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李跃华: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李跃华故事

我本来不想写这个短文的,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从正月初三起我就被单位召回上班,虽然没去武汉一线抗疫,但每天在单位和家之间来回30公里的奔波,开着车穿高架,钻隧道,回家还要洗菜做饭,不免感到疲惫。每晚睡前,我都照例会翻着微信,刷着头条,然后就发现一位名叫李跃华的神医这几天已经被炒得沸沸扬扬。

李神医的舆论热点应该最初源自一位叫陈北洋的湖北厅官,大致是这位老爷在疫情中耍“官老爷”脾气受到降级处分,成了名人。而后,老爷迫于舆论压力,给所在小区写了一封道歉信。其实老爷道歉不道歉大家也并不关心,因为该处分也处分了。但是,大疫当前,大家都关心到了信里面提到的一名叫李跃华的神医了。

神医李跃华: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

天降神医,横空出世,对备受病毒心灵和肉体折磨的武汉人民而言,无异于久旱来甘霖。于是各种其治好新冠肺炎的传言在网上大量传播起来,各种声讨封杀如此民间良医的文章夹带各种愤怒,甚至有矛头直指有关管理部门,认为放着这样的人才和举世无双的专利不用,实在不该。网友言辞不免有出格激烈的,对神医,支持的一大片,反对的也不少。支持的是因为他自称治好了100多个新冠病人,反对的是则是基于常识判断,反而似乎显得理亏。

本人20多年前就读于第三军医大学,地方高考统招生。根据网上报道,李神医自称是第三军医大学毕业的。据我所知,原来四所军医大学只有第一、第二军医大学开设有中医专业,而第三、第四军医大并无中医类专业设置,直至2020年2月28日,我经查询验证,第三军医大学即陆军军医大学无任何中医类专业开设。而根据我国医师执业有关规定,西医执业医师不经过西学中师承培训和考核,是不能执业中医医疗活动的,不要说穴位注射,连中成药都是不能开的。虽然母校也办过成人教育、边海防班、专升本等各种特殊时代背景下的各色花样的学历班,但是就是没中医的,很简单,没师资怎么办学呀?

既然李神医自称是我的校友,对李神医我有三问:

  一问李神医:你是第三军医大学哪一级什么专业毕业的,是否可以予以明确?本人可以正式要求母校查阅和公布当年全部学生名单和学籍信息,因为我认为这是事关母校行业声誉的大事。

        在网上我还看有人爆出李神医的医师资格证。具体如下:

神医李跃华: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

对这个执业资格证,我也有较多疑问,这个资格证的执业类别竟然是“西医”。这是非常难以理解的,中国执业医师分为四类,分别是:临床、中医、口腔、公共卫生,在类别一栏,是断然不会出现“西医”二字的,不信所有的医师可以翻一下自己的资格证看看,是不是下面这样的(下面这个图是网上找到的,但应该是真的):

神医李跃华: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

我又到国家卫健委官网查了下医师资格,无论是资格证上的执业地址,还是诊所名字,都查不到。网址如下:

http://zgcx.nhc.gov.cn:9090/Doctor

神医李跃华: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

神医李跃华: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

到这一步,理智已经告诉我,没必要再熬夜查询了,这不是神医,这很可能是个神棍,或者比神棍更恶劣的,那就是违法行医的犯罪嫌疑人、骗子了。

二问李神医:麻烦把执业资格问题澄清下,可否?你那篇网上炒得很火的科学论文《一种穴位注射剂——微量苯酚在临床中的应用》,真的算得上学术论文么?

这是李神医的诊所“爱因思门诊”,下面一个牌子很吓人、非常高大上的“武汉疑难病研究所”。

神医李跃华: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

我的母校是一所有着光荣传统的军医大学,她学风正、考风严、抓得紧,大部分人毕业时候还保持处子身,就是因为五年时间,除了军事训练,就是在啃书本和对付各种考试;哪怕十二年我没有再碰专业一个字,但五年的扎实教育,却赋予了我比较牢固的基本医学常识体系。

本人转行到行政单位的工作经历,赋予了我比临床医生们更加丰富的经历和更加冷静、理性思考和尖锐地去抓住问题本质的思考能力。所以,我哪怕被神医的执业资格证电击到了,想想万一人家确实有真本事呢,何必拘泥于一纸执业证书呢?于是,我还是抱着希望,去查阅文献去了,翻到了李神医的这篇大作:《一种穴位注射剂——微量苯酚在临床中的应用》。

