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告诉你的那些事儿 第五回

今天的故事,要从十强房企鸟厂说起。
 
今年的秋天有些不寻常,冷空气比往年来得早很多,而有些职业经理人的职业生涯,已经步入寒冬。
 
当大众都忙着陪伴家人欢度中秋之际,这位职业经理人能陪伴的,只有冰冷的铁窗。而强总也曾是鸟厂的助理总裁兼鸟厂旗下某商管集团的总经理。
 
纵观强总的职业生涯,最近十五年来,或许是捞够了,或许是心虚换阵地,于是平均3年一跳,换一家房企,步步高升。
 
2005年初,强总就任某外资中国区城市总经理,三年后的2008年中旬,跳槽去了凤泊,任商业事业部招商总监,后升任凤泊招商中心总经理。
 
2010年底,跳槽去了十强房企一颗,任商管公司总经理。
 
2014年初,跳槽去了某央企地产(已被整合兼并),任地产集团商管公司董事总经理。
 
2016年下旬,强总出任绿暗集团文旅副董事长。
 
2018年上旬,强总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也是人生的滑铁卢,从绿暗跳槽,出任鸟厂集团助理总裁兼某鸟厂旗下某商管集团总经理。
 
如果再给强总一次选择,他应该打死都不会去鸟厂。被捕的时候,哭得声泪俱下,很是难看,那哭相,玄机深深地刻在脑海里,难以忘却。

2018年中旬,鸟厂将旗下多个产业进行整合,成立了强总任总经理的商管集团板块。姑且称为A商管集团。
 
A集团的几大业务,由鸟厂原有业务整合而来,有写字楼、购物中心、社区商业、长租公寓、文旅板块等多个业务板块,共梳理出了十几条商业产品线。
 
对内调整了组织架构,将各区域相关的商业管理等部门合并到A集团进行统一管理。
 
此外,近年来市场大热房企热衷介入的长租公寓,鸟厂的体量也较大,近10万间,之前归长租部管理,后来一并整合归入A商管集团管理。
 
总的来说,在房地产行业持续增速日趋放缓的背景下,鸟厂将更多的目光投向了存量资产的价值挖掘,所以,成立了A商管集团。
 
在背靠鸟厂的情况下,A商管集团旗下所辖商业总量超过千万㎡,商业项目超百个。
 
强总掌管A商管集团后,捞钱的板块主要有四大部分。
 
第一部分,在建立战略品牌体系的时候,搞品牌(供应商)入库。A集团入库的商业品牌,在2019年底时,已有600多家。
 
负责商管的一位朋友掰了掰手指,跟玄机算了一笔账:以15%的低比例,每家15万最低行情价来计算收入,仅这部分可以捞取的,最少已经高达1350万起。

第二部分,长租公寓。

长租公寓的水很深,也很浅,无非三小类:

低价从房东那签约,高价报给集团,让房东配合,收取高额溢价;

将出租率等下调,将亏损做大,上报公司,实际亏损和上报公司亏损中间的差额,也是一部分油水。

虚报人员工资(挂人头等等),套取公司成本。

长租公寓这类,以10万间来算,要捞的钱,相对于第一类来说,算蚊子腿,到个人手里,顶多捞个两三百万。

第三部分,写字楼和购物中心等小金库,这类比较典型的就是向商户、供应方等索贿,入股出租商户等,私设小金库,这部分和第一类一样,油水都比较大,捞几百万、一千多万没任何问题,尤其是该集团的原有和新增的购物中心数量不少。

第四部分,就是操纵招投标了,位置好的,收取回扣后才给。

据悉,强总在鸟厂短短两年半时间,捞了4500多万,被捕时,像个软脚虾,声泪俱下,已当场招认了一千多万的金额。

有趣的是,强总的办公室,经过特殊设计,藏着暗格,推开后,里面有张双人床,一应玩乐设施基本具备。

强总相貌不错,人如其名,异性缘也强。广为人知的,是他有4位红颜知己,这四位红颜仅在鸟厂期间,强总就慷慨大方撒了900多万。

强总作为行业的老油条,熟悉各种规则和漏洞,流窜于各家房企。最终谁也没想到,他是在鸟厂落的马。

鸟厂在这个仗上,打得漂亮。鸟厂已准备将该案作为典型代表,在集团开展清廉教育。

他强任他强,落马软成翔。

余生伴铁窗,两眼泪汪汪。

早知今日如此,何必当初,说到底,还是定力不足,克制不住内心的贪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