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方对中国疫情的反应、影响及展望

世界各方对中国疫情的反应、影响及展望

导读

新冠肺炎从武汉迅速蔓延到全国乃至全球,中国迅速强力应对,但仍引发国际各方正反两方面的强烈反应。国际组织和各国对中国疫情采取了哪些措施?影响多大?未来还将采取哪些措施?中国如何应对?

 

摘要

一、世卫组织反应:相对理性客观,根据《国际卫生条例》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但高度肯定中国的防控工作,认为没有必要采取限制国际人员流动和国际贸易的措施,将于3个月后重新评估,若届时疫情得到控制,将撤销认定。WHO宣布PHEIC后,仍可能对中国主要疫情发生地湖北定义为受染地区(俗称“疫区”,非国家概念,而是对部分省市)。世卫组织明确肯定中国的努力以及信息的透明程度,认为该决定不是因为世卫组织对中国没有信心,而是因为他国,尤其是卫生系统较弱且准备不足的国家。世卫组织同时宣布七条临时建议。

二、世界各国和地区采取了正反两方面措施:正面措施主要是积极采取人道主义援助,但也有国家和地区为防控疫情传播而采取一系列的反面封锁措施。
1正面支持看,多数国家和地区援助中国抵抗肺炎疫情,其中包括捐赠物资、组织医疗团队和提供技术支持援助中国。
负面封锁看,为防止病毒蔓延,多数国家和地区采取边境封锁措施,主要手段有撤侨、缩减航班、加强中国游客入境审查、限制签证和限制旅行五个方面等。
截至1月31日,已有62个国家针对中国公民采取入境管制措施,其中,6个国家对中国公民采取了签证收紧措施,4个国家采取入境限制措施,5个国家对护照签发地为“湖北”及有“湖北”旅行经历的人员进行重点入境管控,47个国家则对入境的中国公民采取体温检测和健康状况申报等措施。
2、美国特朗普政府1月31日宣布,源自中国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为“国家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暂停有传播2019新型冠状病毒风险的外国人入境美国,据此,美国暂时禁止在过去14天内去过中国大陆的外国公民入境,唯永久居民和美国公民直系亲属例外。美国三大航空公司宣布暂时停飞中美航班。此外,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于1月30日表示,目前处于扩散期的肺炎疫情将有助于工作岗位回流美国,引发美国民众不满。
三、在2002-2003年的非典(SARS)疫情过后,世卫组织共宣布了5次“PHEIC”,均对当地经济和资本市场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影响既是暂时性的也是沉重的。包括: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14年的脊髓灰质炎、2016年寨卡病毒、2014与2019年的埃博拉病毒。
