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动乱中的各方利益

对于中国来说,一个表面中立,暗中偏袒我们的泰国,比一个完全倒向我们的泰国更有价值。 

比如在南海问题上,越南、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搞我们,老挝、柬埔寨帮我们,泰国是协调劝架的。看起来最给力的是老挝、柬埔寨是吧? 

其实这事儿明摆着就谈不拢,泰国表面上是个协调者,实际上起到的是把南海问题摁在东盟-中国领导人峰会的框架下慢慢聊的作用。谁要是硬把这事儿往(美帝主导下的)国际上捅,就是摆明了不给泰国这个和事佬面子。 

有微信群的朋友都知道,谁要是把群里说话最公道的人给得罪了,以后在这群里也就没法混了。 

2020年的泰国示威活动在1013日拉玛九世祭日这一天达到了高潮。今天我就从泰国的政局和中国利益出发,深入聊一下这个事儿。 

了解泰国的政局,首先一定要搞明白为什么泰国的王权能够逆风翻盘的问题。 

1932年泰国(当时还叫暹罗)军方发动政变,逼迫拉玛七世放弃实权,从此泰国成为君主立宪制国家。问题是拉玛七世并没有做错什么啊,他只不过是宣布裁军和削减公务员,得罪了既得利益群体。可国库穷得叮当响,国王本人也节衣缩食,连宫里的仆人都养不起。再想想当时满世界都大萧条,全东南亚除了泰国,一水儿的殖民地,国王已经够意思了,还要人家怎么样? 

因为对泰国历史缺乏了解,或者懒得去了解的原因,很多文章都把泰国王权的复兴归功于拉玛九世的个人奋斗。其实往上倒几代就会发现: 

拉玛五世,对贵族官僚削权、挑拨英法关系保持泰国独立,人称大帝。(牛人)

拉玛六世,从列强手里收回关税自主权。(牛人)

拉玛七世,扣扣搜搜一辈子。(可怜人)

拉玛八世,被神秘人一枪爆头。(可怜人)

也就是说,泰国王室还没来得及出一个倒行逆施的坏人就没权了。 

要想给王权去根儿,要么是倒行逆施失去人心,比如俄国的罗曼诺夫王朝。要么是战败承担责任,比如德国的霍恒索伦王朝。可泰国因为地理位置优越,老是夹在两大阵营中间,玩得一手666的竹子外交(意思是根儿扎得深,表面上随风倒),近代以来就没打过什么仗,当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战争责任了。 

因为王权的根子一直都在,拉玛九世的才略和手段才有机会施展。也因为泰国王权的根子一直拖到了21世纪,历史的进程早已经不是资产阶级推翻封建王权那么简单。 

自从八十年代末,泰国共产党游击队缴枪以来,泰国政坛还剩下这么几股势力: 

保守派:王室、军方 

中间派:老钱(依附军方的曼谷政商集团、地方豪强主流)、小钱(城市中产阶级)、学生 

激进派:新钱(以西那瓦家族为代表的新资本集团)、地方豪强外围、农民 

2006年2014年,保守派和中间派两次联手打击激进派,并且通过2007年和2017年宪法打击西那瓦家族势力。由于英拉在2011年的压倒性当选证明了2007年宪法在耍赖方面的不给力,2017年版的宪法已经作弊到了让人冷笑的程度: 

1. 以前是由在众议院获得多数席位的政党或执政联盟推选产生总理,现在范围扩大到参众两院。两院一共750名议员,其中参议院的250名议员由军方任命。也就是说,在选举中,别的政党的起点是0票,军方的起点是250票。 

2. 之前泰国的民选总理必须是众议员,现在不需要了。做这种改动,当然是因为担心军方推荐的总理选不上众议员。 

3. 军方控制的中央选举委员会有权解散违规的政党,违规的政治家不得参政的期限也从之前的五年延长到十年。 

中间派固然不喜欢激进派放他们的血给农民,但是新宪法在把激进派捆绑住了的同时,也把中间派给调戏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泰国军方就整过这么一出,气得一群学生和知识分子加入了泰国共产党游击队,开创了泰国共产党的黄金时代。) 

从2017年宪法公布之日起,就注定了中间派一定会找机会向保守派摊牌。 

今年二月,广受泰国年轻人支持的国会第三大党因为一点让人呵呵的理由(党首借钱给自己的政党)被解散了。人称泰国版马云的青年富豪被勒令十年不得从政。再加上一个反对王室的泰国人在柬埔寨神秘消失,一名泰国军人因为与上司的矛盾盗窃军火滥杀无辜等原因,爆发了今年二月的第一波抗议示威。 

第一波示威因为疫情的原因中止了。结果到了七月份,由于疫情导致泰国的制造业、果蔬出口和旅游业(其实还包括风俗业)都遭受了重创,年轻人找不到工作,有工作的也降薪,导游没处张嘴,按摩大妈的手都生了。只见那66岁的老国王带着二十几位娘娘在德国包下酒店搞多人运动搞上了瘾,连象征性地捐俩钱儿都不肯。 

这下中间派可逮着机会发飙了。但是这次发飙有两个奇怪的现象:

一是因为中间派和激进派积怨太深,这次示威活动,得不到西那瓦家族和泰国农民的支持,因此只集中在曼谷等几个城市,没有形成燎原之势。 

二是由于激进派的缺失,一部分学生提出骇人听闻的诉求:限制王权,尤其是要求废除不敬国王就要坐牢的《欺君法》。前几天在拉玛十世回国参加他老爸纪念仪式的时候,群众围着他的劳斯莱斯骂他傻逼、滚粗。 

