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一)沉默的韭菜

 11月2日四部门联合约谈蚂蚁集团有关人员——今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马云就算卸任了董事长、卸任了各种职位,国家也不忘“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仅仅一天之后,蚂蚁集团暂缓上市。我正在吭哧吭哧地写文章,打算把马云批判一番,结果刚刚突发新闻蚂蚁金服暂缓上市。好气哦,有种研究生毕业论文观察一个小行星运动轨迹、结果小行星炸了的感觉。不过给大家暂时分享一下我的研究成果吧,分析了蚂蚁金服(其实正确说法是蚂蚁科技,但是我认为名字只是个幌子)493页的招股说明书,通篇写着什么“科技”“普惠”“价值观”。我半夜睡不着,翻开来看,发现字里行间里就三个字——割韭菜。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首先马云虽然总是强调蚂蚁金服是科技创新公司,然而招股说明书不会说谎,核心还是靠放贷赚钱——“微贷科技是公司整体收入的主要驱动力,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同比增长分别是39%、87%和59%。”而且这个数据不同于往常的放贷,是大数据割韭菜、区块链割韭菜,把韭菜的潜力挖掘到极致。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大家可以仔细读一读这些话感受一下,“公司不断利用客户洞察和自研算法来分析并动态更新对客户的信用评估、客户使用信贷服务的可能性,以及推介产品的最佳方法。”“公司信用风险管理的核心优势是公司的智能风控系统。基于多种场景的实时数据,公司构建了系统化和全方位的客户画像,以及动态精准信用风险评价体系,有超过100种涵盖用户画像、信用和欺诈风险等维度的风险评估模型。”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很多普通民众可能无法理解这样文绉绉的说法,我翻译翻译,大致意思就是可以通过大数据找到更精确的韭菜,可以通过区块链等技术规避掉传统借贷的风险。就好比,能够精确定位到全国所有酒鬼,天天用他们最喜欢的那款酒精的气味诱惑他们;能够精确定位到全国所有赌狗,喜欢用骰子的在他们面前摇色子,喜欢扎金花的在他们面前摆扑克。从法律上是否合法、从监管上是否合规,咱们另说,但我认为这肯定是不道德的。 

大数据定位到了哪些优质韭菜呢?在校学生群体首当其冲。首先大学生们刚刚踩中社会的门槛,对于社会上的一些诱惑还没建立起成熟的认知观,容易被消费主义和虚荣心蒙蔽了双眼;其次大学生们高度依赖于家长的生活费,而这些生活费远远不能满足于他们所受到的消费主义诱惑;再次,这是最重要的——学生们不敢不还钱,家长更不敢不还,有家长兜底,是他们敢大肆放校园贷的底气。最近网上有很多文章都在批评蚂蚁金服给他生态圈中的校园贷公司共享数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搜看,这里不再赘述。 

正因为“大数据+高利贷”在道德层面上的模糊性,蚂蚁金服的诸多广告看起来才如此让人不适: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二)危险的借贷

 如上文所述,蚂蚁金服核心业务就是放贷——花呗是信用卡消费模式,借呗是小额贷模式;而花呗通过还款分期与借呗绑定在一起。其实本质上就是银行的业务,马云喷银行保守、没有互联网思维,那是因为银行被层层制度和监管束缚着——这种监管是必要的,是对社会负责的体现。否则这样大体量的金融企业暴雷,全社会来买单,但是资本家依旧赚的盆满钵满。举一个最近发生的例子大家就都明白了:周震南家是欠了十二个亿的老赖,但是依然吃香喝辣,住别墅、开豪车、一身奢侈品、把儿子捧出道。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所以说马云是做了银行一样的业务,但是没有享有银行应有的监管,毫无疑问这是不合理的。要万一支付宝这种“大而不倒”的企业有了什么风险,还不是纳税人的钱要给他来救市,就跟美国次贷危机一模一样。《金融时报》这两天连续发了好几篇文章指出“打着科技幌子”的借贷公司的风险,这一段话言简意赅:“目前的金融科技业务和传统银行没什么本质区别:在我国几家网络公司的金融业务中,最赚钱的是消费信贷业务,本质上也是吃利差模式。马云批评银行贷款是当铺思维,但蚂蚁金服实际放贷中不也使用担保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就批评过:一家互联网巨头的网络贷款公司,其自有资本金仅30多亿,但却通过ABS放了100倍杠杠,贷款规模做到了3000多亿。”