国际上,主要采用人员流动控制和货物贸易控制两大手段。人员流动控制包括旅行提示、学校关闭、工作场所隔离、出入境限制等,货物贸易控制包括禁止物品出入境、货物贸易检疫和物品除害等。
四、未来将有三种情景。
情景一:防控及时得力,疫情持续时间较短,疫情高峰出现在2月中旬,3-4月结束,WHO解除PHEIC认定。对贸易的冲击主要体现在服务贸易方面,各国家和地区加快撤侨、缩减航班、加强中国游客入境审查、限制签证和限制旅行等;对经济的冲击也主要局限在一季度,四个季度的GDP增速预计为4%、6%、5.8%和5.6%,全年在5.4%。
情景二:由于春节复工人口流动、气温较低利于病毒传播以及防控不得力,疫情可能延续至二季度,最终各方面努力下并在气温升高的帮助下于6月左右结束,WHO维持PHEIC判断至6月。对贸易的冲击将更加明显,如中断中国人员流动、限制外籍人员来华旅游等。对经济的冲击持续两个季度,四个季度GDP增速预计分别为4%、5%、6%和5.8%,全年GDP增速为5.2%。
情景三:考虑到病毒的前期潜伏期较长、传染性较强以及未来变异的可能性、复工以后再次扩散和传播、防控上可能的疏漏,疫情持续时间可能会超出预期,WHO或将“湖北”定义为受染地区(俗称“疫区”),并提出更为严格的建议措施。WHO定义疫区以“省/市”为单位、而非国家,且不同省市定义和解除“疫区”的时间不同。WHO可提出“拒绝未感染人员进入受染地区”“进行出境检验(或)限制来自受染地区人员出境”等建议。区域方面,“非典”时期中国先后有10个省/直辖市被定义为“疫区”,据此推断,湖北省为最可能被列入疫区省份。时长方面,“非典”时期定义为“疫区”的平均时长为三个月左右,且长达24天没有新增确诊,2003年6月24日,WHO才正式将中国大陆从疫区中除名。鉴于湖北省病例较高,且较气温较低仍有利于病毒传播,预计湖北省“疫区”将长达3-4个月。若湖北省被定义为“疫区”,国外将对来自疫区的商品提高准入门槛或直接禁止进入,虽然湖北省出口份额占全国比重有限,但对湖北认定为疫区导致各国对中国出口商品的接受程度更低、手续更复杂、运输成本更高,且对部分行业和资本市场影响较大。
从历史经验和当前进展来看,第一种情景目前概率较大,主要是基于此次疫情防控的及时性和力度明显强于2003年非典时期,但是也要做好第二、三种情景的准备,做好疫情恶化、形势更严峻和持续时间更长的准备。第一,反应迅速。非典历时半年,但从2002年11月16日首发病例到2003年4月17日政治局会议高度重视相隔5个月时间,其间信息瞒报、麻痹大意、贻误战机等情况严重,而此次疫情从12月8日首发病例到1月20日总书记指示相隔不到1个半月。第二,强大的动员能力和防控力度超前,抗击疫情经验更丰富。参考过去抗击“非典”的经验,采取了对重点疫区进行管控、武汉和湖北其他地市封城、及时提供各类医疗物资、“小汤山模式”医院定点诊疗感染病例、延长春节假期防止人员大幅流动等措施。非典时期从4月17日政治局会议到6月20日小汤山医院最后的患者出院,仅2个月时间便基本扫清疫情。
五、当前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主要来自内部。国际各方对中国的态度最根本取决于我们自身应对及效果,为此我们提出十大建议(见正文)。
风险提示:疫情持续升级