这个文章万方、维普数据库直接可搜索到,我拜读了全文,不仅忍俊不禁,就不说科学论文吧,前面谈到,我当12年机关干部最重要的任务,是写了12年八股文。我们写八股文时候,往往是左边一根电话线、右边一个烟灰缸,中间一个键盘,全靠脑子想、键盘敲(别小看这种才能,没有五年专业训练写不了首长满意的材料的),就是这种一半主观性很强、一半靠电话了解、下面上报大致数据情况的材料,也比神医的论文要严谨得多。

神医的论文我总结下就是很简单三句话:怎么配、注哪里、治百病。其实,我也不否认,可能会存在一种有效的穴位注射法能确实治疗一种或者多种病,但是你每个病都是这样写就太特码侮辱人智商了啊:

应用一:治疗感冒120例,全部治愈。

应用二:治疗生殖器疱疹25例,全部治愈。

应用三:治疗腮腺炎31例,全部治愈。

应用四:治疗带状疱疹46例,全部治愈。

你说这些都是你治愈的,我信了,因为特码第三军医大学的老师,其实教我们的,这些病毒源性疾病,还有一个统称叫“自限性疾病”,反正老百姓也搞不懂,到底这病是你治好的还是自己好的,反正看您针扎进去了,过阵子好了,那肯定是被医好了。

但是,我还是要从非医学角度说一句:凡事不能太满了,话说得太满了,溢出了,全部都是有效,全部都是马上,全部都是全部,这不需要医学常识来判断,这种表达方式,就是对社会生活任何事情,说得这么满,必然不可信,这是人类应有的基本常识。

说真的,上面这些治愈的疾病如果说是因为苯酚能激发穴位抗病毒,我也不好反驳,权且都承认,下面这些被治愈的疾病我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了!因为这根本超脱了医学常理,如果第三军医大学的教授们教过我们乳腺增生、慢性鼻炎、化脓性扁桃体炎、颈腰痛等是病毒引起的,我全网直播,一把火烧掉自己的第三军医大学的学位。

你在文章中说:

应用五:治疗乳腺增生12例。还是全部治愈。

应用六:治疗慢性鼻炎100例,还是有效率96%。

应用七:治疗糊弄小扁桃体炎和扁桃体肿大38例,又全部治愈。

应用八: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25例,有效率100%。

应用九:治疗颈椎病36例,有效率95%。

应用十:治疗腰椎病36例,有效率100%。

摘抄到此,我已经觉得双手在颤抖了。因为,虽然我医学常识有限,但社会常识和心智完全足够,根据神医的论文,我发现苯酚穴位注射的有效率,已经远远超过西医内科所有治疗手段,甚至都超过了西医外科手段了,而传统正规中医,则是给这个治疗有效率数据吃灰都不够。

很多人会问,那如果无依据,怎么会发表论文,这里我要鞭笞下中国的学术期刊问题了,在我国有很多垃圾期刊,它们是专门为了收取版面费而存在的,这些期刊并不在意你写啥,只要你写的东西不抄袭(抄袭也仅仅是怕涉及版权官司波及自身而已),根本不经过同行审阅甚至编辑起码把关,只要交版面费就能发,我判断《求医问药》能把这么一个根本毫无医学常识甚至是人类社会学基本常识的文章发表出来,必属这种垃圾期刊无疑。

三问李神医:能不能帮我报销版面费?我想在《求医问药》这个刊物发一个完全驳斥你论文全部观点和内容的垃圾文章

如果发不出来我愿意十倍版面费赔偿。我就是想证明,你这个根本不是什么学术论文,而是胡编乱造。

写到这里,夜深了,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人的名字:张悟本不明白的人,好好去百度,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看着他起高楼也是在汶川大地震巨痛前后?一剂小小的苯酚算什么,张悟本的绿豆汤治疗疾病病种和有效率不知道要高你多少倍呀。为啥大家就这么不长记性呢?

