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巴黎

2019年4月16日的早上,当中国人从睡梦中醒来时,不由得一起把目光望向了巴黎。

 

在遥远的法国,巴黎圣母院遭遇了一场大火,到这篇文章开写时为止,火势已经控制,只有一点小火还在燃烧。

 

火灾是当地时间傍晚时起烧,大火烧掉了巴黎圣母院的顶部,被烧得透亮的顶尖折断,整个巴黎都能看到圣母院的浓浓硝烟和透天火光。

 

燃烧的巴黎

 

一些巴黎人就坐在远处,默默唱着宗教歌曲,看着他们的国宝被一点点烧光。

 

由于被烧掉的是全人类的艺术杰作之一,大家均表现得十分痛惜。

 

不过,在表达痛惜之时,我们要继续顺着本公众号一惯以来的风格,保持理性与深度去思考问题。

 

火灾已经被确定不是恐怖袭击,不是人为纵火,而是维修圣母院施工过程中引发的火灾。

 

燃烧的巴黎

 

这是一起意外,但我们建立的诸多城市系统,就是专门为考验意外而设立的,这一次,巴黎的急救系统让人很是震惊。

 

其实我最关注的,是巴黎消防队为什么这么慢?意外是随时随地发生的,今天烧圣母院,明天就可能烧卢浮宫,只要有一个高效的消防系统,才可能保障城市的安全。

 

而据在现场的华人说:我看着它从一点点火越烧越大,烧了好久,在都快烧没了才来救我服了。

 

燃烧的巴黎

据新闻报道是起火后一小时,消防员才开始慢腾腾地救火,我仔细看了各个新闻发布的视频和照片,现场居然只有一根水龙在灭火。

 

巴黎圣母院是巴黎最重要的建筑之一,它又在市中心,其实我特别关心的是,这么近的位置,这么重要的建筑,做为世界超一线城市,为什么急救速度这么慢?

 

有人替消防辩解说是electrical fire(电气火灾)所以不能救,电气火灾就不应该有相对应的急救措施吗?电气火灾所以就要一边看着它几近烧光了才到现场吗?

 

或者问,法国人的效率为什么这么低?

 

法国人办事效率低是出了名的,经常看到中国留学生们刚去法国时在网上纷纷吐槽,他们到的第一天乘火车去学校,希望办一个优惠卡。在办之前老司机必定先嘱咐,一定要自己核对姓名和年龄(银行账户的名字都能弄错),法国人出错的概率是相当高的,这个叮嘱屡试不爽。以致于只要是法国人办理的事情,中国人都要反复核对,指出之后他们也都不以为然。

 

在法国买一条裤子,或者西服,如果需要缝裤脚或袖子,需要一周。在法国就是钉一个鞋掌也要一周。国内只要和法国人合作过的公司都有这种体会。不来到法国,不知道中国人多么勤奋高效。

 

对于法国人的散漫,有许多许多答案,有的说法国人虽然慢但是人性化,有些人说法国是因为有伟大的制度,有了这种制度国家就会优秀,还有些人说法国人天生适合搞艺术,所以不理性。

 

我一直都觉得没答到点子上,这些都是一些零散的点,看问题的关键是要看利益,不要扯什么艺术啊素养啊。

 

不谈钱,一切托词都是伪装。

 

本公众号的读者都熟知我判定事物的依据,一切原点都是从经济学角度出发的。

 

在我看来,法国人之所以散漫,是因为钱来得太容易。

 

我在《中国非洲战略》里讲过法国对非洲殖民地的控制,那些殖民地名义上是独立国家,实际上是被法国牢牢控制在手里的,比如我说过的尼日尔,世界第四大铀矿产国,被法国阿海珐公司控制其70%的铀矿出口,用来给法国提供核能,科特迪瓦最大的电力公司、自来水公司、电子通讯公司、物流运输公司、基建公司、石油公司、饮料公司、可可豆公司全都是法国人的公司,殖民被当作产品倾销地和原材料供应地,这样的国家只会活在贫穷当中,法国则可以躺在上面吸血。

