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这个世界

从大凉山回来后,看到当地彝族的种种情况,受到了一些启发,一直想写一篇短文,讲讲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我国的彝族在中国主要聚集在楚雄、红河、凉山、毕节、六盘水、安顺等地,吉布书记说,因为地理原因,大凉山的彝族是所有地区里最穷的。 

彝族现在的主食是土豆、玉米、荞麦、大米,我在扶贫调研的文章里写过,别的地区彝族还好,可以种水稻,大凉山海拔太高,天气冷,我七月上去,当地彝族大白天还穿两件衣服,夜晚温度低于十度,就无法种植水稻,天天吃粗粮谁都受不了,大凉山彝族平时吃的大米是自己在市集上买来的。 

因为海拔太高,另一个副作用就是紫外线极其强烈,每个人都晒得黝黑黝黑的。 

没有脱贫前,手里没有现金买大米,大凉山彝族同胞们平时只有土豆、玉米、荞麦三样食物可以选择。 

可是土豆和玉米这两样高产作物,其实都是南美洲传过来的,万历年间由做各国生意的商人带过来种子,不是说带过来大家就开开心心吃上了,还得先找块地试种,试种成功后民间再缓慢传播,到大凉山这种信息落后的地区,估计一两百年以后了。 

我估计在清初,大凉山这里才开始主要种植土豆,土豆一亩三四千斤,才终于让大家吃得饱,那在这之前的几千年,没有土豆和玉米,他们吃什么呢? 

只有苦荞和肉类可以吃。 

苦荞的产量很低很低,亩产300-400斤,大凉山这边,高山地带每家平均9亩地,河谷地带每家平均5亩地,根本养活不了这么多人口。 

高山地带之所以地多一点,是因为那里非常非常艰苦,上面没有水源,加上天气冷,公历11月山上就会下大雪,燃料又贵,烧水不方便,没有水,没有燃料,天气又冷,下一次山得走断腿,所以以前有部分大凉山彝族一辈子只洗几十次澡,来源于这里。 

而生活在河谷地区的大凉山彝族其实并不会这样,他们也会像普通人一样经常洗澡。 

在高山上活得太痛苦了,能去河谷还是会去河谷的,所以造成了河谷地区每户土地只有5亩。 

5-9亩地根本不够全家人吃的,平均每户人家还生3-4个小孩呢,得想想办法活下去。 

生存下来的另一个重点,就在牲畜上了。 

养活大量牛羊家畜,其实是一门艰难的技术活,我小时候在农村生活时,常看到养几百只鸡,一死死一片,而且一天时间就无声无息的死光,所以大家看普通人家,玩不起大型养殖,一般就养十几只鸡,低风险低收益,下蛋吃肉,生死全看天命。 

现在农村也有养上万只鸡的,我小学同学就在干这个,分几个大棚圈养,为了不让鸡发鸡瘟,他拿着针头给鸡大量打抗生素,才让鸡活下来,但抗生素这东西不能滥用,人吃多了这种鸡肉,会增加耐药性,感冒发烧时普通药对你也没什么用了。 

而且大凉山2500-3000米的海拔,很冷,到了秋冬季,牛羊会活活冻死。 

这就出现了大凉山彝族另一种现象:人畜混居。 

人畜混居也是出现在高海拔地区才有的事情,主要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牛羊不被冻死,牲畜住在房屋一侧,人住在另一侧。 

大家都知道,就是养只猫,养条狗,它们身上都有动物独特的体味,大型牲口那股难以言喻的味道,还会在家里拉屎拉尿什么的,场面肯定不怎么美好。 

承受这么多痛苦,还不是为了活下去。 

我还看到大凉山彝族衣服总是很脏,那是因为他们要烧柴火,又要干农活,在家里只要一干活,衣服很快就会弄脏,所以他们也养成习惯了,衣服脏一点就脏一点,反正也干净不了几分钟。 

他们还会三三两两喜欢坐在公路边聊天,在全国我都没见过这种现象,这样其实非常危险,车来车往说不定就出什么交通意外,但他们以前一直住在大山里,见不到生人,能看到汽车驶过,他们也觉得新鲜满足。 

现在我们知道大凉山彝族过去日常背负的痛苦了,他们生活在苦寒之地,没办法洗澡,每年收成太少,没有赚钱的途径,为了保住那一点可怜的牲口,才被迫人畜同居,同时因为是高原,才晒得那么黑。 

换成你生活在这种环境,你也会被逼成这样。 

人都是被环境驯化的。 

后来,当毒品运输路线因为必经大凉山,穷疯了的彝族百姓,才想起靠这个发家,同时因为吸毒泛滥,共同针头,导致了艾滋病传播。 

换成你是一个当地彝族百姓,你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你要养四个小孩,别人告诉你运一次毒品能赚多少钱,抵得你耕地养牛几十年,你说不定也抵不住这种诱惑。 

所以我在扶贫报告里才写到,有些毒贩会说:“没什么出路,没办法。” 

其实大凉山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太穷的问题,只要扶好贫,毒品问题,艾滋问题自然就慢慢消失。 

解决了贫困,给百姓们安上了太阳能热水器、自来水管道、修好了公路、建好了学校、再给他们一份谋生的手段,他们也不会盗窃、贩毒,只要日子过得去,没有人会从事这么高风险违背道德的事情。 