对的,平时看的历史书比较多,感觉有一句话总结得很到位:国有大难,必有妖孽。

我们现在处太平盛世,平日里罕见的类似新冠肺炎这样的重大危机,对人民群众的心理刺激还是比较大的,面对这么一个严峻的防疫形势,每个人都善良地期待有那么一种力挽狂澜的方法、技术、模式、人物、来改变这种局面(这是我们民族几千年来就有的习惯,也正式因为这种期待,每次民族到了危难的时刻,总有人振臂一呼、杀身成仁,总有人不顾一切、为民请命),导致稍微有那么一些假象吻合,就不顾一切要把这种意愿强加于一些人和事身上。我想这就是“国有大难、必有妖孽”的深层次原因。

但是,21世纪都过去20年了,我们应该保持更多的理性,要知道,时下能真正力挽狂澜的是党和政府,真正能为民请命的是前线抗疫医护人员,而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靠一个两个人,就能做出惊天动地的举措了,这只是欧美电影里面的虚幻情节,更不符合科学发明和发现的基本原理(哪怕正规医生,这次新冠肺炎搞科研大跃进,一窝蜂上200项临床研究也是扯蛋,等我有空再来喷)。防疫已经进入决战决胜关头,人生不能侥幸,科学更不可能侥幸,我们唯有坚持科学和常识的底线,才能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其实神医并不高明,他在本领域也许是浸淫此行多年,江湖游医,似懂非懂,半真半假,但是有的骗子很容易沉溺于自己的角色,直白地说就是骗人的时间太长太长,导致自己都忘了自己是骗子了,这种例子其他社会领域也有。比如,前阵子就有个骗子扮成解放军少将骗了十来年,等真正的军队警备和保卫部门上门抓捕时候,他竟然都回不到农民角色了:

神医李跃华: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

中国人民是善良的,但是因为历史的原因,我们的父辈,他们受的教育很少,接触信息的渠道很少,他们很容易去轻信一些东西,其实归根结底,不是骗子多高明,而是我们自己太蠢。

最后,唠叨几句,其实对专业人士来说,属于画蛇添足了,就是网上为何说经过苯酚治疗的患者,都好了呢,我以第三军医大学学的残存的常识猜测如下,不足之处,请医学专家指正:

一是作为自限性疾病吗,大多数人不治也会好,也就是穴位注射生理盐水可能也会好。

二是中医穴位注射本身是一种常用的技术,对一些轻症状改善确实有效果,主要是药物刺激穴位,通过神经调节电生理相关机制对器官、细胞产生作用,穴位注射的药物更多是作为一种神经刺激物质,而不是到靶点直接起效应的。也就是说和苯酚灭活病毒毫无关系,注射点刺激性强的石灰水效果可能更好。

三是可能不少患者本来就已经接受了大量的西药抗病毒和对症治疗。

四是很多患者可能并不是新冠肺炎患者只是自己觉得是罢了。

五是新冠肺炎很可怕,是因为一旦加重会致死,其实大部分人哪怕感染本病毒,免疫系统仍然是能扛住其不往重症发展的,自然就好了。这也是现在各种神药看似都有神效的根本原因。

当然,我一直很奇怪为啥专家不出来指正神棍的一些问题,想来主要是两点:第一,很多一线专家目前正在防疫大战,都很忙,也没时间来论战。第二,有的专家爱惜羽毛,毕竟这年头言语一不慎重,搞不好引火烧身,江湖地位不保。这个时候,我这种特殊经历的人优势体现出来了,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我的职称可能比神医还低,不是一线医生,根本不是专家,可以畅所欲言。

其实和神医也没啥瓜葛,咱也不认识他,前世无怨今世无仇,之所以写本文,再强调两点动机:

第一,你要玩就玩你的,你的信众喜欢被你玩也随便他们,但是,不允许把我母校带下水,免得医学界同仁会说,你们第三军医大学怎么尽出神医?大家还要混医疗圈,第一学历的母校出身是我们永远抹不去的职业标签

第二麻烦放过真正的中医吧,中医一边默默地在地里刨食干活(为人民健康服务),一边还要经受各路假药贩子、神棍、骗子的玩弄、蹂躏,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职业性格使然,不得不出手一击。

神医李跃华: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

不得不说,我们其他人,毕竟都没有受过医学教育,在医学方面低智的话其实也不奇怪,毕竟不能苛求人人都理智,但是,我们不能丧失最基本的理性判断。特别是在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掌握一个话筒可以发声,导致真正的专家无处发声,真正理性的声音被尘埃覆盖。就算鲁迅先生重生,我估计他那几声呐喊,也会瞬间淹没在茫茫喧嚣的人世。

