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的哀叹(全文)

王安石21岁那年,考上了进士。

可能你今天看到进士这两个没什么感觉,我帮你换算一下,你就懂了。

北宋全国人口1.21.3亿,科举是主要提拔人才的手段,大宋共开科举118次,录取20000人,也就是平均每次170人左右,前期是一年或两年开一次科举,英宗后改为三年一次,而2015年全国计划招博士73000人,那么,王安石这个进士,换现在按比例来算,差不多比现在考博士难50倍。(我还没算人家是两年一考)

而且他只有21岁。

所以王安石在北宋一登场时,就已经是一个很牛逼的人物了。

但是很不幸,仁宗时候人才济济,密度之紧,宽度之大,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高峰期,历史书上总是免不了写几笔的比如欧阳修(超级大牛,文坛领袖),柳永(夜店之王),苏轼(超超级开挂大牛),晏殊(女文青杀手),黄庭坚(随便写个字几万块),秦观(偶像派,婉约派词宗,流行歌曲词人),曾巩(平正冲和),韩琦(牛人,文武双修),苏洵(苏轼他爸),苏辙(苏轼他弟),米芾(狂草之王,你们不要想歪)等等等等,仁宗时期人才之盛,中国历史上大概只有李白杜甫领衔的唐明皇可一战了。

所以看起来一登场就很牛逼的21岁的王安石先生,你先一边呆着凉快去。

何况,他还长得有点丑……

苏洵认识王安石时,说他“囚首丧面而谈诗书”,这句话翻译成白话是这个意思:长这丑还跑来谈论诗书,我呸!

王安石先生不要气馁,来,先把眼泪擦干,虽然前面人才很多,阻力很大,还倍受歧视,但丑不是你的错,过几年你会有机会的,先多读几本书吧。

王安石就开始拼命读书了。

这家伙就是个读书狂,读完了就开始琢磨事,琢磨完了就继续读,书房一屋子书,后来发家了,一脸暴发户嘴脸请别人到自己书房,指着一屋子书对别人自信十分地说:

“随便挑一本,你念上半句,我就能背出下半句。”

每次一想到他这种嚣张的模样,我就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凉。

那时候他在扬州市长韩琦(没错,就是上面那个文武双全的韩琦)下面做小弟,每天通霄读书,蓬头垢面就跑去上班,韩琦以为他天天领着高薪混夜店,好心叮嘱他:

“小伙子不要沉迷酒色,有空多读书。”

王安石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啊。

以致于过了很多年,王安石在日记里评论韩琦,只说他“无其他长处,唯面目较好耳。”意思是,韩琦这人没什么优点,就是长得帅而已!嗯,人家和范仲淹齐名声镇边塞的韩宰相,在他心里只不过“长得有点帅”而已。

在地方做了混了10几年公务员,王安石的机会终于来了。

仁宗嘉祐五年,王安石39岁,终于来到了京师。到国务院财务统计部上班。(三司度支判官)

欧阳修和文彦博都接见了他,双方进行了深入亲切的交谈,并一致认为:小伙子虽然长得丑,才华还是相当了得的。

有欧阳修这种文坛大佬推荐,整个京师的人都熟悉了王安石,都认为天下又多一个大才子,但苏洵和张方平不这样认为——从这时开始,中国历史开始了对王安石两种完全不同的看法,王安石就像一个迷一样的男人,引得无数中国史学家叼起烟斗开始侦断——苏洵和张方平的观点是:此人矫揉造作,不近人情,认为他阴险丑陋,并且富有才干,是国家一大害。

嗯,说到这里,我们就非常有必要说说王安石的日常,才能明白为什么大家认为他矫揉造作,不近人情的。

讲两个故事。

有一次王安石和盆友们聚餐,聚完回来,大家对王太说:“你老公很爱吃鹿肉啊。”王太一惊:“没啊,从来没见他爱这口?”大家说:“他一个人不说话,默默地把一盘鹿肉全吃完了,怎么不好这口?”王太想了一会,说:“那盘鹿肉是不是放在他最前面?”大家说:“是滴。”王太说:“那就对了,他是不是还不说话啊?”大家讲:“是啊。”王太说:“那我明白了,他想事情的时候,才不管前面放的是什么,有什么就吃什么,你就是放盆人肉,他都吃完了。”

