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会计必须死

想一分钟几百万上下么?

想一开电脑就看到几千万数亿数十亿数百亿的账户么?

如果你敢想,那就有一个合适的专业等着你,这就是会计。

虽说数的不是自己的钱,但是那个爽感,还是很值得体验的。

可惜的是,会计这个行业,也非常容易成为大佬们的背锅位。

你看,这不,星期一早上,日本奥委会会计部长被地铁撞击身亡了。

日本会计必须死
日本会计必须死

日本搜查官初步认定,和电车无关,也没有痴汉,就是单纯的,自杀。

自杀哦,自杀哦,自杀哦。

咱们都知道,在日本这个国家,自杀,是一个被他们认为具有类宗教美感的行为,甚至日本社会对选择主动结束生命的模式都情有独钟。

日本人很独特的一个美学审美就是“物哀”,讲究的就是樱花最绚烂的一刻就是凋零的瞬间。

不过可能是怕疼,切腹这种被日本人认为勇敢而高尚的行为逐渐被列车所取代,从不给别人添麻烦变成了“我不去上班了你也最好迟到”,卷的厉害。

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物理上,都卷了起来。

日本会计必须死

根据日本国土交通省的数据,日本每年铁道自杀保持在500人以上,甚至把日本JR首都圈总武线上的新小岩站,打造成了自杀名所。

日本虽然一直坚称,不要总说我们日本是自杀大国嘛,我们自杀人数年年下降,已经达到最近40年来最低了,不过,在发达经济体里面,日本自杀人数依然高居榜首。

2020年,日本有20919人自杀,平均每天57个,所以,一个早起上班的人,可能仅仅是不想去公司打卡了,所以把自己送去天照大神那里吐槽996。

但是,这个打工人,不是一般人,而是奥委会会计大佬,管账的。

而日本奥委会,最近刚出了一些有趣的小丑闻。

所以这个自杀,在这个时间节点,就微妙了起来。

日本会计必须死

这个东京奥运会虽然办的是命途多舛。

但是操办奥运会的人,那可都是喜笑颜开。

任何有在企业里面摸爬滚打经验的人都知道,这组织的利益,大概率是和里面具体的人不完全契合的。

哪怕是创始人加CEO,这不也有疫情期间某些企业快撑不下去的时候自己疯狂二级市场套现去新加坡当富翁的情况么。

日本会计必须死

东京奥运会就是这个情况,钱,是国家在出,能不能放进自己的口袋,那就是表演财务技术的地方了。

疫情的突然到来让东京奥运会选择了一年的延期举办,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打乱了东京奥组委的预算框架,到去年年底的时候,东京奥组委已经对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举办经费发布了第5版预算计划。

日本会计必须死

在延期前举办预算经费1.35万亿日元的基础上,增加了共计2940亿日元的预算,这让东京奥运会的预算总额达到了1万6440亿日元,相当于1040亿人民币。

这也让东京奥运会成为“史上最贵奥运会”。

在全部费用中,组委会将支付7210亿日元,东京都政府支付7020亿日元,日本中央政府仍支付剩余的2210亿日元。

这多出来的2940亿日元预算,还不包括肯定会出现的防疫开支,不光让东京奥运会总成本上升了22%,最关键的是,这里面,能让不少人实现东京买房自由。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日本会计必须死

这钱怎么捞的呢?

就要看你对东亚文化圈的理解够不够深入了。

首先,就是工钱。

今年3月31日的时候,日本《每日新闻》自爆,东京奥组委为了保证赛事的顺利进行,会将观众引导等运营工作委托给相关企业。

说白了,这观众引导就是赛场安保和秩序维持,附带一些信息发布。

委托,也就是个好听说法,按咱们的说法就是外包,或者说劳务派遣。

这本来是大型赛事的基本操作,但是妙就秒在这个工钱上。

让子弹飞再不申遗,日本就抢先一步了。

日本会计必须死

《每日新闻》还算给日本奥委会的人留面子,就公布了其中一家负责在东京武藏野之森体育广场参与赛事运营的企业。

这家企业一共获得了5.3亿日元,也就是3000万人民币的合同,然后这家企业内部把工作人员分了十级,最高一级的【运营总管】工资是30万日元每天,也就是日薪1万7600块钱人民币;

下面的【主管级别】和【经理级别】分别是20万日元,也就是1万1700块钱一天。

日本会计必须死

虽说和“一爽”还有差距,不过被咱们娱乐圈骚操作晃得越来越雪亮的大眼睛是不是已经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衣带水,文脉相承?

