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昨天晚上没睡好,有几拨认识的人或者熟人,微信联系、打电话,还有直接找上门来的——兴师问罪。他们都强调他们跟联想没关系,绝非受托于联想。只是看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很替我感到痛心,认为我现在的吃相很难看,认为我做错了,认为我做得关于联想的五期节目站不住脚,甚至说不愿意看到我继续这样下去…

那我就请他们帮助我进步,我是个善于承认错误的人,如果我错了的话我愿意改正。但是他们讲了半天,我觉着抒情的泛泛之词太多,有效证据不足。

我做了五期关于联想的节目,你可以说司马南哪期错了,哪句话错了,哪个图表错了,哪个证据错了,哪个逻辑错了。是当年泛海29%的控股错了,还是杨元庆一个人的股份比中科院的股份还要多,100%的国资改成了今天这个样子错了?是一半高管是外国人可能会涉及到政府采购信息安全问题说错了,还是现在资不抵债,我引用的数据错了。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可能1800个亿,欠的都是中小微企供应商的钱。按照现在联想的实际情况,如果银根收紧,中小供应商要求兑现的话,那联想很可能暴雷……这些事情我哪个说错了?

还有一些事情其实我都没讲。在网上我看到一个年轻人为主的网站,上面一个年轻人说联想在国外卖的便宜,在国内卖的贵,贵出几千甚至贵出上万;还有投票没投给华为等等……这些事情我都不谈,因为大家都知道。

我只是根据公开的已有的材料,拉出一个逻辑脉络来。如果司马南有什么地方错了,我是愿意承认错误的,我必须表明这个态度。但是他们说:“司马南,现在官媒批评你了。这不是官方态度吗?”我一看还真是,和讯网和《北青报》都发表评论了。给大家看看同花顺下边这篇文章,直接就说“乱说‘国有资产流失’大帽子要不得”,买他们股票的人,都能够看到这篇文章。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有人说这代表了官方的态度。不论是老百姓说我错,还是老朋友说我错,包括联想说我错,中科院说我错,更不要说任何官方指出我的错误,我都愿意改正。但是我特别耐心的听,尤其是熟人和老朋友说这些事,我听来听去想承认错误,我都不知道该从哪承认起。

“乱扣‘国有资产流失’大帽子要不得”我也同意,但问题是司马南给联想乱扣大帽子了吗?还是司马南用事实来说,他对这事情不理解,希望中科院关于这事情有一个正面的回应,我哪说错了?如果你一定要坚持说司马南乱扣“国有资产流失”大帽子,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同样用这个句式来说:“乱给‘国有资产流失’辩护也要不得。”

你辩护可以,但是不能乱辩护,辩护要逻辑和事实。如果有人一口咬定《北青报》和和讯网的文章,说这就是官方定性,这就是裁定结果,我觉得还不能算。如果是中科院出面说:“老柳这事情我们调查之后,我们给出的结论是这样……”那就算是官方的一个定性。不管司马南是侵犯人家名誉权了还是什么问题,那得法院来裁定。同样是传媒机构,人家批评我是为了帮助我,这总是好的。

这次股权转让究竟有没有导致国有资产流失?这本来是联想历史上的问题,但是我做节目不只讲历史问题,是历史投射到今天。今天资不抵债,今天供应商欠这么多钱,今天可能暴雷,今天可能涉及到政府采购的安全问题,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可是这两天紧锣密鼓的对我进行帮扶教育,劝我整改的朋友们,都没有谈到这些关键问题。

事实原本是很清楚的,我还纳闷他们怎么都说这句话,一看是《北青报》的评论里面讲的。这么讲可以,但事实呢?——没有。这就有点霸道了吧,难道你们不需要有个论证吗?不需要讲一点逻辑,不需要给出一点事实吗?张嘴就说事实本身是清楚的,这就论证完了,这不吓死个人吗?

当然他们也有论证,那个论证就更吓人,张嘴就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咱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中央国务院是最高、最权威的。说关于老柳是有定性的,2018年12月授予100名“改革先锋人物”,老柳是其中之一。后来我看了那段视频,其中讲到柳传志的时候说:“柳传志当年组织实施公司股份制改造,促进了一系列科技成果转化和众多的科技人才的培养。联想控股的股份制改造实践获得充分肯定。”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是有这么一个事,当时媒体是报道的,但是你拿出来2018年的那张报纸,能够证明联想不涉及贱卖国有资产吗?能够证明联想不涉及国有资产流失吗?

如果你用一个人曾经获得的荣誉来论证他的今天,这个逻辑上讲不通。那周某康、郭某雄、徐某厚、孙某军等人,哪个没有辉煌的过往?哪个不是胸前带满勋章?

有个朋友在电话质问我,说:“有一篇最全面的文章是介绍老柳的,你看过没有?”我确实没看过,他就发给我看了看。是《中国经济周刊》的一篇文章,讲老柳是一个幸存者,什么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像你这种捣乱的小毛贼,根本就不可能撼动老柳一根豪毛。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我说:“你说我哪错就行了,说豪毛干嘛呀?不说这个事行不行?”