还有一次王安石和朋友们去一个和尚庙的澡堂洗澡(别问我为什么去和尚庙我也不知道),大家看到王安石老是穿得邋里邋遢的,衣服上的油一层层的(宋代官员薪水极高,他不是穷),就想帮他换件衣服,王安石下堂子洗澡,朋友们偷偷换掉他的旧衣服,换上新衣服,王安石洗完澡出来穿上新衣服就走,完全浑然不觉。

这几件事我们可以看出来,王安石是一个思维超乎寻常的痴人,他在思考问题时,经常浑然忘我,完全投入到解构,剖析,潜意识的世界里去了,对于真实世界的俗事,他会完全毫不理会。

但诡异的是,王安石居然不是安静害羞的经典款纯宅男,他还是个辩才,他如果决定跟你辩论到底的时候,会滔滔不绝地跟你一直辩下去。

总之,和常人相比,这人脑子有点问题,一根筋,轴。

但是,苏洵和王方平不这样认为,他们觉得,这人不是脑子有问题,而是喜欢装逼。

不论是真装逼还是假装逼,王安石的人生出牌方式已经定型,无法打其他套路,直到有一天,他这招套路打到了仁宗皇帝面前。

那天大家开PARTY,仁宗皇帝一看人来得太多,个个准备扶墙进扶墙出的样子,仁宗皇帝老谋深算,就不请客了,玩钓鱼,钓到什么吃什么,王安石自然是一条都没钓到,吃饭的时候,别人分了一点鱼给他吃,放在他面前,但王安石奇性发作,又陷入沉思当中,他没有吃鱼,而是把最前面的一盘鱼饵吃光了。

当时百官就轰动了。

虽然不知道鱼饵是什么材料制成,但可以肯定的是,鱼饵肯定不好吃,相当不好吃。

以致于人人都啧啧啧啧啧地惊叹,说这人竟然吃完了一盘鱼饵。

回去以后,别人问仁宗皇帝对王安石的看法,仁宗皇帝静静地说:

“哗众取宠的伪君子。”

完了,彻底完了。

仁宗皇帝是宋朝最杰出的皇帝,聪慧,睿智,心胸宽广,宅心仁厚。在他治理中国的时候,中国正是全世界最富强的中心——中国人很喜欢认为自己一直是世界最强到清末,确切地说,明清就不怎么样了,汉那时西方有个罗马,有罗马在,是怎么也不能说最强,顶天了并列第一吧,元不能说是中原王朝,人家根本没兴趣跟你算一块,只有唐宋可以说是最强,而仁宋统治时,正是宋的最顶峰。

这么一个强大的领导留下这么一个坏印象,王安石这辈子是翻不了身了。

王安石同学相当不甘心,哪里跌倒就哪里爬起来,事后雄心勃勃写了一篇万言书,并@了仁宗皇帝,力陈自己对官制,军事,教育,财政的改革办法。

仁宗皇帝默默地看完,然后扔垃圾桶了。

王安石差点哭瞎了眼,老子这等才气,不就是长得丑吗?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再忍忍吧,王同学,丑男也总有春天的。

终于忍到了,不过三年,54岁的仁宗皇帝挂了。

顺便说一下,仁宗皇帝去世的时候,举国悲痛,京师罢市,乞丐小儿都痛哭连巷,数日不绝,北边大辽的人都陪着哭,辽国皇帝耶律洪基见了宋使都痛哭,还不是装的玩政治游戏,是真心痛哭:“四十二年不识兵革矣。”

再顺便说一下,当时北方这些个游牧民族,辽比金文明,金比蒙古文明,以后如果讲靖康之变,可以给大家讲下这些北方野人的故事。

仁宗之后是英宗,英宗命短,人也老实,什么活也没干,让韩琦当了几年宰相(对!就是那个没什么优点只是长得有点帅的韩琦)拼命干活,自己当了五年皇帝,35岁又挂了。

轮到神宗出场了!