业务层面既然没什么区别,还不被监管,这就属于得了便宜还卖乖了,马云前几日对于银行的批评也就显得毫无根据了。银行就算是“当铺思维”,也是对全社会负责的当铺思维;你打着“互联网思维”的幌子,行无监管放贷、贷转债的事实,其风险还不是全社会买单?反正资本家早把巨额财富转移到国外了,洪水来临坐着私人飞机去新西兰避一避,岂不美哉。回国?下周一定。 

我听了好几遍马云批评银行和巴塞尔协议的讲话,他絮絮叨叨说什么“当铺思维”“金融系统”,我横竖睡不着,仔细听了半夜,才听出来通篇就说了三个字——“加杠杆”。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归根结底,蚂蚁金服美其名曰“互联网思维”“高科技公司”,其实就是08年华尔街玩剩下的那一套——走高杠杆与“放贷+卖债”的组合钢丝,这时候国家的监管堪比及时雨,我们不能再走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老路。要知道,马统领的野望远远不止于此。前几天他的演讲中特别强调了“中国企业家协会”“浙商协会”负责人的身份,再加上他近几年的种种操作,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了。 

然而很奇怪的是,马云等人明显做了一件把风险转嫁给全社会的事,确有不少普通群众对其表达同情之心。这背后的原因一方面是阿里集团对马云造神般的公关宣传,确实哄骗了一批无知的围观群众;另一方面金融领域的问题过于复杂,远远超出了九年义务教育的知识范畴,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这个东西有多危险,对普通人风险有多大。 

今天我就以美国次贷危机举例,尽量用言简意赅的语言来讲明背后的风险问题。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三)秦人不暇自哀

 我在之前就推荐过纪录片《监守自盗》,这是一部详细反映美国次贷危机过程的优秀作品。这部作品的前五分钟引子部分就有高密度的信息量,它讲述了冰岛曾经引以为傲的金融业是怎样垮掉的。2008年,冰岛总理宣布“国家正在破产的边缘”,而把整个国家拖累破产的正是冰岛银行业。而银行业把曾经世界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到政府破产,只需要分三步走。

第一步:金融私有化与引进外资。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大银行在2008年同时暴雷,直接把冰岛整个国家拖入破产的深渊。 

第二步:银行无节制的放贷。银行不考虑贷款公司的风险或贷款人的信誉,任性似的放出贷款,因为银行家们坚信放出信贷可以刺激经济——但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根源在于贷款利息是银行收入的重要来源,国有银行可能不考虑这些,但是私有化且引进外资之后,金融资本家们的收入就必须得到保障。而储户们的资金,就在一个小精英圈子中挥洒而开。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第三步:贷方无节制的挥霍。银行不加风控地为精英们放贷,精英们也不加风控的收购各种产业——而更重要的是,是要满足精英们穷奢极欲的私生活。冰岛的银行泡沫,催生了太多了这样的寄生虫: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当然,毕竟资本家劳心劳力,所以购买喷气飞机、豪华游艇、曼哈顿公寓也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同时,公司破产后,这些都变成了精英们的合法所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人家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嘛。而储户们的真金白银,因为“投资失败”而灰飞烟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商业行为都是有风险的嘛。 

第四步:监察的缺失。银行放贷本应有风控,国内企业拿银行贷款去收购国外产业,更应当有风控,这是对本国居民财产负责的基本要求(王健林点赞)。但是这两重风控全部缺失了。一方面是金融界的沆瀣一气,为放贷和收购行为开绿灯,审查评级什么的,走走流程罢了: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另一方面,银行有着充沛的资金雇佣律师团队应付政府的监管,一旦要走漫长而复杂的法律程序,那么黄花菜都凉了。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更重要的是,资本主义社会有钱就是爷,银行用高薪挖走政府的金融监管人才,谁查的我最积极,我就把谁挖走。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银行挖到了人才,公务员获得了高薪,储户丢光了财产,冰岛迎来了破产,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四)金融的戏法