正文

1      世界各方对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应

1.1   WHO: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2020年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且高度肯定中国的防控工作,并将于三个月后进行一次重新评估,若届时疫情得到控制,将撤销认定。WHO确定的依据是《国际卫生条例》(2005),1)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构成对其他国家的公共卫生风险;2)可能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这主要取决于三点:1)情况严重、突然、不寻常或意外;2)公共卫生影响超出了受影响国家的边界;3)可能需要立即采取国际行动。
WHO委员会充分认可中国方面的努力以及信息的透明程度。谭德赛多次强调对中国的信心,“在过去的几周中,我们目睹了一种以前未知的病毒的出现,该病毒已升级为史无前例的疫情爆发,并已得到史无前例的应对。”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政府采取了十分有效的管控措施,不只有效地控制了病毒在国内的传播,也有效地防止了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但由于病毒可能会传播至医疗设施较弱的国家,为了更好地支持这些国家,我们宣布,中国疫情已经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谭德赛再次强调,该决定不是因为世卫组织对中国没有信心,相反,他认为中国在防控传染病方面的努力为全球都立了新的高标准:“正如我从北京回来以来反复说过的,中国政府采取了非常规措施来遏制2019-nCoV爆发,尽管这些措施对中国人民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影响。”该全球疫情包括中国境外18个国家的98例病例。
在谭德塞宣布将新冠病毒疫情为PHEIC后,还宣布了七条临时建议:第一,没有必要采取限制国际人员流动和国际贸易的措施,世卫组织不建议限制贸易和人员流动;第二,必须支持那些卫生系统较弱的国家;第三,必须加速疫苗、治疗方案和诊断方案的研发;第四,必须打击谣言和错误信息的传播;第五,必须审查准备计划、找出差距、评估所需资源以识别、隔离、治疗患者,防止疫情传播;第六,必须与世卫组织和全世界共享数据、知识和经验;第七,打败此次疫情的唯一办法就是,所有国家以团结协作精神共同合作,我们都身处其中,我们也只能共同阻止它。
1.2   国际反应:正反两方面措施,人道主义援助与边境封锁
疫情爆发后,除国际组织发声外,世界主要经济体采取了正反两方面的措施,正面积极采取人道主义援助,但也有国家和地区防控疫情传播而采取一系列的封锁措施。具体如下:
第一,多数国家和地区援助中国抵抗肺炎疫情,其中包括捐赠物资和组织医疗团队援助中国。科学人员方面,疫情发生以来,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国家(地区)与中国保持密切沟通,港澳台地区和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考察组到访,开展积极有效的国际交流与合作。1月30日,钟南山院士在广州会见美国来华国际流行病学教授利普金,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进行探讨。政府机构方面,各国纷纷表态愿向中国提供任何必要的帮助,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已通过各种渠道向我国捐赠了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企业及组织方面,国际社会纷纷伸出援手,多家跨国企业和组织通过捐款、捐物、医疗技术合作等多种方式支持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第二,为防止病毒蔓延,多数国家和地区采取边境封锁措施,主要手段有撤侨、缩减航班、加强中国游客入境审查、限制签证和限制旅行等。据中国外交部,截至1月31日,已有62个国家针对中国公民采取入境管制措施,其中,6个国家对中国公民采取了签证收紧措施,4个国家采取入境限制措施,5个国家对护照签发地为“湖北”及有“湖北”旅行经历的人员进行重点入境管控,47个国家则对入境的中国公民采取体温检测和健康状况申报等措施。
美国特朗普政府1月31日宣布,源自中国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为“国家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暂停有传播2019新型冠状病毒风险的外国人入境美国,据此,美国暂时禁止在过去14天内去过中国大陆的外国公民入境,唯永久居民和美国公民直系亲属例外。美国三大航空公司宣布暂时停飞中美航班。此外,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于1月30日表示,目前处于扩散期的肺炎疫情将有助于工作岗位回流美国,引发美国民众不满。
撤侨方面,1月28日起,日本陆续包机从武汉撤侨,其直系非日籍亲属允许登机,同时,日本装载了大量援助中国的口罩、防护衣等物资。1月30日起,韩国从武汉撤侨,规定非韩籍亲属不得登机,同时提供中国口罩、防护衣等物资。1月31日起,美国陆续包机将本国外交官及公民从武汉接回。此外,英国也已采取湖北省撤侨措施,俄罗斯、澳大利亚、新西兰、德国和法国正积极安排撤侨工作。
缩减航班方面,1月29日,英国暂停往来中国航班。1月30日,意大利暂停往来中国航班。法航紧急叫停所有往返中国大陆的航班至2月9日。美国主要采取缩减航班措施,自2月2日来自中国的航班将只能在纽约、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西雅图、亚特兰大、檀香山的7个机场七个机场入境,其中,美国航空计划从2月1日至3月27日,暂停所有往返中国内地的航班,达美航空将从2月6日至4月30日之间暂停所有往返中国内地的航班。
入境审查方面,1月20日,朝鲜决定无限期禁止中国游客入境。美国宣布于2月2日起对过去14天去过湖北省的返美美国公民实行最长14天的强制隔离;对过去14天去过中国大陆其它地区的返美美国公民在指定口岸实行严格检查并要求他们在家实行有监控的自我隔离14天;暂时禁止在过去14天内去过中国大陆的外国公民入境,永久居民和美国公民直系亲属除外。新加坡于2月1日起禁止中国人和过去14天内去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在新加坡中转的旅客也包括在内,但当地居民和持有有效工作许可、学生签证和长期访问许可的人除外。
限制签证方面,美国将从2月3日起一周内暂停所有赴美签证服务,重启日起暂无规定。德国大使馆发出通知,将从2月3日起一周内暂停所有的签证,计划于2月10日重新开放。俄罗斯关闭在远东地区的中俄边境,并限制对中国公民签发签证。
限制旅行方面,1月30日,美国国务院再次调高了对中国的旅游警告,将对整个中国的旅游警告升高到第四级:请勿前往。

