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工商联今天这篇文章水平真高,一箭射武汉双“雕”

武汉市长在央视接受采访时,被问到早就知道疫情为什么没有及时向公众披露时,说“没有授权”。

今天武汉红十字会回应为什么给了莆田系做人流的仁爱医院1.6万口罩,而流向抗疫一线的武汉协和医院只有3000副(协和医院还没有收到)时,说“分配权不在它。”

也就是说,他们都在请示上级,怎么做才好。

然而,请问武汉市长:你第一时间知道疫情向上级汇报后,有没有再认真听取一下专家的建议,有没有预判形势的发展,有没有为上级明确或不明确的指示,做两手准备?

再请问武汉红十字会:武汉封了已经一周,你们有没有走到前线一线医院去实地调查,有没有主动去询问需求,哪怕电话一个个打。武汉这么多医院连日来一直向社会公开申请口罩等防护物资支援,你们看不到吗?是不是看着源源不断捐进来的钱,高兴晕了。

这两者,看似请示上级,尽了职责,但是,却没有承担责任,造成了武汉乃至整个国家的被动。

上海工商联今天的这篇文章,非常应景,对照最近武汉市长和武汉红十字会的回应,可以说是一箭双雕,双沙雕。是庸官是能吏,看如何”请示“。

上海工商联今天这篇文章水平真高,一箭射武汉双“雕”

上海工商联今天这篇文章水平真高,一箭射武汉双“雕”

正文如下

赵启正(现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有句名言,非常有名,也非常管用。

听他一说,印象深刻。

那是很多年前,在他担任上海市委组织部部长,请经济日报采访组吃饭时。

后来,用以观察世事,果真非常灵验。所以,一直没忘。

再后来,老詹当了全国政协委员,与政协新闻发言人赵启正住同一宾馆。那天餐厅吃饭,提起这件往事,老赵哈哈大笑,我这名言嘛,还真是名言,确实管用呢!

什么名言呀,讲来大家听听!同一饭桌,其他委员放下筷子,竖直耳朵,欲闻其详。

我这名言就叫做,”你要想让一件事办不成,你就多请示。”

大家半晌没有说话,回过味儿来,放声大笑,哈哈哈哈!

老赵举一例子,他当上海市副市长兼浦东开发区主任时,动员香港大老板郭鹤年到浦东建香格里拉饭店。郭本也想干。但一来,他在老市区已经建了一个,二来,饭店投资较大,得找上面审批。

赵启正说,批什么嘛批?自己干得了,反正是你自己的投资!

老郭从香港来,比较谨慎,规规矩矩,便跑到京城某部委,汇报此事,要求批准。

一处长摇头说,不行,你投资亏了,我们负不起责任!

郭说,我自己的投资,怎么会要你负责?

处长还是摇头。

郭没有办法,只好回到上海。左思右想,管他那么些些,自己干啦!

后来,饭店终于建成,郭觉得好笑,与赵启正谈起此事,我问处长,我投资亏损了,你负不负责任?处长说,不负责任。我又问他,我不投资,耽误了机会,你负不负责任?处长说,不负责任。我说那么好了,投资你不负责,不投资也不负责,你为什么还要管呢?

哈哈哈哈,老赵闻言大笑,早就告诉你嘛老郭,叫你不要请示不要请示,你不听。这不还得自己干吗?

老赵又举一例。浦东要建机场,政府部门不批,说上海有个机场了,还建什么建!老赵说,伦敦有六个机场,伦敦比上海大吗?

好不容易同意了,又不允许把跑道建成4000米,只能3500米。为什么?因为这是规定。但是,你不建4000米,一些大飞机就不敢来,雾天更危险。咋办呢?老赵叫施工方开辟出4000米长度,先铺3500米,施工中,以不好衔接,会有接口为由,一家伙延长到4000米。结果,事弄成了!

事实证明,还是老赵对了。

所以嘛,一般自己能做决定的事情,我一定不请示。你一请示,实际就把责任推给了上面。你说他同意不同意?一同意,出了问题,责任不就是他的么?正因为这个心理,大多数情况,上面只好保守一点,要么拖拖,要么不同意。不同意就不用担责任了。这态度其实很好理解。我们对下面,不也一样吗?

所以,衡量一个干部是不是负责任,有没有担当,你就看他是不是动不动就要请示。表面看是遵守纪律,实际是推卸责任。这种干部,挺耽误事的,依我看,不可重用!

言谈及此,老赵有些激动,大家亦纷纷附合,称赞老赵高,实在是高!

赵谦虚道,我呀,就是管不住这嘴,爱说!其实这道理,你们不也明白吗?只是你们老练,不说出来罢了!

言毕,哈哈大笑!

再回到开始,武汉市长请示了上级,上级怎么指示的他没有说,但是,他如果为极端的可能做好准备,从首例疫情到封城,一个多月的时间,哪怕做好一项,医疗或民生或舆情。

还有武汉红十字会,你存着大量的物资和善款,那边众多医院不断告急,却请示上级或等待上级指示,如何分配。真是可笑,救灾救急就是红十字会的专业能力,这方面起码要比你的上级,武汉市政府有更准确的信息和明确的方案。

这次,两个都喜欢请示的猪队友,给武汉、给国家带来耻辱,上负中央,下负百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