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僧传(上)

 贵族的爱情

阿历克丝公主与尼古拉二世第一次见面,是在她二姐的婚礼上,两人一见钟情,爱得要死要活。

阿历克丝公主生于1872年,两人相见时不过12岁,她来自德意志的黑森公国,母亲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二女儿爱丽丝,维多利亚女王的初恋情人是俄国的亚历山大二世,但出于国家政治利益,和自己表弟阿尔伯特结婚,并生下四子五女,因为是近亲通婚,除了一个儿子,其他八个孩子都患有血友病

维多利亚二女儿爱丽丝嫁入黑森公国后,给路德维希四世生下五女一子(好能生啊那年代),阿历克丝六岁那年,白喉病突袭她们全家,阿历克丝和兄姐最终痊愈,但母亲爱丽丝和妹妹玛丽一起死于白喉。失去两位亲人的阿历克丝从此郁郁寡欢,变得沉默孤僻。

六年后,阿历克丝大姐维多利亚在1884年嫁给自己的堂弟、德国另一个公国巴腾堡的路易王子,这次又是近亲结婚,血友病应该是没治了;二姐伊丽莎白嫁给沙俄亚历山大二世(就是她妈妈的初恋情人)的第五子谢尔盖大公。

1884年4月,二姐的婚礼在圣彼得堡举行,12岁的德国妹纸阿历克丝在婚礼上不小心掉落了丝巾,16岁的俄罗斯小帅哥尼古拉二世帮她捡起丝巾,二人视线对视时,天雷勾着了地火,一见钟情。

尼古拉二世说他第一眼就爱上了阿历克丝,因为阿历克丝身上“有一种淡淡忧伤的气质”(就是林黛玉类型),婚礼结束后,两人就在彼得戈夫夏宫携手游玩,阿历克丝叫尼古拉“Nicky”(类似于昵称宝哥哥),尼古拉则叫她“Sunny”(类似于昵称林妹妹),两人情窦初开,你侬我侬,像被502粘在了一起,阿历克丝回到德国后也念念不忘宝哥哥,甚至将尼古拉二世的名字刻在窗户上。

搁现在12岁早恋成这样,亲生父母大概会撸起衣袖混合双打打个半死吧。

那时候交通工具不发达,从德国跑到俄国一千多公里累死个人,这场异地恋谈得十分辛苦,5年后,阿历克丝去俄国看望姐姐,才又见到了尼古拉二世,这年她17岁,因为打小没了妈,外婆维多利亚常因心疼来照看她,她从小便受到维多利亚女王的影响,举手投足都十分优雅,又生得十分动人,就等着嫁人了,但是外婆维多利亚女王想指定她嫁给自己的长孙子克拉伦斯公爵(女王你够了!还嫌不够乱么?),好让阿历克丝成为未来的英国王后。

 

妖僧传(上)

阿历克丝

尼古拉二世是亚历山大三世的长子,也就是沙俄的太子爷,亚历山大三世不希望儿子娶一个性格忧郁的女人,未来沙俄的王后应该端庄大气,再说这姑娘也不是东正教教徒,我们俄国人全信东正教,更重要的是,维多利亚生下来的娃娃们老搞近亲结婚,有血友病遗传基因,你们要是生个有血友病的孩子可怎么办?那沙俄的国运将会受到很大影响。

亚历山大三世不喜欢有一个德国儿媳妇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他老婆是丹麦人,普丹战争时丹麦战败,被迫割让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地区,他丹麦老婆就常常说德国人的不是,亚历山大三世听得久了,难免觉得老婆说得有几分道理。

哼!德国来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时年17岁的阿历克丝迎来了巨大的烦恼,她的面前有两条路,一条西去英国,成为英国王后,这条路比较顺,但又是近亲结婚,将促进血友病泛滥,一条东去俄罗斯,成为沙俄王后,这条路比较艰难,但男方自己猴中意啊。