这还不是最刺激的,这一个人一天套个不到2万人民币出来,符合了巧立名目+三七分账的让子弹飞模式,但是速度不高。

而且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在国会问询里面对这个天价人工费进行了否认。

这当然不能承认了,他们傻吗?

但你要说他们不傻,昨晚上他们公布的那个赞助名单,看起来也不聪明。

日本会计必须死

而到了6月5日,日本新闻网TBS放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这是一个新闻特辑,是一个现役东京奥运会组委会成员对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实际运营成本的证词。

日本会计必须死
日本会计必须死

这个爆料人因为自己就是内部人士,所以给出来的信息特别有含金量。

首先这个爆料人明确了,的确是有天价人工费的存在,35万日元一天的情况是存在的。

但是,这仅仅是会计账目上的。

实际上,运营总管一天30万日元,但是他还可以同时做主管的工作,还能同事做经理的工作,只要化身时间管理大师,一天就能套80万日元出来。

日本会计必须死
日本会计必须死

嗨呀,果然30万是谎言。

真相是远远不止这么点。

工匠精神,工匠精神。

日本会计必须死

而这样的运营总管,在这家运营企业,还可以有很多;

而这样做运营的企业,也可以有很多。

负责奥运会人力关联企业的净利润,和去年相比,直接提高了1000%,达到了62亿日元。

这奥运会没办,但是人先用了,这比阴兵借粮还来的玄幻。

日本会计必须死

这些事儿吧,对外其实都可以瞒过去,但是有个人肯定是绕不开的,那就是会计部长,毕竟,帐都要从他手下过。

而爆料人给出了另外一种套现方式,玩儿的更溜。

每次奥运会都会有很大的一笔经费,是放在宣传推广上的,毕竟这是一个对外宣传国家形象的好机会。

东京奥组委找了九家公司,包括世界最大单一广告公司电通、日本第二大的广告公司博报堂,还有东急公司、富士创意等等。

然后,支付了35亿日元的广告费。

东京奥组委在预算规划里面承诺的是会直接和落地的广告公司进行合作,但是这九家公司全都采用了外包模式,自己拿走10%到15%的中介费。

日本会计必须死

所以这种二道贩子的做法,先围标,然后分包,赚的是躺赢钱,奥组委对这事儿也是采用了默许态度。

日本会计必须死

嗨呀,中间商赚差价,又是熟悉的味道。

日本会计必须死

而现在,这次内部高规格内鬼,哦不对,正义使者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而且是在上周六晚间由日本历史最悠久的电视联播网进行的播放。

这事儿,总要进行查证,那日本记者盯上的,自然就是对账目最熟悉的会计部长。

本来,会计部长周一工作必然会是忙碌的一天,可惜,上班途中,自杀了。

这里面让人不得不觉得,这死的,也……太巧了……也……太及时了。

到死都不给人添麻烦。

真的,贴心。

日本会计必须死

当然,如果说这是因为疫情导致奥运会延期办理,所以大家心思活络开始骚操作,其实是冤枉日本人了。

因为他们奥运会的申办开始,就没有打算走阳间路。

2016年里约奥运会结束以后,法国检察官因为涉及洗钱,对前国际奥委会委员、国际田联前主席迪亚克进行了调查。

日本会计必须死

不查不知道,一查,拔出萝卜带出泥,发现了东京申办奥运会过程中的贿选问题。

在2013年,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和日本东京争夺奥运会举办权的时候,迪亚克这老哥不厚道,向双方都暗示,自己需要得到一笔“赞助”。

日本表示,这套我喜欢,给迪亚克在新加坡的公司分两次汇入了130万欧元,按当时的汇率接近1000万人民币。

日本会计必须死

日本申奥委员会理事长表示,这是给这个名为“Black Tidings黑潮”的公司提供的咨询费,是用来购买咨询服务的,法国人难得较真一回,亲自去这个黑潮公司的注册地看了一眼,发现是在新加坡郊外半废弃的公寓楼里面的一个房间。

所以这送的是不是冥币?

