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正式生效,将带来怎样的变化?

202211日起,RCEP已经在中国、澳洲、日本和6个东盟国家先行正式生效了,其他国家也会陆续生效。 

届时将会覆盖全球30%的人口和经济总量,是世界最大的自贸区,没有之一。 

回想一年前,RCEP趁着美国陷于大选、无暇西顾迅速签订的时候,几乎是举国振奋。 

预计到2030年,RCEP将带动成员国出口净增5190亿美元,国民收入净增1860亿美元。 

对于中国而言,这不是一份普通的自贸协定,是一份划时代的宣言书。 

(一)为什么要搞RCEP 

RCEP的本质,就是大家互相减免关税,促进贸易,成员国之间平均能达到90%商品的关税减免,你也许会奇怪,这和WTO不是一样的么?那为啥还要多此一举?

谈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说一下WTO史上著名的“多哈回合谈判”。 

2001年前后,世界因为互联网泡沫,爆发了一波经济危机,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尤其疲软,中国也不例外。世界银行预计到2002年,世界贫困人口将增加1500万(贫困线标准是每天收入不足1.25美元) 

这样下去当然不行,为了促进经济恢复,各国就聚集在卡塔尔的首都多哈,趁着世贸组织第四次部长级会议之际,启动了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史称“多哈回合谈判”。 

当时的主流观点普遍认为,经济发展缓慢的一个重要因素,是阻碍贸易的壁垒太多了,如果清除这些壁垒,世界经济将有很大发展,发展中国家对此尤为期待。 

“多哈回合谈判”的重点便放在了消除贸易壁垒上,主要有八个方面:农业、非农产品市场准入、服务、知识产权、规则、争端解决、贸易与环境以及贸易和发展问题。 

本来大家设想,最迟到2005年就能完成谈判,结果,困难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谈判启动两年后,也就是20039月,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WTO第五次部长级会议上,谈判陷入了僵局,主要是各国无法就农业问题达成共识。 

从发展中国家的角度出发,希望发达国家能削减农业补贴,同时保护本国内粮食生产之类的; 

而发达国家坚持给予国内农业高额补贴,双方互不相让。 

2005年的WTO第六次部长级会议,各方再次谈了个寂寞,到2006年,多哈回合谈判无奈地暂停了,虽然2007年一度宣布要重启,但实际上一直没有正式重启。 

后面每次WTO的部长级会议,都被称为“多哈回合谈判”最后的机会,但每次都谈不成,一直到现在,“多哈回合谈判”已经没下文了。 

本质上,“多哈回合谈判”就是传统的世界贸易机制的缩影,世界各国由于发展水平差异、产业水平差异、国情不同等等因素,导致利益诉求千差万别。 

发展中国家或者发达国家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比如欧盟,德国汽车工业强势,所以很关注汽车问题,对于农业一般可以让步,但是法国农业比较强势,无法接受农业上的让步。

想要拿出一套令所有人都满意的方案,难于上青天! 

而传统的WTO贸易谈判机制属于“一票否决”式的,有一个国家不同意就搞不成,要是大国不同意更难搞。 

谈判再多也是浪费时间没有结果,越来越多的国家不再寄希望于传统的WTO机制,而是选择单干,要么是双边谈判,也就是两个国家谈,然后签自贸协定,要么是几个邻近国家谈,然后签区域性自贸协定。 

在欧洲,有欧盟,北美有北美自贸区,非洲,则有东南非自贸区,囊括20个国家,俄罗斯拉着白俄和中亚斯坦们搞起了欧亚经济联盟,连南美洲,都由阿根廷、巴西、巴拉圭、乌拉圭搞了个南方共同市场。 

世界经济呈现出“区域集团化”趋势。 

经济的区域集团化对于大国和小国都是有好处的。从小国的角度,诸多小国抱团,不仅仅扩大了市场,还获得了和大国谈判的筹码。

东盟便是典型,各方为了拉拢东盟,可谓给足了面子。 

从大国的角度说,这就是给自己准备了一个后院,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经济势力范围,一个缓冲地带,有了它,就有了除本国之外的基本盘,这非常重要。 

而经济上的强势,必然逐步传导到政治,使得大国在本区域集团内成为政治领袖,德国在欧盟的地位就是这么来的,德国借着欧盟老大的地位,实现了与中美俄的平起平坐,要是没有欧盟,德国根本不可能获得这样的地位。 