阿历克丝瞄了一眼西边的那群腐国基佬,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还是东边的尼古拉二世长得帅啊,当然要嫁给他啦。

投胎真是门技术活,阿历克丝17岁时要纠结成为英国王后还是俄国王后,我17岁的时候,每天纠结的是吃沙县小吃还是吃兰州拉面。

阿历克丝和尼古拉二世都下定决心要在一起,两个人一起为爱情努力:为了嫁入沙俄,阿历克丝放弃了路德教派的信仰,接受了东正教教堂的洗礼,并按俄罗斯宫廷习俗改名为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萝芙娜(为了阅读方便,后面我们还是称她为阿历克丝)为了表示诚心,后面她成为了一个近乎狂热的东正教徒;为了娶到阿历克丝,尼古拉二世则对父母说你们不让我娶丝丝,老子就出家当僧侣,我绝对不娶丝丝以外的女人。

 

妖僧传(上)

年轻时为爱情奋不顾身的尼古拉二世

尼古拉二世的威胁还是很有用的,亚历山大三世有四个儿子,其中二儿子一岁时死于脑膜炎,三儿子28岁时死于肺痨,都太早过世,四儿子十分年幼,自己又有严重的肾病,将来整个沙俄他只能交给尼古拉二世继承,要是他真闹得出了家,罗曼诺夫王朝就没人接盘了。

眼看着两个年轻人这么固执,老人家也没办法,亚历山大三世看了一眼自己老爸的初恋情人维多利亚女王,只好说算了吧,女王你当年没嫁给我老爸,现在你外孙女来还,命中注定要嫁给我儿子,这是我们两个家族三代人的命啊。

在做好老一辈的思想工作后,已经嫁到沙俄的阿历克丝二姐伊丽莎白鼓励尼古拉二世迅速向自己妹妹求婚,这样她在遥远的俄罗斯至少有个亲人相伴,尼古拉二世便在阿历克丝哥哥的婚礼上正式求婚,阿历克丝马上点头答应。

黑森的苍蝇

求婚发生在1894年,这年中日甲午战争开打、马达加斯加沦为法国殖民地、孙中山成立兴中会,而幸福的阿历克丝22岁,19世纪这个年龄还没嫁,就要成老姑娘了,眼看自己终于在青春的最后时刻熬出了头,阿历克丝抓紧了命运的婚纱,对未来的婚姻充满了向往。

但是到了1894年秋天,亚历山大三世病倒了,他在1888年乘火车时因铁路工作人员失误造成专列出轨,当场23人死亡,亚历山大在这次事故中肾部被压坏,也受到惊吓,从此不再搭理国政,患病在床,还日日酗酒,成了一个大胖子,1894年6月时亚历山大三世就瘦了一大圈,感觉快不行的样子,8月参加女儿Xenia的婚礼时,午餐后竟昏倒过去,皇室赶紧带他去森林里疗养,病况却未见好转,脚肿得连鞋都穿不上,最后全家带他去克里米亚的Livadia养病,那是俄罗斯最美的地方,亚历山大三世在这里已经吃不下东西,看到食物就恶心,下不了床,由五个大夫轮流照看。

 

妖僧传(上)

亚历山大三世参加女儿的婚礼,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共场合露面
到了十月底,亚历山大三世开始咳血,自知命不久矣,11月初的一天早上,阿历克丝刚好以皇储未婚妻的身份赶来看望他,亚历山大三世亲了亲孩子们,就在丹麦老婆的怀里断了气。

亚历山大三世病逝后,26岁的尼古拉二世接过沙皇宝座,他和阿历克丝原订的婚礼本应该要推迟,尼古拉二世却迫不及待娶新媳妇进门,要求先在父亲葬礼前举行婚礼,朝中重臣和皇亲国戚都觉得这太不像话了,新皇怕是想老婆想疯了吧,纷纷站起来反对,最后双方妥协,婚礼在老沙皇葬礼一周后举行。

