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2020:下

(此文是世界.2020上海站演讲记录稿下篇,偏口语化,有删节,见谅。读了几遍,感觉下篇的语音转文字弄得不太通顺,而且一直发不出来,只能不停地删内容看能不能发出来,删了好多,就不放留言了,估计大家要骂我了。)

【亚洲篇】

战后最佳首相——安倍晋三 

安倍晋三现在已经是日本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日本人对他比较满意。这份满意主要来自于经济的企稳,除去2018年Q3,2015年以来的5年间,国家经济稳中有升,所以说日本与德国的境况有所不同,在这一波逆全球化的浪潮中受到的冲击有限。

 

2006年日本安倍晋三第一次出任首相,年少轻狂不知死活,没有get到日本背后的话事人其实是美国,上来就跟中国走得太近,而日本历任首相,但凡和中国过于亲近,那他就离死不远了。因为美国决不允许日韩过于亲近中国,更不容许东亚自贸区的出现。

 

其实,中日韩等东亚诸国,在心理认同上,有很深的交集。抛开民族仇恨等历史因素,中日韩三国,加上朝鲜和越南,其实可以算是一个儒家文化国家范围。大家不要小看朝鲜,放到非洲它绝对是强国,儒家文化圈的国家勤奋、自律,低调、务实,有很强的自尊心,但凡有强烈自尊心的国家,没有一个真正的弱国。

 

能在这种强国环境中生存下来,不容易啊。

 

2006年,日本养老金丑闻爆发,农林水产部部长自杀(删掉一大段),安倍晋三等人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日本有一个所谓东京特搜部,1947年由美军指导成立,有人将它美化成“廉政公署”,但本质上,这个机构就是CIA的外派机构,就是美国放在日本的锦衣卫。1990年代特搜部的人曾冲到大藏省抓人,掀翻了桥本龙太郎内阁,权力大到惊人。而谁要是没有按照美国的办法做,就会被搞。安倍晋三灰溜溜地退场,在这之后,日本六年换了七任首相,最后大位还是转回到安倍手里,日本政坛才稳定下来。

 

二次上台后,安倍学乖了,先不跟中国太亲近,还抛出“安倍经济学”——量化宽松、财政刺激、激发投资,而且要实现百分之二的通胀(日本一直是紧缩)。为了防止日本陷入长期通缩,政府强制要求央行购买巨额日本国债。

 

日美两国国债的债权人构成有所不同,美债其他国家承担的部分远高于日债,而日本债务大部分都是由自己人(央行)买的。这是安倍经济学里最重要的一点:央行被强迫国债——日元汇率被压低——出口得以促进——跨国企业利润提升,“这样看起来我们就有钱了!”从“操纵”汇率这一点上,安培和我们的逻辑是一样的,计较是非对错意义不大,保证国家金融系统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经过一番骚操作,日经指数从安倍上任时的九千多点上升到两万四千点,失业率则从4.3%下降到2.4%,期间年均GDP增长是1.2%,这是日本在签订广场协议后,经济稳定发展的一个阶段。经济态势不错,又没有强力的竞争对手,安倍这几年做得很稳,但下一届他应该不能再做了,自民党有规定,主席只能做两届六年,安倍已经把规则改成了三届九年,安排已经处于第三届,不好再次下手。

 

除了“安倍经济学”,他还在不断的推动修宪,并希望能够在中美关系中取得平衡。

 

日本努力要做一个正常化国家,之前在申请正常化国家的路上,每一次申请,都会被美国怼回来,说你别想那么多,听我的就好了。现在再申请,美国反应没那么剧烈了。从这其实可以看出来,美国是有退出东亚的意向的,否则不可能允许日本在国家正常化前进一步。

 

安倍也一直在中美关系中寻求平衡,所以不管见到哪个国家首相领导人他都好像显得很猥琐,见到别国领导人一顿小跑和点头哈腰,这在世界各国领导人中很少见到。安倍为了国家利益,自己的形象可以不要。这其实也是儒家思想务实、隐忍的体现,与当年我们的“韬光养晦”本质上异曲同工。而俄罗斯、伊朗这样的民族,他们并不像儒家国家这样擅长忍耐,他们更喜欢强力英雄,在他们的文化基因里,更多的是征服,因此非强硬派领导人不能震慑内外。

 

