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怎么办?

每个省,有每个省的宿命。 

 

2020年中国各省GDP排名出来之后,广东与江苏眼见和其他各省拉开了距离,两位土豪相视一笑,点了点头;江西知道自己努把力还能再上一个身位,不由望着陕西搓了搓手,但他也知道,全国14名这个位置,已经快到自己宿命的极限;湖南湖北福建数据相差毫厘,便各自留了心,互相看了两眼,攥紧了小拳头;只有过去的大户山西省,倒吸了一口凉气。

山西怎么办?

 2019年一样,山西只以1.76万亿GDP排在全国第21名,更不堪的是,2018年时,山西GDP1.68万亿,比内蒙古的1.72万亿还弱,三年过去了,从1.68万亿仅仅增长到1.76万亿,几乎没怎么动过,山西经济,好像一潭死水一般。 

人均GDP就更惨了,2020年山西3700万人,人均仅47334元,排在全国倒数第五,只比甘肃、黑龙江、广西、吉林强一点,连大家印象中的传统穷省,青海和贵州都不如。 

在我们印象中,山西当代只剩煤老板这个固有标签,要是再往上翻几千年,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山西却一直很有存在感,算是历史强省之一,我们常说江西衰落,但江西好歹还能维持在中游,和江西一对比,山西就不是衰落,是摔得个半身不遂,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现在山西省会太原市,几乎在全国新闻媒体上找不到任何踪迹,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完全引起不了任何人的注意。 

那么,山西到底为什么变得这么穷? 

而这么穷的山西,还有没有得救? 

 我们先大致理一理山西省的历史,因为知道一个人从哪里来,才知道他会往哪儿去。 

按我写各省的习惯,太久远的事情咱们大概捋一捋就行,几千年前的事拿出来细聊没什么意思,知道个主线就行,主要讲下近代和当代的事情。 

在开始讲述历史前,我们先要看一下山西的地形图,只有对着地形图开讲,历史才会豁然开朗。

山西怎么办?

图片来自地图帝

大家看山西的地形,东边是太行山脉、搭配五台山,西边主要是吕梁山脉、搭配云中山、管涔山,北边有恒山、南边有中条山,只有中间有一条平整的通道,散落着各个小盆地适合人类生活,山地丘陵占全省的80%,有没有发现这个地形和我们讲过的江西省比较像?一样的两侧是山,中间住人。

山西怎么办?

江西地形图,山西和江西的地形相似,但江西的平原空间更大,生存空间也更大。

 这种磕磕绊绊的地形一看就易守难攻,不像平原地区那样可以一波流推掉,所以闹革命才会上江西井冈山,守得住嘛。 

山西比江西要特殊一些,江西算是江南区域,邻居都是有钱人,而山西头顶着一片大草原(原意,不是比喻),他得防止北方的游牧民族从内蒙古冲下来打他,所以山西打小生下来就比江西要生猛很多,刚学会走路就会砍人。 

山西比江西的另一个区别,是江西从中间从南向北流过赣江,这条江把整个江西的经济串起来了,算是整个江西的动脉,打通江西南北,也是江西曾经繁荣富裕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从广东运货物到江南的必经之地。 

山西怎么办?

而山西省内的河流是破碎的,不像江西赣江那样打通全省,也不像湖南有个洞庭湖汇聚五条大江,加上有大山阻隔,山西省内的交通条件本身就很糟糕了。

山西怎么办?

 惨不忍睹的山西河流分布图

 江西的主动脉叫赣江,支流叫信江、锦江,湖南的几条大动脉分别叫湘江、资江、沅江、汨罗江,而山西最大的河流叫汾河,一个叫江,一个叫河,根本不在一个档次,其中赣江年泾流量达到了648亿立方米,湘江达到了722亿立方米,而汾河只有可怜的17亿立方米,说明汾河只能走小船,在古代修路成本奇高,水路是最重要廉价的运输方式,没有大河贸易就难搞得起来,山西内省的交通环境急死个人。

 不过山西在古代有两个优势,一是气候,二是黄河。 

气候是属于整个中国北方的,那时北方的气候接近现在的苏杭一带,长江以南则无比湿热,司马迁在《史记》里说江南一带“地卑湿、人早夭”,地广人稀,而且到处是湖泊,湖北那时就有好大一片泡在水里,叫“云梦泽”,有九百里大。 