既然满世界都在搞区域经济集团化,那中国自然也不能落后,但偏偏在过去,中国在这方面是落后的,除了中国东盟自贸区,并没有更大的区域经济集团。 

别人都是抱团的,而我们只有自己,再加上以前内需市场不振,这就使得面对经济危机,我们的回旋余地较小,而且我们一个国家,面对对方一个经济集团,往往在国际贸易规则制定中处于下风。 

另外,缺乏区域性经济集团,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我国对外贸易结构的畸形,按常理来说,任何国家最重要的贸易伙伴都是自己的邻国,比如美国,美国进口最多的国家常年不是中国,而是墨西哥。 

而我国长期最大的贸易伙伴却是大洋彼岸的美国,如2010年时外贸依存度高达50%,其中和美国的贸易又是大头,和邻国的贸易反而远远不如,以上两个因素叠加起来,就导致了我们面对美国缺乏底气,金融危机后帮美国背了一次通胀,也有这个原因在。 

为了摆脱憋屈的现状,我们必须打造由我们主导的区域性经济集团,RCEP的正式名称就叫“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划重点,区域。 

正好,东盟也有这个心思,而且比我们还要积极,RCEP就是东盟发起谈判并邀请我们加入的,面对东盟递过来的橄榄枝,我们没有犹豫。 

为了避嫌,我们一直强调RCEP是东盟主导的,不是中国主导,但傻子都看得出,以中国的体量,一旦RCEP成真,中国必然逐步成为主导者。 

对此,美国不可能容忍。

(二)美国的搅局 

美国自从奥巴马上台,就确立了“重返亚太”战略,军事上将60%的海军力量调往亚太,政治上全面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在南海等问题上推波助澜,经济上则祭出了TPP 

TPP的实质,就是通过高标准的壁垒,重新构建一个将中国排除在外的经济圈,达到孤立中国经济的目的,TPPRCEP的成员国很大程度是重叠的,两者本质是竞争关系。 

但要构建这样一个圈子并不容易,如果没有确切的好处,别人凭什么跟你一起搞,奥巴马政府的策略就是让利,美国负责高端部分,而中低端制造业、甚至部分农产品市场,则让给东南亚。 

这个设想不得不说是完美的,面对这么大的红包,一大堆国家心动了,我们干着急,但也没办法,毕竟我们给不了这么大的红包。 

所以TPP正式签署的时候,国内普遍悲观,认为TPP就是个经济智子,我们的经济发展要被锁死了。 

然后,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懂王上任第一天,就昭告天下退出了TPPTPP从长远来看,是真的可以严重伤害中国,可特朗普一天也等不了,莫非他真是建国同志? 

当然不是。前面说了,TPP的实质,就是美国让出中低端制造业和部分农产品市场,的确很慷慨,但对美国工人、农民群体来说,你这不是慷我之慨? 

让出中低端制造业,那工作机会流失到了东南亚,你奥巴马无所谓,我喝西北风去?把我兜里的钱装入红包送给别人,红脖子们虽然没什么文化,但绝对不傻。 

所以美国工人和农民对于TPP那是深恶痛绝,一致认定那就是卖国协议,以致于美国政坛没有几个政客敢明着支持TPP,谁都知道希拉里是TPP的幕后操盘手,然而即使希拉里竞选时,也不敢明着说支持TPP 

特朗普的基本盘是工人和农民,再加上特朗普本来就是走民粹路线的,根本不敢得罪基本盘,基本盘如此憎恨TPP,那退出TPP就是理所当然,不仅要退,而且要退得高调,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 

美国退出之后,日本把TPP改成了CPTPP,并开始正式运行,但本质上已经是个鸡肋组织,作用远远不及当初。很多人担心,拜登会不会回到CPTPP 

大概率不会。 

因为经过特朗普四年的不懈宣传,“美国优先”的理念已经在美国深入人心,谁都别想占美国便宜。 

TPP这种让利性质的协定,已经被今天的美国舆论高度反感,哪个政客敢提让利,他也别想干了。所以拜登上任这么久,这事连提都不敢提。 

有记者曾经就这事问过白宫,白宫顾左右而言他,都不敢正面回答。 

美国不仅不愿意再让渡利益,反而要压榨他国来显示“美国优先”,再加上2020年的时候,疫情严重冲击了全球经济,大家都受损严重,迫切需要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 

于是大伙一合计,趁着美国大选难解难分之际,赶紧将生米煮成了熟饭。

(三)RCEP对中国的利好 

RCEP对中国的利好,主要有几方面,第一如前面所说,让我们有了经济势力范围,获得更广阔的经济纵深,特别是面临世界性经济危机的当下,谁的纵深更广阔,谁的血条就厚,谁就更有希望熬死别人。 