日本会计必须死

但魔幻的是,就连这送钱,其实过程中都是有油水可以捞的。

日本政府不好意思自己出面,所以,东京申奥委员会曾向当时担任日本电通广告公司的高桥治之支付820万美元,让他作为中间人来撮合撮合。

日本会计必须死

这笔钱超过5200万的贿赂法,高桥治之除了给迪亚克的1000万人民币,然后买了些数码相机和精工手表作为伴手礼,其他都自己揣兜里了。

路透社后面采访高桥治之的时候,这日本老头还说,哎呀,他们便宜的很。

记者追问是手表便宜还是迪亚克便宜的时候,老哥笑了笑,拒绝评论。

你品,你细品。

这才是大佬风范。

日本会计必须死

我现在就很好奇,这份账是怎么做的,发票是怎么开的,日本申奥委员会的会计过的还好么?

目前看,他们过的不错,不过不一定是在阳间。

为什么我担心又是会计背锅呢?

我的担心,不是空穴来风的,因为日本有会计老哥出来自杀或者被自杀,然后背锅的传统。

这都传统艺能了。

日本会计必须死

2016年,政府部门以市场评估价格大约十分之一的白菜价把一块国有土地卖给森友学园,让森友学园来修建小学。

这块地当时的估价是9.56亿日元,而和这块地一街之隔的同样大小的日本国有土地在2015年出售的时候,卖了14.23亿日元。

而给森友学园的卖价,仅仅需要1.34亿日元。

日本会计必须死

更刺激的是,合同刚签好,森友学园又从土地原所有者国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获得约1.32亿日元的垃圾清理费,来治理这块土地上填埋的生活垃圾,所以到最后,其实森友学园只除了200万日元,相当于13万人民币就拿到了地。

这种白送行为,背后肯定有大量的蹊跷。

这森友学园也的确是不一般,是上代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老婆,担任名誉校长的地方。

而森友学园要在这片新土地上修的小学,名字就叫“安倍晋三纪念小学”。

简直是魔幻的妈妈给魔幻开门了,魔幻到家了。

大哥你好歹遮掩一下啊,穿个裤子啊。

日本会计必须死

这事儿2017年被爆出来以后,自然是要查。

但是要查,首先就要看账,这账,属于日本财务省。

到了2018年,一位叫做赤木俊夫的财务省会计人员自杀了,生前,他在上司的指示下篡改政府向森友学园贱卖国有土地价格评估文件。

而他一死,这事儿的直接参与者,也就是时任财务省理财局长,后面被安倍晋三论功行赏提升为国税厅长官的佐川宣寿,就直接在记者面前鞠了一个躬,宣布辞职,继续享受国家干部退休待遇去了。

安倍晋三,也顺顺利利的把自己内阁总理大臣当到了2020年。

所以啊,根据急需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名目的《让子弹飞》里面的话说就是:死人有时候比活人有用。

文化瑰宝,文化瑰宝啊。

日本会计必须死

所以啊,这个《朝日新闻》做调查后发现仅有14%日本民众认为应该2021如期举办,42%的表示干脆不办了的奥运盛会,里面水太深了。

眼看越来越多的信息暴露出来,传统手艺不能丢。

这会计部长,不死,也要死。

本来,如果东京奥运会能如期举办,这事儿就能顺过去。

毕竟,日本政府希望通过这次奥运会,来让日本沉寂多年的经济给重新拉动起来,只要大局面好看,那过程中自家人吃点拿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反正目的都是大家发财,以及分百姓的钱,能简单直接也不是坏事儿,效率,效率,还是他喵的效率。

日本会计必须死

坦率地说,日本,曾经在奥运经济里面,是吃过甜头的。

第十八届奥运会在1964年第一次在亚洲举办,承办的就是日本东京。

二战之后日本在美国的大力援助之下,经济得到了复苏,日本政府为了那次奥运会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治理,通过大基建,推动了日本的制造业、建筑业、运输、服务、电子通讯、体育、旅游休闲以及文化产业的发展。

在1962年到1964年,日本经济飞速腾飞,1964年经济增长率达到了13.2%;

在奥运会举办之后,1964年到1969年,除65年日本GDP增速为6.4%外,其余年份均超过10%。

日本会计必须死

终于,在1968年,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1978年超过苏联,成为世界第二。

所以“奥运经济”把日本人本来就非常看重的民族自信心拉到了一个膨胀的状态。

在疫情之前,根据东京都政府预测,2020年东京奥运会从申办成功的2013年,到举办后的10年的2030年,可以给日本带来32万亿日元的经济效益,相当于2万亿人民币。