亚历山大三世的遗体从克里米亚运回,阿历克丝便随着队伍一起回到圣彼得堡,11月19日举办了葬礼,11月26日,她和从小相爱的尼古拉二世在冬宫举行了婚礼,正式成为沙俄皇后。

 

妖僧传(上)

俄罗斯贵族们很不喜欢这个新皇后,因为阿历克丝是“扶着棺材而来的人”,她和尼古拉的婚礼只隔着老沙皇的葬礼一周,太不讲究,大家都觉得她会带来噩运,偷偷地叫她“黑森的苍蝇”。

两年后,1896年5月26日,阿历克丝和尼古拉举办正式的加冕仪式,又发生了三件不祥之兆:

一是皇后加冕时,镶满钻石的圣安德烈勋章银链居然从沙皇的肩膀上滑了下来,掉在地上。

二是沙皇加冕时,4公斤重的帝国皇冠卡在尼古拉旧伤处,让他十分难受,那处伤口是1851年,尼古拉去东京访问,一时兴起要游览东京市容,结果街市一名日本武士突然冲开人群,手持马刀朝他脖子砍过来,幸亏随从手快,推了尼古拉一把,刺客的马刀才只削去了他一块头皮,从此留下旧伤,还有严重的偏头痛,不想加冕时皇冠刚好卡在头上这处旧伤。

三是加冕结束后,皇室在莫斯科郊外霍登练兵场发礼品,人群因争取礼品,跌落到打靶用的掩体当中,发生严重的踩踏事件,造成2000多人死亡,1万多人受伤。而踩踏结束后,沙皇和皇后还出席了法国人举办的豪华舞会,民众极其愤慨。

俄罗斯上上下下都觉得这个皇后是个不祥的人,国家迟早要毁在她手里。

其实亚历山大三世交给儿子的江山,本来就不太稳固了。

亚历山大三世的老爸亚历山大二世是遭炸弹炸死的(他死去的地方建了一座滴血教堂以纪念他,里外都精美异常,这地我去参观过两次,确实很震撼),因此亚历山大三世活着时一直住在郊外的行宫里,就是怕被人暗杀,每年除了去一趟老婆家丹麦哪都不去,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宅男,1887年3月时,有一伙人民意志党的人意图行刺他,被警察机关发现并逮捕,法院判他们绞刑,亚历山大三世为了缓和社会矛盾,大赦了他们,但是还是有五个人说我们不需要你的大赦,拒绝忏悔,我们就是要干死你们这些王室,建立崭新的俄罗斯,这些人意志坚定,主动走上了绞刑架,当中有一个人名叫乌里扬诺夫,是列宁的亲哥哥。

可见当时沙俄的内部矛盾已经非常激烈,亚历山大三世留给儿子尼古拉二世的江山随时会崩。

国家一旦到了危难时刻,民众就喜欢找人背锅,阿历克丝出现的时间点,以及加冕仪式上的三次不祥之兆,加剧了背锅的氛围。

阿历克丝背上的锅越来越重,有些是别人强加给她的,但有些确实是她自己造成的。

阿历克丝因为从小失去亲人以至于冷淡孤僻,林妹妹这种女文青的性格适合谈恋爱但不太适合社交,而贵为沙俄皇后,一国之母,是经常要跟大臣们打交道的,俄国人的流言蜚语传到了她的耳朵里,阿历克丝感到十分沮丧,但她天生不会做危机公关,反而选择了自闭型路线,对俄国上上下下的不友好视而不见,还说自己“对俄国朝廷品行和礼仪的散漫相当厌烦”。

阿历克丝1895年开始生宝宝,婚后共有五个孩子,前面四胎都是女儿,把全国上下都急得不行,1904年8月12日,32岁的皇后终于生下儿子阿列克谢,但最让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阿列克谢出生仅三天就脐带大出血不止,医生检查时发现,她唯一的儿子遗传了维多利亚家族的血友病。

血友病是指身体缺乏凝血因子,关节、肌肉、甚至内脏都会出血,并难以完成自行止血,内部出血会变成缓慢肿大的过程,发作时疼痛异常,据说最疼的阶段,疼痛程度比生孩子还难受。

