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不能高兴?

特朗普患新冠后,中国民众一片欢腾,大家的反应基本是:

 你不天天喊什么“中国病毒”么?你不从2月到8月都在说病毒会神奇地消失么?你不说让打消毒水到体内么?你不老说自己最懂新冠么?你不这么长时间坚决不戴口罩么?你不说死20万人其实是你的功劳要不会死200万人么?

 行,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奇诡的言论,我们服气,但新冠不服气啊,现在新冠找到你了,我们忍不住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就在我们的笑容刚刚浮现出来,突然有一群人跳了出来。

 这些人说:不许笑!

 这些人还说:你笑你就不是人!

 这些人使用着惯常的腔调,另外还说:你没有一点同情心,你只会幸灾乐祸,你麻木不仁。

 然后他们发出悲怆的声音,哭天抢地地模仿鲁迅喊了起来:这真是一个麻木的民族!这样的民族还有希望吗?

 他们说过的话,都有图为证。  

我们为什么不能高兴?

我们为什么不能高兴?

我们为什么不能高兴?

我们为什么不能高兴?

我们为什么不能高兴?

 虽然他们也是中国人,但他们的思想极其诡异。

 分析一下他们奇特的思路吧。

 按他们的逻辑认知,人要有同情心,所以特朗普生病了,哪个中国人要开心一下,就是没有同情心,就不是人,就算是人,也是一个低劣的人,接着他们搬出了歌德,再补一句“除了高兴别人不幸外已无其他乐趣可言。”

 我之所以说这套逻辑奇诡,是因为这些人,从第一句话开始,就忘记这四年时间,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做过什么。

 帮爱心奔涌的各位公知们回忆一下吧,这四年时间,特朗普政府干过些什么:

 强逼华为不能用安卓系统,使华为痛失欧洲市场(本来2019年就应该是全球销量第一);打压华为5G发展,威逼欧洲日韩南美各国不要用华为的5G系统,使爱立信订单超越华为;在加拿大以欲加之罪绑架任正非女儿孟晚舟女士;从新冠疫情一开始,为了甩锅抗疫不力,就成天喊“中国病毒”、“武汉病毒”;为了阻止中国完成统一大业,持续在南海和台湾地区搞事;封锁中国在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抓捕去往美国的部分中国学者;驱赶中国驻美记者;发布留学禁令,尤其针对国防七子的留学生,不允许他们赴美留学;恶劣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眼看TikTok在美国做大,强制TikTok卖给美国公司;跟中国打贸易战,给中国产品加关税,使中国外贸企业痛苦不堪……

 这是过去几十年针对中国下手最狠的美国政府,作为他们的代表人物,特朗普在国内抗疫不力成天甩锅中国后被病毒反杀,中国人民忍不住微微一笑,就有人跳出来喊:

 你不许笑,你笑你就不是人!

 就好像有个神经病突然冲进了你的家,砸了你家的电饭煲,摔了你家的电视,在你家客厅随地大小便,然后这个神经病出门时不小心摔了一跤,你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时候你家里居然有个人义正言辞地跳出来说:

 你不许笑,你笑你就不是人!你没有同情心!你麻木不仁!你们家里人真是个可悲的家庭!

 中国民众并没有诅咒特朗普病死,中国民众只是表达了内心的欢快,就要被扣上这么一顶大帽子,真是有趣的思维逻辑。

 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活在这套价值体系里,食古不化。

 现在,来破解一下他们这套逻辑的诡诈之处。

 首先,他们偷换了概念,表面说你要是一个“人”,实际上,是希望你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希望你以“世界公民”或者“地球人”的身份看待事物。

 只要你把自己当世界公民,你就应该先替全世界着想,不要在别人家领导生病时流露出高兴的样子。

 只要你把自己当世界公民,你就不应该发展工业,要为全世界的所谓碳排放着想,让国家回到农业社会,哪怕你自己国家失业率爆增、人民没钱吃饭也不要发展工业。

 只要你把自己当世界公民,你就应该主动接收中东难民,越多越好,还要管他们吃好穿好、上好学校、不工作也要发福利、还要给他们建宗教场所、还不能叫他们的原名,要给他们起一个中性名称比如“郊区青年”之类。

 但如果你是一个中国人,你心情就大不一样了,你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这四年来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干过什么、你也会想先照顾中国人自己的就业问题、你也会觉得中国是个世俗国家,不想进来一些好吃懒做的宗教分子……所以在他们的语境里,你要忘掉自己是中国人,才能走进他们的逻辑,才能变成一个黄左,爱心泛滥、各种族平等,恨不得为世界大同马上献身。

 2020年新冠疫情刚刚开始爆发没多久,中国国内就有一波人,不是说要中国给全世界道歉吗?

 在疫情来源完全没有查出来之前,这些人就急着让中国给全世界道歉,这些人就是把自己当圣母,他们就是《三体》里的程心,哪怕毁灭自己的文明,也要坚持做圣母。 

这几个月时间,新冠病毒的来源被科学界发现了新证据,巴西圣卡塔琳娜联邦大学在亚诺波利斯市2019年11月的下水道水样中发现新冠病毒;意大利在米兰和都灵201912月的废水样本中发现新冠病毒的核糖核酸;巴塞罗那大学在20193月的巴塞罗那废水样本中检测出新冠病毒;荷兰、美国、瑞典也都在污水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的踪迹。 

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病毒早就开始流行,只是没有发现,或许当时传染性不强,也或许是世界各地政府还没有高度重视。 

而武汉出于保卫人民生命安全而从2020年2月从严治理疫情后,一些圣母在没有足够的科学证据下,就迫不及待地让中国给全世界道歉。 

现在,他们又觉得中国人在特朗普患上新冠后,要忘记他和蓬佩奥对中国做过什么,要以世界公民的眼光看问题,绝不能笑,你笑你就不是人。 

来看看刘慈欣如何评价程心这样的圣母,你就明白中国这些圣母到底在想什么:

 “她其实很自私,但这种自私跟普通的自私不一样,因为她自己察觉不到。遵循道德的人其实很自私,因为他们除了道德和良心什么都不管,程心恰恰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她会认为自己很崇高,认为自己不自私,认为自己的价值观和道德准则是普世的、正确的。至于遵循它会带来什么后果,她只考虑能不能让自己的良心得到平安。这种人有牺牲精神,能够为自己的价值观和道德准则牺牲生命,但这也不能改变他们自私的本质。”

 在现实生活里,这些人其实无处不在,他们不仅自己要崇高,还希望绑架全体中国人,跟着他们一起忘记别人给我们施加的痛苦,一起崇高。

 首先,我是一个中国人,其次,我才是地球人。

 在外交层面,我们可以保持礼貌,这是基本的国际礼仪。

 但在民众层面,我们有高兴的权利,而且,关你屁事!

 国家和国家之间,民族和民族之间充满了竞争,我们很忙的,要崇高你们自己一边崇高去。

我们为什么不能高兴?

那个对中国发起疯狂进攻的人,受了点伤,我们还不能高兴一下,是不是等到他们打过来时,我们要温驯地低下头,不能反抗,等待他们的屠宰,才是崇高?

 到那时,这些崇高的人,会和那些欺侮我们的人一起,杀死我们,并指着我们的骨头说:

 看!这就是奴隶!

        2020年国庆节,我们都很开心高兴,YE。

《我们为什么不能高兴?》有一个想法

  1. 笑了不是中国人,不笑也不是中国人,为什么非要选边站。笑和不笑的反义词不是彼此,而是不在乎。笔者也不慎陷入非黑即白的站队思维中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