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奇幻的一年

今天是2019年12月15日,是我公众号写作一周年的日子。

一年前,2018年12月15日,我在公众号发表了第一篇文章《欧美为什么要殂击华为》

这一年时间,我一共发表了113篇文章,其中只有约13篇是找别人约稿,一年时间,自己大概写了100万字左右。

这真是又辛苦,又幸福的一年。

写完第三篇文章之后,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朋友拖着我去春茧体育馆看罗振宇《时间的朋友》现场演讲,体育馆里罗胖神彩飞扬,上万名观众秩序井然,看到罗胖被万众瞩目的荣光,那天结束后,人群在新年到来的欢快氛围中散去,熙熙攘攘的体育馆里,我内心萌动,心里头颇受激励,便在现场用微信朋友圈写下一段FLAG,立志用三年时间,成为一个有较大影响力的作者。

 

我这奇幻的一年

从2010年第一次创业开始,我失败过很多次,次次输到身上只剩几十块钱只能滚回去上班,随后养成了做事情极理性的习惯,我给自己立了一年一百篇文章的规划后,便开始按照节奏一篇一篇写下去。

当时每写一篇文章要花4到7天时间,我是抱着“先努力做,能成就成,不能成也无所谓”的心态,开始慢慢尝试,前面也写出了《埃尔多安的牌局》这种自己比较满意的文章(我现在还很喜欢这篇),但写了两个月,关注者也不太多,每天晚上更新的时候,当晚会有4000的阅读,不过我对4000阅读量已经很知足了,感觉有4000人等着来读你写的东西,已经是一件好有福气的事情。

这时候我的风格也没有定型,一会写《衰老的香港》这种秀文笔的,一会写《中国石油战略》这种要找大量数据的,后来觉得我又不是什么才子,就是个老实人(别信,骗你们的),还是写需要有大量资料背景加有故事的吧,讲故事这件事我还是有几分把握,我也特别喜欢讲故事,随后我分析了大量公众号的文章,发现大部分的作者都吃不了在茫茫资料里翻翻捡捡一星期的苦,我当时感觉,我如果吃了别人吃不了的苦,就能写出别人写不出的内容,一分付出一分收获,就这么干吧。

就这样低着头干了一百天,干得都快要吐血了,还是没什么人关注,粉丝数仅仅两万人。

我这奇幻的一年

当时我给自己订的计划,是2019年微信公众号要有10万粉丝,那时候进度太慢,我都有点怀疑人生了,抓到朋友就问:你摸着良心说一说,我这文章质量还可以吧?

朋友们都怕我失心疯了,不敢刺激我,拼命点头说:不错不错,文章质量不错。

我说质量不错怎么没什么人看啊?

朋友说我也不知道啊,你别抓我这么紧行不行。

后来我也懒得多想了,我就对自己说,当爱好写就行了,反正读者只会增加不会减少,这件事是有积累的,凡是有积累的事情,就值得干。

不怕路途遥远,方向对了就行。

3月24日,我按照写作计划表完成了《文在寅的复仇》,当时发出去动静还可以,每天关注的人从100人左右变成了500人,我当时已经很满足了,没想到三天后,这篇文章突然就爆了。

我这奇幻的一年

无数的读者突然涌进来这个公众号,我就躺在沙发上一整天一整天的读留言,留言有些写得好感人,有些又好有趣,读得我一会哭一会笑,好像刚从神经病医院放出来一样。

巨大的幸福感向我涌来,我从来没有跟这么多人同时有情感共鸣,一把年纪了,内心的情绪还是难以抑制。

这篇文章是我的分界线,一是读者数量上了一个层次,二是后面的文章质量不敢掉以轻心,其后的《墨西哥往事》、《日本国运史》都十分小心地写,不敢出现质量掉下来,被读者指着鼻子骂我浪这种操作。

接着又写出了《普京》系列,《美日贸易战往事》等反响不错的文章。

8月份时,《走向存量杀的危险世界》红得莫名其妙,我当时只是有点小感想,就当自己写了篇随笔,在书房里写了两三个小时就发出去了,随后看着阅读量噌噌噌地疯狂在涨,自己看得一脸懵逼。

到11月,因为去香港见识了好几次游行,也访谈了好几位香港参加游行的人士,双11有警员被袭时开枪,事态益发严重,我便写了篇《香港问题与世界真相》,这篇应该与更多读者有了内心共鸣,两天时间就有一千两百多万阅读,但从这篇文章开始,触碰到了一部分特别憎恨自己国家的人,这些人组成了团队,开始向我发起潮水般的攻势,开始说我学历不行,所以文章不行,不是这个专业,所以文章不行,资料是找来的,所以文章不行。

其实他们应该说我长得不好看,所以文章不行的啊,这样更有逻辑性的啊。

我第一次见识到了,原来网络上还有这么多痛恨自己国家的人,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事情发生一个月后了,我其实应该谢谢他们的,这些黑粉们拼命喷我,本来全国可能只有小部分人听过我的名字,被他们不遗余力地黑了我一个月后,搞得我去印度调查时,大部分华人居然都听过我名字。

这得多大的广告投入啊,我可烧不起这么高的广告费。

但在海外的华人,我碰到的几乎每一位华人,都为自己祖国的进步感到骄傲,他们脸上的笑容来自内心深处,是无法伪装的。

爱国并不可耻,我也走过二十多个国家了,穷国富国都跑过,你生在这个民族,就只能好好建设自己的民族,你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是不可能真正融入盎格鲁-撒克逊人的主流社会的,不同文化根基的民族差异性太大了,发达国家的老外也真的没这个圣母心来拯救世人,你给他们送送外卖他们没什么意见,你要跟他们真心做朋友可就难办了,有这个精力,还不如把自己家庭、国家建设好。

真的,如果真的这么恨自己的国家,退国籍只要250元,很便宜的。

一年一眨眼就过去了。

这一年100万字的写作确实写得我头都大了,有时候我真想把手机和电脑都扔了,跑到没一个熟人的某个小国家钓一个月的鱼,但是一看到密密麻麻的写作计划表、调研计划表,一看到后台那些让人热泪盈眶的留言,我又重新坐回到了电脑前。

有人说,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我的文章让她了解到了更多的世界,像打开了一扇窗。

有人说,他是出国三十年的老华侨,他很欣喜看到祖国的变化,也很开心有人记录祖国的变化。

有人说,将我的文章都打印了出来,给自己十几岁的孩子看,要让他知道自己民族崛起的不容易,世界的真相。

有千千万万的人站在我书房电脑的背后,千万股暖流从那里涌来。

于是我收起了钓竿,又坐了下来,一篇又一篇地继续写下去。

 

为了这个伟大的时代,和每一个为时代奋斗的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