便宜将近一半呢?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这些野味一只就要几百上千,病死之后,商家不可能就直接扔掉的。

 

虽然是病死肉,但是,普通顾客根本没法分辨,很多野味餐馆为了降低成本,往往会使用这样的冻品肉。

我们从多个环节捋下来,风险一层一层增加,整个过程完全就是不可控的:

 

瞎吃野味,就是一道送命题。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06
除了流通,野味加工隐患更多。

我一个搞餐饮行业的朋友,跟我讲过一句话:

 

大多数餐饮店,那些你看不到的地方,是不会有人花心思的。

客户感受不到,为什么花心思,花成本去做呢?

所以很多餐馆的后厨,就是一个惨不忍睹的大型的腐败细菌集散地。在这样一个行业现状下,你猜猜,违规野味屠宰加工,会更好吗?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通常情况下,野味宰杀之后,各种肉就扔在地上,这不就是餐馆买回去,装到碗里,憨憨们拿来拍照装B的食品原材料吗?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屠宰后的各种野味,散乱的摆在地上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左上角的袋子是“尿素”,宰杀现场,乱七八糟

除了这种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宰杀,烹煮也是一道大风险。

一些野生动物在野外,满山遍野的爬,各种蚊虫叮咬,有什么寄生虫,染上什么病完全不可控。

很多人热衷吃蛇,要知道如果是在野外环境,年纪稍微大一点的蛇,浑身都是寄生虫,而且会传染人: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蛇是如此,其他的品种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可能会疑惑:是不是煮熟了就没有危险了呢?一般在饭店吃,厨师都是给做熟了的呀。

有这些天真想法,归根结底还是不了解餐饮行业,不了解行业里面的潜规则:

要知道,厨师做菜首先考虑的是色香味。

好吃不好吃,好看不好看,会直接影响饭店的收入,厨师的KPI,但是,安全不安全和厨师没关系,消费者不可感知的,厨师就不会花心思。

       野味交易的游击战争

从上面的蝙蝠汤我们就能看出来,不用说煮透,脖子上的毛发都没处理干净,而且为了方便摆盘好看,需要食材有一定的硬度和完整度,可能连宰杀都不彻底。

彻底的消毒杀菌烹煮,需要时间啊,蝙蝠这样带着薄膜的食材,一旦煮过了,就是一滩碎肉,卖相不好啊。

煮熟,煮透,煮烂,煮老,怎么考虑色香味?怎么摆盘?

 

怎么方便憨憨们拍照装B?

即便最坏的情况,吃完过一段时间生病了,你能意识到是这家店,这顿饭的问题吗?

即便意识到了,你有证据吗?能维权吗?

更何况很多寄生病,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会发病,厨师只对菜品和口味负责,不可能对你的安全负责的。

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不要去吃那些东西,远离他们。否则就是拿生命开玩笑。

07

心理学中有一个“口欲期”的概念。

指婴幼儿时期处于一种完全不自立的状态,主要依赖养育者生活。他们这时能做的就是哭喊和吃,什么东西都喜欢往嘴里塞。

这个阶段,嘴巴是婴儿对这个世界惟一的认识手段。

 

而口欲期对应到一种社会人格,就是一类精神贫乏,对欲望失控的人,所有的事情首先都是利益立身。

 

我们野生动物保护事业是有很大的欠缺的,更多人对待野生动物的态度都是开发利用为主,真正落实到生态,科学层面上的关怀其实不多。

这或许是我们整个动物保护事业的现状。

我离开那个城市已经好多年了,记得那时老韩经常跟我开一个玩笑:

 

只要吃不死,就得继续吃,我这也是工作,但是万一哪天染上病,都没法算工伤。商业风气就是这样,我个人也没办法。

过去没办法,但是总不能一直没办法,次又一个惨痛的教训,又或许是一个契机,一个真正可以发生彻底改变的契机。

 

我们需要作出更多改变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