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最近,我发现在我杭州的老同学中,流行起了一个新活动:

到杭州红十字会留名。

可能是因为同学们在家快要闲出病来,实在是没什么别的事可做,这个活动现在已经是野火燎原,甚至出现了伱争我夺的“攀比”之势。

一开始,是因为杭州红十字会每天都公示捐款者的姓名和捐款数目,精确到1分钱,都会公布。

杭州日报报道了这件事,还登上了微博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但是我的同学们很快发现,这些“捐款人”中间,有一个似乎不寻常——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没错,“杭外”就是我就读的中学,杭州外国语学校了。

不过,这个“杭外彭于晏”是谁,至今还没破案。

这样还只是开端,我的同学们顺着这个线索一调查,发现这个“杭外彭于晏”,是个“团伙作案”的: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这样一来,事情变得十分有趣了。

我也要去杭州红十留个名字!”的想法,迅速在我的同学们心中蔓延开去,变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集体捐款行动。

而这,只是杭州千百个学校、机构之一。

许许多多的杭州普通市民,参与到了这场留名活动中。

上至千万,下至一元,在杭州红十,都会公示。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的朋友@俊平大魔王,更加热心,跑去杭州红十字会当了一天的志愿者,回来就发了一个微博——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截图来源:微博@俊平大魔王

原本,这些看起来大概是捐款者、志愿者的小新闻,但是在武汉的一连串负面新闻之后,杭州红十字会和市民的关系,还能这样鱼水情深、患难与共,实在让人惊讶。

更何况,浙江的疫情,可是紧随湖北之后,排名第二啊

1

很多人不知道,浙江,其实是湖北以外疫情最严重的省份。

大年初三那天,我刚起床,我妈就忧心忡忡地跟我说:

“这个疫情地图上,浙江怎么和湖北一个颜色了?”

是的,截至2月3日24时,浙江全省检出829例确诊病情,仅次于湖北省。

在中国疫情地图上,浙江是炭火一样的赤红。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但是和微信微博上的哀鸿遍野相比,浙江却显得十分冷静,以至于外省可能都不知道浙江的疫情这么重。

而在这冷静的背后,绝不是漠视,而是低调的硬核。

在浙江的829例中,有接近一半,都是来自温州,这个著名的富商之城。

用我温州同学的话说:“我们变成湖北省温州市了。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也是因为这样,2月2日,白岩松专门连线了武汉之外的两个疫情大市——

一个是湖北省黄冈市,另一个就是我们浙江省温州市。

一提到上新闻、被采访,我想很多人都预感,这个温州市长,肯定要出丑了,搞不好被骂上热搜。

毕竟,湖北每天爆出的黑料,都让我卸载微博好几回了。

结果,人家温州市长真的上了热搜——

但是被夸上去的!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说实话,我也很吃惊。

我专门去翻了温州市长的这段采访,看完之后,我搞明白了为什么温州有这么多病例,也搞明白了为什么温州市长圈粉。

白岩松的问题,其实不算特别犀利,但也不好回答:

“温州为什么疫情如此严重?”

市长回答:

两大原因:

一、在外温商多,特别是在武汉和湖北的。在武汉的温商有18万人左右,春节之前2万人左右返回温州。

二、除夕开始返乡人员增量还是特别多。

第二波马上开始的压力是新温州人,就是制造业外地用工人员,去年来自湖北的员工有33万人。

姚市长面对采访,思路清晰,言简意赅,对答如流。

不但全程脱稿,而且提供了详细的数字,可见是真的下了功夫的。

这和我在民间所了解到的情况,基本也是一致的。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浙江离湖北本来不算近,但是人口往来却很密切,尤其是商人之城,温州。