介绍神宗之前,我们得先介绍一下韩维。

韩维祖上牛逼,可荫封为官,但他一直闭门不仕,后来欧阳修推荐(贵圈好乱),做了泾州通判(粮食水利局局长),英宗当皇帝时,他是太子的精神导师。

太子就是后来的宋神宗。

从宋神宗赵顼16岁开始,韩维就陪伴在他左右,青春期,萌萌哒,求知好学,爱装逼爱犯浑,就是在这个年龄开始,赵顼经常问韩维如何治理国家,为今后做皇帝做准备,每次韩维都能循循善诱,给出正确而充满智慧的回答,太子十分祟拜韩维,但韩维每次都说:这不是我的见解,这其实是王安石的观点。

一个神一样的偶像,就这样在宋神宗年轻的大脑里种了下去。

王安石好厉害,王安石好屌,王安石好了不起!各种惊怪莫名的思想开始冲击宋神宗的精神世界,小家伙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我做了皇帝,一定要好好用好这个人才。

宋神宗即位的时候,20岁,血气方刚,恨不得一口气收回燕云十六州,灭掉辽国,一统天下。

但朝廷都要么只会谈诗论道的长胡子老头,办起事来磨磨叽叽,要么就个个玩流行歌曲(宋词)包养流行歌手(青楼),没一个能干的!

对了,王安石在那里?快给我翻出来。

王安石这时候,正在江宁做知府(南京市长),他正在各个市实验他的新法(效果还不错),玩得不亦乐乎,听到小皇帝召见,糊里糊涂地进了翰林院(中央党校)。

回到京师后,王安石见到了韩维,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王安石听韩维说完之后,一直没有说话,默默地走回家。

但据说家人见到他,等他把双手从袖子里拿出来以后,掌心里全是汗水,后背湿透。

机会终于来了!我王安石终于可以一展抱负了!

是的!丑男终于等到了春天!

王安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的信徒洗脑。

21岁的宋神宗终于见到了47岁的王安石,他比偶像还要激动,等待着偶像开始传道。

王安石滔滔不绝地跟宋神宗陈述了自己理想中的政治框架,规划出一个富国强兵的美好世界,他把宋神宗比喻成唐太宗(戴高帽),把自己描述成一个艰忍不屈向朝廷恶势力做斗争的五好中老年人(那时候算),现在他们要联起手来,摧毁旧世界,奔向新天堂。

最后他说:

“天地不可畏,祖宗不可畏,人言不可畏。”

他还说:

“哪怕有再大的困难,再多人阻止,我们也一定要让大宋富强,抗争到底。”

小皇帝涨红着脸表示赞同:“一定要抗争到底,一定要施行新法!谁阻拦我们!我们就摧毁他!”

大宋,即将迎来剧变!

熙宁六年,1069年,47岁的王安石升参知政事(副总理),出于富国强兵的梦想(这是真的),开始变法。

大宋迅速陷入分裂,第一个分裂的是官场。

王安石的变法迅速遭到了部分大臣的强烈狙击,王安石马上一把鼻涕一把泪跑去小粉丝宋神宗面前:

“我们这都是为了国家啊,你看这么多人不知好歹,为了眼前的利益不肯变法。”

小粉丝宋神宗立刻被偶像忧国忧民的情怀打动了,他再次握紧了双拳:

“谁阻止我们?说,站出来!”

很快,反对王安石的大臣被放外或流放了一批。

马上又起来一批。

再流放。

再起来一批。

再再流放。

满朝文武咬牙切齿跟王安石对抗,王安石咬牙切齿一个个削,往死里削。

为什么变法会招制这么多人的反对,为什么王安石这么执意要变法,我会在后面慢慢跟大家分析,这里先讲双方阵容,支持王安石变法的,当时叫新党,反对王安石变法的,当时叫旧党,我列了张表,方便大家阅读后面的内容。双方阵容如下:

新党:

宋神宗(王安石粉丝团团长,大宋最高权力中心)

王安石(知识渊博的偏执狂,丑男,有主角光环)

吕惠卿(王安石重要助手,不要脸的小人,大贪官)

曾布(王安石重要助手,力挫韩琦)

章惇(王安石重要助手,奸臣,几乎治死苏轼)

(王安石儿子,捞了不少油水)

邓绾(两面三刀的墙头草)

吕嘉问(王安石安排,统治全国的商业之王,你可以把他想像成马云或者王健林X10)

旧党:

司马光(旧党领袖,史学家,擅嘲讽技能)

韩琦(王安石老上司,除了长得帅没什么其他优点)

曾公亮(心灵脆弱的老实人)

富弼(三朝重臣,活了80岁的老妖怪,那可是一千年前啊)

苏轼(大宋第一文豪,几乎所有人都在内心深处忌妒他)

张方平(重臣,打心眼里看不起王安石)

欧阳修(看走眼悔青肠子的文坛领袖,老油条,朝廷上几乎每一个人都跟他有关系)

韩维(没错!你没看错!是一手把宋神宗培养成王安石粉丝的韩维!最后他也反了)

郑侠(安上门保卫科科长,改变历史的小人物,非常非常重要)

现在两边阵容这么一露脸,受过普通教育的中国人一定觉得旧党这些人的名字特别眼熟,亲切,一看就是好人,而新党这拨人,似乎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而且你可能还听说蔡京这种人就是新党后面的台柱子,看过《水浒传》的就更来火了……

但那时没有人知道自己是忠是奸,像苏轼这种人,肯定天天摸着胡子自责:“今天上朝某某某又随地吐痰我没有去阻止,我一定是个奸臣啊。”而吕惠卿这种人,肯定天天摸着胡子自恋:“妈的今天推青苗法推得好,又赶走一帮泥腿子,老子只是顺便又占了几百亩地,老子一定是个忠臣。”

我们不能用今天跨过一千年漫漫长河的眼光去分析当时的景况,当时谁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什么定位,大家只是凭感觉凭良知凭利益在做事情而已。

但是,为什么这么多我们的知名老熟人会反对王安石变法?

我们来看看,王安石到底做了什么,才让整个朝廷的一半重臣都要跟他拼了。

我们都知道,王安石变法是个统称,具体的是青苗法,均输法,保甲法,免役法,裁兵法等等,我知道你们看到这些名字就头疼,我以前要背这些名称时,也是恨不得掐死历史老师的,没关系,不用记,我们分析事物就行了,我们先来讲青苗法。

这是王安石变法中,最重要的一个法。

也是最大的一个悲剧。

王安石以前做县长市长时,尝试过青苗法,效果还不错,有案例在,跟小皇帝吹牛时讲得有声有色,小皇帝满脸花痴状瞬间就信服了。

但这个法在一个市执行,跟在一个国家执行,完全是两回事。

打个比方,你要把新加坡治理得井井有条,不是很难,但你要把整个中国治理得井井有条,就非常非常难。因为地方小,人少,好办事,容易操控到各个细节,但地方一大,人一多,场面就很难控制了。

能够控制这种大场面的人,在北宋时期,肯定不是王安石。

但王安石却不这样认为。

他至少要试一试,证明自己是HOLD住的。

先从青苗法开始吧。

青苗法简单一点说,就是老百姓哪年收成不好,政府帮把手,借钱给他,第二年老百姓就连本带利还给政府。

听起来很简单,而且蛮好一个想法,在一些县市执行时,效果不错。

一用到全国马上就变味了。

首先,这个贷款利息是20%!现在中国大多银行的贷款利率是5%,这已经接近黑社会放贷了,各级政府在下面再动点手脚,放贷还不是按一年一放,是按一年两次收成,一年两放,结果到第二年,很多农民的还贷利息变成了40%!这还不算,你要贷钱,还要打通政府各级官员,一路塞钱,否则就磨你一年,钱还没拿到就先交利息,不服?再拖你半载先。结果导致借一年贷,农民伯伯们第二年要还150%,比如我今年找政府借了10000元,第二年就要还15000元。

那我不借总行了吧?

不行!

王安石先生大手一挥,不行!

各级政府都有贷款任务,必须完成贷款!完不成的就降职,完得成的就升职!KPI制度在这挂着,你们各级地方政府自己掂量掂量。(像不像大跃进)

插一句,宋朝官员薪水之高,大概是全人类历史上最高的了,比如大家都熟悉的包拯,最高做过副总理,我计算过他当时的月薪(注意只是月薪),按2015年购买力算,是人民币100万每月!当时一个市的市长月薪20万,一个县的县长月薪12.5万,所当官特别有动力往上爬。

王总理既然设了这样的KPI,那大家就两眼一抹黑,为了更高的薪水,冲吧!