那么正常化的日本是否会回到军国主义呢?我觉得不会。

 

军国主义是在特定历史阶段,为了挑衅强者而形成的主导思想。但绝大多数日本人是认同并顺从强者的,除非逼不得已不会主动挑衅。像珍珠港这种事情是因为被美国卡住能源的脖子,而被逼到没有办法。攻击珍珠港获得足够的战略空间,掠夺东南亚的橡胶和石油,才是当年日本的核心目的。

 

退无可退——文在寅

很多朋友通过《文在寅的复仇》了解到了卢克文工作室,下面我们就说说很可能被中国干倒的韩国,说说很可能被复仇的文在寅。

 

韩国很可能成为第一个被中国干倒的发达国家。我们先从半导体行业化来看,韩国的优势正在被我们所打破。

 

我们在武汉、合肥、南京砸了数千亿投资的存储工厂已经开始量产,位于武汉的投资1500亿元的武汉长江存储是其中的代表,其核心产品是3D nand闪存,技术来自于中科院微电子所和飞索半导体,而之前,这一技术被三星,海力士,镁光,东芝四大公司把持。

 

投资1500亿的合肥长鑫和370亿的福建际华也是行业的代表。虽然仍然因为“长臂管辖”而被卡脖子(有删节),同时仍需要与外企深度协作,但我们在技术上已经实现定点突破,而从行业占比来看,虽然2020年国内多家公司的存储产能大约只占全球3%,但我们已经上了一个台阶,后面发展的速度会非常快。

 

台积电一年的利润是华为的三倍,数据可能略有误差,但可以看到作为世界顶尖工业生态,行业利润有多高。现在,我们中国人在抢夺这个市场,更准确地说,就是韩国人的市场。所以虽然还只有3%的份额,但一旦规模上了一个台阶,后面的产能爆发是非常恐怖的。京东方在生产LCD屏的时候,说过当年产能可能是生产三百万块屏,第二年就变成一千三百万块屏,所以对于拥有健全工业体系的中国来说,线布完了,产能提升是很快的。

 

下面我们顺便看看,当年三星是怎样干死德国的奇梦达,和日本的尔必达,从中了解半导体业博弈的规律。

 

2007年,微软推出了Vista系统,大家都以为Vista会卖得很好,结果它却销售惨败!这把原本期许Vista大卖,而增加产能的内存条生产商坑得够呛。商品滞销,内存条价格狂跌,不巧2008年金融海啸到来,使得厂商雪上加霜,半导体颗粒价格从2.25美元雪崩到0.31美元。在这时候,三星做出了一件改变行业格局的事情。它不仅没有减产,反而在市场萧条时扩大产能,把总利润的118%投入扩张,故意加剧行业亏损,拼谁的血更厚!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内存条价格飞流直下,2008年中跌破了现金成本,2008年底跌破材料成本。三星不仅是超级财团,更是因为它其实是韩国国家资本主义的载体。其他对手最终被活活熬死,奇梦达和尔必达破产的当晚,三星总部彻夜狂欢,次日,股价大涨。

 

下面我们来说说屏幕,在液晶屏领域,中国累计投资已达到5000亿元,全球占比41%。我们已经向日韩的市场,发起了猛烈的冲击。京东方LCD今年出货量全球第一,占比18.2%,所以《中国工业三十年》中,京东方成为了主线之一。目前,三星的五六七八代面板已经减产了4%-20%,日本巨头松下则将退出LCD市场。

 

除了LCD,还有OLED,韩国的重点之重。但在2018年到2023年,中国将斥资297亿美元增加OLED的产能。3-5年之后,京东方OLED的产能也将成为世界第一,韩国在这一领域的地位将进一步后退。所以站在更宏大的视角来看,液晶面板、芯片、以及操作系统,都出现了中国攻韩国守的态势。

 

两个月前我们有去参观华为手机的生产线,一条几百米的全自动手机流水线,只有8个工人,其他所有东西都自动化,只看到机械手臂在切割或雕刻板材。就是这样一条生产线,每28.5秒,一台包装完好的P30就可以从传送台送出,一个车间10条流水线24小时运作,假如一台P30卖4000元,一天就能产生大约1.2亿的价值,这就是工业化的可怕之处

 