RCEP总计15个成员国,分别为东盟十国、中日韩澳新,全球30%的人口(22亿)和经济总量的30%26万亿美元),而中国又在其中占了大头。 

整个26万亿的大市场中,中国的商品毫无疑问会处于强势的地位,RCEP生效后,我国近30%的出口实现零关税待遇,覆盖的贸易额约1.4万亿美元之多,对于制造业、尤其中高端制造业来说无疑是一波利好。 

以前希腊能造公交车、捷克能造汽车,但自从进了欧盟之后,这些都归了德国,欧盟市场成为了德国制造的自留地,假以时日,中国制造在RCEP内部也能拥有这样的地位。 

过去我们之所以比较怕美帝制裁,一大关键是对美帝出口占GDP比重太大,关乎了太多的就业,很多人家里能不能揭开锅,就看美帝脸色呢。 

目前,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2020年我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已经变成了东盟,欧盟第二,美帝滑落到第三,如果计算与RCEP国家的贸易总值的话,已经占到我国外贸总额的31% 

有了RCEP之后,我们的贸易重心会更加倾向西太国家,跟美帝的贸易重要性会相对越来越低,与之对应,我们对抗美帝的底气也就相对越来越充足了。 

而这种变化会直接带来国民心态的变化,《环球时报》旗下的环球舆情中心从2006年起,每年都会搞一次“中国人看世界”系列的民意调查,已经连续进行了十六年。 

其中在“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双边关系”这一项上,以前15年都是“中美关系”最重要,而今年,历史性的的一幕出现了,55.8%的人认为“中俄关系”最重要,其次是中欧关系,第三才是中美关系。 

这背后的变化,就来源于中国经济重心向周边转移,当我们的经济重心逐渐转向周边,那国民也肯定更加关注周边,那样一来,国民对“眯眯眼”们的容忍度就会越来越低。

之所以过去这么多“咪咪眼”,除了单纯的坏或者蠢之外,就是因为和西方的经济关联度太高,而且中西经济交往时,西方处于甲方地位,很多人为了拿到西方的合同,就会自己丑化自己来讨好西方,将自己往眯眯眼的方向打扮。 

而一旦西方的重要性降低了,那就没必要再丑化自己了,当年只能跪着赚钱,很寒碜,现在可以既站着,还把钱赚了,那我还跪个啥。 

当然,有人可能会问,那我们会不会为了讨好RCEP国家而丑化自己,明确告诉你, 

不可能! 

RCEP中,我们才是甲方,你啥时候见过甲方讨好乙方的? 

所以接下来要说的就是RCEP对中国的第二大利好,便是可能重构产业链,初步打造一条由中国主导的区域性产业链,让我们成为甲方。 

过去的产业链是怎样的? 

美帝与欧盟作为消费国,输出资本、技术与高端产品,进口原材料和低端产品; 

日韩新加坡等作为高级打工人,专心于制造,被允许掌握一定的技术,中国则是中低级打工人,不被允许掌握技术,也不能制造核心产品,东南亚之流作为最低级打工人,三者总体承担生产国的角色; 

另外还有中东、澳洲等负责输出原材料和能源。 

很明显,在传统产业链中,中国的位置就是个肉夹馍,前有西方堵截,后有东南亚追兵,利润低不说,原材料价格还动不动就上天,让我们卖一单亏一单,别提有多憋屈。 

而在RCEP中,各国的互补性很强。 

中国已经有了充足的资本、世界最庞大的消费市场和一定的技术,急需市场和原材料,日韩新加坡这类有部分技术和资本,需要市场和原材料变现,东盟剩下九国有原材料、廉价劳动力,还有一定的制造业基础,最需要的就是技术、资金和产业转移,澳洲和新西兰原材料和农产品充足,急需市场。 

各国一看,你缺的就是我有的,我急需的就在你手上,那咱们组团吧。 

而在任何一个经济团体中,老大必然是消费国,消费国敞开自己的市场进口,同时向外输出技术和资本,并掌握制定规则的能力,整个经济围绕着消费国循环。 

很显然,在RCEP中只有中国有能力担任消费国的角色,因为只有我们有庞大的消费市场,这也是东盟要把中国拉进RCEP的原因。 

当我们成为了消费国,便有了建立中国标准的能力,比如,以前你的农产品出口都是按照美国标准的,现在你要瞄准庞大的中国市场,那肯定要按我们的标准来,中国标准就这样输出了。 

消费国还会输出资本与管理理念,我们近些年来对东南亚的大量投资,如阿里收购Lazada、将一些低端制造业转移到东南亚,都属于此列,最终通过中国资本、中国标准、中国理念,实现对产业链的重构。 

当你的产业是中国投资、管理使用中国理念、技术是中国输出、产品出口目的地也以中国市场为主,那这条产业链还不是我们主导? 