但实事上,大多数农民是不愿贷款的,谁吃饱了撑着跑去贷50%利息的款啊,政府也不太愿意贷给农民,怕他们还不起,大多数地方政府想贷给富人,但富人不需要,怎么办?上头是要求必须贷款出去的!那出个保人制度呗,甲家要贷款,就要乙家来做保,然后甲家还不起贷款时,乙家就一起处罚,被没收田地。一起被赶出去做流民。

农村瞬间就崩溃了。

因为这个强迫的高利贷青苗法,几年时间,大宋出现了几百万的流民,他们被政府没收的土地,被新党高层改一改账本,最后变成了某些人的私人财产,比如吕惠卿,原本家里只有几十亩地,做了新党要职,突然有了几万亩地。

曾布跟王一看,不行,我们也是要员,不能少拿。账本拿来,让我改一改。

章惇一看,得,你们也伸手了,我就不落后了。

王安石变法期间,新党高层暴富,除了王安石。

王安石不爱财,他一发了工资(每月一百万人民币),就把钱分给亲友让他们花,他常年穿着旧衣服,不坐轿,从来不买LV,也不爱美色,夫人给他买了房小妾,他看都不看就送回去了。

王安石整个人生只想证明一件事:我是对的!我的政策是对的!我一定要把自己的理想完成,让大宋富强!

你们谁都阻止不了我,无论是谁!

来吧,朝廷守旧的官僚们!毫无效率的政府部门们!你们不愿执行新法,我就用KPI压死你们!你们阴奉阳违,我就提拔听话的下属治死你们!大宋在我手里必将走向富强!

我是对的!我一定是对的!

一个偏执狂就这样诞生了。

青苗法执行期间,已经退休在家挂职赋闲的老干部韩琦坐不住了,他在乡下呆着,眼看着老百姓都没了田地欠一身债卖儿卖女,韩琦的正义感涌了上来,赶紧给皇帝小儿发了一封长篇邮件,论述青苗法的破法性。

在这之前,已经有好几波勇敢的大臣上书过皇帝,不过都已经被王安石削死几波了。

但韩琦不同。

韩琦是前总理,资深党鞭,能文能武,写得一手好文章,看得神宗小皇帝频频点头,爱卿写得好啊。王安石这边一看形势不对,大家伙儿左右张望,你推我,我推你,眼看没几个人做声,青苗法也保不住了。

就在司马光准备庆祝的时候,曾布突然站了出来。

曾布在朝堂之上对韩琦的文章进行了逐字逐句的批驳,他是天生干律师这行的料,口若悬河,智急谋深,将旧党这些擅写文字,但口才笨拙的大臣驳得哑口无言,小皇帝又开始忍不住频频点头,爱卿说得好啊。

司马光都急了:皇帝大人,咱们别争了,派人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啊。

小皇帝又频频点头,有道理,来人啊,派几个得力的死太监出宫,看看民间情况。

去了两个死太监,在外面逛了一圈,这两死太监深知王总理削人的本领,不敢说实情,讲了一堆老百姓热烈拥护中央红头文件的粉饰之词。神宗皇帝两手一摊,对司马光们讲:你们看,群众还是很拥护的嘛。你们谁再闹,就去海南岛挖沙子去(苏轼真挖过)。

旧党们就再也不敢闹了。

青苗法就这样糊里糊涂执行了下去。

做为农民银行的青苗法基本失败了,那其他新法呢?

很糟糕,相当糟糕。

现在我们来聊聊均输法。

均输法是王安石那根轴脑子想出来的一个非常奇葩的法案。王安石是读书人,从没做过生意,他觉得天下商人都是奸商,哄抬物价,赚取暴利,投机倒把(现在都是褒义词),这些人怎么能赚这么多钱?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

然后王安石出手了,他把吕嘉问安排成全国商业的统治者,从此以后,每个城市的批发市场你们老百姓不用做了,政府做!零售你们也不要做了,政府做!剔头的做包子你们还是可以做的,但别以为你们是鸡毛蒜皮我就会放过你们,交重税来!