血友病会长期折磨病患,直至病患死亡,就是到了今天,血友病也无法治愈,只能定期注射凝血因子,在二十世纪初,医学还没有进步到知道血友病要补充凝血因子,因此是不治之症,阿历克丝就有两名亲人死于血友病,极可能是活活疼痛而死。

阿列克谢的病情被当作皇室秘密,当时知情的人并不多。

阿历克丝本来就不招俄国上下喜欢,现在又把血友病传给沙俄唯一的王位继承人,疼痛时时折磨着阿列克谢,所有知情人都不由得仇视阿历克丝。

整个俄罗斯只有尼古拉二世疼爱她,宝哥哥林妹妹婚后多年还如胶似漆,经常不顾旁人目光旁若无人当众热吻,尼古拉为她订制最奢华的珠宝套装,光是其中一套珍珠王冠,就花掉了340颗钻石,重达287克拉,并用钻石在王冠上拼成了500朵玫瑰,但除了尼古拉,阿历克丝周围全是敌视的目光,儿子病痛时的呻吟和周遭的舆论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如果没有尼古拉,她在俄罗斯感受到的只有绝望。 

妖僧传(上)

宝哥哥林妹妹和他们的五个孩子
“我们的王后,是一只来自黑森的苍蝇,给整个俄罗斯带来了噩运。”—阿历克丝知道背地里大家在议论着什么,她急需一名精神导师抚慰伤痛,也需要一位神医能治疗阿列克谢的疾病。

阿历克丝小姐,请你再等一等,这位奇人正拎着自己的超级大鸟从遥远的西伯利亚赶来,等他来到圣彼得堡,他将制造预言,他将睡遍圣彼得堡的贵族少女,他还将稳定阿列克谢的病情,并加速推动罗曼诺夫王朝的灭亡。

神棍拉斯普钦先生,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神棍的苏醒

拉斯普钦1869年出生在俄罗斯托波尔省秋明区波克罗夫斯科耶村,这里地处寒潮发源地西伯利亚,非常非常冷。

可能就是因为天气太冷,把脑子冻成了一根筋,这里的人都比较轴,直率、虔诚,说起话来直来直往,从来不会拐弯,拉斯普钦一生都以自己是一个西伯利亚人感到自豪。

拉斯普钦的祖上两百多年前迁到了这里,他爸叫埃菲姆,早年靠耕地打鱼为生,顺便兼职做码头搬运,起先穷得跟个鬼一样,后来接了政府的单,在秋明和托博尔斯克两座城市跑快递生意,赚到人生第一桶金,但他因为逃税,又被政府抓起来关了一小段时间,出来后埃菲姆拿着赚来的钱买了几块地,家里共有12头奶牛,18匹马,家境日渐小康。

1863年,21岁的埃菲姆时跟22岁的金发姑娘安娜结婚,一口气连生了几个女儿,可惜没有活过半岁都夭折了,1867年生了个儿子又死了(那时的医疗条件,婴儿死亡率高得可怕),埃菲姆都快绝望了,1869又生了个儿子,这次终于养活下来,埃菲姆给他取名叫戈里高利.叶菲莫维奇.拉斯普钦。

这位逃过死神镰刀的婴儿,就是日后将沙俄宫廷搅得天翻地覆的神棍先生。

拉斯普钦青年时是一个骨瘦如柴的二流子,爱喝酒、偷过别人家的马,经常醉醺醺地上街调戏良家妇女,连同村人家的草垛篱笆都偷过,被村民们追着打,嘴巴鼻子里都是血。

他在村里不受欢迎,是一个典型的小瘪三,大家说起他的名字,都要往地上吐口水,不过他成名后却跟粉丝们有另一套包装过的青少年经历,他说他15岁时多次梦见过上帝,并暗示自己从那时开始拥有了神赐予的超能力。