世界各方对中国疫情的反应、影响及展望

2      影响
2.1   历史经验
国际上,主要采用人员流动控制和货物贸易控制两大手段。人员流动控制包括旅行提示、学校关闭、工作产所隔离和出入境限制等,货物贸易控制包括禁止物品出入境、货物贸易检疫和物品除害等。
在2002-2003年的非典(SARS)疫情过后,2005年新的《国际卫生条例》颁布,提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概念。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之前,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了五次“PHEIC”。
第一次,2009年甲型H1N1流感疫情。2009年4月,甲型H1N1流感从墨西哥扩散至全球214个国家和地区,世卫组织当即宣布甲型H1N1流感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009年5月,墨西哥病死率达到2%。中国大陆、中国香港、澳洲、日本、冰岛等国家和地区发布旅行建议和检查来自疫区旅客。据WHO数据,截至2010年7月,甲型H1N1流感导致全球超过1.8万人死亡。2010年8月,世卫组织宣布甲型H1N1流感结束。据墨西哥央行数据,流感疫情估计对墨西哥旅游经济造成了数百亿美元的损失,造成墨西哥GDP缩减比例约5.3%并对全球股市造成冲击,使全球股市下跌10%左右。

世界各方对中国疫情的反应、影响及展望

第二次,2014年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疫情。2014年5月,中亚、中东、中非三个主要区域发生了野生脊髓灰质炎病毒国际传播。该次爆发的病毒可以侵入神经系统并在几小时内导致不可逆转的瘫痪,且面临再感染。世卫组织认定其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016年11月WHO宣布脊髓灰质炎疫情结束,但相关治疗仍不能扭转永久性麻痹脊髓灰质炎。
第三次,2014-2016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埃博拉病主要表现为发热、出血、多脏器损害或衰竭,患者病死率可达50%以上。2014年8月世卫组织认定其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018年7月解除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长达四年的疫情主要影响了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三个国家,共导致超过11300人失去生命。两年时间内由埃博拉疫情引发的经济损失高达320亿美元。
第四次,2016年“寨卡”疫情。“寨卡”病毒是一种主要靠蚊子叮咬传播的病毒。当年2月,世卫组织宣布巴西密集出现的小头症病例和其他神经系统病变可能与寨卡病毒流行存在密切联系,同时也对世界其他地区构成公共健康威胁,故认定其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016年11月,“寨卡”疫情结束。2015-2016年的寨卡病毒,最终导致了4000例感染孕妇分娩了小头畸形儿,同比增长了20倍。另外,“寨卡”也对巴西地区造成310亿雷亚尔损失,其中,2015年的经济增速下滑到了-3.54%。
第五次,2019年刚果(金)埃博拉病毒疫情。2018年7月,世卫组织宣布刚果(金)埃博拉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是继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后,埃博拉病毒的第二次大暴发。截至2019年8月,刚果(金)一国累计报告确诊和疑似病例2934例,死亡1965例。
2.2   情景分析