他说:“老柳是中国最著名的企业家,你承认不承认?”

我说:“你别让我回答这种问题,实话说我不了解。”

他说:“老柳,虽然他的财富数字从来没有登过什么任何榜,但是人们都叫他教父,你以为是浪得虚名的吗?论声望、论人品、论人缘,柳传志无疑是中国最受尊敬的泰山北斗级的企业家之一。马云称其为‘自己的偶像’,王健林叫他‘老大哥’,雷军把他视为‘旗帜和中关村人的楷模’,冯仑视他为‘最钦佩的人’…...哪一个不比你更有说服力?哪个人不比你一个胡同串子社会地位和声望更高?”

我听到别人骂我骂得比较有水平的时候,常常能生出一种喜剧感。我是”胡同串子”,我承认我很享受”胡同串子”,在胡同里串来串去,说我是”胡同串子”我倒不觉得对我是贬低,我是觉着你这个胡同串子说得比较给力。

老柳肯定是有过人的地方,但是要说中国企业家最让人佩服的,我觉得是不是任正非还更令人佩服?任正非遭到这么大的打压,在企业里所占的股份那么一丢丢,闺女被绑架了,美国全球范围打压。伤痕累累,但华为依然在飞行。

他又问我:“任正非你了解吗?”

把我问着了,我真不了解,跟老柳一样我都没见过,但是我确实由衷的佩服任正非。

他说:“你不了解,凭什么佩服?与任正非的神秘和张瑞敏的‘出世’相比,柳传志更加’透明’。柳传志磊磊落落,肝胆两昆仑。他愿意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别人,所以大家才说他是教父。”

我说:“你太了解老柳了,但是你说出来这词我都害怕。他怎么个教父?”

他说:“他创立联想,也在‘复制’联想。”

我就跟了一句,我说:“复制资不抵债吗?还是复制欠中小微企业的1800个亿,复制借银行的钱,还是复制一半高管是外国人?”

我还没说完,他突然间就给了我一个反击。他说:“华为没有外国人么?”

华为的外国人是技术专家,并不能决定华为的命运。联想里边这几十个高管把60多个亿全拿走了,再分走40多个亿,这情况不一样,联想是“胖方丈穷庙”。是不是在这一点上,华为和联想不可比?

他问了我一个问题:“司马南,你创业吗?”我不创业。他接着说:“所以我就知道你是耍嘴的,所以你就不能理解老柳创业。他通过孵化出更多的优秀企业,他的中国式商业哲学至今仍然影响着年轻一代的企业家。”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他的说法我只有洗耳恭听,因为我确实不了解柳传志在青年企业家中有这么高的威望。但是他说的也太多了,他反复用这种方法证明司马南错了,司马南自不量力。

用这个逻辑来证明联想在改制过程当中不涉及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我觉得证明不了。我说:“你知道不知道王振华?”

王振华也很牛,他是2021年福布斯排行榜第352名中国的大富豪,曾任江苏省人大代表,获得过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社会主义建设贡献奖、上海市统一战线(工作)先进个人、中华慈善突出贡献人物等殊荣,担任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执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常务副会长、上海市房地产商会会长、江苏省人大代表、江苏省工商联副主席等职务。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这个人特别辉煌,有很多很多成就。但是他被抓了,被判了五年。

王振华这个人当年把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儿带到五星级酒店里面,性侵这个女孩。这件事舆论曾经沸沸扬扬,有人给他做无罪辩护。

我说这个例子只是想证明,一个人有辉煌的过往,并不能够证明他在今天的某件事情上怎么样。我现在做了五期节目,我谈的只是联想改制过程当中涉嫌巨额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另外一个朋友给我发了新华社的文章。新华社《经济参考报》曾就此刊发评论指出,建立中国特色的现代国有企业制度,是一场没有可参考对象的伟大改革。在这一改革过程中,没有先例可循;在涉及建立现代公司治理体系、多元化股权结构、企业薪酬体系、激励机制、管理人员遗选机制等一系列改革方面,不要动不动就给企业扣“私有化”“国有资产流失”的大帽子…..

新华社是说我乱扣大帽子吗?很显然他的理论是正确的,可是这些说法并不能够证明联想不涉及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还有一个朋友也是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篇文章,说像你这样动不动乱扣“国有资产流失”的大帽子的危害很严重,严重扰乱了企业发展的改革环境,给企业正常经营造成实质损害,应当依法遏制。

你连能够证明司马南错的证据都没有,你只是说我错了,而且要对司马南绳之以法。但你现在不是反过来给司马南扣了一顶帽子吗?