恭喜中国,荣升甲方。 

而经济上的影响力必然传导到政治,经济控制一定会带来政治控制,中国对RCEP各国的政治影响力将不断增加。 

最近澳洲国防部对中企租借达尔文港99年的调查已经公布了结果,结论是没有发现什么国家安全威胁,这实际上就是中国影响力增强的证明。 

当年法德这对大陆宿敌都能在欧共体的框架下和解,中国和澳洲之流更不存在不可化解的矛盾,当经济不断融合,两国利益也就互相捆绑了,很多时候都不用我们出面,有什么事他们自己的相关利益群体就会搞定。 

今天能租借港口,日后把美军赶走也不是不可能。

过去很多年西太各国都是“经济靠中国、政治靠美国”。这一方面是中国经济增长提供了很多好处,但整体的好处还没有超过美国,另一方面美国当时外交战略还在线,愿意让渡利益,所以脚踏两条船,最符合各国利益。 

RCEP大部分成员国同时参加TPPRCEP就是这种两头下注心态的体现,美国退出TPP后,由日本牵头的CPTPP成了鸡肋组织。 

各国马上意识到,中国要一家独大,日本尤其不爽,于是拼命要拉印度进RCEP,还一度放话“印度不进RCEP,我就不进”。 

为了制衡中国,各国真是给足了面子,但三哥狮子大开口,要其他成员国给印度80%以上的商品关税减免,而印度只给别人40%的商品关税减免。 

RCEP群里一下就炸了,三哥哪来的自信,赤裸裸把“占便宜”三个字写在脸上,美帝都没这么大面子,你是来谈判的还是来砸场子的? 

印度怕被踢出群,于是做了一些让步,并且耍了个小心眼,想玩各个击破:

1. 对于矛盾最大、预期冲击最大的中国,印度只给中国减免42%,但要求中国给它65% 

2. 对于冲击较大的日韩,印度给他们减免65%商品关税,要求对方给它减免80% 

3. 剩下12个相对弱的成员国,要求对印度减免90%商品关税,印度只给他们80%减免。 

大家一看,您老还是到恒河里凉快去吧,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直接说:“愿在没有印度的情况下先达成RCEP”。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印度就算自己不走,也注定被大家踢出群聊,日本这个媒人都不好意思帮印度说话了。 

于是莫迪强势宣布退群,很多人都说,印度错过了RCEP,错过了复制中国入世经济奇迹的机会。 

其实我说真的,这事不赖莫迪,他已经做到极限了,印度的国情决定了他只能做这么多。 

印度有两大困难,一是缺乏中央集权,这个问题很多人说过了,我们不再展开。 

二是大量勉强维持生存的人口存在,这些人处于各行各业,收入很低,根本经受不起波动,比如印度的零售业,主体依然是小商户、杂货铺这一类,外资如果进入,短期内就会导致大量小商户破产。 

尽管从长远来看,这样是进步的,但是短期内必然导致出现大量失业人口,在选票政治下,政客敢这么干绝对是找死,2012年时,印度曾经想直接开放零售业,引进沃尔玛,结果引发了全国5000万人大游行,总理辛格瞬间就怂了。 

莫迪本来就是玩民粹上台的,基本盘是国内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在贸易上对外资持怀疑态度,莫迪不敢背叛基本盘,空有改革的心,无奈“百万漕工衣食所系”。 

说回RCEPRCEP对中国的第三个好处是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自从疫情爆发,美国无限印钞以来,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如果不能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那赚再多绿纸,也是给美帝做嫁衣。 

而人民币国际化长期以来缺少一个明确的方向,有些东敲一榔头,西敲一棒槌的意味。 

RCEP的到来,无疑为人民币国际化指明了下一步的方向先在RCEP成员国内部实现国际化。 

2014年时,中国与RCEP国家的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规模只有12314.4亿元,2019年便已上升到3.5万亿,虽然还不能跟美元比,但势头非常迅猛。 

RCEP生效后,人民币的结算量将继续攀升,而为了人民币的国际化,未来人民币是不会再大幅度波动了,必然维持其币值稳定。 

RCEP还有两个意外收获,一是间接达成了中日韩自贸区,过去中日韩自贸区搞不成,美帝看得很紧,动不动就弄死几个谈判代表。 

而在RCEP下,日本对华出口商品实现86%零关税,对韩国出口实现92%零关税; 

中国对日出口商品88%零关税,对韩国出口商品92%零关税;

韩国对中国出口商品91%零关税 ,对日本出口商品92%零关税。 

中日韩自贸区就这样迂回搞成了。 

第二个意外收获,是把台湾省排除在外。 

RCEP成员国与台湾地区的贸易额占台湾总进出口的70%以上,RCEP生效之后,将对台湾形成直接冲击,比如台湾出口到大陆的水果,质量又差,价格又贵,过去靠着惠台政策和我们对东南亚的关税,赚得满盆钵。 

现在,东南亚水果大举进军大陆市场,质量比台湾的好,没有了关税,价格更便宜,谁还买台湾的? 