 

除了殖民地,法国另一项巨大的收益是高端工业,不要被那些什么“浪漫的法国人”这种虚伪的表象所迷惑,抢赚钱的领域哪个民族都好勇斗狠,美国的波音公司的737MAX一出事,法国空客马上抢下中国大笔订单(我们的大飞机暂时还不成熟),大多数中国人接触到的民用产品是德国、日本、韩国生产的,所以会低估法国的工业,法国可是有着完备的军工产业链,法国每年有859家企业参予军火出口,空中客车公司、达索飞机制造公司、海军造船局集团(DCNS)、欧洲导弹集团(MBDA)、Nexter、赛峰集团和泰雷兹公司,占出口总金额的83%。中小型企业占出货量的17%。欧盟接收了法国23%的出口,亚洲接收22%,非洲接收21%。法国对外出口的不仅各类飞机、装甲车、舰艇和导弹,还包括侦察卫星和核反应堆这类附加值极高的技术装备。近年来,除了销售各类零部件外,法国在战斗机、水面战舰和潜艇出口上都业绩成绩。

 

法国每年军火出口排在世界第三(真是闷声发大财)。

 

法国军工还比其他国家要贵不少,但大家也认,因为质量好。

 

除了军工,法国还在高铁(阿尔斯通)、航天(法国航天局)、通信(turbo编码)、化妆品(巴黎欧莱雅)、核电、葡萄酒等等都是控制最赚钱的高端领域。

 

如果说美国是超级大国,法国就是一个小型的超级大国,工业实力尤其强大。

 

所以说法国人浪漫,那是人家有钱,你没钱,就只有浪,没有漫!

 

我再重复一遍,法国人富有是因为殖民地和掌控了部分高端产业链,我说过,如果让日本人放肆搞军工,法国人是一定玩不过日本人的。

 

日本和韩国做为发达国家,国民为什么比欧洲人显得苦逼多了,是因为民企的利润根本没办法跟这些高端军工类产业比。

 

国内的一些小清新杂志经常说法国人有情怀啊,一杯咖啡能聊一个下午,这些杂志蠢得要死,人家能聊一下午是因为人家在卖军火,你个穷得要死的国家也端杯咖啡去聊一下午试试?人家不会说你有情怀的,只会说你没出息。

 

穷就好好赚钱,不要学富人搞三搞四。

 

就是因为国家有钱了,法国民众才这么散漫,一切可以慢慢来,中国人韩国人为什么老这么火急火燎的?要赚钱啊大佬,家里几口人等着开锅呢。

 

法国人越来越富,越来越散漫,国家行政机构效率才会越来越慢,你看这次圣母院火灾巴黎消防局这效率,换成在深圳,这个消防局长估计会被上司抽死在办公室。

 

马克龙在火灾发生后取消了其他活动,到现场一脸忧伤地说我们要重建巴黎圣母院,讲完后像个受委屈的小孩,抱了抱身边一位壮汉。

 

法国的军工产业链条其实并不完整的,是因为北约内部可以互相购买零部件才能组成拳头产品,这个链条对中俄是不开放的,所以中俄就默默低头抱在一起搞军工生产,俄罗斯因为日子过得苦,没钱,军工开始转向重点打击类产品,比如超高速超远程导弹这种,但中国是全面开火(见我的《中国军工逆袭》系列),将来极有可能会抢法国人的军工市场。

 

为什么说中国是发达国家粉碎机?中国军工起来后,法国人如果市场被抢了,还怎么端一杯咖啡聊一下午?

 

这就是发达国家粉碎机的一个面。

 

在巴黎熊熊燃烧的大火里,是一个欧洲发达国家富贵病的体现,马克龙环顾周遭,知道在非洲和军工产业有兔子在追赶,每周末的街头,还有黄背心在闹事。

 

一想到此节,明明是来安慰被烧圣母院的民众,突然间不由得悲从心中,伏到旁边壮汉的怀里,嘤嘤嘤嘤地哭出声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