情景一:防控及时得力,疫情持续时间较短,疫情高峰出现在2月中旬,3-4月结束,WHO解除PHEIC认定。对贸易的冲击主要体现在服务贸易方面,各国家和地区加快撤侨、缩减航班、加强中国游客入境审查、限制签证和限制旅行等;对经济的冲击也主要局限在一季度,四个季度的GDP增速预计为4%、6%、5.8%和5.6%,全年在5.4%。
情景二:由于春节复工人口流动、气温较低利于病毒传播以及防控不得力,疫情可能延续至二季度,最终各方面努力下并在气温升高的帮助下于6月左右结束,WHO维持PHEIC判断至6月。对贸易的冲击将更加明显,如中断中国人员流动、限制外籍人员来华旅游等。对经济的冲击持续两个季度,四个季度GDP增速预计分别为4%、5%、6%和5.8%,全年GDP增速为5.2%。
情景三:考虑到病毒的前期潜伏期较长、传染性较强以及未来变异的可能性、复工以后再次扩散和传播、防控上可能的疏漏,疫情持续时间可能会超出预期,WHO或将“湖北”定义为受染地区(俗称“疫区”),并提出更为严格的建议措施。
WHO定义疫区以“省/市”为单位、而非国家,且不同省市定义和解除“疫区”的时间不同,WHO宣布PHEIC后,仍可能定义“疫区”。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针对受染地区,WHO可提出“拒绝未感染人员进入受染地区”“进行出境检验(或)限制来自受染地区人员出境”等建议。区域方面,“非典”时期中国先后有10个省/直辖市被定义为“疫区”,据此推断,湖北省为最可能被列入疫区省份。时长方面,“非典”时期定义为“疫区”的平均时长为三个月左右,且长达24天没有新增确诊,2003年6月24日,WHO才正式将中国大陆从疫区中除名。鉴于湖北省病例较高,且较气温较低仍有利于病毒传播,预计湖北省“疫区”将长达3-4个月。
若湖北省被定义为“疫区”,国外将对来自疫区的商品提高准入门槛或直接禁止进入,虽然湖北省出口份额占全国比重有限,但对湖北认定为疫区导致各国对中国出口商品的接受程度更低、手续更复杂、运输成本更高,且对部分行业和资本市场影响较大。非典时期中国出口贸易受影响相对有限,出口同比并未出现明显下滑态势,在2003年4月有所下滑,主要是因为当时中国刚加入WTO,面临全球广阔的市场需求叠加中国低廉的商品价格。从行业看,武汉汇集了一些高科技制造业,包括光缆、空调、显示器、汽配、医药等,这些行业以及其相关产业链的贸易可能会由此受到进一步的影响。从资本市场看,疫情将从盈利和风险偏好共同打压股市,股市的波动性将加大。2003年4月疫情明显加重、4月16日国内多地区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疫区,市场情绪急转直下。4月15日起恐慌情绪快速扩散,股市大幅下跌,4月15-4月25日上证综指、沪深300指数分别累计下跌8.8%和8.5%。
从历史经验和当前进展来看,第一种情景目前概率较大,主要是基于此次疫情防控的及时性和力度明显强于2003年非典时期,但是也要做好第二、三种情景的准备,做好疫情恶化、形势更严峻和持续时间更长的准备。第一,反应迅速。非典历时半年,但从2002年11月16日首发病例到2003年4月17日政治局会议高度重视相隔5个月时间,而此次疫情从12月8日首发病例到1月20日总书记指示相隔不到1个半月。第二,强大的动员能力和防控力度超前,抗击疫情经验更丰富。参考过去抗击“非典”的经验,采取了对重点疫区进行管控、武汉和湖北其他地市封城、及时提供各类医疗物资、“小汤山模式”医院定点诊疗感染病例、延长春节假期防止人员大幅流动等措施。非典时期从4月17日政治局会议到6月20日小汤山医院最后的患者出院,仅2个月时间便基本扫清疫情。
3      应对
当前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主要来自内部,由国内部分行业停摆造成,根本取决于我们自身应对。
3.1   非典疫情应对举措
2002年11月到2003年6月,非典疫情大致分为初发、加速扩散和减退三个阶段。