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是一场标准的人祸。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首先为了刺激消费,银行和房贷集团把利率和贷款门槛放到一个极低的水平,没有什么经济实力的人可以通过贷款买到一套心仪的住所。泡沫最严重的时候,全国购买新房的资金中99.3%都是通过贷款,也就是基本所有的房屋都是通过借钱买来的。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其次,放贷的银行把贷款打包卖给投资银行。大投行再把各种贷款设计成复杂的金融衍生品——债权担保凭证(简称CDO)——并向全世界的投资者销售。这样,老百姓无法承担房贷的风险,就这样通过乾坤大挪移转移到另一批老百姓手中,而金融机构从中享受着巨额的贷款利息与手续费,却不承担任何潜在的风险。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再次,为了继续给风险“甩锅”与拉更多的韭菜下场,金融资本们还设计了双保险:第一,评级机构为各种CDO打上“AAA”的评级——纵使他们是次级贷款的衍生品,但是依然获得了跟国家主权基金一样的高评级。第二,投资银行们为CDO投了保险,一旦产生债务违约又是一笔收益(而为CDO承担最多保险的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IG,就是2008年金融海啸的主角,不得不用纳税人的钱完成破产重组)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最风骚的还不止这些,AIG甚至也把这些保单做成了金融衍生品,即信用违约交换,去跟投资者对赌。如果他们赔了钱赔的不是保险公司的钱,是另一帮老百姓(投资者)的真金白银。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也就是说这些金融巨头一个个都是不粘锅,所有亏钱的风险全部转嫁到一个又一个老百姓手中,机构仅仅靠利息、手续费和抽成就赚得盆满钵满,不由得让人感慨一句:总输他覆雨翻云手。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于是整个楼市和金融市场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首先,老百姓们拼命买房。一来因为几乎不用首付,全部贷款就能住进房子;二来大家都能不用首付就住房子,房价飞速往上涨,于是产生了恐慌性购房。其次,银行可放贷公司(房地美、房利美)不加考量的放出贷款,而且他们更加愿意放出次级贷款——贷款人信用较低的贷款——因为利率更高。再然后,投行收购这些债权,发布衍生品CDO,把它包装成低风险投资品出售给消费者——CDO越多,投行赚的手续费就越多,同时不用承担债务违约的风险。最后,为违约风险的保险公司,与用户对赌,成功把风险再次转入市场,自己稳赚不亏,还净入抽成……而这个多米诺骨牌,从美联储提升利率,大批购房者无力偿还贷款开始倒塌。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但是,古人都知道,竭泽而渔,而明年无鱼;焚林捕兽,而明年无兽。金融行业,之前的名字叫做信用行业,我们老版的金融学课本还是叫《货币银行信用学》。“信用行业”顾名思义,你是要有信用的,你钱存到我这里,我银行可以担保你随时取得出的。股灾、金融危机往往都是信心的危机。在2008年的金融海啸中,金融机构败光了信用,普通投资者们被榨取地一干二净。没有了千千万万老百姓的钱,信用机构也变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一场系统性的金融危机也就爆发了。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五)群蚁的盛宴