大城市里单纯的贵族少女们听完,就要一齐发出“哇”的赞叹声,不由得向他靠得更近了。

拉斯普钦的转变,是从他认识宗教大V马卡里开始的。

俄罗斯全国上下信奉东正教,将东正教视为道德与精神的纽带,拉斯普钦也会跟着父母去朝拜各处东正教教堂。有一次,他和家人步行了约470公里,去到西伯利亚圣尼古拉二世大修道院朝拜,在这里他遇见了东正教大V马卡里。

苦行僧马卡里当时还十分年轻,但名气很大,为了控制自己的欲望,他每天主动戴着镣铐压抑肉体,重金属摇滚风让人一见难忘,他还是一个记忆力天才,虽然不识字,但能记住各种冗长的祈祷与礼拜仪式,能背诵《圣经》章节。马卡里说话颠三倒四,语无伦次,但也常出金句,有很强的洞察力和穿透力,他还说自己“能和上帝直接交流”,估计是那种“白眼一翻开始跳大神”的模式,中国的杨秀清、洪秀全都会这招,但东西方的文盲村民们个个就吃这套,人人信以为真,一片片跪倒在他的重金属性感脚趾下。

马卡里的大V秀让拉斯普钦找到了灵感和奋斗方向,他决心不再做一个没有前途的农村二流子,他要模仿马卡里,也成为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的宗教大V。

拉斯普钦在圣尼古拉二世大修道院进行了皈依,成为了一名修道士,僧侣们给他上了点阅读和写作速成课,拉斯普钦学了些粗浅的文化知识,便快速从宗教里汲取营养,他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和自制力,为了证明自己一片真心,拉斯普钦很快戒了酒(意志力还是挺顽强的),只吃素,等他回到出身的村子时,他的精神状态大变,他一边唱着圣歌一边挥舞着双手回来,而他出去时还喝得烂醉乱喊乱叫,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把原本习惯他二流子形象的村民们看得一愣一愣的。

当一个人想成为网红时,他的意志力是多么坚定啊。

拉斯普钦现在能顺口说出神父的教导以及《圣经》里的句子,他开始在自己出身的村子里吸粉,摆出了传教的架式,他尝试带着第一批亲近他的人一起唱赞美诗,看起来有模有样,但是本村的老牧师奥斯特罗莫夫一眼就看穿了他想抢粉丝,老牧师分分钟教菜鸟做人,马上发起了舆论战,指责拉斯普钦的宗教风格是骇人听闻的Khlysty(赫里斯特)流,这个其实也不算冤枉他,赫里斯特流也叫鞭身教,源自17世纪,是通过鞭挞自我来洗清罪孽,被东正教官方称为异端邪说,拉斯普钦模仿的启蒙偶像马卡里的风格很像是赫里斯特流,拉斯普钦一并学来也说得过去。

我们都知道,第一次创业很少有成功的,都是在交学费,经过老牧师一顿炮轰,拉斯普钦在本村站不脚了,1902年,战败的拉斯普钦只好离开西伯利亚,孤身前往喀山传教。

不想却在喀山拥有了第一波铁杆粉。

跟本村的人看着他长大,对他知根知底不一样,本村的人觉得你以前就是个二流子别以为我们不知道,现在扮个修道士就想骗粉没那么容易,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喀山的人可不了解他,他言行举止从这时开始充满了神秘主义,他经常披散着头发,跟马卡里一样搞重金属摇滚朋克风,外形就足够标新立异,尤其是他那一双蓝色的眼睛,时时散发着迷惑感,他在喀山见人就取外号,外号又流露出西伯利亚农民的质朴(这时候书读得还不多),神秘主义里透露着一股憨憨的朴实感,大家都颇喜欢他。

