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强房企再爆贪腐案

1

小长假前的9月29日,禹洲审计监察中心发了个通报:

经调查发现,禹洲集团合肥公司采购管理部部门经理王恒、采招经理柳智仁、成本管理部土建成本高级经理姚伟三人,收受供方钱财,涉嫌犯罪。

禹洲集团经研究决定,将三人移送司法并进行开除处理。三人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这已经不是禹洲集团第一次反腐了,时间进入2020年以来,仅透视君所知的,该案为禹洲集团第三起移送司法的案件。

据第三方数据,今年1-9月,禹洲集团的销售额已排到百强房企第31位。

透视君新收拢的跟班天机曾说,在采招部门,较常规的捞财方式,一是收红包回扣;二是围标串标、关联供应商或马甲入库,这块往往利润最大;三是以次充好、高报低购,赚取差价回扣。

违规所得极不容易查,行业的平均水平是,100万能查出的,18万,即18%

2

而且,审计监察如果自身意志不坚,存在被收买的可能。

通俗点,以某十强房企华北区域的一个案子为例:

审计监察接到某城市副总经理被实名举报的案子后,工作组气势汹汹的来到办案现场。传唤20个与此案相关的人员,分别问询是否知道此事。

有一部分人回答知道,并详细描述;另一部分人回答不知道。是,20人都摁上手印。工作组把20份问卷分成两组,一组是知道的,一组是不知道的。

接下来就看副总经理(当事人)怎么表演了,反正,怎么办对审计监察来说,都行。人证、证词俱在。

举报人怕工作组办案人员有所疏漏,特地把所有线索都分析并出来,还附上了完整证据链。

理论上,但凡审计监察工作组的认识字,核对证据完成闭环,就可以进入下一个环节,上报。

3

隔天,工作组很低调的来到办案现场,先把这位被举报的副总经理叫过来。

将证据和供词等大致给当事人过了一下目,问他作何解释。

当事人目瞪口呆,想了想,回复道:让我回去想想。狗血的是,工作组不仅放当事人回去想了,还把相关文件证据资料等交由当事人拿回去慢慢想,有问题随时沟通。

这位副总回家绞尽脑汁,也没法解释清楚,无法蒙混过关,竟然给工作组的打电话求助,询问该怎么办?

后来,工作组的人,在电话中意味深长的几句话,收了550万元。

而举报人觉得,已将案件整个过程如实细致描述,并将关键事件的证人名单也附上,人证、物证都有,心里着实有把握。

审计监察工作组的做法,彻底打碎了他的想法。工作组的来到办案现场,首先把证人叫过来,大谈特谈其岗位职责,再说审计监察工作的严肃性,最后严肃告诫证人,当天的谈话必须签名按手印。

见证人有犹豫紧张,马上抛出整个案件中该证人应承担的责任,言外之意是证人成了第一责任人。待证人紧张辩解之际,逐步抛出当事人的问题,给证人下套。

于是,证人的辩解之词就成了当事人的无罪证明之词。

随后又让证人按了手印。等证人回家细想,回过神来时,案子已经结束了。这位副总经理证人亲自签字画押按手印的证词,证明自己无罪。

这操作,骚得堪比春天里叫春的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