在防控这个人类本来了解不多、认识不足的新病毒中,保持理性,弥足珍贵。对一些极不正常的“神医”、“神药”盲目吹捧的社会现象,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最后总结一句:不是神医有多神,而且笨蛋有多笨。有时候,我们只有无奈。

李跃华故事
疯子李跃华终于惊动了高层,国难当前还有什么比救人一命更重要?
李跃华是疯子,因为他是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
李跃华是疯子,他是全国唯一一个在新冠患者面前不戴口罩的疯子。
李跃华是疯子。他为人民而疯,他为医学而疯。
此文给你一个真实的李跃华。
退休厅长风波把李跃华推到了风口浪尖
如果不是退休厅长耍官威,估计李跃华至今还默默无名。

事情是这样的,家住湖北武昌区张家湾社区的陈北洋,是原湖北省司法厅副厅长,现在已经退休。

陈北洋被确诊,但是陈北洋拒绝收治,并且与前来劝导的JC以及医护人员、社区工作人员发生争执,打死也不去医院,并且拿出自己是司法厅副厅长的架子吓唬工作人员。不得已,劝导人员只得作罢。

后来这个事被文汇报记者报道了,陈北洋的丑闻一下子被全国人民知道了,陈北洋坐不住了,只得出来公开道歉。

这一道歉了不得,全国人民的目光马上从陈北洋身上转移到了一位民间中医身上。原来并不是陈北洋不想去医院治疗,人家也怕死,而是他已经被这位民间神医治好了。

陈北洋刚被确诊时,医院爆满,一床难求,四处求医无门,绝望之际,通过朋友找到了这位民间神医,死马当活马医,听说他已经治好了好几个患者了,说不定自己也会被治好呢?

陈北洋运气真好。民间神医果真治好了他的新冠肺炎,不仅治好了他的新冠肺炎,一家三口都被这位民间神医治好了,老伴与儿子都被治好了。

既然治好了,还去医院干啥呢?去医院添堵吗?去医院增加再次感染的风险吗?所以,陈北洋拒绝去医院。

陈北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位民间神医浮出水面,很快经过媒体的宣传,名声鹊起,爆红网络。

这位民间神医就是李跃华,很多人闻所未闻的一个非常陌生的名字。

李跃华现身,开通微博,欢迎大家前去围观,但很快微博就被封杀了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李跃华原本只想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医者,没想到一下子被推到风口浪尖,不得已他只好站出来,承认了自己就是陈北洋口中的那个李跃华。

李跃华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公开声明,自己就是治愈陈北洋一家三口的那个李跃华。

同时声明自己的诊所已经关闭,并强调这个并不是个例,而是疫情期间所有的诊所都关闭了。恳请确诊或者疑似患者不要去找他了,请去正规医院治疗。

同时还表示,自己的治疗方法仅仅是个人的发明,属于自己的独创,还没有通过国家规定的临床实验,所以这个治疗方法推广应用起来非常麻烦,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即便实验通过,也要好几个月,那个时候疫情估计早就结束了。

所以,李跃华表示很痛心,每天目睹受苦受难的同胞一个一个死去,非常难受。

自己不知道如何去申请这个实验,不知道如何让这个治疗方法合规合法,不知道如何让这个治疗方法让大家接受,让大家受益,他心里比谁都急,那种感觉就好比有浑身的劲就是使不出来一样。

这种感觉就是医者仁心的感觉。

李跃华诚恳发表声明:我开微博绝不是博眼球,更不是乘机宣传推广自己,发国难财,而是真心想帮助患者,因为我的治疗方法确实有效。我治疗的100位患者都是真实的,我没有说谎。