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城里人,是敌不过粗犷的西伯利亚农村朋克风的。

其实真正征服喀山群众的,是拉斯普钦的预言术。是的,我们的小神棍终于要开始表演了。

喀山郊外的七湖修道院院长加夫瑞尔被拉斯普钦第一个预言命中,拉斯普钦警告他要“小心菲利普”,这句话说得莫名其妙又含糊其词,院长一笑了之,没想到几天后菲利普突然拿刀砍院长,院长逃过一劫惊魂未定,事后想起拉斯普钦说过的话,觉得这哥们不是凡人啊,好像能预知未来的样子,搞不好将来真的会混成超级大V,我得先结交结交。

加夫瑞尔院长开始在喀山力推新网红拉斯普钦,将他介绍给了喀山主教安德鲁,又添油加醋将拉斯普钦的预言能力美化了一番,安德鲁也觉得拉斯普钦的朋克风气质特异,出于好奇,又将他介绍给了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修道院神学院长谢尔盖主教。

拉斯普钦从此混进了喀山的宗教精英圈子,他从东正教的知识与长老们的智慧里慢慢领悟了一套自己的认知,一套实用主义的传播方式,尤其是对“爱”这个字的理解,让他完全打开了粉丝市场,拉斯普钦认为“爱在一个人的灵魂里注定要经历所有的灾难和辱骂”,注意这个切入点,他基本就是表示与受过心灵创伤的人感同身受,从她们的角度出发体谅她们的不容易,并用“温柔的、充满爱的语言和她们沟通”。

我上面使用了“她们”这个词,是因为从这时开始,拉斯普钦的粉丝就以女粉为主,他在喀山举办了各种沙龙,寡妇、失恋的小女生、被丈夫抛弃的人、婚姻不幸的少妇等等成为他沙龙的主要听众,拉斯普钦用自己从东正教里领悟的心理学知识抚慰这些受伤的女人,女人们被他贴心话语感动得热泪盈眶,从这时开始,拉斯普钦通过自我学习,从一个西伯利亚农村流氓,变成了一个有学识的中央空调型暖男、一个妇女之友,他不仅抚慰她们的心灵,跟她们讲什么是爱,还动手实践,手把手做了出来……

 

妖僧传(上)

在男权社会,女性都是柔弱的附属品,她们需要被关怀、渴望有人倾听,其实我相信拉斯普钦跟她们打交道时,一定是表现得非常尊敬女生,从来不会用强迫手段,因为只有从“爱”这个角度入手,才能真正打开女性的心灵,也正是从这里开始,拉斯普钦从尊敬女性慢慢领悟了如何控制女性,那些被他关怀过的女人,可以为他去做任何事情。

而拉斯普钦更拥有一项神奇的生理特征,他的那个东西,长达28.5CM,现在还保留在俄罗斯的博物馆中,你们随便搜索一下就能找到图片,自己去开眼界吧。

28.5CM,这跟随身带着一根棍子差不多了……

拥有心理学与生理异象双重大杀器的拉斯普钦,将在整个俄罗斯的女人堆里无往不利。

慢慢地,拉斯普钦对女性越来越了解,在喀山经过无数次地训练、学习,他终于领悟到了宗师级的PUA技巧,他能轻易控制任何一个女人,甚至包括俄罗斯的皇后。

阿历克丝,你会是我拉斯普钦最后要征服的对象啊。

拉斯普钦崛起

拉斯普钦在喀山除了摸透了女人的心思,他还成为了一个杂学家。

修道院是非常特殊的地方,因为有无数的人来这里忏悔,拉斯普钦在喀山听取了上万次的忏悔和谈话,而人在忏悔时往往会暴露出内心软弱的一面,说出常人不会听到的秘密,拉斯普钦从中获取到了大量的营养,慢慢的他更通人性,更熟悉常人的弱点,知道跟不同的人如何打交道,同时,他也在修道院跟大量来自西伯利亚的术士和医师进行过深入沟通,应该就是在这里,在信息高度交集的修道院,拉斯普钦学会了一些比较偏门的医术,包括如何治疗(或者说暂缓)血友病的方法。