华为很多细节能体现出我们正在追赶的工艺,比如iphone在东北经常会自动关机,这是因为它的胶水出了问题,而华为已经攻克了这个难点,胶水质量好,灌胶工艺精,在很冷的地方也不耽误使用。在华为,每个蓝领都有机会贡献自己的价值,我们看到流水线上约有10个地方贴着以工人名字命名的环节,因为这些工人改进了一些技术,发明了一些工艺,就能用他名字命名这个环节,例如某个变向轮会以发明革新者的名字而命名——小张变向轮,让工人产生了强大的自豪感。

 

在华为手机流水线的墙上,还看到一道横幅,“我们每天都在生产全世界最优秀的手机”,这也是中国试图在工业领域后发制人的底气。

 

我们的工业化每向前一步,就会拿到更多的利润空间,我们的工业产业链的进步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

 

我们青云读书会嘉宾有做过关于医疗设备的分享:医院为什么想尽办法让你去各种照CT之类,就是因为设备太贵。都是天价从国外进口的仪器,要收回成本,就只有让患者多使用这些设备。2000年前后,我们可以采购一批海外的二手设备(性能、性价比远高于国产),才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医疗资源短缺的情况,我们是通过税收和补贴等方式强行推进国产器械的发展,鼓励自己原创高端的医疗设备。

 

因为医疗设备不能国产,又为了保护我们的民族工业,在当时,有一代人必先忍受高价的医疗成本。

 

我们的民族工业都必须在这段时间内拼命地去追赶这些发达国家,才能让我们的后代免于受那些发达国家的剥削。

 

但韩系汽车我们还没有攻下来。韩国汽车虽然在中国已经出现萎缩,生存空间明显缩小,北京现代在中国的销量从2015年的112万降低到2018年的79万台,2019年前三季度销量为51万辆,全年比较2018年会进一步降低。但韩系车在南美以及东南亚市场表现良好。2019年Q3现代汽车净利润增长了59%,达到5.8亿美金,所以总体上,韩系车在发展中国家:南美、东南亚等地缘发展的还不错。

 

我们的汽车产业一定要争口气,比如吉利领克就做的不错,其技术已经能够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准,如果中国未来出现越来越多的领克,就是我们中国汽车走出去的时候。而当我们中国汽车走出去抢占海外市场的时候,韩系车一定是我们要攻下来的第一关。

 

造船业也是韩国的支柱产业之一,这个领域中国跟韩国一直在反复争夺世界第一。2019年9月份中国拿第一,10月份韩国拿第一,双方绞杀周期以月度计算。2019年前10个月韩国船企接的订单是695万CGT,数字下滑了35.23%,但应该还是全球第一。中国船企接待量为611万CGT排名第二,排名第三日本企业就是293万,第四意大利114万。

 

其实韩国这个第一,也是打掉日本爬上去了,现在韩国在LNG(液化天然气)的造船上面,他们的技术比中国还先进一点,我们还要再继续努力。

 

说回到半导体,日本在7月的时候落井下石,就韩国的慰安妇赔偿问题,断供氟化氢等43种产品,11月7号才恢复批准出口氟化氢。

 

大家不知道的是,在恢复供应之前,三星就从比利时找了相应的供应商。被日本恐吓以后,韩国投资了587亿人民币,用于半导体的上游材料的研发。日本一直在控制半导体的上游材料,搞了韩国一次后,日本把它的氟化氢的生产基地安排在了我们浙江的衢州。现在半导体行业的态势,是中日在联合追赶韩国。

 

我们把韩国这么多产业跟中国都进行了对比分析,可以看到韩国最重要的工业支柱——汽车制造业、半导体、面板、造船业,全部都在被中国追赶。韩国人能不着急吗,但是没办法,这是历史的大潮流,与中国高度重合就是韩国经济下滑的最主要的原因。

 

中韩两国用到的招数也一样,都是国家资本主义。

 

韩国是用建筑、钢铁、造船、石油、军工、保险、通信、金融赚来的钱,补贴集成电路,而中国是在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投资的情况下,由财政部门、国有企业出钱,认购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支持国内企业进行并购和科技研发,简单来说,我们用基金的钱去买德国的技术资料,才会导致中国的半导体逐渐赶上了韩国。这就叫国家资本主义:一个国家在后发区追赶进高端产业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国家力量全力追赶。

 

