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美团投诉了!

五一前,一位北京的副处长亲自体验送外卖,然后感叹外卖小哥生活不易的纪录片登上了热搜,当时我看完那个纪录片之后,一是感到很心酸,二是真的很敬佩这位处长肯为民发声的行为。

那几天,我身边的朋友几乎都在讨论美团、饿了么这些外卖平台做的到底对不对,到底有没有变相增加外卖小哥的工作量…

于是那天我专门把这个纪录片又看了一遍,然后又查阅了有关美团AI「超脑」的一些资料和新闻报道,最终写下了那篇文章。

写那篇文章的时候心情并不怎么好,以前总是给我送外卖的一个小哥老是在我眼前浮现:神色匆匆、争分夺秒…我甚至很想联系他,让他谈谈对这些事的看法…

文章发出后,下面的留言很快就爆了,有不少小哥现身说法,让我对这个行业的了解更深入了一层。

其中,也有一位在创业的兄弟,留言让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详细叙述了自己在创业困境时,跑美团来养活自己的经历。

我被美团投诉了!

特别是他的结尾,短短几句,却道出了多少无奈:「这背后的辛酸做过你们才知道,电动车一次满电能跑8小时,一天总共跑单挣的钱有82元。」

文章发出后,五一节到了,我忙着干别的事,也没怎么看公众号后台,直到昨天,我接到了官方的消息,告诉我,我的那篇文章,被美团投诉侵权了。

我被美团投诉了!

投诉理由写的挺有意思:「存在严重恶意」、「内容严重失实」、「造成极端恶劣影响」….

被投诉的这一天,另一件事却同时登上微博和知乎的热搜: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后陈龙为完成论文,送了5个半月外卖,得出结论:骑手竞争激烈,平台不断试探人的极限。

我突然又想写点什么,即使很有可能再次被投诉。

为了避免某平台再次投诉我内容严重失实,我先声明,以下内容,均基于陈龙博士的亲身调查和走访,由真实论文《“数字控制”下的劳动秩序》作为信源,谢谢我被美团投诉了! 

我被美团投诉了!

在上一篇我写的关于外卖平台的文章中,评论区有一些声音认为,处长一天赚41元是因为他不努力、不熟练;外卖小哥活该这样,因为总得有人为社会做出「牺牲」…

我被美团投诉了!

这种言论蠢或不蠢我今天同样不想讨论,因为毫无意义。今天只说干货:陈博士通过长达5个月的调查体验后发现,卖平台在压缩配送时间上永不满足,它们总在不断试探人的极限。

他说,处长第一天送外卖只送了5单,然后觉得很委屈,但是实际上再跑两天就会习惯了,会主动跑更多的单子,随着对业务的熟悉,劳动力极限不断被撑开。

而平台在这其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你业务能力的提高,离不开平台对时间约束的不断提高,平台会想尽办法压缩配送时间,尽可能让所有外卖员都不低于规定的时限。

比如,原本送到某个小区,走正门要花30分钟,但是有个外卖员发现,小区有个隐蔽的侧门,通过那个侧门进去,只要25分钟就可以送到。

看似节省了时间,但是一旦多位骑手都开始走侧门这个捷径来节省时间,平台的算法也会发现,它就会给你压缩时间,会按新捷径来设计标准。

我被美团投诉了!

骑手找近路节省的时间原本是可以用来休息或者跑更多订单的,但是在大数据下,平台实际上是在催促着外卖骑手不断去寻找新的捷径,因为老捷径已经不再满足时间标准了。

陈博士经历的另一件事则让他有了更深刻的反思:平台某一次推出了一个叫「顾客期望到达时间」的东西,比如这个订单的送达时间是45分钟,但是上面写着,顾客期望40分钟送达。

但是最诡异的是,在顾客那边,并不是显示40分钟送达,而是显示的仍是45分钟,假设骑手42分钟送到,在顾客那边看,是没有超时的。

但是在平台的系统看来,骑手则可能超时了,同样距离的单子,不同的人去送,有的骑手显示超时,有的则没有,至于评判标准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陈博士认为这是平台进行的一次速度试验,看看骑手究竟可以跑多快,是否会超时,而一旦超时,这单不仅可能挣不到钱,还可能扣你个几十块钱,甚至停号。

他还观察到,通过骑手这个群体去提意见、去反抗,是很困难的,甚至骑手本身的力量非常微弱,只能通过平台自我改革,或是ZF出台相关政策,所以,北京的那位副处长能亲自体验,确实很有必要。

最后在说一下投诉我的这个平台,的确,你投诉我成功了,把文章删除了,但是事实摆在那里,如果不去解决,还会有更多的人去研究这个现象,为这个群体发声,不是堵住谁的嘴,就可以高枕无忧。

到时候,那么多声音,你压得住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