我前天发完扶贫报告,好多人在后台留言,说他们那以前常有大凉山彝族人偷窃,现在确实五年没有见到彝族百姓盗窃了,应该是扶贫的功劳。 

扶贫是2014年开始的,到现在刚好六年,五年没见盗窃,这就是扶贫的功能。 

饥寒交迫,人才起盗心,吃得饱,谁也不愿故意伤害别人。 

我以前看过太多文章,只讲大凉山彝族人的痛苦,但从来不讲他们痛苦的原因,去了现场我就明白了,就是地理原因造成的贫穷,通过扶贫,就能解决掉这些痛苦。 

但有些人,就喜欢一直展示别人的痛苦,但从来不反思如何解决痛苦。 

现在,我们不仅反思了,还做到了。 

我看当地彝族还有些习惯没有改过来,这是因为扶贫才六年时间,只要再给他们五到十年,他们适应现代文明了,慢慢就会跟我们一样了。 

大凉山彝族遇到的情况,本质上就是经济问题,是生产力落后的遭遇,这世上各个国家,凡是拥有先进的生产力,幸福都是一样的,而凡是生产力落后的国家,却各有各千奇百怪的痛苦。 

这些千奇百怪,包括贩毒、盗窃、卖淫、杀人、拐骗等等罪行,生活上可能就是脏、神色呆滞、胸无大志等等。 

一个国家只要生产力落后,就一定陷入贫困,只要贫困,底层为了活下去的人,就会铤而走险,种种社会乱象就会产生。比如我们写过的墨西哥、乌克兰、洪都拉斯等等国家。 

三十年前,香港人、台湾省人、欧洲人、美国人,不都是用同样的眼神看中国大陆人吗?觉得大陆人又穷又脏,总是会有意无意地流露出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一九九七年时,一位加拿大专家要来中国出差,他回忆说,出门时小女儿紧紧抱住他,怕他在中国活活饿死。 

这就是一个生产力不发达的国家,在别人眼里的荒诞形象。 

在1980-2000年代,中国出了太多人一直误导我们,告诉我们欧美日这些国家的人是多么彬彬有礼、多么绅士、多么严谨,然后告诉我们,是中国的文化太落后了,基因太落后了,我们已经远远落后于整个时代了,必须要被他们殖民两百年才能成为一个现代国家。 

那时候胜行“中国人的劣根性”,将中国人的形象批驳得一无是处,其实哪里有什么劣根性,只是因为处在农业社会,生产力落后,人为了适应环境造成的。 

这些荒诞的言论,在当时也有很大的市场,将当时的年轻人忽悠得一愣一愣的,我就是当年受害者之一。 

这些人偷换概念,把结果当过程,他们跪在了别人面前,成为了别人的文化奴隶,还要求我们一起跪下去。 

我们如果不跪下去,他们就说我们是韭菜、是猪、是懦弱的愚民。 
而现在又是这波人,只要中国人显示出一点点自信,像吴京拍一部稍微有点自信的《战狼》,他们就追着吴京骂,生怕别人不跪下去了。
 
现在我渐渐长大,看着大凉山彝族同胞时,我也越来越心平气和。 

我不会歧视我的同胞,因为我已经懂得,一切都是生产力的原因,解决了生产力,大家都一样。 

凡是抛开生产力谈幸福,只谈一些文化、基因什么的,都是耍流氓! 

现在中国构建了全世界最完整的工业链,生产力一下就上来了,我们每年海军战舰下水的吨位总数,相当于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一下子让全世界本来用歧视眼神看待我们的地区和民族,非常不适应。 

谁不适应,就用生产力告诉他,不适应也得适应。 

但他们不仅不适应,还意图压制中国生产力继续向前。 

他们的意思是,你们好好生产鞋子、衣服、玩具就行了,帮我们代加工就行了,搞什么5G?搞什么高铁?搞什么芯片?居然还搞起了航母?还搞起了巨浪?你们认命行不行? 

不行。 

我们要清醒地看到,一个国家强大的本质是生产力,是工业化,而不是那些跪下的奴才教我们的西方的文化更胜我们一筹。 

大家知道东亚自贸区这么多年了,明明是对中日韩三国都有利的事情,为什么一直搞不起来? 

因为有些国家不希望我们强大,不希望我们生产力再往前再进一步。 

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将他们的势力驱逐出东亚,而要驱逐他们,说话是没有用的,得让他们的耳朵,听得到军舰轰鸣的声音。 

只要生产力发达了,别人就会赞美你,你用芭蕉叶盛饭都是天然纯净的美食文化,你生产力不发达,你工业落后,别人就会贬低你,你用芭蕉叶盛饭就是土鳖,就是原始部落的恶习,要接受文明的批判。 

我相信,如果大凉山彝族同胞足够富裕,能够开着军舰压到盎格鲁-撒克逊人的鼻子底下,他们也会高声惊叹,像赞美黄金圣斗士的圣衣一样,赞美彝族们的查尔瓦披风。

这个世界的底层逻辑,是生产力决定一切,而不是那些蛊惑我们长达几十年的西方先进文化基因论。 

只要你的民族生产力足够发达,就会有大量的人跪倒在你民族面前,赞美你的严谨、绅士、浪漫、风度。 

哪怕你曾经进行过血腥的殖民,贩卖过别人的国民做奴隶,制造过无数的地区冲突,他们也会视而不见。 

我从大凉山回来后,既看到彝族同胞生活的不容易,也知道了我们中华民族过去七十年,过去两百年的不容易,我也越发坚信,只有坚定不移地工业化进程,继续发展生产力,才能拯救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使我们回到历史上应有的位置。 

我们要打碎的是枷锁,迎来的是新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