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枪击案背后的经济学原理

因为太多读者在后台要求我写这篇枪击案,而我刚刚才赶到老家,又没有带笔记本,所以,我现在是在老家的某家网吧写的这篇文章,一个是逻辑不会很严谨,二个是排版不会太好,而我又是习惯性错别字特别多 。。。你们体谅。下面开始正文:

成龙有一部被严重低估,也已经快被世人忽略的好电影,叫《新宿事件》。

在这部电影里,讲述了1990年代初,一个偷渡到日本的大陆人在东京艰难求生,卷入当地黑社会斗争的故事,里面偷渡过去的中国人,除了普通的小偷小摸以外,最常去打黑工的工作内容,都是日本人都不愿意做,或者本地人已经抛度的又苦,又脏,又累的工种(比如成龙从事的又脏又臭的下水道工作)

下水道这份工作的寓意真的好极了,黑工们就是发达国家的下水道。

任何一个发达国家,尤其是人口数量不太高的发达国家,由于社会经济高度发达,普通国民宁肯在家不工作吃福利,也不会愿意从事那些苦脏累的工作的,这时候,都需要有一批没有合法身份证明,有一口饭吃能活下去,或者相对于本国公民极低廉工资就欢天喜地的黑工去消化那些最底层的工作。

比如我们的大美帝,在美帝的农产品倾销下,无数破产的墨西哥农民与城市底层贫民为了生存,他们只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成为毒贩,要么去美国打黑工,普通墨西哥农民一个月收入才100多美元(是收入,不是利润!),去美 国工作好歹一个月一两千美元,苟且偷生也比贫困到死好。

以美国的国力,他们要是真的想彻底解决墨西哥的毒贩问题,他们怎么可能做不到?但是混乱的墨西哥对美国有利,一个贫弱的邻国,可以向他们输送大量廉价劳动力,帮助美国公民除草坪,通下水,做保姆,管农场等等。老墨们在美国一般都是干些粗重活计。(后面我会写《墨西哥人的鸦片战争》详细讲)

每一个发达国家,底层一定有一群蝼蚁一样的人,去消化底层的痛苦工作,这些工作都是本国国民不屑于从事的。

这些跟新西兰枪击案有什么关系?

有!

这世上所有的问题,归根结底,95%都是经济学问题。

欧洲国家如果要实现人口正增长,平均每位女性的生育率必须在2.06,可是越发达的国家生育率越低,法国最好1.92,瑞典1.85,爱尔兰1.81、丹麦1.79、英国1.79。相比之下,南欧国家生育率普遍偏低,葡萄牙为1.36,塞浦路斯和马耳他为1.37,希腊为1.38。而西班牙和意大利两国生育率则更低,仅为1.34,位居排行榜最后。在全欧范围内,平均生育率为1.6,显著低于发达国家人口正常迭代所需的平均水准。

而呼吁引进难民的默克尔统治的德国,生育率是1.59,还是1973年的最高纪录,先不要替德国人高兴,提升的生育率并不是来自德国女性的子宫,而是难民们来到德国后提升的数据!

而且欧洲富裕国家的女性们,生孩子的年龄越来越大,第一次生孩子的平均年龄是29岁。

孩子越生越少,只能越来越往精英化发展,而最底层的食腐类工作,需要引进文化水平低,有安稳生活就感恩戴德的外来人群。

所以,难民们其实是最适合的人选。

真的不要把默克尔描绘成傻白甜白左,能爬到这个位置的人个个深谋远虑,默克尔需要的是人口数据,需要有人填充底层社会的空白地带。

如果欧洲人,美国人没有这批食腐人群的存在,他们的生活质量就会大大下降,社会竞争结构也会被有庞大基数的中国慢慢超越(中国人真多啊,再底层的工作也不需要引进其他穷国也能消化了,这样也保持了主体民族的统一性,印度则是贱民们负责食腐类工作—–食腐类工作是我写这篇文章现编的词,你们快拿去吹牛)

《新宿事件》里的成龙,就是这样的食腐类工作人群的一分子。

但是中东难民也有很严重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所信仰的教宗无法融入当地国家,而且对不信仰他们宗教的人群,不是太友好。

于是这些年欧洲恐袭不断,2017年4月7日,瑞典斯德哥尔摩发生恐袭,一个11岁的聋哑女童Ebba Akerlund,被恐怖分子驾驶卡车碾压惨死,Ebba Akerlund惨死时的照片一时传遍互联网,这件事深深影响到了在欧洲旅游的澳大利亚健身教练 Brenton Tarrant,他的世界观被震憾了,对中东信仰某个教宗的人群产生了巨大的愤怒,在法国时,他看到再小的镇都有信仰这个宗教的人群出入,他认为“入侵者”侵占了原本属于白人的欧洲,他要展开血腥报复。(他祖上是爱尔兰,英格兰,苏格兰人)

他在新西兰进行了长时间的枪械训练,本来准备去其他国家搞事情,但是新西兰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他觉得在这里搞大事情,会引起世界的注意,“让人们知道,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

Brenton Tarrant用几个月的时间对新西兰的清真寺进行勘察,最后选中了案发的两家清真寺,2019年2月,他注册了新的推特账号,题头图用的是2016年法国尼斯巴士底日恐怖袭击受害者,那天巴士底日发生恐怖屠杀,84人被一辆卡车撞死或者碾死,这表明了Brenton Tarrant的立场,他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新西兰枪击案背后的经济学原理

终于在2019年3月15日这天,经过枪械训练的Brenton Tarrant开着一辆白色斯巴鲁,带着五把枪,在facekbook进行直播,冲进新西兰清真寺展开血腥报复,视频显示,人群都被吓傻了,大部分人都没有逃离,而是吓得缩成一团,Brenton Tarrant直接对缩成一团的人群用突击步枪扫射,打死人之后还要补几枪(真是深仇大恨),Brenton Tarrant的几名帮手同时在其他地方动手,这起针对XXX的屠杀共造成49人死亡,48人受伤,事后一共逮捕了4人,其中3人是澳大利亚国籍。

表面上,这其实是一起针对某教宗的报复屠杀,但其实,本质里还是有着自己的经济规律。

因为国家太发达,导致生育率太低,因为生育率太低,导致必须引进人口从事底层食腐工作,为了引进人口,而接受了难民,而因为来了难民,造成了社会冲突,最后引起了白人社会的反弹报复。

你们看,本质上还是有经济规律的。

不过,美国在这件事上一直看得深看得透。美国人只引进他们更容易控制的墨西哥人来食腐(川普建墙的原因我要另写文章说,他背后的势力不喜欢墨西哥人),为了把中东难民们引进到欧洲地区,那张鼓动欧洲白左们善良情绪的淹死在沙滩上蜷缩一团的小男孩的照片,是美国媒体一直在有意推动的,就是为了让欧洲白左们同情心大起,给政府施加压力加快吸收中东难民。

新西兰枪击案背后的经济学原理

所以你们看,实际上所有问题都是经济学问题,欧洲要解决的,其实是两个问题:1.要么解决难民们融入当地社会的民族与宗教冲突。2.要么换一批人群来欧洲从事食腐类工作。

不过,他们好像没得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