武汉的机电、印刷行业,七成以上的市场都是温商的天下。

最要命的就是,就在如今中国人人皆知的华南海鲜市场的不远处,就有一个“华南眼镜城”。

有不少在武汉的温州人,就是在那里工作的。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1月28日-30日前后,也就是温州确诊病例数攀升最快的几日,浙江民间都在传,说许多温州牌照的车,开到武汉去,把滞留在那边的浙江亲属接回来,每天要接一两万人回来。
 
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我还没有证实,但是听温州市长所说的第二条,我想大概是有类似的情况的。
 
对其他浙江人来说,这件事多少有点让人生气。
 
但是回过头来想想,武汉现在医疗资源紧张,浙江的医疗条件比较好,如果你有亲眷在武汉,也许你也会很着急,想把他们接回浙江治疗,人同此心。
 
于是,白岩松接着问下一个问题:
 
“医疗资源有多少?床位够不够?”
市长回答:
第一步我们确定了10个定点医院,一共有1474张床位,目前都能够保障就医需求。我们在市区又准备两个医院,温医大附一医院有150个床位,瓯江口医院有800个床位。
二、10个定点医院有510个医生直接投入到救治当中。第二梯队已经准备了1100名医护人员待命。
三、现在医疗物资的准备压力是最大的,医用口罩、防护服每天的消耗量很大,大致能够维持两三天的量,因为温州病人多一点,所以在调拨全省资源向温州倾斜。在外温商也捐赠了一些物资。
同样是条理清晰,有理有据。
 
虽然医疗资源也不宽裕,但是大家听完都觉得,紧中有序。
姚市长还颁布了温州史上最严出行管控:“全市每户每两天可派1人出门采购”。
 
还有许多的措施:
推迟企业复工时间;
取消20万桌春节聚餐;
处理了6起责任不落实事件,14名干部……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这几天看过许多官方通报,我经常的感觉是:这个老兄为什么总是不正面回答问题呢……
 
而姚市长的这个通报,我却看得很轻松明白。
 
对于一个高水平的官方通报来说,原本也不需要你谈笑风生、妙语连珠。
 
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准确透明,用不着绕圈子;
 
数据都记在心里,用不着推脱看稿;
 
办法都是实打实的,用不着打官腔。
 
老百姓的要求不高,就这样就很好。
 
我想,姚市长能赢得几万人的点赞,少不了同行衬托。
另一个疫情重地黄冈市的卫健委主任唐志红,这几天也是非常红。
 
身为防控工作负责人,她想不起任何一个精准的数字。
黄冈到底有多少人确诊?
她只说:“我记得是200个人……左右。”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当地医院收纳了多少人?最大能容纳多少人?
唐志红支支吾吾,打了个电话。
她冲着电话那头喊:“数字是多少?……你赶紧告诉我。”
放下电话,唐志红给督查组的答复却是:“他马上过来。”
这样的官员,怎能让人不失望?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2
 
 
作为一个浙江人,我坦白说,也许别人觉得我们江南人,个个都很温柔,但是我觉得,浙江人,其实脾气不算是很好的
 
吴侬软语是很温柔,但是绵里藏针也是很扎人的。
 
你不要以为我们不会骂人,可能只是因为你听不懂。如果你听得懂,可能早就吃不消了。
 
比如温州人把亲属从武汉接回来这事,虽然没有完全确认真假,但是民间是有很多怨气的。
 
为什么这些没有像武汉一样成为负面,在社交媒体上爆发出来?
 
我想答案就是,温州政府确实处理得及时、透明,把大家主要的担忧和怨气,都化解掉了。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杭州,这就是“杭州萧山机场空投事件”
 
就在浙江一级响应启动的第二天,1月24号晚,TR188航班降落在了杭州萧山机场。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要命的是,这335名乘客中,有一个115人的武汉旅行团
 
按照民间的传言,他们原本是要从新加坡飞回武汉的,结果因为武汉机场关闭,就到了杭州。
 
如果说温州人去接武汉亲属,大家只能发一发牢骚,毕竟是血浓于水;那这个”空投“事件,在浙江人看来,就属于飞来横祸了。
 
关我们什么事情啦?算我们倒霉?
 