这成为他将来成功控制住阿历克丝一家最关键的一张牌。

1905年,拉斯普钦36岁时,沙俄的内部矛盾越来越严重,民众时不时表现出要砍国王脑袋的意思,1905年俄国发生了一连串没有组织、没有目标、没有单一原因的革命,全国上下乱成一团,眼见沙俄人民精神信仰已经崩坏,为了缓和社会紧张情绪,尼古拉二世颁布了《关于加强宗教宽容的诏令》,以希望东正教起到一个社会缓冲带的作用,作为王权的回光返照,俄罗斯还出现了一批坚决拥护王权的人,组成了一个恐怖暴力机构叫“黑色百人团”,为了维护沙皇的统治,1905年起开始到全国搜寻奇人异士,以为国王的君权神授代言。

黑色百人团起先在西伯利亚找到一个能预言世事的神童米季卡,其实是一名神志不清的残疾儿童,别人用鞭子抽打他时,他会发出痛苦的嚎叫,嚎叫声就被当成预言去解读,这种弱智行为在当年还是挺有市场的(我七岁时在湖南农村见过这种神棍,号称能治疗瘫痪,当着大家的面耍了几天宝),米季卡有一次叫得太惨,满地打滚,把阿历克丝给吓着了,也滚倒在地,还因此流产,黑色百人团见坏了好事,赶紧把神童送回到西伯利亚。

百人团还不死心,又四处去搜罗异人,这次他们派出沃斯托尔戈夫神甫到全国搜寻,终于找到了拉斯普钦,并将他带到了首都圣彼得堡。

拉斯普钦这时候还没明白黑色百人团想干什么,此时的他还没有那么大野心,只想在喀山做一个安静的妇女之友,别人问他话就装疯卖傻只说“上帝保佑我们”,百人团觉得又找了个农村来的憨货,这时候他们还不知晓西伯利亚朋克憨货的威力,叫神甫将他送回去,神甫想尝试将拉斯普钦包装一下推出去,搞成大网红以便自己晋升,反而将一些权贵介绍给拉斯普钦认识。

这些权贵包括神学院督察费奥凡,他是沙皇夫妻的忏悔者,人脉通天,他夸奖拉斯普钦“是上帝正在养育的一个伟大的人”,费奥凡为拉斯普钦打开了首都精英人脉圈,开Party时都会拉上他,拉斯普钦趁机开始在权贵圈吸粉,征服了一波王公贵族的夫人和小姐,还跟部分媒体记者打得火热,为给他宣传造势做准备。

拉斯普钦迷惑住了圣彼得堡大量贵族妇女、官员、神父、教授、特工、皇室人员等等,粉丝圈越扩越大,粉丝质量越来越高,渐渐地,拉斯普钦野心渐长,他将人生目标也设定得越来越高。

他即将向最顶层的沙俄皇室进发。

在他到达人生巅峰之前,我必须先给大家解释一件事,就是拉斯普钦如何迷惑住这么多人,让大家心甘情愿被他驱使的。如果女性是因为他独特的PUA技巧,那其他成熟男性为什么也能被他迷惑呢?

拉斯普钦在权贵与宗教阶层的无往不利,在于两样特长,一样是预言术,一样是医术。

医术我前面解释过,他的医学知识来自于修道院里跟术士、医生们的长年沟通,他一定在这里学会了某些偏方和催眠术知识,而且他注重的应该是疑难杂症的偏方,因为我翻遍所有资料,也没查到他治疗感冒发烧这些普通疾病的记录,往往都是当时一些少见的病症才让他出马,比如治好了沙皇叔父尼古拉大公的狗,这件事让他名声大振。

而预言术和他时常展示的法力,纯粹就是耍宝了。

他第一次预言成功,是我们前面讲的对七湖修道院院长说的那句“小心菲利普”,其实这就是一句普通朋友的关心之辞,好比你跟你朋友在一起聊天,旁边有人对你朋友目露凶光,你就忍不住说一句“小心某某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并没有想搞成预言的意思,但七湖修道院院长自己把事情搞得一惊一乍的,主动捧红他,拉斯普钦无意中尝到了甜头,忍不住开始将这个人设进行到底。