还有机电产品,台湾的机电产品将逐渐丢失大陆和东南亚市场,未来的台湾经济将继续下行,大部分产业萎缩,人口外流,尽管台积电一时半会还不会倒,但光靠半导体,是撑不起2300万人的。 

难怪有人调侃,RCEP是“环台湾省自贸区”。 

(四)RCEP对中国有哪些不利 

凡事有两面性,有好必有坏。 

RCEP对中国的坏处也很明显,第一就是低端制造业可能会外移,由于中国还有大量的低收入人口,保留部分低端制造业仍有必要。 

针对低端制造业的保留,国家一方面在中西部完善基础设施、招商引资,目前已经吸引了一大批中低端制造业西移,像河南长垣市,就成了中低端医疗用品集散地,全国一半的医疗耗材来自这里。 

但必须明确一点,我们不可能留住全部,因为有些产业,比如制鞋,其对成本就是十分敏感的,而人力成本又是大头,我们又不可能降低工资,所以大概率会继续往东南亚转移。 

所以国家做了两手准备,一是推动自动化,二是主抓中端制造的转移,目前来看效果还不错,大量的中端制造业近年来向中西部转移,比如富士康转移到郑州,笔记本电脑制造转移到了重庆,郑州目前制造了全球一半以上的苹果手机,重庆则占据了笔记本电脑制造全球40%的份额。

RCEP对中国的第二个不利,就是农业尤其是粮食会受到冲击。 

长期以来,中国由于土地的问题,农业无法规模化经营,生产成本很高,比如大米,国家为了保证粮食安全,不得不给予大量补贴,再加上不断提高采购价,才让农民有利可图。 

但这样一来,就导致粮食的价格高了,不具备市场竞争力,导致我国粮食进口逐年增加,2020年进口粮食14262万吨,增长高达28%,RCEP生效后东南亚靠着廉价人力,生产出来的粮食价格也较低,必然对国内粮食行业产生冲击。 

农产品的冲击也不容忽视,比如新西兰奇异果,RCEP生效后,进口量肯定会更大,奇异果和我们的猕猴桃其实是同一个东西,但是新西兰那边产业先进,科研水平高,打出了品牌,能卖出高价。 

而国产猕猴桃产业落后,又散又乱,不受消费者欢迎,面对涌入的进口产品,可能会丢失更多的市场份额。 

另外,RCEP的生效代表一个趋势,那就是区域内人员流动的不断增加,未来RCEP成员国之间的签证可能会日趋简化,甚至搞出类似申根区的协议(当然,疫情期间特殊)。

这对于国内的旅游业未必是好事,很多人都抱怨国内的旅游景点服务差、东西贵,根本不值,宁愿去东南亚、日韩玩一趟,RCEP无疑会助推这一趋势。 

RCEP对中国利好与利空起飞,但就整体而言,还是利好更多,因此我们必须迈出这一步。 

而且利空还可以倒逼一些行业转型升级,像旅游业,有了RCEP成员国的竞争,国内的旅游景点会不会服务好一点,票价低一点、套路少一点呢? 

又如宝妈们一直抱怨都在国内奶粉价格过高,进口的普遍一两百,国产动不动就三四百,贵不说质量还未必有别人好,RCEP生效会不会带来更多优质廉价的进口奶粉,倒逼国产奶粉降价提质、向消费者让利呢? 

这些对普通消费者来说都是有好处的。 

既然对国家整体、对普通个人都有明显的好处,还可以倒逼落后的行业升级,那RCEP何乐而不为? 

最后说一点,RCEP的关税下调是逐步实现的,有些行业是生效之日立刻实现,有些行业则需要陆续下调,像纺织服装类,日本对华征收最高11%的关税,要完全降到0需要长达15年。 

同样的,中国对日本威士忌征收5%的关税,RCEP生效后每年降低0.9%,要到第11年才会完全降到0。 

所以RCEP红利不会立刻显现,万里长征第一步而已,大家谨慎乐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