因为湿热的环境容易滋生出各种寄生虫,动植物腐烂后,蚊子身上会带有大量这种恶性虐原虫,蚊子又喜欢群飞,嗡嗡嗡嗡地像一团黑气,咬着谁谁就容易得疟疾而死,古代哪懂什么寄生虫,就叫瘴毒,那年头瘴毒几乎无解,派去南方的官员死亡率特别高,所以古代常听说某个官员贬到南方去任职,就是领导看你不顺眼,给我死远点的意思。 

就是到了现代,你第一次到广东来,也不一定受得了这边的湿热,所以广东才有那个奇苦无比的凉茶,就是调节你身体机能用的,能帮你多续命几天,适应这边的环境。 

至于市面上卖的王老吉和加多宝凉茶,其实根本不是凉茶了,为了照顾全国人民的口味,跟真正的凉茶不是一回事。 

另外黄河也十分重要,大家看上面的第二张图,黄河是将整个山西半包围起来,西部跟陕西的分界线就是黄河,南部跟河南省的分界线也是黄河。 

有了北方可以活命的气候,生存下来的第二大要素就是找水源,因为种田需要水,所以大城市几乎都依着江河而建,黄河一带的渭河平原、汾河平原、伊洛河平原,以及太行山、嵩山东麓先发展起来,这里有部分区域就属于山西地界,古代中国人在这里种小米(粟)、黄米(黍),有了稳定的粮食收入,人口开始增加,社会开始繁荣。 

小米和黄米主要是古代人吃,这两种作物好养活、不折腾,播种下去不用多照顾,但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主食了,是因为小麦(来自西亚)和水稻(来自湖南)经过不断改良,产量和口感都对他们形成了压制,中央政府一看还是这两种作物好使,便大力推广造成的。 

 前面主要介绍了山西的地形和自然环境,我们现在知道山西的特点是:有黄河在农业上的优势、省内交通很差、易守难攻、比较生猛。 

山西古代的历史就是围绕这四大特征展开的。 

山西最早有排面的历史得从春秋五霸的晋国说起,当时的格局主要是晋楚对攻,整体上是晋压着楚打,齐燕秦巴蜀越什么的在一旁当啦啦队,晋献公在位时,为了夺权用力过猛,把晋国公族的诸公子杀了个干净,后面晋国各君主都是孤军作战,只能重用高级打工人卿族势力,这些卿族之间又竞争发育,互相吞食,最后形成赵、魏、韩、智四个士大夫家族,智家后面于公元前453年被三家合灭,公元前376年,魏武侯、韩哀侯、赵敬侯索性将晋国瓜分了,形成赵魏韩三国,开启了战国时代。 

山西怎么办?

这个晋国大部分在山西,就是山西人构成,分成三家后还特别能打,尤其赵国名将辈出,既要抗秦,还要打匈奴,练出一身好肌肉,秦统一天下最难啃的硬骨头就是赵国,著名的秦赵长平之战,赵国全军覆没,秦也伤亡过半惨胜,重伤没吞下赵,后面秦始皇灭六国,主要就是灭晋留下的赵魏韩和楚,还是春秋时代的两个老扛把子,齐和燕这种国家后面都是顺道灭的。 

秦汉时山西的主要责任是守卫边疆,处在汉匈前线,卫青、霍去病都是山西临汾人,率军将匈奴打得怀疑人生,霍去病将匈奴从漠南涤清,立下不世功勋,病逝时年仅24岁,这个年龄还不够现代人读完硕士,是中国历史上难得一见的少年天才。 

所以说山西人打小就特别能打,咱们能BB就绝不跟山西人动手。 

汉末三分天下,魏蜀吴三国交战杀得中国人口锐减,刚好投降的南匈奴和其他民族的胡人都住在山西北部,曹操就把匈奴五部内迁到了山西中南部填充人口,埋下了严重后患,后面三国被司马家摘了果子,一统天下成立晋朝,晋朝虚弱不堪,很快发生八王之乱,接着是五胡乱华(这段历史极黑暗),匈奴、羯族、鲜卑各族都在山西搞事情,最后鲜卑胜出——能在山西无敌,就能在中国北方无敌,鲜卑果然扫平北方,建立了北魏,建都平城(山西大同),是山西历史上的巅峰时刻。 

历史对北魏的整体评价不错,算一个较开明的王朝,北周、隋、唐创始人都是来自北魏政治框架下的关陇贵族,自隋唐以后的中国,政治上可算是沿承北魏的。 

隋炀帝时,曾任命李渊为山西河东道慰抚大使,从这以后才有了山西这个名字。 

唐时政治中心转向了长安,中央舞台对准了陕西、河南两省,山西逐渐衰落,要么主要干苦力活扛突厥,要么成为地方军阀站草丛隐身、偷袭河南的根据地,五代十国不要脸的石敬瑭向契丹人献出燕云十六州后,山西地位就更惨了。 

山西怎么办?