后来拉斯普钦在宗教圈又做出几次重要预言,比如他预言一个刚刚见面的神父“他的母亲快要去世了”,还预言另一名权贵“要得了疝气”,这些事情最后都被证实预言成功,引起极大的轰动,拉斯普钦一时声名爆棚,开始时我还有点想不通他是怎么预言的,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卖女性保健品的案例时,才恍然大悟。

中国一些卖女性保健品的公司,会伙同银行职员,将她们的一些信息套出来,接着打电话叫这些女性去免费听风水课,去听课的主题要有吸引力,比如什么听了这些课以后夫旺子贵之类的,当这些女性坐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一个从没见过的陌生老师开始聊得天花乱坠,然后突然对着某一个女性说,你家里老母亲如何如何,你家里儿子如何如何,我看你的气色和命理什么什么的就能算出来,女性会猝不及防,以为遇到了真正的大师,心态一下就崩了,恨不得当场下跪,老师叫她买什么她就会买什么。

同理,拉斯普钦所有做出的预言,全部是这世上的已知生活信息,都是他见某一个人时,事先调查清楚的。比如某个人家里的情况,明年会不会大旱,这些是可以根据过往天气数据和事先调查得知的。

但一遇到国家大事,比如一战时尼古拉二世在前线打仗,所有战略情况都要求拉斯普钦预测,这时候他所有的预测全部错误,没有一次成功,因为这些不是已知生活信息,无法按经验推理,也无法事先调查。

你们看,中国和外国的骗子,其实都是一路货色。

拉斯普钦1905年到达圣彼得堡后,做出过两次法力和预言术表演,十分怂人,一次是他在个伯爵家里施展法力,让一幅油画中人破碎,伯爵当时惊得目瞪口呆,把他当神仙一样看待,其实这幅油画,是他事先伙同一名神父,先用小刀将其割碎了的。另一次是后来当着阿历克丝的面,说小王子阿列谢克会有无妄之灾,事后他又伙同皇宫内侍,一起将小王子卧室前一盏水晶吊灯锯断,小王子走过后吊灯坠下,将阿历克丝吓得个半死,对他说的话更深信不疑。

拉斯普钦犹如天神降临圣彼得堡,他的女粉丝们贵为伯爵夫人、公主、艺术家,都在他的身边照顾他,她们将他当神一样对待,剪下他生长过的指甲,缝在一起作为纪念。

终于,拉斯普钦通过他的28.5CM以及PUA技巧,结识到了阿历克丝的贴身侍女安娜,和保卫皇室的国务委员妻子洛赫蒂娜,通过她们,拉斯普钦知道了小王子患有血友病的秘密,并积极准备有一天进宫治好小王的血友病。

经过无数贵族妇女的耳口相传,以及安娜和洛赫蒂娜等人的推荐,沙皇夫妇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拉斯普钦。

1905年11月1日,沙皇尼古拉二世在日记里写下一段话:我们认识了一个叫戈里高利的人,他来自托博尔斯克省。

俄罗斯的末代皇沙并不知道,魔鬼正式降临了。

参考资料:

《拉斯普钦现象与罗曼诺夫王朝的崩溃》
《政治妖术:拉斯普钦与皇权》
《俄国历史上的神秘主义》
《沙俄怪胎:拉斯普钦》
《罗曼诺夫王朝最后的日子:沙皇灭亡前的政治危机》
《俄国宫廷党:沙俄制度腐朽的明证》
《二月革命前俄国上层贵族的离析与动摇》
《拉斯普钦和俄罗斯帝国末期的社会政治斗争》王亚丽
《俄罗斯的圣愚》
《拉斯普钦之死回忆录》
《真实的拉斯普钦》
《我的父亲》
《拉斯普钦:既不是魔鬼也不是圣人》
《拉斯普钦档案》
《一个有经验的流浪者的生活》(拉斯普钦自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