所以,稍微给个天价工资,稍微拿点钱出来贿选,对日本来说,是“可以忽略的小细节”。

可惜,疫情来了,尴尬了。

疫情真是一个照妖镜,专治各种不服。

日本会计必须死

首先,从申奥成功开始,日本已经花了数百亿美元进行前期筹备,这一延期,前期向银行拆借用以投资的资金又要延期偿还,这资金占用成本就直接起飞。

别看只是多了一年,但是现在大家都不看好东京奥运会能带来原本的预期收益,这银行可不管日本政府画的饼。

更何况,还有很多直白的损失。

日本会计必须死

比如门票,东京奥运会原本全球门票发售880万张,按照奥运会的国际惯例,东道主国家承销75%门票,剩下25%向海外发售。

这票价有高有低,根据东京奥组委公布的数据,门票收入有超过100亿,这是直接打水漂的。

再比如,转播权销售,这是奥运会的大头。

日本国内的转播权是被NHK和日本商业广播协会组成的财团拿下了,要价是10亿美元;

在国际上,NBC买下了夏季奥运会的美国转播权,支付了14.5亿美元,这些也要打水漂,或者要重新谈合同。

到手的鱼,飞了。

日本会计必须死

再再比如,赞助费,这是奥运会的大大头。

东京奥委会当时为了捞钱,打破了一个行业只选一家企业的模式,谁给的高就给谁。

所以四级体系的赞助商,最顶级的合作伙伴就有13家,可口可乐法国源讯、普利司通、陶氏、通用电气、英特尔、松下、丰田这些大厂都来了,按以前入选的惯例,每家企业的赞助费用都不能低于8亿美元。

光是日本本土的68家赞助商,就贡献了超过35亿美元的赞助合同,这是北京奥运会和伦敦奥运会的三倍以上。

现在延期,甚至还有可能再次延期,这本来到手的钱又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所以,日本政府苦啊,这时候,再来爆一些丑闻,就成了压断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锅,总要有人来背。

日本会计必须死

所以这个在利益集团里面最清楚内幕,但是又地位最低的会计部长,必须死。

你一死,秘密带进列车底下,扣都扣不出来;

你一死,曾经的一通乱账无从查起,上面的人也更加安心。

你一死,你的家人老小都有人照顾,而且弄不好照顾的很深入。

后续进展,在江户时代就已经传入日本并且非常火爆的《三国演义》已经讲的清清楚楚了。

操乃密召王垕入曰:“吾欲问汝借一物,以压众心,汝必勿吝。”垕曰:“丞相欲用何物?”操曰:“欲借汝头以示众耳。”垕大惊曰:“某实无罪!”操曰:“吾亦知汝无罪,但不杀汝,军必变矣。汝死后,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垕再欲言时,操早呼刀斧手推出门外,一刀斩讫,悬头高竿,出榜晓示曰:“王垕故行小斛,盗窃官粮,谨按军法。”于是众怨始解。
日本会计必须死

现在回过头再看,如今这个东京奥运会,已经越来越复杂了。

让我不禁想到了神剧《阿基拉》,这部1988年的动画片就精准的预测了2020年东京将举办奥运会,并且在开赛前的147天取消。

剧中铁雄的失控,身体迅速肿胀,各种恶性增殖的器官仿佛具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样开始迅速的吞噬周围的一切。

到最后,铁雄都已经没办法控制这样的扩张和消化,不停地呼救,但是无能为力。

这就是东京奥组委真实的写照,当腐败的车轮开始运转的时候,当年的发起人已经无法控制,所有参与者都不断的被裹挟,“饥饿”成为了他们唯一仅存的感受。

偶尔荡漾出一两个会计老哥背锅,略为粉饰,然后继续一路向前,吞噬国家和人民的财富。

这时候,我又想到,其实日本最大的背锅侠,还不是会计老哥,而是菅义伟。

这位无明显派系,无名校学历,无显赫背景的三无政客,在东京奥运会已经腐败掉不可挽回的时刻顶替打定主意遁走的安倍老哥上台,也……太巧了……也……太及时了。

嗨呀,别说一个小会计,就连总统,不也是背锅侠吗。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日本会计必须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