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告诉你的那些事儿 第四回

今天的故事,要从一家十强房企说起,蓝天。

蓝天是个神奇的公司,部分中高管的收入,都不靠工资的,因为正常年薪只是年收入的零头。

有的人捞钱很直接,连作弊都懒得,毕竟蓝天的查处力度甚小,审计监察人数个位数。

而有的人很谨慎,方式隐秘。

比如说,集团营销总经理J,巨贪、生性谨慎。标榜自己是个艺术家、画家,所以开画展。

供应商等合作单位要想顺利达成合作协议,就要买他的画。画着实欣赏不来,水平不敢恭维。

各地的合作方和蓝天各事业部洽谈好了合作,流程走到集团营销总J。

而营销总经理频繁开画展,价格6500-28000一幅画。有的合作商在开画展那天没去买他的画,第二天流程就会被打下来。

后来请客送奢侈品、名牌包等给他,买他的画,才搞定。这仅仅是不到两三百万的单子。

受贿的这个收钱方式,非常绝妙,说艺术品没收据没发票。其实做到滴水不漏了。也是一些蓝天高管受贿惯用的方式方法之一。

不同于打牌故意输钱,高价买艺术品这类方式,定性向来有争议,擦边球。

J总靠着卖画的方式,在上海寸土寸金的地段,买了几套千万豪宅,或许,这就是未来的毕加索吧?

今天的第二个故事,是十强房企,鸟厂。
鸟厂海南区域总裁在去年十月初被有关部门抓进去调查,鸟厂主席派了总裁前去捞人,后来经过多方关系,十二月底,这位干儿子被放出来了。
这位海南区域的总裁问题多,他底下的人问题也非常多,比如人力总,再比如海南区域一部营销总K。
 
K是被区域总裁从广东带到海南的,也是个人物,部门左右手全是靠着床和枕头上位的,大小老婆,公私兼顾,和置业顾问同居。
 
海南区域,本地客户占比不到10%,90%以上的客户都是岛外客户,靠的是分销渠道导客,这就为充分利用规则漏洞捞钱,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比如挂单飞单等内导外、举办活动等拿回扣、有的连渠道公司和活动公司都是自己关联的公司,甚至马甲。
 
K提拔了一大堆亲信合伙捞钱,目前已有几千万之多,花了9000万活动经费,全是自己开的马甲公司接单,合作方日迟也很无语。
至于该区域副总裁D总,也不是个善茬。

今天的第三个故事,是二十强房企,落日。

落日原天津事业部总经理,W。掌控天津事业部五年,期间专横跋扈、任人唯亲、贪污腐化、结党营私。

长期把持招标采购,所用单位皆为收受贿赂的熟人。天津本地部分较有实力的企业努力五年都未能进入天津区域工程招标的备选数据库内,无法参与招投标。

长期把持营销条线。天津房地产市场火爆期间,落日在天津最火爆的楼盘某某院,一房难求。

W伙同项目经理及其他相关人员牢牢把持房源。外部人员需缴纳不菲的资金后方可有机会买到房源(每套10-40万不等),另外部分工抵房源也实际在其掌控之内,从中获取暴利,总金额两三千万。

W喜欢溜须拍马之人,对于非自己人一向打击排挤。上梁不正下梁歪,在W的治理下,其主要亲信接连出事。

先后出现采购总监被刑拘、配套经理王某被刑拘、营销总监吴某因贪腐、包养红颜而被集团开除、运营总监兼项目总赵某在办公室公然企图猥亵强迫营销女同事、成本总监兼片区总李某贪腐被集团调查等一系列丑闻。

W主政天津五年一直在吃前任的老本,后期他主责获取的项目大多进展不利、业绩亏损严重。

2020年初,落日集团终于成立了华北区域集团,天津事业部降格为城市公司,W本人调往上海任总裁特别助理,实为虚职。

这类事件,在近五年的行业,尤为常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