非典期间货币政策总体保持稳健,维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通过适当信贷倾斜等方式支持防治非典工作。非典时期由于经济整体仍处于周期性上行阶段,货币政策并无降准降息操作2003年5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应对非典型肺炎影响全力做好当前货币信贷工作的意见》(银发[2003]111号),针对货币信贷工作提出意见,总体上要保持货币信贷总量适度增长,防止货币信贷出现大幅度波动,具体来看包括切实保障防控非典所需的合理信贷资金供应、对受非典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和地区实施适当信贷倾斜,并且要求各金融机构有针对性地加强贷款营销,积极支持企业开发、生产和销售有市场发展前景的保健卫生产品。2003年6月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工业生产、消费得到修复,经济出现过热倾向,通胀压力加剧,8月23日央行宣布将存款准备金率从6%上调至7%,货币政策至此进入新一轮收紧周期。
财政政策方面,我国主要通过财政减免、补助补贴、国债支持三类支持措施抗击非典。1)财政减免方面,2003年5月财政部出台《财政部关于对受“非典”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行业减免部分政府性基金的通知》(财综明电[2003]1号),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餐饮、旅店、旅游、娱乐、民航、公路客运、水路客运和出租汽车等行业减免部分政府性基金。此外,非典期间我国还对防治非典的捐赠物资免征进口税,对于在北京经营蔬菜的个体工商户免征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等,对于非典期间取得的临时性工作补助免征个人所得税。2)补助补贴方面,非典期间财政部对参与非典防治工作的卫生医务人员提供临时补助,分200元/天和100元/天两档;另外,对于农民和城镇经济困难的非典患者的医疗费用由救治地政府负担。3)国债支持方面,2003年5月9日,曾培炎副总理主持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和安排部署加快非典防治设施建设工作,会议决定适时调整国债资金投向,在自非典以来已安排15.5亿元用于全国疾病预防控制网络建设的基础上,再增加投资8.12亿元,重点支持疫情比较严重地区的非典防治,用途包括医疗设备采购、医院隔离室改建、医疗垃圾与污水处理、专用运输车购置等。
抗击非典疫情期间,我国主要采取了四大防治措施,统筹维护经济生产活动的正常有序运行。一是加强组织领导,形成统一的指挥体系。2003年4月2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成立了全国防治非典指挥部,吴仪副总理任总指挥兼卫生部长,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任副总指挥,对非典型肺炎的防治、农村地区非典防治、宣传、后勤保障、科技攻关、学校防疫、社会治安、组织领导等方面的工作情况进行统一部署。二是坚决切断传染源,控制疫情扩散和蔓延。一方面,针对疫情发展,按照“四早”和“三就地”原则(“四早”是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三就地”是就地隔离、就地观察、就地治疗),严格疫情报告制度。另一方面是抓好重点部位和重点环节的防控工作,对机场火车站等人群集中场所实行严格消毒;加强人员流动管理,调整学校学习上课安排,限制举办大型会议和活动,暂停文化娱乐场所经营,控制跨地区考察和调研,依法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三是全力组织救治,集中科研力量,开展联合攻关,努力提高治愈率。坚持分散接诊、集中收治原则,设立发热门诊,明确定点医院,建立患者转运机制。集中医疗抢救设备,统筹医疗技术力量,完善重症监护病房条件,组建呼吸、传染、重症监护方面专家组成的救治组,救治重症患者。四是做好物资供应,维护正常经济社会秩序。一方面,我国统一调度防护、消毒、医药用品和部分生活物资,保障华北等疫情严重地区的物资需求,并支援港澳台地区。此外,组织货源,紧急调运,解决北京等地部分生活必需品断档脱销问题,及时平息抢购风潮。
