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骚操作

随便聊聊,这篇不算正式文章。 

根据微软公司在官方博客上发布的最新声明,在公司CEO Satya Nadella跟特朗普沟通后,微软将继续收购TikTok,微软将在几周内推进与字节跳动的讨论,最迟于2020年9月15日完成。 

两天前,我就在知识星球分析过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特朗普的一系列骚操作。 

特朗普向我们展示了一堂生动的“极限施压”和“交易的艺术”现场指导课。 

这件事估计可以上各种商学院的案例了。 

特朗普首先在早些的时候,表态说要将迫使TikTok出售,那时微软跟TikTok在接触。 

注意特朗普最早说的是“迫使出售”这个词。 

接下来,我相信字节跳动在谈判过程中还想保留一点TikTok股份,或者想要一点高价。突然,特朗普改口了,要禁止TikTok在美国的业务。 

这时候使用的是“禁止业务”这个词。

这就是逼字节跳动,你要么卖,要么我毁掉你! 

我估算美方资本还是希望最好能拿到这份资产的,因为毕竟TikTok今年在美国前四个下载量就达到了1.65亿次,占TikTok全球总下载量的8.2%,2020年上半年前6个月,TikTok的下载量有五个月是全球第一! 

这么赚钱的生意,尤其是微软这种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IT企业,多么渴望想得到这个资产。 

特朗普一威胁,字节跳动就没办法了,只能屈服。 

有,总比没有好。拿钱走人,总比一分钱拿不到被赶走好。 

随后,在8月2日的新闻里,特朗普再次施压,还是说要赶走TikTok 

当然这只是表面功夫,真正想要的是TikTok将业务完全卖给美资企业,不留股份,不准开高价。 

到今天,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出现成果,字节跳动被迫屈服,微软与字节跳动已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提交了一项初步提案,涉及微软购买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并在这些市场拥有和运营TikTok,同时,TikTok可以邀请其他美国投资者以少数股东的身份参与这次购买 

上面这条新闻有两点值得我们注意,一是微软购买的TikTok四个国家的业务,全是五眼联盟国家,可见盎格鲁-萨克逊人至死要穿同一条裤子,其实后面的全球老大的竞争,就是中华民族跟盎格鲁-萨克逊人的对决。 

二是TikTok只能邀请美国投资者以股东身份购买,非美国投资者不准参予。这说明美方戒心很重,生怕留一点空间给其他国家的人,以便牢牢控制全球舆论话语权。 

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成功,是一堂活生生的商业谈判课,这是现实中血淋淋的商业谈判现场指导。 

特朗普估计帮微软省下一大笔现金流,还让美方拿到了全部股份。这下BILL GATE欠他好大一个人情,特朗普也为总统竞选埋下一枚棋子。 

比尔.盖茨这些天没少抨击特朗普抗疫不力,每次采访一说到特朗普就痛心疾首,说他浪费时间和金钱,抗疫一塌糊涂。但现在特朗普示好微软,给微软拿下移动互联网的重要突破口,只能说明,特朗普在拉拢微软公司和背后金主们,为即将到来的11月大选做准备。 

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 

不仅仅是微软,大家留意这些天扎克伯格的态度也不怎么正常。 

7月29日,美国众议院召开听证会,传唤脸书的扎克伯格、亚马逊的贝佐斯、谷歌的皮查伊以及苹果的库克,参加了6个半小时的反垄断听证会。 

这是一场反垄断的听证会,但是还是会故意问问这些企业,中国有没有窃取他们的技术。 

贝佐斯、皮查伊、库克都说没有,只有扎克伯克说有。 

说中国窃取美国这些互联网公司的技术,又是那种让人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的欲加之罪,这种跟中国偷美国5G技术,中国偷美国新冠疫苗技术一样让人恶心。 

但扎克伯格居然说有。 

昨天,字节跳动还发表了一份声明,说遭到了Face Book的抄袭和抹黑攻击。 

扎克伯格不一直号称自己是“华人女婿”吗?不一直说“技术无罪”吗?怎么突然站在中方的对立面,动不动就攻击中国和中国企业? 

因为Face Book最近生意不好了亲,Face Book人流量一天天在下降,广告份额也跟着一天天在降。 

根据Statcounter近期发布的数据,Facebook市场份额下滑最严重的就是美国市场,从76%降至52%。Cowen本周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也显示,消费者的离去将持续对Facebook的盈利造成压力。这次调查的50位美国高级广告代理2018年控制了合计140亿美元的数字广告预算,而其中18%的受调查者都表示,他们正在减少自己对Facebook的投入。因此,Cowen估计,Facebook平台将失去3%的广告市场份额。 

Face Book造成巨大冲击的,主要是TikTokINS等软件的崛起。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所以扎克伯格现在翻脸了,再也不来北京跑步了,开始抹黑攻击TikTok,也在听证会上说中国窃取技术。 

刚好又跟特朗普最近急着甩锅中国,以乾坤大挪移的打法,到处宣称但凡是抗疫不力的地方,“那都是中国造成的”。两人一拍即合,开始热情似火的搞基。 

对了关于扎克伯格这个人,我要顺便说一句,特别特别烦国内一些媒体老把他包装成“开飞度的朴素小伙”、“不为金钱所动的巨富”,总喜欢把美国富豪塑造成朴素、不爱吃穿、不爱金钱、心里装满爱与和平的圣母形象。 

事实上扎克伯格既有飞度也有帕加尼、讴歌、高尔夫GTI、英菲尼迪,扎克伯格光是在夏威夷的房子就价值一亿美元,最便宜的别墅记得都是700万美元起步,每天有16个保镖保护着他的安全。 

中国部分媒体们,还喜欢把美国富豪们包装成“将所有金钱都要捐给慈善基金”的老好人,好像奋斗一辈子就不是为了发财,个个都是活雷锋,其实美国富豪们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避税,这些慈善基金大多是他们自己开的,确实会拿出一小部分钱出来做善事,但主要是为了避税!因为美国财产税和遗产税太重了。 

把美国的富豪们塑造成白莲花让人十分恶心,爱泼斯坦忙着在美国权贵阶层开Party,难道是在美国富人阶层里呼唤和平与大爱? 

不要将犹太人、盎格鲁-萨克逊人包装成仁义圣母行不行? 

扎克伯格以前对中国示好,那是为了钱(意图进入中国市场),现在跟中国翻脸,也是为了钱(被TikTok抢生意了)。 

在金钱面前,人性都是一样的。 

在金钱的力量下,微软和脸书头一回跟特朗普走得这么近,特朗普左手抱着微软,右手抱着脸书,两只手上上下下开始不老实了。 

特朗普通过一系列骚操作,团结了部分敌对阵营里的人,为自己11月的大选,尽量多争取了一些盟友。 

这一次对于TikTok的打压,再次撕下了公知们嘴里常说的“市场有一张看不见的大手”、“政府不能干涉市场”这种言论,也打脸了他们常说的“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所谓的公平与正义,所谓的在美国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2020年这一年的疫情,不仅仅摧毁了部分发达国家的绝对经济优势,也摧毁了他们花了几百年建立的道德价值链。 

通过这两年一系列近乎不要脸的对华为和TikTok的打压,使我们认清了世界的基本本质。 

那就是他们强盛时,会制订对他们有利的规则并跟你讲规则,而他们衰落时,就会掀开规则,拿起刀子就砍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