李跃华在汉阳行医十余载,在当地拥有良好的口碑,很多患者慕名前来找李跃华治病。武汉疫情爆发以来,好多患者求医无门,于是纷纷找到李跃华。

李跃华的神奇治疗方法——中医穴位注射法

这种奇特的治疗方法很多人闻所未闻。这不是纯中医的方法,也不是纯西医的方法,穴位是中医的,注射液这种东西却属于西医的,还有注射用的原料也是西医的。

所以,李跃华的神奇疗法属于中西医结合。大难当前,没有必要争执中西医哪个好,真正的医者眼里没有中医或者西医,只有医学,只有为人民服务,救死扶伤的医学。

如果这种医学治疗作用远远大于副作用,并且老百姓承担得起就是好医学。如果一种医学让老百姓倾家荡产副作用巨大还治不好病,那就是为人民币服用的医学。

术业有专攻,毕业于军医大学的李跃华研究病毒多年,2004年就发明了穴位注射疗法,这种疗法可以治疗很多种病毒性疾病,比如流感、腮腺炎、手足口病、带状疱疹等。

2011年,李跃华的穴位注射疗法还获得了国家发明奖。2013年,在权威医学期刊《求医问药》发表论文,专门讨论穴位注射疗法在病毒性疾病中的应用。

问题来了,这个中医穴位注射疗法到底用什么注射?一种听起来让不了解内情的人为之色变的原料——苯酚。

很多人骂李跃华是疯子,就是因为他使用苯酚。苯酚是有毒的,是一种消毒剂,常用于医疗器械的消毒,对身体的副作用很大。

但是,国际上规定浓度5%到10%的苯酚溶液是可以用于临床的,而且已经写进了医学教科书,只要每次注射剂量不超过5毫升就可。

这是其一,其二,李跃华用来治疗新冠患者的苯酚注射液浓度比国际上的规定低100倍,所以安全性是非常高的。

效果如何呢?这是最关键的问题。李跃华以身试药,验证了这种疗法的神奇效果。

证明来自哪里?来自李跃华面对新冠患者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没有戴口罩,没有穿防护服,这在全国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除了当初的国医大师邓铁涛,无一人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保护,李跃华却安然无恙。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种穴位注射疗法确实有效,可以预防并杀死新冠病毒。

后来又有亲朋好友陆陆续续使用了中医穴位注射疗法,验证了这个效果,所以李跃华才敢拿出来治病救人。

对于这种疗法,李跃华是这样解释的:

病毒主要分为DNA和RNA病毒,无论哪一种病毒,它们都至少有一种碱基含有嘧啶环,而苯酚的化学结构就是一个苯环加一个羟基,苯环与嘧啶结构非常相似,所以可以用苯酚来阻断病毒的复制,注射微量的苯酚,可以治疗病毒性疾病。
还有很多朋友问,注射的四个穴位是哪四个穴位?

李跃华说是脖子双侧的扶突穴、天突穴以及大椎穴。为什么选择这四个穴位?而不是身体任何其他部位?这就是中医的奥秘了。

这就是中医经络的奥秘了。很多人不承认经络的存在,但是国外却开始研究中医的经络了,尤其是美国,很相信经络,相信针灸。

穴位连着经络,经络又连着脏腑,以点带面,由外到内,这四个穴位原来都走肺经,对呼吸系统疾病有着很好的疗效,可以调理咳嗽、发热、咽痛等症状。

李跃华的中医穴位注射疗法简单易学,推广起来很容易,成本很低,与西医治疗一个新冠患者所花费的巨额成本有着天壤之别

李跃华很自信地告诉记者,普通护士,能够注射的那种,只要几分钟就可以学会。

没有安全问题,极其微量的苯酚,非常安全,又不是经常用,用来救急,用来对抗病毒,用来救民于水火之中,完全没有问题。

李跃华说,这种治疗方法他已经探索了十年,十年磨一剑,原以为可以派上用场了,却没有想到现在寸步难行。

这种疗法更大的优势在于,成本极低。李跃华说这种治疗只要花400块钱就可以搞定,一次注射只需要100元。轻症患者只需要两次注射就够了。剩下的200是来往车费。

简直是太便宜了!所以很多人骂他是疯子。因为很多人眼中只有高高在上的昂贵的医学才是真正的医学。

而西医治疗一个新冠患者需要多少钱呢?

如果是重症患者就必须要用人工肺,人工肺造价太高了,光开机一次就要6万元,治疗一次要花40万左右,简直是天文数字。

即便不用人工肺治疗,普通的治疗加起来也要花费20多万。国家这次投入的医疗费多达600多亿。

这还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呢?多少医务工作者感染牺牲?多少时间的成本被消耗了?多少行业停滞不前?这些损失加起来那就无穷尽了。

如果李跃华的穴位注射疗法能够普及会给国家节省多少成本啊,退一万步讲,即便能够治疗一部分那也是功德无量啊,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做一下试验又有何不可呢?又会损失什么呢?为什么要封杀李跃华呢?