当天,各种各样真假掺半的新闻,也伴随着脏话,蔓延在浙江人的朋友圈里。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这张图片上的方言,我就不翻译了。
 
总之,不是很文明。但我想,杭州人民的心情,大家都可以理解。
 
就这样,眼看着一个巨大的负面又要登上热搜了,结果第二天,杭州本地的报纸《钱江晚报》,写了一篇详细的报道,介绍这半飞机武汉人到杭州之后的隔离方案,然后我朋友圈里,大家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就转变了。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有人说:”杭州的工作做得还是很细致的。“
 
还有人说:”相信浙江政府有能力处理好。“
 
我滴个乖乖。
 
当时我就忍不住跑去看了一下这篇文章。
 
我说实话,也不算是神作,但就是有两点做的很到位:详细、透明
文章从一个亲历者的角度,阐述了杭州政府接到情报,迅速把全体人员隔离:
 
2名发烧人员,送到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武汉乘客在机场宾馆就地隔离,219名其他乘客前往市委党校集中医学观察。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根据被隔离的乘客口述,全程保障工作滴水不漏。
下飞机时,全体人员分批隔离,没有进一步交叉感染;
 
到了宾馆,工作人员半夜12点送来保暖的毛毯,饼干泡面和饮料一律自取,分量充足。
之后的一日三餐,都是由政府提供,专人配送。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乘客中有四十多个儿童,党校工作人员联系相关企业,给孩子们送来了50个机器人玩具。
在工作人员送来的科普材料中,肺炎的注意事项,医学观察的准确时间,相关部门的联系方式,都写得清清楚楚。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到今天为止,TR188航班已经被隔离了11天,累计有8人确诊。
剩下的乘客,对杭州的感情逐渐由陌生转为敬佩。
航班里还有一个法国乘客,专门发微信感谢了工作人员。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能够在几乎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让数百人的隔离工作波澜不惊,这就是杭州政府展现出来的能力。
 
这个事情,不仅被处理得不错,也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它像一颗定心丸,提醒着浙江人,我们能将最困难的情况,都处理得很好。请大家不要担心。
 
3
说不担心是假的。疫情面前,人人自危。
 
抗击疫情不是作秀,靠一两个大场面、一两篇报道,就能堵住百姓的嘴。
 
就算堵住他们的嘴,却堵不住他们的心。
 
只有准确到位的实干、加上透明有效的沟通,才能化解人民群众的恐慌。
浙江交出的第一份作业,叫做速度。
1月23日,浙江省启动公共卫生一级响应。
全国34个省级行政区里,浙江是第一个。
 
一天之后,湖北才姗姗启动一级响应。
当时全国只有571例,浙江全省只查出23例。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浙江交出的第二份作业,叫透明。
从我们跨入2020以来,每天都有关于疫情的新热点、新爆料、新谣言,真真假假,真伪难辨。
我们不是专家,没有时间精力去分清真假。
如果政府要想打败谣言,就得跑得比造谣的人更快。
从大年初三开始,浙江每天下午定时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到今天已经是第九场了。
从节前的第一波疫情,到现在返浙人员即将带来的第二波疫情,这些发布会回答的事无巨细,毫无保留。
甚至,包括自己的缺点。
1月27号的发布会,记者提问目前省内口罩是否够用。
浙江省经信厅厅长徐旭小声嘀咕了一句,“可以说吗?”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你以为他不说了?
不,徐旭还是大大方方地坦白:未来4天内,浙江医用外科口罩缺口400万个,医用防护服缺口近2万件。
口罩有缺口,浙江就加班加点地补生产。
全浙江的口罩厂都被召集起来,三倍工资召回工人开工。
原料没备足,政府出面向全社会打广告。
就像一个作业没做的学生,别人还在考虑要不要说没带,他已经在补作业了。
挨打要立正,而不是强词夺理、胡搅蛮缠。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看了一遍今天的浙江新闻发布会,同样干货满满。
一是中医。
网上有一些打着中医旗号的神棍,连一线病人都没接触过,张口就是药方,还打包票药到病除。
而今天浙江中医院的呼吸科主任王真发言,我才知道:中医师在半个月前就投入了战斗,覆盖率高达67%,前前后后实行了四版治疗方案。
他用行动,打了键盘侠的脸。
二是经济。
网上还有人唱衰经济,担心浙江的工厂遭受灭顶之灾。
宁波副市长许亚南出面回答了。
这是一个99%企业都是中小企业的副省级城市的市长。她的发言,代表了浙江对小老板和工人们的尊重。
没有空唱政策,没有官话套话。
减社保费,放贷,贴息,减税,免租……钱,钱,钱,许市长每说一个字,就要从政府账上划走数万的真金白银。
这九天以来,新闻发布会上走马灯一样出现过各式人物。
医院专家,卫健委主任,市长,机场经理,海关关长……
他们可能不完美,但给出了足够的坦诚。
 
