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控股爆集体违纪贪腐案

7月下旬,已关注并跟进此事。

八月上旬,新城控股集团发布了新城控股(2020)054号文件。内容是关于一起集体违纪贪腐事件的处理决定。

经审计查实,住开南京区域公司采购合约经理袁海峰、招采管理高级专业经理赵虎等人,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多家供应商巨额好处费。

内外串通舞弊,破坏采招规则,隐瞒利益冲突事项,违反公司制度,严重损害公司利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共构成9次红灯、2次黄灯舞弊行为、2次I级违规违纪行为。

袁海峰和赵虎二人,因涉嫌职务犯罪,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新城控股对二人给予无偿解除劳动合同处理,永不录用,列入失信人员名单,责令退回所有违规所得。

南京区域公司采招管理主管徐某,给予无偿解除劳动合同处理,永不录用,责令退回所有违规所得。

南京区域公司采招管理高级专业经理李某,被降职降薪1级,责令退回所有违规所得。

原南京区域公司工程助理总经理和原南京区域公司总经理,因负有直接管理责任,被通报批评,并分别经济处罚10万元、20万元。

事情发生后,曾和几位清楚事件的聊起此事。

新城内部对此事的定性,是一起严重的集体违纪贪腐事件。天机私下打探,据相关人士消息,金额达一千多万。

具体的,以新城控股官方公布数据为准,如果新城想公布的话。

在采招部门,较常规的捞财方式,一是收红包回扣;二是围标串标、关联供应商或马甲入库,这块往往利润最大;三是以次充好、高报低购,赚取差价回扣。

一般来说,违规所得不容易查,行业的平均水平是,100万能查出的,18万,即18%

一些读者会好奇,巨额违规所得资金,怎么会查不出来的?

在这里,讲个真实的案例。

某知名闽系房企,创始人已经故去。有位杨姓副总裁,这些年捞了不下9000万。有子女在海外留学。

六年前,这位杨副总,收回扣的时候,基本上是现金方式,放在车后备箱,带回家让亲人存入早已准备好的他人银行账户(明面上没有任何关联),后来积累多了就一次性买房。

五年前,杨副总收回扣时,是合作方把钱存在自己及亲属名下,然后将储蓄卡交给杨副总,杨副总将其交给家人用于消费,部分用POS机刷出,类似信用卡套现。

四年前,市场大热,杨副总已经转变了收取方式,爱上了收藏画、古玩并转卖,合作方经常从他手里高价买走杨副总低价“淘”到的“宝画”。

此外,杨副总经常有亲属买房,合作方们都非常“热情”,把杨副总当亲兄弟,二话不说掏钱帮忙付首付款或房款。

三年前,杨副总的亲属,开了几家茶叶店,经常有合作方来照顾生意。单价两三百元的茶叶,合作方豪气十足以单价几万的价格,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买走几十万。

近三年别看店里平时经常冷冷清清没什么人气,每年的营业额和利润高得吓人。

前年,杨副总又买了套海外的房子,给子女用。

可以数一数,三十六计这里用了多少计,哈哈,都是套路。

段位不一样,见识不一样,往往方式也就不一样。既然捅破了窗户,就再说个案例。

某十强房企集团总裁,吃回扣是常事,如今也是几十亿身家的人。

因为段位高,关系硬,逼格也高,手段也高,虽然很喜欢在集团或到各个城市公司“欣赏”异性美。

总裁常用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金融,就在去中心化交易所做交易。即利用虚拟货币BTC等,将等量的币存入不同的交易所账户,在期货市场做对冲交易。

A账户的币最终被消耗一空,B账户赚得同样的币。在海外审查机构面前,只需证明赚钱的那个账户,是交易获得的盈利,并在套现时缴税即可。

至于亏钱的A账户,亏没了,不需要提现,也就没有任何被查的可能。

这位总裁买了套海外独栋别墅。在此之前,他给合作商提供了海外的BTC地址,并让合作方将币转到这个地址上。

总裁的亲信作为操作人员,将这些币分成两份,转入某个期货交易所(如Bybit、Bitmex等)。然后进行对冲交易,一个账户开多,一个账户开空。

带杠杆,直到一个账户归零时,将另一个账户平仓,这笔交易就被证明为盈利了。

然后将币存入Coinbase,并证明这些币来自于上述交易所得,提现,交点税,就可以拿去消费了。

此外,更安全的手段,直接换成稳定币存入USDT存入钱包,直接拿钱包就可以消费。

拿着钱,就可以去买别墅、去投资了。

从技术层面上来说,就是这么个操作法。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