这次崩溃的是城市的经济系统,和中低层次的市民。又有一波交不起税的正常百姓沦为了流民(其实就是到处要饭)。

政府去管批发市场这种变态的事情都发生了,为了与老百姓抢这种蝇头小利,神宗皇帝虽然坐在深宫里,都能感觉到老百姓的口水喷到了自己脸上。

同时,吕嘉问暴富(咱就不用说原因了)。

在创造一个个大富豪与几百万流民的同时,王安石还不忘推行保甲法。

保甲法主要就是练民兵和连坐,这是商鞅当年玩过的老把戏,这招在秦时还有用(秦就是斯巴达这种国家),但宋就完全没用了,把老百姓十家组一保,五保为一大保,十大保为一都保,每家每户出男丁来当民兵,其实这些民兵练了其实也没点卵用,战斗力太差,根本没机会上前线杀敌(政府自己也从不用),抓赌扫黄都用不上,小后生们天天教阅(训练),受尽长官欺辱,又不能回家干农活,就开始自残,或者逃亡,为了躲避保甲法,年青人甚至砍断自己手脚,河北一带老百姓不堪教阅骚扰,民兵当着当着牙一咬就起义了!

连坐就厉害了,这招也是王安石向自己的人生偶像商鞅学来的,一人犯法,全保同罪,全社会人人自危,完全没一点法制意识,商鞅最后就是死在这条自己制订的法律上。

其他那些新法,最后差不多也落得同样的效果。

王安石的这些新法,推行了八年,朝廷上上下下,也争吵了八年。

宋神宗终于感到疲倦了。

从老子当皇帝那天开始,你们就天天吵,吵到现在还不停,老子才29岁啊,就已经被你们吵得神经衰弱了!你们到头何时是个头!

内心千疮百孔的宋神宗终于开始对自己的偶像产生了厌倦,并且走向了怀疑。

最后,两个人站了出来,扳倒了王安石。

有意思的是,这两个人都不是旧党。

第一个人是吕嘉问,王安石一手提拔的亲密战友,新法执行的先进代表,王安石最信任的人之一。

王安石有个巨大的弱点,他不擅长识人。

吕嘉问对宰相这个位置,已经思慕很久了。

为了暗中扳倒王安石,吕嘉问把他与王安石之间的信件,递给了宋神宗。私人信件说话,自然不会那么客气,提及自己的小粉丝,估计王安石在信件里还颇有点居高临下的意味,宋神宗年轻的内心遭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他久久也不能相信,自己天神一样的偶像居然这样对自己—-就好像《笑傲江湖》里的岳灵姗,被林平之刺死时的心情一样。

其实这是吕嘉问第二次叛自己的上司,第一次是吕公弼(吕嘉问曾祖父)上书皇帝陈述新法弊端,吕嘉问居然提前把奏章偷给了王安石(真是孙子啊),王安石至此开始重用吕嘉问,连曾祖父都出卖的人王安石也敢用,说明他确实不会识人。

第二个是个小人物,但注定名垂青史。

皇宫某保卫科科长郑侠先生,请上台吧。

郑侠是个卑微的小官,他原本可以上班下班,打卡领薪,老婆孩子热炕头,偶尔拦截一下上访群众,小日子过得也还算凑和。

但郑侠看到了市街上衣不蔽体的流民,见到了田野间浊泪纵横的老农,也看到了被官府追赶的小贩,眼前发生的一切让郑侠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他觉得自己文化水平低,写作水平估计也不过关,就画了一幅《流民图》,在画中,他记录了全家饿得面黄肌瘦沿街要饭的农民,有因为欠债被官府带上脚镣上山砍柴的小贩,还有为了躲避当民兵当街自残的年青人,郑侠把新法执行后混乱的社会状况都画到了图里,等待着递交给宋神宗。

他先是找到了宫里的太监,但是别人不敢冒着砍头的危险递文件,死太监们还嘲笑了郑侠的无知:你这么小的官,也居向皇帝递报告?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只是肯努力,办法总比困难多,接着郑侠找到了向皇宫递邮件的驿站,这次人家终于肯了,驿站的人问他:要是皇帝看了《流民图》发怒,把你杀了怎么办?

郑侠说:从我画这幅图开始,就已经没打算能活多久了。

驿站的人静静地看着这个无比卑微的保卫科长,突然跪下来,向他磕了三个头。

我代天下,以谢先生。

文件终于递到了宋神宗手里。

宋神宗震惊了!深深地震惊了!