3.2   政策建议
1、从非典疫情的经验教训总结以及此次疫情的反应来看,以下疫情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强有力的领导和组织动员,快速隔离病源传播,防止人员大范围流动和聚集,媒体透明信息公开,瞒报严厉问责,避免群众恐慌,动员群众力量重视和加强科学防控,戴口罩勤洗手,快速建立小汤山模式集中收治,加大科研应急研发,加大建设公共卫生体系,加强与全球的合作与信息交流,等。
2、财政政策是关键,加大减税和支出力度,扩大赤字。
第一,加大疫情相关财政支出,扩大研发、救治、防疫物资、一线医护人员补助的财政兜底范围。
第二,适当减免一季度受疫情影响严重的部门尤其是交运(民航、公路客运、水路客运和出租汽车)、旅游、餐饮、住宿等行业的增值税,亏损金额抵减盈利月份的金额以降低所得税。
第三,进一步降低社保缴费率,养老、医疗缴费率可分别降低1和2个百分点,降低企业负担。
第四,给予企业部分受疫情影响期间受损行业的财政贴息,可暂定一个季度。
第五,对参与疫情防治工作的卫生医务人员提供临时补助。病人疫情治疗相关费用一切减免。补贴并保障低收入人群和前期失业人员的生活水平不因疫情受影响,提前防范可能的失业潮引发的社会稳定。
第六,对参与捐赠的企业和个人行为予以所得税、个人所得税抵扣,不受目前企业所得税税前利润12%限额的约束,鼓励社会捐赠。
第七,扩大赤字率至3%。当前财政收支矛盾大,且2020年以收定支,财政收入下降,疫情防控支出增加,属预计外的支出,为避免挤压其他民生和稳增长支出,有必要扩大赤字。
第八,提前做好基建项目储备,疫情过后大搞基建减税,对于人口流入地区的都市圈城市群可以进行适当超前的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对交运、教育、医疗等行业的投资,以刺激需求、稳定就业、完善基础设施、提升中国制造竞争力和提高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
3、货币政策要适度降准降息,给予特殊时期还本付息延期支持,鼓励但不强制商业银行对主要疫区湖北下降利率,对受疫情冲击较大的行业信贷支持。鼓励各大保险公司畅通保险赔付流程。
4、在主要疫区和特大城市探索灵活办公机制、错峰上下班,发展线上和智能化办公,避免人流交叉感染。
5、尽快恢复生猪、家禽类饲料的供应和物流系统,避免生猪、禽类因饲料供应和销售受阻而大面积扑杀产生新的疫情。
6、兼顾企业和员工利益,落实员工带薪休假制度的同时,延长的假期及推迟开工的期间内按一定比例支付基本薪酬而非强制工资,减少企业因负担过重而在复工后加大裁员的现象。
7、强化信息公开透明、加强舆论监督,强化官员问责,表彰抗击疫情战斗英雄,完善应急医疗体系,提升政府治理能力,从传统“堵”的思路转移到“疏”的思路。
8、大力补齐医疗短板,改革医疗体制,放开市场准入但强化事中事后监管,提高医务人员薪酬水平和改善工作环境,提高财政支出中医疗等民生支出占比。
9、加大公共卫生、病毒研发、防疫、医疗资源投入;增加医护人员数量和培养;增加收入待遇。
10、推动并健全野生动植物保护、非法食用的法律体系建设;加大市场监管问责力度。
 
2019年在市场大讨论“猪通胀要不要加息”、保6的时候,我们明确提出“充分估计当前经济形势的严峻性”、“拿掉猪以后都是通缩”、“该降息了”、“减税基建”、“以改革的方式稳增长”、“以第二次入世的勇气推动改革开放”。
2019年底经济初现企稳迹象,市场洋溢着乐观的气氛,我们多次提醒“经济企稳基础并不牢固”、“2020年中经济面临再度下行压力”。
我们一以贯之的建议三大政策组合: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大力度的改革开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