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告诉你的那些事儿 第三回

今天的故事,是二十强房企,落日。

落日原天津营销总W总。这个W总不是一般人,过着不一般的生活,2个老婆+2个红颜。

大老婆跟他结婚,二老婆给他生儿子,2位夫人和谐相处。这件事被W总视为骄傲,逢人就说,每次和媒体一起吃饭的时候,总喜欢通过这事吹吹牛,场面尴尬也不察觉。

W总在落日多年,起初是写报告的策划,后来自己开了中介渠道公司,专捞自己项目的钱,借着前几年的市场狠狠捞了一笔。

在上位做城市公司营销总之前,没有独立操盘的经验,是合作项目的负责人之一。

上位后的W总又继续开乙方公司(活动、广告、代理、渠道等)捞钱,除了渠道公司外,活动公司、广告公司、户外公司,全都入股个遍。

除此之外,W总又把两个下属发展成了红颜。

一个从2.2级升到5.2级,而这个女子的职权是审计监管,本来应该负责内部审查的,结果成了W总捞钱最大的保护伞。

一个负责把捞的钱合规化,另一个自然就负责帮W总捞钱,从项目策划摇身一变成项目营销总。虽然专业程度很弱,但很会帮W总花营销费,项目还没开盘,营销费就所剩无几,其中近一半进了自家口袋。

W总在公司也毫不避讳,排除异己,专给这俩红颜上位铺垫机会,闹出很多笑话。

直到2019年,在W总的英明领导下,天津公司方方面面的业绩都混到了全集团最后一名,所有事情都暴露了。

落日天津城市总经理念在W总多年苦劳,意欲劝退,W总却主动找总经理谈了三个小时开除赔偿的问题,最后拿钱走人。

W总不以为耻,还沾沾自喜,到处和过往老同事吹嘘,说自己捞着了。

W总捞钱数百万,后来,据说被落日的审计问责了,具体的处理情况嘛,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落日,原宁波公司总经理,公然在公司里养了个项目小策划,公费旅游是常态。
在某项目开盘(公证摇号)时坐台销控,暗箱操作(可以事先设定编程,想给谁谁就中签),给“自己人”及红颜小策划谋取最好的房源,且出资200万给红颜付首付。
后来,该总经理被查,被轻微处理,跳槽去了粤系房企凤暗,广清一带,任城市总。

而同样是落日,原宁波公司营销总监,宁波在职期间,引进自己的关系供应商,包括活动、物料制作、印刷、渠道、包销商等,通过围串标、资料造假等方式获利1390余万。

作为营销负责人,为一己私欲,在已婚状况下,花言巧语骗某部门一女孩子(校招生,太容易辨识,隐去受害者部门、岗位和工作内容等信息),诱惑该校招生。

校招生不谙世事,未知Z只是在套路、利用她,一心为这位营销负责人做事。

后不明实际情况,因供应商问题顶撞区域领导,在去年的裁员时被裁掉。

离职后,这位营销总见该女子再无利用价值,脸色迅速翻转,对其冷暴力,只在有需求时才去假意关心,每次得逞后又继续冷暴力。

今天的第三个故事,说一说天机榜的日迟。

2004年天津一个巨无霸项目问世,经过十年的发展,成功售罄。成为巨无霸综合体项目。

百万平的综合体人流如织,人流就是财源,楼下硕大的地库停车场也成了香饽饽。

地库产权原属日迟,后卖给了A公司做经营。地上的商业部分,其中一栋卖给了B公司的股东。

B公司股东与A公司产生了对该部分地库的产权纠纷。

最后查证发现,该部分地库停车场的产权(A公司买走了大部分地库停车位,但不包括该部分),在没有任何付款购买等流程和证据的情况下,悄悄然地出现在日迟华北区域总裁的前妻名下。

能把一片硕大的商业地库停车位,悄无声息放在自己妻子名下(已离异,产权过户时间在离异前),做经营性使用。

以巨无霸项目停车费10元的计价,该部分停车场的车辆使用率若达到60%-70%,以该区域的行业平均重复使用系数来算,一年收入约850万-1000万。

日迟的净利润率一向低于其他几家头部房企,除了大肆收并购,利润还没有释放,和内部的这些问题也有莫大关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