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告诉你的那些事儿 第六回

今天的故事,是十强房企中的禁农,北京常务副总经理。
 

利用职务之便,从营销代理公司、广告公司围标,到工程上围标、直委以及收取介绍费、好处费等应有尽有,涉及金额之巨大、采取手段之粗暴,罕见。

生活糜烂,纸醉金迷,享乐至上、挥金如土,经常出入夜总会、私人会所,为了随时随地的纵欲,买了一个房车,雇请一位专职司机,24小时服务。

将多名女下属发展成红颜,与其中两人同居,甚至在办公室和售楼处VIP室也不收敛,发妻不堪忍受,离婚。

离婚后更放纵,利用职务之便在多个项目售楼处设立办公室,名为办公,实为金屋藏娇。被揭发后,为了平息事态,将这些女下属一一解雇,并以公司名义给予补偿。

其十年营销生涯,一年工程经历。

主管营销期间,通过假招标、真围标等方式,随意侵占营销费用,从东四环某项目,到亦庄等多个项目,十多年一直都使用同样的广告公司和代理公司,从中索要回扣达5000万元。

营销部人员,但凡有异议的,均被其辞退。

这位常务副总经理在主管营销期间:
南五环的项目,营销代理通过“自销转代理”(把自有销售员卖房业绩归到代理公司业绩里,从而获得高点位代理费)从中获利500万元,目前该项目营销费用已经全面超标;

亦庄的项目为了规避审查,将代理合同肢解成无数个300万以内的合同,并把代理公司几个月的业绩累积到一个月,从而骗取高点位代理费,索要回扣200万元,

目前该项目4000万代理费已经花掉3500万,还有大量合同尚未签订;

昌平的项目,除了上述方式,还违背合同结算方式,损害公司利益,给代理公司高额结算,从中获利150万元回扣。

用低价房源收取客户回扣,用围标的方法套取营销费用,每年获取数千万元以上,其中两家公司更是其提款机和御用银行,多次从中获利累计千万元以上。

如某2019年售罄的项目,以低价策略形成资源垄断者,大肆进行钱权交易,钱没少赚,还结识了不少高层领导。

后来利用漏洞,以诉讼方式强迫三户业主退了房,拿到这三套房,如获至宝,立即以低于市场价1.5万元/㎡的价格定向出售(市场价10万/㎡)。

西二环豪宅项目,在市场火热的情况,定价低于竞品1.6万元/㎡,大部分房源定向销售,其余都向客户收取30-50万不等的“喝茶费”,一夜清盘(怕被投诉,不敢白天开盘,选择在晚上开盘,一夜之间全部售罄)。

禁农在亦庄的项目,与日迟的项目一路之隔,同时拿地、同时销售,但禁农项目均价比日迟低1000元左右,造成货值损失2亿左右。

由于该项目定价低于限价万元以上,日迟认为其扰乱市场,多次谈判无果,最终发生恶性肢体冲突,造成人员受伤。

该项目是其当常务副总后第一个项目,为了尽快出业绩,来不及做地下公共面积的分摊测绘,在地下图纸还未完善细化的情况下,强行报预售证,造成可售面积减少3000平米,货值损失约1.5亿。

在主管工程期间:
 

与某央企承建商存在大量权钱交易,主管工程期间,两次违规废除最低标,促成次低标的该央企高价中标,同时两次共收取好处费450万元。

朝阳的项目和亦庄的项目,两次分别收受贿赂金150万和300万。

介绍大量的施工单位,幕墙、土方、园林、空调等,都是其代理人挂靠,每次中标从中抽取回扣。

其中,空调招标围标,收取好处费80万;幕墙招标围标,收取好处费100万;强制总包使用北京某建筑工程做为土方单位,收取该单位200万好处费,造成该单位成本高昂,现场无法推进,总包向甲方索赔1000万;

同时电力工程以垄断为由,直委某单位,以集资费为由报价500万,收取好处费200万元。  

在主管商业期间:

东四环的项目,地处非常火爆的商圈,常务副总在其中的骚操作也不少,某商铺市场价近5亿元,这位副总一同操作下来,3.5亿评估价我一直想告诉你的那些事儿 第六回

更有意思的是,某次审计监察接到总包方实名举报这位常务副总索贿,结果被这位常务副总经理顺利打点。

证人被叫来后,审计监察大谈特谈其岗位职责,再说工作的严肃性,恐吓谈话必须签名按手印。最后,这位证人被绕进去了。

禁农北京的常务副总经理,就这样化险为夷,顺利脱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