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狠话不多

6月30晚上11点,《香港国安法》正式执行。 

在这之前, 一大波乱港分子开始匆忙撇清与过去的关系,罗冠聪、黄之锋、周庭迅速退出“港独”组织“香港众志”, 邵岚紧急退出“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祸港四人帮之一的陈方安生和泛暴派代表陈云宣布退出政坛,“本土民主前线”的黄台仰、李东升、李倩怡、陈家驹则一个个潜逃海外。 

《香港国安法》应证了两件事。 

一是我过去在文章里常说的,香港这些乱港分子根本谈不上是什么革命,他们非常惜命,而革命是要流血的,乱港人士看起来声势浩大,实际上没有为自己的志向不惜一死的任何勇气,其实连流一点血的勇气都没有,谭嗣同这么多年我们为什么还纪念他?因为他够爷们,“要革命流血从我开始”,仰天一笑、肝胆昆仑,有大丈夫为了理想看淡生死的气魄,但我们几时在乱港分子身上看到这种伟大的情操?他们说为了理想,但一听说治他们的法律出来了,几乎一哄而散,如果有人这时候独立香江,不畏生死,我们至少敬他是条汉子。 

但是没有,带头的几乎全跑全撤了。 

昨天七月一号,建党99周年,香港回归23周年,晚上铜锣湾那边还有人闹事,刚好我朋友就在现场,一边直播一边帮我统计人数,现场零零散散几十个人负责闹事,小几百人观望负责准备救援,几百名记者围观,几百名警察,以及吃瓜群众。

人狠话不多

昨晚(七一)香港现场

 看起来已全是凋零之相,全然没有过去的气势,可以判断《香港国安法》一出,暴乱分子基本上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另一件事是我今天想说的重点,就是从这件事开始,我们可以判断出当前中国治国理政的成熟性。 

我们其实在早些年,治国理政出现过不少问题,更加轻率冒进,比如大跃进、文革,或者因为没有形成系统性的自我消毒机制,在2000年左右爆发过剧烈的仇官仇富现象,这都是我们治国理政不成熟的一种表现,但还好现在渐渐长大了,进入2020年代,政府比过去办事,总体大局上显得要成熟稳重了许多。 

比如今年的李文亮事件,本来已经在网上被全面煽动了起来,已经被人有意无意引导得开始变味了,从纪念一个抗疫勇士,有点变味成全面攻击政府(当时武汉政府确实有小错,但群情激奋、怒火冲天到过界了),网民的怨气正在堆积之时,政府突然做出危机公关,指派调查组前去调查,一下将怒火熄了一半。 

李文亮去世的那天晚上,我一直在观察各方的应对,政府这次的危机公关非常成功,意想不到的冷静,那时候我就感觉,背后应该有团队专门负责网络舆情,不再使用过去那种单纯的删东西来应对,以至于怨气越积越深,而是采用直面问题、疏导为主的原则来应对,比十年前的网络事件反应上了好大一个台阶。 

香港问题的处理方式,也更显得老谋深算。 

香港这边的情况,普通人看到会急得跳脚,香港和台湾的基本盘都一样,不仅是香港台湾吧,其实整个东亚的基本盘都一样,就是中国大陆突然一下在经济上站了起来,突然变得很强大,这块区域原本以美国为主导的经济链和价值链就突然崩盘了,要重新塑造一个以中国大陆为中心的区域平衡。 

所以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这些本来一惯俯视中国大陆的区域,要重新找一个历史定位,这个重新找定位的过程非常痛苦,日本和韩国已经痛苦近十年了,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摇摆不定,听美国的也不是,听中国的也不是,轻易倒向一边就会被另一边削,后来逼得日本上安倍晋三这种懂政治平衡术的人上台,才稳住了日本政局飘摇的局面。 

中国台湾现在还有点负隅顽抗的味道,其实就是不承认这块区域会是中国大陆的天下了,还要怼,但又怼不过,经常做一些鸵鸟将头埋在沙子里的事情。 

美国在东亚这一块原来建立的可不止是经济链条,价值观更是深入人心,香港的教师们好多都是美式价值观的坚定拥护者,但中国大陆一站起来,哗啦啦天旋地转,得回到以中国大陆为正统的东亚传统格局上来,意识形态也得变,找不到定位的部分香港人特别痛苦,开始跟大陆搞对立。 

问题的核心其实在这,是中国大陆的崛起,冲击了美国在东亚建立的经济链条和意识形态,中国大陆将周边区域一个一个打服了,香港是主动忿忿不平,加上有别人一怂恿,就跳出来挨打。 

所以香港的乱港分子特别奇怪,他们不坚定、不绝决、不会为了理想献身,是因为他们还在适应历史的新定位,这个过程谁都痛苦,大陆也痛苦,打也不是,骂也不是;香港也痛苦,打又打不过,闹又不想死。 

但一个人要成长,注定会痛苦。 

处理香港问题特别棘手,因为是亲生的,又被别人养过一阵子,脑子带坏了,天天跟你闹个没完,得好好重新管教。 

大陆网民对乱港事件的态度,从一开始的一脸懵,到后来渐渐习惯、不理解、并感到厌烦,但去年双11警察被击中手部后意外开枪、那位清洁阿伯被人砸死达到情绪的最高点,这时候民众都非常希望出动武力平息事件,上上下下喊动用武力的声音很大。 

不过这时候,我们上头开了一次又一次的会议,坦诚布公地请一些香港代表讨论问题,除了让驻港部队上街打扫卫生,没有任何越过法律边界的行为。 

可以说,这近两年的时间,都是非常克制、忍让、冷静,只寻求合法合规,又能彻底解决问题的方式。 

当时如果我们真的动用武力,那就是中了别人圈套,会陷入国际社会的包围,将我们描绘成邪恶的暴政国家,从道义和经济上再次封锁我们。 

所以香港警方极忍让,看着这些人围攻警署,都没有使用枪支还击。 

确实有居心不良的人,意图将事情闹大,故意制造各种矛盾,给香港警方和大陆政府抹黑,要闹到国际上去,利用这次机会围攻中国。 

但我们忍让了这么长时间,始终没有采用武力镇压,而是最后通合法途径直接以人大立法的方式,用《香港国安法》解决了问题。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一定要彻底解决问题。 

这次《国安法》的执行,确实让个人觉得,大陆治国理政显得越来越成熟,除了克制、忍让、冷静,还懂得一击致命。不再像过去那样,只懂得打打杀杀了。 

真正成了幕后大佬,人狠话不多。 

当然了,现在虽然将孩子收拾住了,不折腾了,但这孩子的思想还没彻底变过来,好好做好教育工作,还得好几十年。 

毕竟是亲生的,下手也要知轻重。 

斗争并没有结束。 

这些年中国大陆不仅是在经济上成长了,确实这套行政班子也进步了很多,按这个进度,东亚各个国家或地区都迟早适应自己新的定位,会回到以中国大陆为主导的传统东亚格局上来,再往后,就是东南亚、南亚、甚至中东地区,都会逐渐适应一个强大的中国对自己的辐射。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顶替上大学事件,也希望跟处理香港问题一样,妥善从根部清除毒瘤,高考是很多中国人的命运分界线,高考作弊,会使社会阶层凝固,使国家失去活力,使优秀的人才无出头之日,破坏了社会最基本的公平,也一定要深挖到底,也一定要一击致命。 

于内于外,请继续保持这种“人狠话不多”的踏实劲,带中华民族去芜存菁,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我们重回世界第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