人非圣贤,我们也没有指望政府第一天发现病毒,第二天就把病毒消灭了。
让我们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干到哪一步了,这很重要。
4
浙江交出的第三份作业,叫做人性化。
我放在最后说,因为这是我眼中浙江最最值得夸奖的一点。
 
而且不是因为疫情才这样,而是一向如此。
说一件小事,领口罩
很多地方政府都在免费派发口罩,但是大多在当地药房排队领取。
 
杭州政府也发了这么一个消息,说有一批口罩,可以免费派发给市民。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但是很快,问题来了:
 
一、排队领口罩,凭空创造了一个人群密集场合,万一交叉感染了怎么办?
 
二、我出一趟门只能领三个口罩,还得自己先垫一个口罩,相当于只领了两个?
 
三、没有口罩的人,连门都出不了,陷入了永远没有口罩的死循环……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让人惊喜的是,大概也就隔了半日的功夫,杭州又发了一条补充说明: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杭州政府真的听从了市民的集体建议。
 
只用了一招就解决了:线上预约,统一派送。
线上预约可以防止不法分子薅羊毛,线下派送可以避免传染,节省口罩。
过去一个月里,在我听说的这么多发口罩的活动里,能够做到线上预约、统一派送的,只有杭州;
 
过去几年里,在我听说的这么多政府活动里,能够做到听取市民建议,并在半日内迅速反应的,也只有杭州。
这个事情说明,众口是难调的,但是如果你足够用心,也许也可以调。
还有一件事,抢菜
很多人都担心粮食短缺,在年前囤了一屋子蔬菜,从初一吃到了初七,对不对?
其实在绝大多数地方,短缺的只是医疗物资,生活物资是不缺的。
 
但是如果大家都囤货,就会因为抢购而造成生活物资短缺。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这种短缺,实际上是由恐慌造成的。
但是怎么能打消大家的焦虑呢?
你拿着大喇叭喊,或者坐在办公室里敲键盘,用处都不大。
 
因为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是:本来不恐慌的人,也许一听政府喊话,觉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反而跟着去抢菜了。
 
在我朋友圈里,浙江人们在传看这样一个视频,乍看和抢菜关系不大:
 
杭州农业局领导带头下地割菜,割菜水平很高。
他们采访了杭州市余杭区的菜篮子基地。
 
基地社长表示:菜是不缺,就是缺人每天要运30吨蔬菜,全家老小从大年初一没停过,几倍工资都雇不来人。
老板一边叫苦一边透露:“我们有六百多亩地可以割,就是每天割四五万斤,运两个月都没问题。”
接着,当地农业局章副局长知道了这个情况后,二话没说,带着局里员工来义务劳动了。
章局长看样子五十来岁,田里手脚麻利,一边回答记者还一边割菜。
她一边直爽地说“三十年没干农活了,腰酸背痛的”,一边还和自己老公较劲,比谁割得多。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旁边一个肌肉男也在那里割菜,记者问他:”我看你割得没有章局那么快!“
肌肉男说:”章局是领导嘛!哈哈哈哈!发挥的是领导作用!“
 