08年的金融海啸,既是一场系统性的危机,又是一场精英阶层的狂欢。就像苏联精英们通过分家赚的盆满钵满一样,美国精英既在泡沫中捞了一大笔,也不忘在危机中捞一大笔。 

大卫·哈维就指出,“新自由主义政变”本质上是上层精英对普通人民财富的一次掠夺。通过低价售卖国有资产、出售核心资源给国际资本、滥发货币通货膨胀、金融衍生品的变相收割等等手段,精英阶层利用与大众的认知差与信息差为所欲为。具体在美国这三十年的新自由主义实践中,形成了“政-商-学”的完整利益产业链。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譬如美联储的掌门人格林斯潘,一直拒绝对投行的衍生品进行合理的监管与风控(虽然这是宪章规定的美联储的职能之一)。而格林斯潘也在各种投行的兼职、顾问、演讲中赚的盆满钵满。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Keating因为金融诈骗被判处重刑,而格林斯潘依然担任了近三十年美联储主席。并且成为了新自由主义的一面旗帜与图腾,一时间中国国内吹捧格氏的金融界、文化界人士也不在少数。我们现在也能明白,他们吹捧的目的是什么。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2008年的金融海啸,美国家庭损失的财富总和达到110000亿美元,相当于德国、日本和英国当年国民生产总值的总和。随即,布什总统动用7000亿美元作为金融救助计划基金来拯救这些“大而不能倒”(too big to fail)的金融公司,公众对此感到愤怒,因为在正常年份,华尔街赚的盆满钵满,然而遇到了危机——危机的源头还是华尔街出于贪婪滥发金融衍生品导致——却要用财政收入、也就是纳税人的钱给他们擦屁股。 

然而让公众出离愤怒的,是之后爆出的奖金事件:美国保险业巨头美国国际集团(A.I.G),因为被公司旗下高风险金融衍生品拖垮,获得了1730亿美元的金融援助基金,然而,公司却将1.65亿美元作为奖金发放了出去,其中73名高管获得了超过100万美元的奖金,其中大多数人都是要为其把公司、国家拖入深渊的高风险金融衍生品负责的。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在公众的怒火下,这些华尔街高管们甚至感觉非常委屈,美国政府拥有A.I.G 80%的股份(相当于是个国有公司),当财政部部长要求CEO取消奖金发放时,CEO拒绝了,表示“需要奖金留住高水平的员工,以便让他们来摆脱这些不良资产”。一位华尔街交易员在接受《名利场》采访时表示无法理解公众对他们的愤怒之情,因为他们也是金融海啸的受害者(比如他们的奖金跟去年和前年相比减少了一半),一位投资公司的CEO这样来形容金融海啸“就像农业会遇到气候好的年份和灾荒年份”一样,经济危机不过是自然规律——就像天气也会刮风下雨。这种不是坏就是傻的说法完全规避了人为的贪婪和高风险所导致的金融崩盘,他还能够或恬不知耻或堂而皇之自己都信了说出来——可见,精英们已经被“特权”惯坏了。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2008年,金融海啸吞噬一切的年份,华尔街的金融巨头总共发放了160亿美元的奖金。“奖金门”事件也成为了占领华尔街的导火索之一——既然精英阶层是这样给我们诠释法律和规则的,那我们底层人民就用丛林法则的力量展示给他们看看。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在泡沫期间,精英们为所欲为,金融高管们用公司的钱报销他们吸毒与招妓的费用,而且从未受到相应的监管与惩罚。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美国驰名世界的商学院与经济学教授们,也永远不会对现存的高风险泡沫提出警告,因为他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大学教授的主要收入永远不是教书或科研,而是各种形形色色的“兼职”。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有没有良心尚存、勇于反思的精英?当然存在。但是借用饭圈用语,他们已经被主流精英届“驱除粉籍”了。譬如这位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第一位女性毕业生波恩女士,在白宫任职期间提出要对疯狂的金融衍生品进行监管,但是遭到了包括格林斯潘和众多议员在内的一致反对,最终波恩女士被迫离职。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值得一提的是,反对波恩女士最激烈的参议员,卸任后情理之中的担任了金融巨头的高管。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有的金融公司高管在反对与用户对赌的黑幕无效后,愤而辞职,连自己的分红也不要了。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然而在这样一个系统性危机与整个精英阶层的狂欢中,这样的人太少了。正如唯物史观所解释的: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没有背叛阶级的阶级。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在我国不断开放金融、走向世界的过程中,如何设定严格的监管体系,如何避免系统性风险,如何遏制住精英阶层膨胀的欲望,如何让金融真正成为繁荣经济、造福人民的工具,是我们未来的一大考验。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