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告诉你的那些事儿 第一回

今天的故事,要从两家房企说起,亲兄弟俩各自为战,相互争斗不休,也是一门三杰的发家及争斗史。

闽,八山一水一分田,恶劣的自然环境,造就了闽人爱拼才会赢的性格。闽地主流有闽南、闽中北两大派系。
闽南,有下南洋的传统,所以东南亚富豪,大多闽南人。
闽中北,疆域辽阔,民风民俗各不相同。以榕城为例,下辖多区县,平潭、长乐、连江、马尾四地,多扎堆前往美国;而福清,热衷前往日本、澳洲。
正如莆田,是个神奇的城市,从广为人知的莆田系医院,到莆田系寺庙,到莆田系鞋业。
闽地环境特殊,造就了鱼龙混杂的各类企业,有曹德旺这类老一辈的实业家;有张一鸣、王兴等杰出互联网才俊;也有瑞星咖啡、福晟这类造假型企业。

上世纪90年代,一家三兄弟的老大,带着老二前往江西谋生。
老大带着老二,在江西,经过努力和积累,从有自己的建筑团队,再到有了自己的建筑公司。
经某位干部搭线,他们拿到了江西九江防洪堤的标,在施工过程中,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并且施工不规范。
98年,长江洪水,九江防洪一触即溃,大片城镇和村庄、田亩等被淹,百姓沦为灾民,受灾面积广,受灾人数多。
后来,上面追查工程质量问题,作为主要责任人的老二怕担责任,跑路了。于是,老大被抓进去,被整得精神恍惚关键时刻,是亲叔叔自告奋勇,去把老大顶替出来,自个判刑十余年
随后老大回老家休养近十年。事业上的事,由儿子顶着,即后来逐步发展成规模的投资财团。
老二跑路的同年,成立了属于自己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即歪耻。
除了跑路的老二外,还有个老三,是兄弟老大一手带大的。对于老二跑路导致老大被整,老三自然是耿耿于怀。
老三先是在老家成立了房地产开发公司,背后有老大的影子。五年后,而立之年不久的老三,在榕城创办了属于自己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即离疑。

自此,开启了歪耻和离疑两家公司长达近20年的争斗。
早期老二的企业歪耻,各方面都压老三的企业离疑一头,连开发的产品也是如此。而离疑早期开发的是低端产品,一度濒临倒闭,后来在老大的资金支持下,转型做中高端,状况得以改善。
两家公司的背后财主,自然都有老大投资财团的身影。
13年前,老二设局抬杠,让血气方刚的老三在土拍市场吃了个哑巴亏,超高价拿地,后来退了,亏损数千万。市场原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因难言之隐。
12年前,老三和自家项目的操盘手,好到一块去了,并在随后不久,生了个儿子,后来的十年时间里,离疑的老板娘经常带着两个亲儿子,四处抓父亲的红颜和弟弟们。
老二,即歪耻的老板,在这方面更胜一筹,事业上有现今的总裁全力协助,有了空闲时间,在发展红颜方面,功力和绩效,是老三的30-40倍左右。
十年前,老大作为主要资方撮合,老二的歪耻和老三的离疑联手,在榕城市区拿了一个巨无霸地块。
这个项目公司,走出了后来离疑公司的很多高管,包括现今的女总裁。
合作期间,老二老三几乎不碰头,有老二在的地方,老三即刻走人。反之,老二也是如此。

2014年初,歪耻和离疑已着手全国化布局。
同年,老二的歪耻和老三的离疑,在老大的主持下,分割融资势力范围,平潭归离疑,莆田归歪耻,福州共有。
这里说的融资势力范围,简单来说就是民间资金池,即平潭的民间标会,资金权限首归离疑;莆田的民间标会,资金权限首归歪耻,双方互不踏足至对方领域去融资(如今已打破这个默认协议)
有一两年时间,房地产行情差,两个地方的民间标会暴雷无数,原因在于,标会投入房地产的钱,出不来了。
同年,为在港交所上市的要求,有大量商业的合资项目公司,归属离疑;而歪耻之前已自行做了一个综合体的商业地产产品系列,即歪耻XX中心。
四年内,离疑和歪耻两家公司先后在港交所上市。
在如今的第三方排行榜上,有个很有趣的现象:歪耻无论落后于谁,都要领先离疑,哪怕一个名次。

近三年,离疑在土储、人才储备、权益金额、产品品质等方面,优于歪耻;
而歪耻在融资成本、产品线标准化、利润等方面,优于离疑。
相同点是,二者的身后都有老大财力支持。
至于二代,大学学历都是花钱买的。歪耻的二代能力,整体比离疑的二代,高一个档次。
离疑的老板,亲力亲为,放权少,容易过度轻信,也容易过度怀疑,职业经理人三年一清洗几乎成为定律。
歪耻的老板,大部分是幕后遥控者的身份,毕竟,有个总裁帮忙顶着事业的事,还能帮忙教导二代接班人。于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发展红颜。几年前的公司人力行政部门,是重灾区。
未来几年,离疑的硬伤,在利润。太多高价拿的地,目前限价的情况下,都在亏损;歪耻的硬伤,在权益金额和土储,现在的数据,假得不堪入目。
这两位老板,离疑的好相处些,歪耻的老板,更擅长分权制衡些。
离疑的老板娘平易近人,节俭;歪耻的老板娘,对小孩的培养更成功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