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告诉你的那些事儿 第二回

资金密集型的房地产行业,鱼龙混杂,有的老板就不是简单的开发商,更适合资本玩家这个称号。典型如太穷和铁颗的两位老板。
2019年十二月中旬,一位20强房企的集团联席总裁出事了,被湘省首府某区人民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仅在一个项目上,贪腐金额亿元。

铁颗集团联席总裁之一的H总,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提起公诉。与H总被一同提起公诉的,还有行贿的两位非国家工作人员。

这位联席总裁之一的H总,2006年下旬开始,先后担任江苏某城市公司行政开发总监、集团总助兼发展部总监、帝都公司总经理、董事长、湘省地产公司董事长。

九年前,先后任西南某市铁颗实业副总裁、铁颗常务副总裁,三年前辞去副总裁一职,保留华北区域总裁等职务。

两年前,被铁颗集团在新一轮的高管变动与任命中,晋升为联席总裁。

此前,在任铁颗集团高级副总裁、华北区域总裁等职务时,主要管理集团的项目投资和产业发展。

此次导致这位总裁落马的项目,是一个科技新城项目。

四年前,项目签约,彼时,项目曾举办了重大签约仪式,政商名流纷纷出席,除了政府要员,铁颗的董事局主席、铁颗股份的董事长、总裁等,都在出席行列。

当时,两位被公诉非国家工作人员,与H总经过多次交涉,达成约定。

两位被公诉人员,按约定,在签约前,先后以人民币和外币等现金方式,给这位总裁800万。

并以转账方式,将3000万元人民币,转到H总指定的多个账户,之后,H总将多个账户的资金汇集到3个账户内。

钱收了,签约仪式后,又先后两次转账4000万、5000万到H总指定账户。

至此,H总收受的金额为800万+3000万+4000万+5000万,总计1.28亿元人民币。

H总从中拿了2000万,做了两位政要的关系,个人所得1.08亿元。

按理说,钱收了,事情也该办了。但,后来因规划等各类问题,涉及到政要,此事因而败露。H总先后多次四处找关系送礼等,以求保平安。

因事关重大,铁颗集团一边封锁消息,一边动用各方面的关系捞人。最终,措施得当,H总仅被判刑2年,缓刑一年。

比大学生掏鸟窝判得还轻,气不气人?而且,这只是一个项目,华北区域和湖南那么多项目,一个个细算过去,可能H总有资质进入天机榜贪腐金额Top5吧?

按上市公司相关章程,集团联系总裁出了这样的事,应该发公告披露的。
而铁颗的做法,是全面封锁,不披露,属于刻意隐瞒。真希望有资质的记者能深挖,将此事公告天下。
铁颗有此传统。之前,铁颗的老板,就因为行贿和内幕交易被抓进去调查,后来在花了十个小目标疏通关系,也就顺利出来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是真的。
九年前,铁颗借壳上市,8位老板家族成员藉此获得6亿多股股票,股价始终在两三元之间波动。
到了六年前,这些股票全部解禁。
解禁的前一天,铁颗的老板宣布斥资20个小目标,成立新能源公司,并承诺来年将在新能源投资超过120个小目标,3年投资500个小目标。甚至还以百万年薪招聘能源总经理。
其实都是局,真相是铁颗联合已被抓的某能源,用能源题材大炒铁颗,拉升股价马上套现退出,铁颗拿40%,炒家拿60%
五年前中旬,铁颗的股价,比上一年高了近一倍,老板夫妇因此多套现了十多亿元。
五年前年底,帮铁颗老板精心坐庄拉高股价的白大褂大佬,在去该奶奶过生日的高速路上被捕。
四年前中旬,铁颗老板带着妻子和小舅子到台湾两周时间,一回国就被约去喝茶,一同被约去喝茶的,还有某位政要。
 
此时,铁颗老板已辞去董事长职务,在公司无任何职务。
同年年底,著名的白大褂,“私募一哥”当庭认罪,包括铁颗老板在内的十多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或控制人,被迫出庭。
后来的铁颗老板,因疏通关系得当,得以全身而退。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在去台湾“度假”前,铁颗老板对股权架构做了精妙设计,也就有了后来铁颗和日迟的股权之争。
双方激战4年,今年初,日迟撤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