如果有民间资本来主推这件事情,它想的更多的是怎么样保护我的钱,从而对风险极度厌恶。想到投资半导体风险高周期长,大家就索性去搞房地产和金融,套利去了。集中力量办大事,非举国之力不可为。所以南美的国家看着人均GDP也不低,但始终没能在高端产业链上发力。

 

说完经济,再说政治,其实贪腐并不是韩国政坛的重点,比如说上层人物的子女,想办法去读好的大学,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全世界都一样。对文在寅而言,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任期已经过半,尽管外交上很努力,但是经济上已经没有办法了。跟中国的产业结构高度重合,换谁都没有用,换谁都救不了这个经济局面。所以韩国的经济在未来几年,会缓慢下行,其国民收入也会逐渐走低。

 

中国每前进一步,韩国就后退一步,如果韩国全部产业链都被中国打败的话,你们也不会叫韩国小哥哥叫欧巴了,所有的流行文化都是从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想想为什么2000前后,F4流星花园红遍内地?因为那时候台湾地区比大陆富裕,现在的台湾,跟北上广深比已经毫无优势,有钱说话都硬气,GDP超过你,你还有脸跟我搞什么偶像剧?

印度——莫迪的大国梦能否实现

 前段时间,我们有在讨论一个问题,印度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奇葩的强奸案?

这跟实施强奸的人有关系,强奸犯主要是底层男性,这辈子都很难找到女朋友,看到一个漂亮的外国女孩子,想着我这辈子也就是烂命一条,光脚不怕穿鞋的,就起了色心,做出一些奇葩的事来。实地走访印度贫民窟人家后,看到年轻男性失业率还是比较高的,就这个就业率和生活水准,底层年轻男性必然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印度的整个GDP曲线增速在放缓,从最高的8%跌到现在4.5%,并且这种下跌的态势,拦都拦不住。莫迪上台的时候,推出了一个GDP翻一番计划,计划在五年后他下台时,GDP从2.3万亿上升至5万亿美元,大家注意,这是典型的印度式吹牛逼。

 

日本人和印度人都非常爱吹牛,但两个国家吹牛的方式不一样,日本人吹完牛,你会先愣一下,才发现他在吹牛,而印度人一说话,你就知道他要开始吹牛了。

 

先说日本人,日本人做事总是很夸张,你们看日本战国时都各个将军披着那个奇形怪状的盔甲,那根本没有实用性,真正实用的盔甲根本不会做成那个鬼样子,这种夸张的盔甲就是拿来给人看的,这种夸张还体现在日本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日本到处是奇奇怪怪的天妇罗之神,拉面之神,各种神神鬼鬼,那个很有名的白胡子煮饭仙人,煮了50年饭,就说他工匠精神,我觉得我妈也煮了五十饭了,我妈也是煮饭小仙女!

 

印度人也爱吹牛,特别爱贪小便宜,特别爱吹牛,这两件事好像刻在他们骨子里一样,很难改过来,他们自尊心也强,所以跟印度人打交道最好的办法,就是拼命夸他们,拼命夸就行了,很快就能跟印度人打成一片。

 

印度有非常复杂的社会矛盾,是国家发展的最大瓶颈。我们不必用奇谈怪论看待印度,现在的印度,跟90年代的中国有很多共通的地方,它的很多问题是能够解决的,但解决问题一定要建立在钱的基础上。只要经济发展,种姓制度等看起来很奇葩的印度社会问题就可以消除。

 

现在印度年轻人结婚的时候,会先问有没有钱、有没有权?这说明经济利益至上,有钱一切都可以谈,重视钱不是坏事,如果你没钱没权,相亲对象才会在意你种姓。就是说你虽然是个达利特(低种姓),但你身家几亿,我也会义无反顾地嫁给你,你要是没钱,我们还是谈谈种姓吧。

 

洋葱问题也是印度问题的折射之一,今年印度洋葱价格暴涨,因为基础设施差,更没有完善的冷链系统。我以前看过一组数据,因为没有高铁、高速公路等等基础设施,印度的工业损耗达到了25%以上。我们中国发展史上,都是一边发展工业,一边搞大基建,我们的高速公路、铁路,都是花了很多心血建立起来。我们现在的高铁里程占全世界60%,是世界第一高铁大国,我们高速公路里程也是世界第一,这都是我们工业化的重要保障。