国家居然乱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居然一直瞒着我!

你们TM的原来都在给老子洗脑!你们TM的原来都当老子是白痴!

宋神宗冲到后宫,找到了太后和弟弟歧王,将画卷呈给两人看,宋神宗怒气冲冲说话的方式使他和祖母以及弟弟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端茶水的太监都不敢进门。

最后,太后说:这些乌七八糟的事都是王安石惹出来的,你自己决定吧。

宋神宗不再说话了。

他的心历路程和后来的明神宗万历皇帝很像,他们很年轻时都有一个精神偶像(万历是张居正),他们天真而善良,倔强而幼稚,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偶像完全是另一回事时,心碎得都跟饺子馅似的。

好了,你们都别闹了,到此为止吧。

第二天早上,王安石罢相,新法几乎尽废。

虽然王安石次年又当了一年宰相,虽然残忍的王,尖嘴利牙的曾布,死不要脸的吕嘉问还在斗来斗去,新党与旧党的吵闹也沿续到北宋灭亡,但整体上来说,王安石的舞台已经失去,变法基本失败。

后面的事情,我们就不再详谈。

1076年,王安石32岁的儿子病逝,1086年,65岁的王安石在江宁(南京)病逝。

故事基本结束,现在,我们坐直身体,整理思路,先来点评一下王安石这个人。

大多数看来,王安石是一个好人。

从传统道德观来看,王安石是一个标准的中国好人,他不贪财,不好色,不坐轿,粗茶淡饭,勤奋好学,刻守底线,苏轼遇难时,他当时已失势,毫不犹豫为苏轼说话,虽然攻击政敌,但从不置对手于死地,司马光都觉得,王安石的人品无懈可击,他会为了心中的理想不顾一切,他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

但在我看来,王安石不是好人。

我对好人的定义,跟普通人的不太一样,在我这里,好人不仅仅应该是道德优秀,也应该人格优秀。

其实,大多数中国人都不是人品有问题,而是人格有问题。

王安石的人格,有着巨大的问题。

他是知道新法有错误的,也知道新法对百姓伤害很大,但他在内心深处,始终觉得自己一定是对的。

我是对的!哪怕伤害再多人,我也觉得我是对的!我一定要证明自己!我就是对的!

世界上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站在正义这一边,屠杀犹太人的希特勒觉得自己是正义的,清洗苏联的斯大林觉得自己是正义的,灭绝人性的波尔布特也觉得自己是正义的。

他们都打着正义与理想的旗帜,然后对别人说,你看,我是对的!

其实分清楚是不是正义很简单,就看你有没有伤害到别人。

王安石伤害到了大宋,深深地伤害到了整个国家。 

他是知道的。

但他绝不会承认,并且一定要干到底。

所以我在前面介绍他的时候,说他一根筋,死脑子,轴。中国历史上真正做出政绩的都是奸诈的权臣,个个都不单纯,越单纯的人越容易搞坏国家,譬如王安石和海瑞。

我甚至能在他们固执的本性后面,闻到自卑的气味。

我们就简单来总结王安石这个人吧。

他是一个人格败坏的好人。

最后的最后,我们来分析一下王安石变法这件事。

我们在阅读历史的时候,要带着更加宏观的思路去分析历史,不要仅仅去看历史上某一件事情,这样会有更加有趣的发现,现在,我们带上鹿帽,叼上烟斗,拿起放大镜,一起来分析历史吧。

事实上,我认为,中国人的每一次变法,都是失败的,包括商鞅变法。变法能不能成功,是看这个法可不可以一直持续下去,是不是真的改变了国家的格局,否则不叫变法,只能算特定时段的一种政策。商鞅的变法并没有改变中国的大格局,后来压根人没人想用他的法来治理国家,所以他也不能算成功。

但王安石变法和商鞅变法很像,他们都是国家极权主义(我发明的词)。就是国家垄断一切,老百姓你们就乖乖听话就行了,什么都听我的,吃饭也好,走路也好,结婚生孩子也好,喝下午茶也好,什么都要归国家管。

我觉得能想到这种管理模式的人,都是喜欢把人民当白痴来看的。

但往往这种人,自己就是白痴。

市场越具有流动性,市场越有活力,越有竞争,发展越快,哪一块要管,哪一块就是死水一潭,比如朝鲜。这一点我们现在都懂的。所以那些喜欢操闲心的政客,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好吗?