因为这十六州就在今天北京、河南、山西,山西省占了应州、寰州、朔州、云州四处,分别对应今天山西应县、朔州市、大同云州区,就是把山西全省顶到了后面北宋与辽金的最前线,金灭北宋时,西路军就是先取太原再杀进腹地,这种凶险地方,自然没有人愿意投资,山西的经济自然受到了很大影响,全省在整个宋朝都是比较郁闷的。 

大家看山西这段历史,要么就是跟胡人对砍,要么就是跟胡人杂居,尤其是以前北魏的首都大同府(平城),融合了汉、鲜卑、匈奴、羯、氐、高车、羌、柔然、高丽、突厥、契丹、女真、蒙古等十几个民族的基因,不断杂交过程吸收了各民族的优点,大同便盛产美女,性格多豪爽清新,皇上也喜欢挑大同美人,历史上共出过25位皇后,《鹿鼎记》里的妓院资深专家韦小宝,就说过苏州姑娘和大同府的姑娘最好,好妓院都需要有大同府女子镇场子。 

从元明时开始,山西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地位都开始直线下滑,再也没什么存在感了,这跟中国经济重镇从北往南转移有很大关系,也跟中国大动脉从依赖黄河转型到依赖长江有关。 

中国南方不再像汉唐时那么湿热,气温下降,湖泊下沉,使寄生虫减少,瘴毒跑到更南边的缅甸、越南去了,北方大量南逃躲避战乱的人口能活下来,开始生儿育女,耕田织布,经济文化都好起来了。 

汉唐时中国人口主要集中在北方黄河及其支流沿线,北宋时黄河与长江沿线人口分布差不多相当,明朝时人口已大量往南边跑,也形成了江南士族东林党,清朝时人口分布就跟现在差不多了,南强北弱格局已定。 

山西怎么办?

新中国刚成立时北方还强过一阵子,其实主要就是东北工业基地带起来的,而东北崛起跟日俄两国想吃下东北,把东北经营成他们统治下的殖民地有很大关系,是一次历史的偶然,到现在又恢复到正常情况,2021年北方只剩北京一家靠政治中心地位拉动经济苦撑。 

黄河的运输能力也完全不是长江的对手,长江是现在中国极其重要的生命线,以9795亿立方米的年径流量带动着沿线上海、南京、武汉、重庆的发展,而黄河只有574亿立方米的年径流量,在全国也只能排在16名,比湘江都差一截,无法拉动贸易与物流,黄河衰败是历史的必然。 

那依赖黄河的山西,就更无出头之日了。 

 山西曾有过一次回光返照。 

明朝初年,为了解决北方边疆士兵的生活问题,调动商人运粮食和物资到边疆的积极性,政府就发给商人一个食盐运销许可证,古名叫“盐引”,那年头能卖盐都是暴利,虽然搞运输辛苦,但赚到盐引也值,当时从事这个行业的就有晋商,晋商以此累积了第一桶金。 

后隆庆年间跟蒙古人议和,在边界开放互市,山西人又跑去互市做生意,从武夷山买茶叶苏杭买布,再运到恰克图跟俄国人交易,也有部分山西陕西人直接跑到外蒙定居的,因为中间要经山西杀虎口,就把这条路叫“走西口”。

山西怎么办?

 由于蒙古人只有畜牧业,想煮羊肉连口锅都没法造,只能找汉人交换,在贸易上处于弱势,晋商只要拿着低等质量的布匹,就可以换上乘皮毛,拿一点铁器,就可以换一头牛,转手就可以在中原市场卖到几十倍收益,狠狠发了一笔财。 

这是晋商赚到的第二桶金。 

晋商前面两桶金来得光明正大,不过他们的第三桶金就很肮脏了。 

大明晚期时跟满清作战,正面战场上玩不过人家,就想办法坚壁清野,封锁跟满州的交易,满清在关外生产力落后,很多东西根本无法生产,铁都买不到,没办法打造兵器武装自己,明朝本想锁死满清的发育就行,结果为了获取暴利,晋商冒着杀头的危险继续向满清供应物资、打探情报,走私粮食、军械、战马、铁器、布帛、辎重等给满清,使满清得到了源源不断的援助,最终吞下了大明。 

明末时东边有江浙富豪抗拒交税,北方有晋商通敌贸易,可见资本从古至今都没有底线,只要有钱赚,出卖国家利益在所不惜。

山西怎么办?