 

中国在印度这个体量时,增速达到12%,印度现在只有4.5%,所以我确实不是太看好印度长远的发展。

 

印度没有中央集权,土地私有化,所以规划修路,要一家一家谈,一个邦一个邦谈,效率极为低下,印度跟日本签订过一条高铁项目,结果谈了五年,才谈完两百公里的征地,效率这么低,日本人都要疯了。中国是怎么做的?中央政府下任务说:五月份之前你必须跟我谈完,时间不等人,马上要动工,中央政府下达的任务,地方干部们冲到第一线完成KPI。

 

印度人的低效也体现于各种段子,据说有一个规律,做生意的时候,最怕的上游是日本,下游是印度。日本人对产品质量要求很变态,而印度人磨磨唧唧,交钱相当地不爽快。

 

我认为莫迪在经济开发方面,其实是以中国为模板的,但因为基本盘有所不同,导致印度没法完全采用中国模式。比如说,莫迪不敢加入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因为印度目前还是以低端作坊式手工业为主。在贫民窟,一个服装作坊的工人,每天负责面料的染色和晾干,每天辛苦工作12少时,一天工资30元人民币,他们有大量这种手工作坊式的基础制造业,印度一旦加入RCEP,大量的中国大机器生产的工业品会进入印度,作坊模式将全面崩溃,就会引发印度经济问题。

 

而说到工业化所必须的大基建,印度最近号称的9.8万亿人民币的投资。气势不小,但我并不看好。第一,投入资金的体量相当于政府两年半的财政收入,这意味着筹集这笔钱就一定要举债,印度政府很难吃得消。第二,没有中央集权下的印度,把钱发出去,下面也只是推诿扯皮磨洋工,很难落地。

 

中国的统治是党委一条线,党委下决定之后由政府去执行,从中央到省市县,全部的沟通都是一条线下来的,层层强力监督,一个工程,说明年五月完工就一定会完工。但是印度不同,连语言、文字都不一样,能熟练使用英语的,只有10%-15%的人,剩下的人各自说自己的语言,鸡同鸭讲,难以沟通。

 

印度是一个用印度教联合起来的非现代国家,所以这个国家才会有这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

 

最近,印度又因为穆斯林国民身份问题开始了游行,印度在经济越来越差的情况下,没可能做到之前立下的经济发展flag,那莫迪就会搞民粹主义。在印度的伊斯兰教众几乎与其他全部宗教,包括印度教、基督教、佛教、锡克教都有冲突。莫迪在自己的邦做老大的时候,用的就是民粹这一套,在经济开始下跌的时候,民粹是最好的转移视野的手段,当莫迪的政党已经失去了全国大部分的选举,现在经济又乏力了,吹过的牛实现不了,他就只能靠民粹主义维持他们整个政党势力。

 

综合来看,印度没有完成土改制度,集权又很难做到,造成了印度经济的天花板不高,但换个角度,毕竟庞大的人口红利放在这,所以整个国家暂时还是在向前发展的,至少在印度的大多数中资企业,还是能挣到钱的。

俄罗斯

 (后面因为时间不够,讲俄罗斯讲得太快了,我看了下不满意,删掉,下次发长文吧)

【美洲篇】

巴西 博索纳罗

 中国每年需要8800万吨大豆,才能保障所有老百姓吃饱肚子,中国从巴西进口的大豆占全部进口量的53%(美国占34%),占巴西全部大豆产量的80%。巴西30%的农产品被中国消化,59%的铁矿石也是出口中国。

 我们平时能吃得上猪肉,要感谢巴西人,来自巴西的大豆一方面提炼出豆油给我们炒菜,另一方面炼油后剩下的豆渣会做成豆粕拿去喂猪,其实中国人还是最习惯吃猪肉,这次猪肉涨价,就搞得我们很惶恐。

 

(有删节)

 

说回到大豆,中美贸易战加剧的时候,开始缩减从美进口大豆,有一个月,我们从美国的大豆进口量是零,巴西一看,我终于可以垄断上游了,于是在6月份坐地起价,每吨大豆比美国贵1300元。中国当时就火了,6月份起,不再从巴西进口大豆,博索纳罗急了,10月份,带了110家企业访华。其实还有一段时间中国在跟俄罗斯谈大豆的生意,俄罗斯国内有很多良田,没有被开发,但是中国东北很多农民现在开始慢慢的进入俄罗斯,以填补俄人口短缺的问题。

