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本拉登洗地的卢克文,需要一次深刻反省

今天我们聊一位老朋友,卢克文。这两天他又火了,他自称在准备文章“塔利班传”的时候被“拉登那种对自己民族文化的深爱之情,渴望救国救民族的情绪深深震撼到了”。

为本拉登洗地的卢克文,需要一次深刻反省

雷人发言

说实话,我也被他说的这句话给震撼到了。因为按照他这样一套说法,他完全可以把本拉登换成任何一个人类历史上的恶棍,可以顺理成章地给希特勒和东条英机洗白。

谁批评我谁就是恨国党

这样不负责任的言论当然会遭到批评、遭到所有有正义感的人群殴。然而在被指出问题之后,卢克文的表现给人一种气急败坏的感觉。说是被“恨国党”给抹黑了,尽管表现的理直气壮,他却把之前发布的给本拉登洗地的内容给偷偷删除了。

为本拉登洗地的卢克文,需要一次深刻反省

卢克文的辩解

卢克文所表现出来的逻辑很简单:谁批评我谁就是抹黑我、谁抹黑我谁就是恨国党。

我很好奇,卢克文到底是有多自信,让他认为抹黑他就等于恨国?他凭什么可以代表整个国家?

另外,他还表示自己是在本拉登这个议题上用的是辩证法,可惜他自己很可能都不知道辩证法为何物,毕竟连辩证法的“辩证”两字都被他写错了…也许是因为是他急了、套路也乱了。

后来,由于他涉嫌为恐怖分子洗地、宣扬恐怖主义的发言,卢克文被知乎禁言。

为本拉登洗地的卢克文,需要一次深刻反省

事实上,知乎的处理算是便宜他了,我们国家早在2002年就将本拉登定义为恐怖组织头目了。对于任何宣扬恐怖组织的言行,刑法一百二十条之三了解一下?

为本拉登洗地的卢克文,需要一次深刻反省

为本拉登洗地的卢克文,需要一次深刻反省

在被禁之前,他最新的动态依然是对批评他的所有人(包括我在内)扣上“恨国党”的大帽子,为自己洗白,说自己不知情,那么替本拉登洗白的这话是临时工写的?他的助手有可能代表老板发一段创作感想吗?一遇到麻烦,就急着和小伙伴做切割,要是在战争年代,这不就是妥妥的汉奸吗?

为本拉登洗地的卢克文,需要一次深刻反省

后来我才知道,这家伙居然还在公众号里拿本拉登和中国革命先烈做对比,我真不敢想象有人可以这样诋毁先烈的。没错,拿先烈与拉登放在一起,不论你结论是什么,这个行为本身就是非常离谱的。你自己跟本拉登产生了共情是你的事,但请不要把中国的革命先烈拉下水行不行?

为本拉登洗地的卢克文,需要一次深刻反省

卢克文似乎非常理解和同情这些恐怖分子 似乎和本拉登产生了共情

拿党史当生意?

除了给恐怖组织洗地外,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样一个没有善恶观、缺乏底线的人,居然私底下搞出个大几千人的会员组织,拿百年党庆做引子给人讲党史、收费拉人入群。

为本拉登洗地的卢克文,需要一次深刻反省

你有啥资格给人讲党史?

在他的青云读书会里,普通会员一年500元、高级会员一年8888元。卢克文借着百年党庆来拉人付费加群,是不是相当于拿党庆当做生意做?他把自己当什么了,他又把党史当什么了?

为本拉登洗地的卢克文,需要一次深刻反省

为本拉登洗地的卢克文,需要一次深刻反省

在我看来,卢克文正走在一条极其危险的路上无法回头,更可怕的是他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我如果是卢克文的好朋友,一定会劝阻他做这些事,因为这些事哪怕其中一项没处理好都会大祸临头。比如他自称会员总数已经快1万人,影响力巨大,那么他这个民间组织有没有经历过法律法规的许可和必要的程序批准?只要少了一环,那就是非法组织。

而基于卢克文的这个组织,按照所有人都是普通会员计算,总收入就是接近500万元,以非法集资计算,早已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对应的刑罚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更进一步看,这些会员费几乎都是通过微信转账收取的,大额逃税又是犯罪行为。

这还没算他为恐怖分子洗地、拿革命先烈和恐怖组织做低级红高级黑式的类比可能已经触及《英烈法》。

总之,卢克文如果再不进行自我的深度反省,恐怕祸将不远。

学会爱国,不要消费爱国

在我看来,卢克文并不关心实实在在的民生问题的,只知道煽动大家仇外赚取流量,并通过立靶子打击质疑他的人,只要有人质疑他,他上来就把别人扣上恨国的大帽子,他这么爱国,我却看不出他对我们国家的普罗大众有哪怕一丁点的关爱。

一直以来,很多人以卢克文的中专学历对他进行嘲讽和攻击,我对于这类学历歧视是不赞成的,我对卢克文也不存在任何个人成见,毕竟英雄不问出处,学历不能完全决定一个人能力。但如果你发现有一个烂货天天自以为是、嚣张跋扈,而且明明是为了自己捞钱,却还要装出一副大义凌然为国为民的样子,那么这种人活该被歧视,而消费大众爱国情怀为自己所用的精致利己主义早晚也会有翻车的一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