 满清入关后知恩图报,封山西商人范永斗、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为八大皇商,其实也是钦定的八大汉奸。 

除了这八大皇商,民间另有晋商八大家,分别是乔、常、曹、侯、渠、亢(山西首富)、范、孔八家,相当于民间八大财团,电视剧《乔家大院》讲的就是当中乔家的故事。 

清时晋商走向了影响力的巅峰,为了方便大批资金调拨结算,搞出了自己的金融机构山西票号,甚至票号参与政府工作,为地方政府垫款、汇兑军饷协饷,票号财东也会捐纳一官半职,挤进官僚系统。 

最有代表性的票号日升昌记,创立于1823年,在全国大城市设分号40多处,顶峰时占有清政府80%的白银储备。 

晋商一直风光到清末,首先遭到了俄国人的痛击,俄国通过跟中国签定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获得七座城市的通商权,以更低的税率打入中国市场,直接跟中国做生意,就不用再经过恰克图,直接断了走西口这一条贸易线,中俄边境上的山西行庄从巅峰时的120家,逐渐衰减到仅剩4家。 

1905年西伯利亚铁路全线通车后,俄商走海参崴,运费又便宜,晋商对俄贸易再次下降。 

晋商意图反杀,跑去莫斯克等大城市设立分庄卖茶叶之类,开始时生意还不错,一年能卖20万担,1909年俄国直接对华商课以重税,又把晋商打趴下了。外蒙古独立后,晋商在俄蒙的资产又被全部没收,损失了几百万两白银。 

除了俄国,英、美、法、日等以工业生产的洋货进入中国,打败了山西的手工纺织业,辛亥革命时各省动乱,光日升昌行就损失了三百万两白银,1923年日升昌行不支倒地。 

晋商的生意,维持在手工行业(布与铁的生产)、贸易(主要对俄蒙生意)、金融(票号)三大领域,几乎遭到了帝国主义的全面打击,山西人的生意,最后全部落到了洋人手里。 

山西至此衰败,至今没有回过神来,山西各大商人的后代风流云散,有的成了普通人家,有的到海外赚钱,不过晋商几百年富贵,在山西留下了无数精美的大院,比如王家大院、常家大院、乔家大院、渠家大院等,建议有生之年都去山西看一看这些保存完好、恢宏瑰丽的古建筑,每处大宅子背后,都有几百年历史的爱恨情仇,又沧桑又有趣,着实有意思,反正我写到这里,包都打好了,写完我就出发。 

除了晋商外,大家应该还常听说过徽商(以后写安徽省时再详细讲他们),晋商崛起靠走西口,徽商崛起靠盐业,两个省本身基础条件都不怎么好,山西比安徽还恶劣得多,现在的山西可不是春秋战国时的山西,要面临着黄土高原的恶劣气候和黄河泛滥的水灾,农业底子薄,交通条件差,因此同样失去了吃饭的家伙后,山西比安徽可惨多了。

 民国时山西话事人阎锡山主张“保境安民”,主要也是地理位置偏,没人来主动招惹,因此也没有遭到大破坏,新中国成立后,山西经济一直萎靡不振,在中国全面工业化后,山西才靠煤炭资源在全国人民面前找到了存在感,煤老板又土又豪的故事全国皆知。 

但山西还只是一个原材料供应省份,处在工业链条的上游位置,不能产出优质的工业产品,跟祖上擅长的工业、贸易、金融三大优质行业都没了联系,加上2000年代时的矿难频发、以及煤老板行事粗野,使山西给外省人留下一种又土又渣的不良形象。 

从出生条件上来说,山西放在全国也算倒数,这里远离大海、主要水运线黄河已经严重衰败、省内山高河浅、交通极其不便,山西上一次能回光返照,根子上的原因是做贸易,一是明末时跟满清做贸易,二是清朝时跟俄蒙做贸易,是通过做贸易赚到钱以后,再向金融和生产领域进发,但是现在全球环境是海权大于陆权,所有发达城市,除了北京这种特例后,要么就是沿海,比如深圳、上海,要么就是依附在流向大海的江河,比如武汉、重庆。 