自从泰国共产党解散一来,已经很久没有泰国人敢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了。这事儿闹得,我都不好意思再管西那瓦家族和泰国农民叫激进派了。 

泰国2017年宪法在颁布前有一个插曲:国王拉玛十世提出了几点修改意见,其中最重要的两条是: 

1. 草案里写的当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由总理、国会议长、宪法法院院长等人召开联席会议应变,改为由国王陛下作为最终决定者。 

2. 之前若国王不在国内,必须任命摄政王处理政事。按照惯例,由泰国枢密院主席出任摄政王。经拉玛十世反对,改为由国王自行决定是否需要设置摄政王。

这都不需要什么分析了,明晃晃的就是国王和军方在争权。国王在第一回合斗争中大获全胜。 

这军方要是不反击那就活见鬼了。

2019年5月,泰国摄政王(军方代表)去世。

2019年7月,平民出身的诗妮娜被册封为贵妃。

2019年10月,诗妮娜被剥夺全部头衔,下狱。罪名之一是对国王和王后都很傲慢。

2020年2月,泰国爆发第一波示威活动。

2020年7月,泰国爆发第二波示威活动。

2020年810日,示威学生提出限制王权诉求。829日,诗妮娜贵妃出狱,恢复一切头衔,飞赴德国。 

诗妮娜贵妃的事通常都被当做泰国王室的甄嬛传一笑而过了。但是结合上述时间线,我很难不怀疑诗妮娜贵妃是军方的代表。年老的国王早已失去生育的可能。王后虽然没有亲生子女,但可以以嫡母的身份混下去。平民出身的诗妮娜下半生唯一的依靠就是军方。而军方在摄政王空缺以后也急需一个人对国王进行牵制。 

拉玛十世是个生活腐化的国王不假,但常年居住在德国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在女权主义盛行的当今世界,公开纳妾会对他的国际声誉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那么问题来了: 

第一个故事:国王出于对诗妮娜的宠爱而在立后三个月后冒天下之大不韪册立贵妃。三个月后和爱妃翻脸,又过了十个月的隔离生活之后,突然想起了爱妃的种种好处…… 

第二个故事:国王为军方势力所胁迫,自毁本就不怎样的声誉,在枕边安排军方代表,三个月后忍无可忍地将她下狱,与军方关系紧张。在示威群众提出限制王权以后,国王不得不放下身段,放出贵妃,求得军方谅解。 

这两个故事,您信哪个?反正我是很难相信以拉玛十世的阅历,对诗妮娜贵妃的册立、废黜和复宠完全是出于个人感情的起伏…… 

所以在我看来,泰国2020年的示威活动,虽然有疫情的放大作用,但根本原因在于2017年宪法造成的新政治格局:红衫军和黄衫军对峙的时代以红杉军(旧激进派)的出局告一段落后,黄衫军开始了撕裂。 

中间派对保守派不满,乃至于中间派衍生出了新的激进派。保守派内部,新的国王和军队互相嫌弃,但不得不捏着鼻子抱在一起。 

从中国的国家利益出发,重要的不是哪一派在泰国掌权,而是泰国必须要稳定。泰国没有亲中派,也没有亲美派。不管哪一派,盘算的都是666的竹子外交。只要政局稳定,就能积极参与一带一路,修泛亚铁路、和解放军联合军演、买我们的主战坦克、装甲车、潜艇和高铁,为南海问题不扩大给我们出把子力,为阻止越南称霸中南半岛发光发热。 

怕就怕在某西方大国的支持下,新的激进派有能力摧毁现政权但没有能力恢复秩序。更闹心的是,这些人已经和HK、湾湾的废青搅合在了一起。组成了反对我们和泰国政府的奶茶联盟(造个反都起这么费拉的名字,真是够了)。 

拉玛十世虽然在法律上扩了权,实际上他老爹攒下的政治资本已经被他折腾掉了差不多一半。他的家庭由一后一妃二女五子零王储组成,其中四个儿子流亡海外,不允许回泰国,五王子又疑似有智力缺陷。所以虽然拉玛十世非常差劲,但要是哪天他驾崩了,泰国只会更乱。 

所以虽然我和大多数人一样看不惯泰国王室和军方的做派,看不惯泰国2017年宪法红果果的耍赖。但是现阶段,明智之举还是帮泰国恢复经济,稳定政局。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王毅访泰之后,我们肯定会扶持泰国的旅游业和果蔬出口,让骂国王傻逼的导游回去忽悠游客,让对国王竖起三指的大妈们回去按摩。(三指礼出自电影《饥饿游戏》。) 

泰国作为美国的盟友,却在中美竞争中暗中偏袒中国。我预测在我们帮助泰国渡过眼前危机之后,他们很可能会加强同美国的关系。到时请大家不要气愤。因为正如本文开头强调的:对于中国来说,一个表面中立,暗中偏袒我们的泰国,比一个完全倒向我们的泰国更有价值。如果泰国倒向我们,美泰盟友关系解除,很可能造成美国和越南结盟,那我们可就头疼了。 

中国援助泰国,帮他们渡过难关。然后泰国改善和美国的关系,比单纯地对我们感恩戴德更有利。 

国际政治的吊诡和趣味,正在于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