关于变法这件事,还有一点,就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

我觉得,世界上任何国家,任何个人,活在这个世上,只为了一样东西,就是利益和资源,再简单一点说,就是钱。王安石变法,主要就是为了钱—宋仁宗执政时,政府支出是收入的三分之一,朝廷年年盈利,到宋神宗执政第一年,支出与收入刚好持平,所以王安石变法第一件紧急大事,就是钱!

为了钱不是贬义,我觉得为了钱是褒义,追逐金钱与美女总会使人朝气蓬勃。

一个国家追逐金钱,有三种方式存在。

第一种是抢钱。

比如欧洲中世纪十字军那帮屌丝,就是去抢当时阿拉伯的高富帅,比如西班牙人驾着破船到全世界到处去抢黄金白银,比如蒙古人全世界到处杀人放火,就是抢钱。但事实上,所有靠掠夺起家的国家都不长久,无法进化到下一个阶段,而且很难说是文明国家。

第二种是存钱。

中国在宋时,国库最顶峰时入白银一亿两,明朝时一般是一千五百万两(明粉们很失望吧),清朝末年也能达到六千万两(但人口多)。印度人也一样,喜欢存金子,国库里最高藏金六千两百万块,日本朝廷现代化之前,存金一千零三十万块,土耳其帝国藏金一千六百万块。这些钱最后都烂在国库里了,只具备保险的作用,并没有直接投入到经济生活当中,使整个社会的流动性与财富增加。就好比一个富有的铁公鸡,拼命存钱但舍不得消费。

第三种是生钱。

这是人类经济生活非常重要的阶段,生钱是说整个国家有良好的金融造血机制,钱会越来越多(注意这一句),而不是固定的一个值。比如说,在清朝,一个人有两三万两白银就算是很有钱了,换算成今天的价值,大概也就是200万人民币左右,这在中国一二线城市,大量家庭的财富是超过这个数的。

为什么人类会越来越有钱了呢?

因为整个国家的社会机制越来越完擅,股票,基金,地产(就是你家房子),债券,保险等等等等越来越容易激活社会财富。

而要完成这一个庞大的现代经济体系,必须建立在一个基础上。

这个基础,叫做信用。

而在中国,最没有信用的人,就是皇帝。

因为天下都是皇帝的,皇帝找谁借钱都可以赖债,说不定还砍了你脑袋(比如朱元璋这个土鳖),皇帝是第一个破坏信用制度的人,所以削弱皇权,才能建立信用制度。

欧洲的近代史,就是一个削王权,建立国家信用制的过程。无论法国人也好,英国人也好,都忙着劈死皇帝或者赶跑皇帝,然后大家坐在一起开议会,说我们要建立信用,大家好赚钱。

是的,赚钱没什么可耻的。就算说得冠冕堂皇的民主,说白了也不过就是为了限制政府收税的权力而已。

王安石变法这件事,是不可能为国家生钱的。

司马光和王安石代表了政府的两个政策,一个觉得应该节流,一个觉得应该开源,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在社会整体财富没办法激活之前,所谓的开源,王安石跟商鞅是一个意思,就是抢钱!夺取民间财富,压制民间生存空间(商鞅能成功是因为秦国变态),跟老百姓过不去,让政府权力极端化,所以我把王安石这一套,叫国家极限主义。

王安石注定是不能成功的,整个社会还没有进化到需要削皇权的阶段,国家的金融架构是固定的,不是激活的,你所谓的变法,只是抢钱而已。

王安石先生,你面前的格局大概就是这个样子,虽然我现在隔着一千年在笔记本面前敲字有点欺负你的意思,但为了向读者解释清楚,我还是要讲一点道理的,你前面的路是不可能成功的,你应该明白?

我明白。

那你还变法吗?

一定要变法!

为什么?

我是对的!我一定是对的!

好吧,去完成你的理想吧,祝你好运,王安石先生。

                              2015.10.31

                              卢克.于东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