我看《北青报》里边说,会有这种判断是因为缺少财务专业知识。这更离谱啊。沿用他们的逻辑就是对此不谈,就不说你司马南错在什么地方,联想对在什么地方,光是绕了一大圈。那我可以证明,我学过会计的,我当过会计系的班主任。1982年在杭州教的学生,我现在至少能数出25个,有审计师、注册会计师、总会计师、会计学教授、博导……你的逻辑是我不专业,但请别拿专业吓唬人!经不起推敲的是联想。

我在和讯网的文章里面终于找到了一句算是谈具体问题,说2008年底联想控股的净资产是77.2亿,这就有意思了。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且不说,联想控股2011年发行债券时的财务数据里明确写到,它的净资产收益率是3.45%,我们结合威远生化披露的数据,联想控股2008年底的净利润是4.83亿元,净资产收益率等于净利润除以净资产,这学过财务的应该都懂,我们倒算一下:

净资产=净利润/净资产收益率=4.83/3.45%=140亿。

考虑到小数点四舍五入,与这个139.73亿的净资产是完全吻合的。

莫非,他们自己给的数据都互相打架?大家别着急,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2004年联想成立20周年时,新华网有这么一篇报道,明确提到2004年联想的净资产是80多亿,原来从2004年到2008年,经过4年高速发展,而且这中间还并购了IBM,等到了08年的时候,联想的净资产就只有77.2亿了?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这就耐人寻味了,敢情你们说是77.2亿净资产,就是77.2亿净资产,那2004年的80多亿净资产又怎么解释呢?是不是也要反过来扣新华网一个造谣的帽子呢?

1964年,中关村几间破旧的平房中,11名科技人员集体下海,靠着中科院计算所投入的20万元创办了联想公司,20年后,这里创造了80多亿的净资产。大家想想,联想成立20年,净资产80多亿,五年后把股份卖给泛海降到了70多亿,这个道理讲得通吗?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我又想到一个事,当时为什么卖股份给泛海?为什么不是别人呢?联想为泛海量身定做的条件啊。随便举一个例子,要求“公司成立满20年”,泛海1988年成立,泰康1996年成立,直接把后者踢出局了。根据公开报道,只不过是老柳不满意泰康参与管理。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找一个老头,66岁的,其貌不扬的,被人骂作“胡同串子”的,江湖上恶名昭彰的,做过司马南频道的,隔壁住着老太太叫隔壁王奶奶的,现在知名度越来越高的。那就是我呀。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至于拿“改开先锋”这种荣誉背书,更是搞笑了,刘青山、张子善曾经战功赫赫,后来犯罪了,照样被枪毙;几年前康师傅还是正国级,腐败的问题出来,照样把他判了。

按照联想给出的这样一个方案,这么一个框框,这么一个标准,那只有泛海啊。手里抓一把米,漏出去,就漏到泛海那个地方去。请问这样的事实是不是也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我是随时准备修正错误的,但是我也希望联想能不能有一点实事求是的态度?但联想可是一句话没说。现在这个出面的都不是联想,都说和联想没关系。

今天有一个大背景,是有一个会议公报发表了十个坚持: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人民至上,坚持理论创新,坚持独立自主,坚持中国道路,坚持胸怀天下,坚持开拓创新,坚持敢于斗争,坚持统一战线,坚持自我革命。公报特别强调,在根本问题上,绝不允许出现颠覆性的错误。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不但是有涉嫌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还有没有一个买办的路线问题?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我胡同里的老刘对杨元庆拿那么多钱,对老柳退休金还拿那么多,一直这个耿耿于怀。因为他退休金才6000多块钱,所以他不服气。我安慰他说,老柳拿钱应当是依照他的贡献,你拿这么多,按照你这辈子干的事来说,这就不少了,你应该心里踏实。

但是杨元庆该不该拿那么多钱?他拿的钱,他分的红,他所占的股份超过了中科院,这道理通不通?那就是另外一个原则问题了。因为涉及到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国有资产不允许流失这样一个刚性原则问题。

司马南:有关联想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但是老刘一口咬定,那高薪必须得降下来,毕竟是国有企业。企业已经改正了,但是改正到什么程度,到底工资要拿多少,这事要中科院来定,要国资委来定。这事咱们只能摆一摆问题,我们是不能给结论的。

联想最近的大事,不是司马南写了几篇文章,做了几期节目。联想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科创板一日游上市。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联想你上市这事干嘛?为什么这样?结合这次决议里面的十个坚持,为什么联想“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是自己知道自己的问题了,有些心虚所以急流勇退呢?还是监管部门发现了联想包括资不抵债的问题?

我觉得自证清白是对的,但是无论什么方式,直接的间接的,包括我以后大家批评我,我都希望能用事实说话,用证据说话。北京有一家中药企业,前不久关于他们企业被中纪委通报他们当中的某一个人的事情,我做了一期节目,说了几句,结果这家中药企业就举报了司马南。人家就拿比较具体的问题,司马南错在“”泄露企业机密、误导舆论、私自议论省部级案件”。我喜欢这家中药企业的态度,那家中药企业相当有名——同仁堂。

这两天找上门来声讨我批判我,叫我整改的一些人,你就没有人家同仁堂说得那么清楚。但同仁堂说我私自议论省部级案件,我可简单反驳。

我查了一下,你是北京国资委管的一个企业,怎么又成省部级了?我们不是被吓大的。同仁堂尽管举报我五条,但是他话说得明白。遇到这两天声讨司马南的人,你话说不明白,只举了一个证据,说司马南不懂财务。我只好用证据证明你撒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