大家看中国各个城市的变迁,过去兴盛的洛阳、大同、开封,现在都没什么人注意了,是因为远离了大海或者通向大海的大江大河,而现在兴盛的深圳、上海、重庆,都是海权崛起的受益人。 

山西遇到了两大问题,一是黄河在中国文明史的衰败,二是失去了同北方其他政权的贸易,就失去了给山西输血的生命线。 

而且这两个问题,都是没办法解决的。 

底子薄的山西失去了同北方的贸易线,是全省的灾难,安徽和江西同样衰落,但他们处在东南区域,自然环境更好,也更靠近海权,所以还能在全国排在第11名和第15名,处境远没有排在21名的山西这么悲惨。 

其中安徽因为有江苏、浙江的经济辐射,将来的发展前景要更好一些,有望进入前十,江西迟早超过陕西成为第14名,但会长期呆在第14名,能不能有所突破要看造化,而山西会一直跟贵州、内蒙古打持久战,在全国第20-22名这个范围内徘徊。 

山西经济结构已发展畸形,轻重工业严重失衡,高附加值的轻工业产品全靠进口,自己出口的又都是廉价原材料。 

2019年中国企业500强里,山西9家上榜企业有7家都从事煤炭开采或贸易,整个省份对煤炭高度依赖,产业转型艰难。 

2020年山西全省各地级市GDP里,居然只有太原达到了4000多亿,其他城市连2000亿都达不到,弱得十分平均,历史古城大同甚至只有1369亿,只有我老家邵阳的一半。 

山西怎么办?

有对比才有伤害,我拎一下我老家湖南各市的GDP对比下就知道山西经济有多差了。

山西怎么办?

山西的省会太原,其GDP只跟岳阳、常德相当,只有长沙的三分之一。 

长期的经济低迷影响到了山西其他事物的发展,因为穷,没有足够的教育经费,全山西现在只有34所本科高校(江西45所,安徽46所),学科建设方面只有5B+学科,985大学为零,全省仅有太原理工一所211大学,还排在全国第112名,全省进入全国前200的也只有三所高校,在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中,没有一个A类学科。 

山西省2021年地方高校预算经费里,最高的太原理工一年为15.5亿元,同样的地方双一流高校,苏州大学是32.84亿元,双非大学里,山西预算超10亿的只有山西农业大学12.68亿,山西大学10.33亿,中北大学10.28亿,而隔壁河北师范大学都有20.46亿,同等标准的大学,山西只有人家的一半经费。 

当然了,这些学校跟清华一年317亿、浙江大学228亿、北京大学221亿的经费预算比,又都是天地之别。 

山西原本交通底子就差,现在高铁也落后于其他省,我们来对比下山西跟其他省在交通上的差距:

山西怎么办?

不过随着2020年底重要的太焦高铁的开通,山西省高铁终于赶上半步,除吕梁市外,目前已实现市市通高铁,这条铁路长达325公里,可直通南下连通郑州,再从郑州直抵长三角、珠三角,使山西打通了往发达东部的内陆交通线。 

这条高铁的开通,直接将长治机场的旅客吞吐量、货邮吞吐量打成了负增长,20212月这种黄金月份,长治机场的旅客吞吐量仅有1.5万余人次,这么惨的客流,吓得另一个刚开通高铁的晋城市,都要重新考虑下要不要开通晋城机场了。 

山西人民都寄希望这条高铁,能打下山西产业转型的突破口。 

 最后,我们回到标题里的问题,面对过去优势的丧失,现在的山西,应该怎么办? 

以前的北上贸易线已经不可能恢复,黄河也不可能变成长江,以前的优势过去就过去吧,不要再做任何留恋,山西老乡们,咱们撸起袖子,重新出发。 

山西要破局,在省内高铁基本铺完的情况下,第一可以大力发展旅游业。 

经济落后加上近现代没有战争破坏,使山西意外地保留了全国最最优质的历史文化资源,现在你在中国其他地方很难看到宋朝、唐朝的原建筑了,大多都毁于灾祸,一般都是明清留下来的,但在山西,你能看到唐德宗时期的南禅寺、唐大中时期的佛光寺(梁思成说这里是中国第一国宝)、五代北汉天会年间的镇国寺、大辽清宁时期的佛宫寺、北宋天圣年间的晋祠圣母殿、大辽时期华严寺大雄宝殿等等等等,再加上前面说的晋商们留下的大院、云冈石窟、蒙山大佛、永乐宫,以及五台山、恒山、北武当山、太行山、壶口瀑布等各种自然奇观。 

