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大家都忘了

今近日,鲍某明性侵事件,大有成全民关注的热点趋势。相信最终会有个结果。

但房地产行业,在2019年7月,也曾爆过性侵幼女的大事件,新城控股的王振华。据了解,王振华是以涉嫌猥亵儿童罪被批捕的。我国法律规定,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最高量刑10年,猥亵儿童罪最高量刑5年。

2019年7月11日,央视新闻在报道王振华案件中,证实了其已经于2019年7月10日被批准逮捕。此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表示,一定会在法定期限内就此案提起公诉,不会超限。

一般而言,犯罪嫌疑人从批准逮捕到一审,需要6个月时间。至今,9个月零一天过去了,还没有判决消息。中国裁判文书网中,也未有和王振华案件有关的裁判文书。

反而,时间进入2020年后,各大自媒体都在夸奖新城控股2019年的骄傲成果多么来还不易。可能有的自媒体人,太健忘也太善忘了,要不怎会如此荒唐和狗血。

一个猥亵9岁女童的犯罪分子,在韩国N号房事件、鲍某明事件刷屏的今天,已时隔9个月,仍在法外。

2019年7月,,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新城控股已经和王振华做了切割,法定代表人由王振华变更为其子王晓松(加拿大国籍)。

但事实是,王振华仍为新城系三家上市公司实控人。

同年,新城控股出售项目回笼资金、股权质押(8-10月,新城控股一共出质股权5000万元和60000万股股权);

同年11月,新城控股发布股权激励计划;

同年12月,新城控股全资子公司发行美债等;

2020年1月,评级机构将新城控股移出观察名单;

2020年3月9日,新城控股发布公告,宣布发行2020年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规模6亿元。

《2020年胡润全球房地产富豪榜》中,王振华和其子王晓松位列第33位,相比去年上升34位,身价430亿元,相比去年财富增长74%

新城系的股价,也在这个过程中,似乎走出了王振华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

2020年3月底,新城控股发布了2019年度财报。报告期内营业收入858.47亿元,较上年增长58.58%;扣非净利润99.8亿元,较上年增长3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6.54亿元,同比增长20.61%。

相比碧桂园的财报,新城控股这份这份财报,堪称五星级的财报,漂亮得让人感觉不真实。

公开的年报显示,新城控股在2019年的扣非利润为100亿,但有45.24亿来源于利息资本化。除此之外,新城控股2019年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26.47亿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为15%

利息资本化45亿,再加上财务费用中的10.8亿,这利息负担,不可谓不重。

财务费用资本化,可提高利润,房企的常规操作。同时再通过投资性房地产调节利润,以获取公司在二级市场的高市值。

公允价值计量投资性房地产的另一个好处则大幅提高了公司的净资产,方便融资,保证公司的快速发展。

初善投资分析,如果把新城控股净利润里所有的非经常性损益(含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剔除,财务费用全部费用化,投资性房地产按照成本计量,30年计提折旧,那么新城控股近三年调整后的净利润分别为35亿、59亿和60亿元,分别只占原净利润的57%、48%和45%。

换句话说,新城控股的净利润只是公布净利润的一半。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新城控股将销售费用资本化,诸多上市房企财报中,似乎是头一遭见。

在报告期内,新城控股利用新准则,将20亿的佣金支出,计入“其他流动资产”。待到相应的房产转为收入时,这部分佣金支出才会计入损益,导致了实质上的销售费用延迟入账。

依目前的情况判断,新城控股,似乎还远未走出王振华事件的影响,情况似乎也并没有表面那么乐观。各自媒体也别急着唱赞歌,小心又被打脸。

天机将会持续关注王振华事件的最新进展,也希望社会各界都能切实为未成年者提供足够的保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