 

(有删节)

 

阿根廷-费尔南德斯

 要说费尔南德斯,就要先说说阿根廷前总统马克里的政绩,2019年一年,阿根廷的通货膨胀率达到50%,而过往4年的通胀更是达到了300%。另外,2019年国家经济增长率为负3%,货币贬值了40%,贫困率达到了35.4%,平均工资下降了50%。全国4400万人口中,有1440万处于贫困状态(居然比中国还多),310万人无家可归。数据说明,这个国家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般浪漫优美。手握这么好的资源,却把国家治理成这个鬼样子。

 马克里眼看经济要崩,赶紧发债找人借钱,可别国政府一看3150亿美元的存量债务,已经压得阿根廷还不起,象征性地借了点钱打发了。而之前阿政府跟IMF签的合约,也已经成了烂账。

 

其实大家不要把治理国家想得太高深了,跟中国一样,出口赚美元就好。阿根廷原本号称粮仓、肉库、酒窖,买卖这些初级农产品其实也还不错,但是它能卖的也就是农产品了。这里要谈到曾经双双成为阿国总统的基什内尔夫妇。先生在2000年代初期当选总统。这哥们真是走了狗屎运,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基建狂魔需要大量的铁矿石等资源,而阿根廷借此大搞出口,国家一波高速发展。但本质上,那一波发展红利其实是中国带来的。中国对资源的巨大需求,带动大宗商品涨价,阿国趁机变现,大赚一笔外汇,解决了很多紧急问题。但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平衡,阿根廷想再得到这样的红利,基本不可能。红利没了,国家就又陷入了3-5年一次经济危机的节奏。

 

南美的经济危机跟政治结构高度相关,大多数南美国家都这样。为了在选举中上位,竞选者会向民众许诺一大堆福利。上台之后,就开始挪用社保基金,再往后没钱可挪了,就开始印钞票,然后就是恶性通胀,大肆举债。然后国家经济成为美国的附庸,联储升值,外资就跑了,经济崩盘,资产贬值,老美收割。

 

按这条逻辑线,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国民的懒惰。选举时,先上来一个左派画饼,说我给大家发高福利,每天工作几小时就行,劳工法会保障大家的权益。大家看申典启的微博游记,在南美国家都有一套,比发达国家还要严格的劳动法。一个人上班之后一个月自己辞职,老板要赔三个月工资给他。这会导致劳动者被过度保护到了变态的地步。变态的劳工法,导致企业不敢雇佣员工,大家就经常找不到工作,经常有人1-2年没法上班,就只能去做小贩,这样国家就没有办法进行正常的社会生产活动,导致失业率很高,整个国民经济陷入恶性循环。

 

所以说,被反复收割的命运来自国民文化。所谓拉美文化是属于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文化,再通俗地说,就是享乐文化。西班牙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全球性殖民帝国,没有想着升级国家,而是到处撒币,花天酒地,买奢侈品,被更擅长改革创新的英国人打败了,我们现代人的生活,其实就是英国人开创的。西班牙式的享乐文化,叠加到原住民的荒蛮(他们一直没有进入铁器时代),构造出了这些整天追求享乐的奇葩国家。

 

我们可以从欧美国家对外来人口的引进政策找到线索。欧美更喜欢引进拉美人、黑人、甚至穆斯林。这些人口的第一代会安心地在餐馆刷盘子,回家弹弹琴唱唱歌,第二代、第三代也会这样,无限循环。但换中国人,第一代会刷盘子,含辛茹苦养大第二代,到了第二代,就会跟本地人抢夺工程师的工作岗位。中国人特别有危机感,我们的生活,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下一代可以更好生活,这种儒家思想已经渗透到了我们的基因里面。

 

苏格拉里有一句话:唯一的真理是现实。其实我们中国人也只认现实,不会扯其他的一些虚的东西,我们只认我们自己,每天口袋里钱有没有变多,日子有没有过得越来越好,路是不是越来越通畅,这就是现实,所以我们不谈所有虚无缥缈的东西。

 

我们中国人只会实实在在的活着。

 

 【特别篇】

 特朗普胜券在握

 (全删)。

 

 中美贸易战的推演

(全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