出于医者本能的义务与神圣的职责,李跃华曾经写过请战书,亲自奔跑于各大医院。

卫健委也去过,金银潭医院也去过,可是人微言轻,没有一个专家与大师有耐心倾听李跃华的报告。

对李跃华都嗤之以鼻,绝不会相信这种旁门左道的疗法,我们费了这么多精力与财力都搞不定的新冠病毒你注射几下就好了?这无异于天方夜谭。这让这些专家们情何以堪?

是的,李跃华对专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李跃华挑战了他们至高无上的权威。

与其说无法接受这种疗法,不如说他们接受不了自己输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民间医生上面,这让他们无地自容,颜面扫地。

李跃华在自己的请战书上深情写道:我们治疗新冠肺炎病例,不仅有理论的推导,还有大量的实践经验,实际上,我们门诊几乎每天都在治疗这类病人,主动请战,要为治疗这个疾病出一把力。

如果真的成功,不仅早日减轻病人痛苦,更为治疗病毒性疾病开辟出一条新路,为武汉争光,更为湖北、为中国争光。

新冠疫情已经不是中国的问题了,更是全世界的问题了,如果有效不仅可以挽救中国,还可以挽救世界。这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啊。

李跃华呐喊了很久,始终没有回音,没有任何一个权威部门打电话给他。李跃华的朋友,李跃华的粉丝,以及一些善良的老百姓也为李跃华奔走相告。

可是,我们都是弱势群体,我们的呐喊力量太弱了,没有人听到,更多人的听到了也假装没有听到。

于是,李跃华哭了。

这么好的方法为什么不可以用?我公布这个方法难道是为了我自己吗?每天都死那么多人,为什么不可以去救他们?都那么狠心吗?国难当前,还有什么比救人一命更重要呢?

情难自已,失声痛哭。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李跃华这是为人民流下的泪水。这是发自肺腑的眼泪,这是最珍贵的眼泪。

医之大者,为国为民,李跃华就是这样的民间大医,孙思邈眼中的精诚大医,李跃华的眼泪是最好的证明。

因为,他完全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是,他没有。位卑不敢忘忧国,即便原理庙堂,也要先天下之忧而忧。

这就是苍生大医的境界。这个时代需要这样的大医。

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网友的呼吁下,最近的一次采访,李跃华告诉记者,已经有高层开始介入,调查他的治疗方法。

已经有几家权威媒体正在介入调查。更可喜的是,前全国政协常委、原全国工科院校高分子类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金日光教授注意到了李跃华。

金日光教授说要把李跃华的情况反应给国家,尽快让这种疗法用于临床实验,并感触很深的表示,高手在民间,民间有大量中医高人。

对于这些民间高人,我们应该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胸怀去接纳去了解去探索,而不是面对一种自己没有听说过的疗法不问青红皂白就一棒子打死。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只有博采众长,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我们的医学才会发展才会进步。

武汉的樱花开了
我们期盼着李跃华的春天早日到来
李跃华的春天是老百姓的春天。

《神医李跃华:并非神医有多神,而是笨蛋有多笨!李跃华故事》有一个想法

  1. 李跃华军医大毕业后实习期因举报领导贪污,被整出部队,因此拿证那就是比登天还难了!
    现在川大华西医院一个主任已站出来证明是他的同班同学。
    毕业证现在已晒出来了! 自己去查。 不一定学西医就只能干西医。何况这个还不是西医也不是中医。自创的。
    你晒的那个行医证是假的(当时在莆田系医院打工时院方给他代办的!)
    金日光教授已举荐!
    你这个水枪,自己无能,就认为别人和你一样!
    否定他的,那是医药利益集团打压他!
    哪个专家教授院士及团队不是长期得到国内外药厂的资金”支助”! 你是体制内的,难道不知道?
    试想:一个病人几百块就治好了,之前的那20-40万怎么算? 投入的十几个亿的研发费用谁分摊?
    那么多专家院士束手无策,而一个土医生这么简单就弄好,不是反衬他们的无能吗?! 所以绝对不能承认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