旅游业很难成为一个大省的支柱产业,只能让马尔代夫这种小岛国吃饱,但旅游业可以带动大量就业,解决很多人的吃饭问题,山西坐拥中国优质的历史人文资源,号称“地上文物看山西”,但普通中国人很少知道山西的旅游资源有多丰富,山西大院有多传奇,山西省对外旅游宣传严重不足,现在去山西旅游的人,前五大客源省是河北、河南、陕西、北京和内蒙古,前五大客源城市分别是北京、石家庄、西安、郑州、天津,都是北方人,南方各省的人,都没有去山西看一看的欲望,根本不知道山西有多好。 

2019年山西省旅游总收8027亿元,同年全国旅游总收入6.63万亿元,国内旅游人次达60亿人次,未来五年,国内旅游市场将突破10万亿,山西有很大的潜力抢市场。 

山西应该重点推出一两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景点,在珠三角、长三角、南方各省推广,顺便推广部分美食吸引吃货,要以互联网推广为主,培养年轻游客,南方这边热爱旅游的人很多,要以点带面推动山西旅游业,让旅游业拉动就业人口。 

第二是山西要完成产业转型。 

山西要发展,就要像河南一样,努力承接发达地区部分工业产业链,不能再深度依赖煤、焦、冶、电四大传统产业。 

过去因为一些私人煤老板的存在,将山西搞得乌烟瘴气,地表和空气受到严重破坏,还矿难不断,2008年山西搞煤炭改制重组,将私人小煤矿老板从这个行业清除出去,谁不签就查谁的税,从此山西矿难基本停止,生态慢慢恢复,这些煤老板拿着钱并没有在山西投资,一般喜欢跑去以北京为主的大城市买房子买奢侈品,给山西造成大量资产流失,更加剧了山西的贫穷。 

因此山西要发展,只能寻找外力。 

外力有三个点,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 

20209月,山西印发了《山西省与粤港澳大湾区深度合作行动方案》与《山西省与长江三角洲地区深度合作行动方案》,是想借助通向南方刚建成的太焦高铁,吸引长三角和珠三角的资金、人才、产业链。 

现在重点吸引了医药工业、新能源汽车制造业,2020年山西医药工业投资增长了20%,新能源汽车制造投资增长了55% 

山西新能源汽车主要放在运城,预计能形成2万辆纯电动商用车和10万辆纯电动乘用车的生产能力,年销售预计136亿元以上,年利税12.5亿元,可以吸引电池、电机、电控、充电设施等一批关键、核心零部件优势企业投资建厂,并形成13以上的产业集群带动效应。 

另外为了打通跟京津冀地区的联系,雄忻高铁、集大原高铁和长邯聊高铁,都在如火如荼建设中,这些高铁的建成,加上太焦高铁,使西山摆脱了交通上的束缚,能使山西从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三地接收产业链,从科技、人才、会展、能源等完成产业转型。 

山西怎么办?

在中部各省里,河南给大家起了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在2000年代,河南因为贫困,河南人出省饱受歧视,到处流传河南人偷井盖的段子(就是穷闹的),后来河南接收了东部产业转移,拿下富士康这一类的企业,能在本地提供就业机会,郑州也建设起来了,河南现在的对外形象得到了清洗,也很少听到歧视河南人的段子了。 

我在山东篇里说过,人是经济动物,人的一切行为依附于经济环境,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坏人,而是为了活得更好,被经济环境所塑造的人,很多人分析山西时说什么山西人保守、山西人官僚什么的,这些都是本末倒置,以前东北富裕时,全国人民可没人说东北的坏话,现在东北经济在全国倒数,大家就一起埋汰东北人,其实骨子里就是嫌贫爱富。 

今天这篇文章虽然分析的是山西,但其实也连带分析了中部各省,大家遇到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就是黄河不行了、气候变了、交通线没了、贸易线也没了、工业发展没跟上,就业机会少,就出各种妖蛾子了,所以要快点承接一带一路的红利和东部各省的产业链。 

山西正计划将处于晋、陕、豫三省交界处的运城、临汾建成物流中心,也计划在石墨烯、碳纤维、电子信息、生物制药、大数据、新能源汽车打开新兴领域,另打算补齐煤炭产业短板,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生产设备,提高煤矿的自动化水平,提升煤炭的附加升值。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山西的各处高铁网即将打通,对发达地区的承接也已经开始执行,虽然每个省有每个省的宿命,但发愤图强的人,总不会过得太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