大家都哈哈哈哈笑了。
《1818黄金眼》这么一拍,大家就都明白了:
菜管够,吃多久都没问题,用不着抢了;
 
领导很勤奋,自己都下地干活了。不知道是不是作秀,但是看这个割菜手法挺麻利的;
 
而且这个领导好像人不错,下属还可以跟她开开玩笑。
 
这是一位真实的割菜局长,也是一位亲切的人民公仆。
 
我想,这里面体现的,就是与人民沟通的智慧。
5
今天还有一则热搜,说武汉红十字会的几名干部被处理了。
 
结果,这样一则算是大快人心的消息,照样迎来一片骂声。
 
有人觉得罚得太轻,有人觉得,这个是不是被逼无奈而出此下策呢?是不是过几天风头过了,这几个人又可以轻松复出?
 
你说老百姓难缠吗?你怎么做他都不满意?
 
我觉得一点都不难缠,大家的怀疑很有道理,我也有这个担心。
 
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满意?
 
我也不小心看到了一条浙江新闻,阅读量很低,我点进去的时候只有几百: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这是温州市乐清,处理了几名失职失责的领导干部。
 
任何时代、任何地方,只要有官,就有好官和坏官,就有勤奋的和有偷懒的,有为民请命的、当然也有贪污受贿的。
 
浙江自然也有。
 
为什么他们没有被骂上热搜呢?
 
为什么这条新闻的下面,又是一片叫好呢?
 
因为在人民还没发现他们的问题的时候,这些有问题的人,已经被处罚掉了。
 
你说老百姓难缠吗?你怎么做他都不满意?
 
不是老百姓难缠,是你确实没有做好而已。
尾声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其实蛮有压力。因为我的朋友乌鸦上尉一直在我耳边逼逼:
”你又在夸浙江啦?你想想清楚噢,万一明天浙江出个负面呢?那你不是打脸嘛?“
 
但我还是写了这篇文章。
 
因为还有一点更重要:
 
我对浙江政府的信任,不是来自这一个月的疫情处理中的。
 
这种信任,来自过去18年我所看到的点点滴滴。
 
它来自我去补办身份证的时候:
浙江有个全国首创的改革——“最多跑一次”改革。
什么意思呢?老百姓办事的时候,最多跑一次。
需要打印材料的地方,一定有一台打印机;需要提供照片的地方,一定有一台照相机。
能够上人脸识别的地方,统统上人脸识别;能自助办理的,你只要一个手机就可以搞定。
我上次回老家补办身份证,坐飞机大半天,办证只要五分钟。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它来自我去西湖散步的时候:
西湖,世界级的文化遗产,政府申遗时斥巨资投入,建成后却一直向游人免费开放。
 
它来自我骑免费自行车的时候:
 
早在共享单车概念出现前,杭州就有全城免费的公共自行车,也向全浙江推广,巴黎市都派代表团来学习过。
 
到今日,共享单车退潮,满街的小黄挑不出一辆能骑的,许多市民又用回了政府提供的免费公共自行车。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人民群众对政府的信任,不在一朝一夕,而在平凡的每一天,每一件不起眼的小事里。
同样是疫情严重的浙江省和湖北省,同样是面对镜头的温州领导和黄冈领导,一个是说什么大家信什么,另一个是说什么大家不信什么;
 
一个是干什么都被夸上热搜,另一个是干什么都被骂上热搜。
 
不是浙江人脾气好,也不是浙江政府运气好。
 
这世界上没有无来由的爱,也没有无来由的恨。
 
人民公仆,不必搏命。而在用心两字而已。
 
我是浙江人:疫情第二严重,凭什么还被夸上热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