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医生们不要心寒

前段时间在印度调研的时候,刚落地孟买,我的右耳听力就出了问题,那是因为空气压力变化太大造成的毛病,坐飞机时经常出现,我当时也没在意。

结果这一次搞了十几天都没好,我都怀疑出什么严重的问题了,回国后我去附近一家中型私立医院检查,顺便查查鼻炎,医生先让我各种CT什么的检查仪器一顿拍,拍完拿着结果给他看,这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医生一本正经地告诉我,我耳朵很严重,有脓水在里面,不要乱动,鼻腔里面也有息肉长出,耳朵鼻子都要手术,越快越好。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但当时有急事去北京,要五天后才能应诊,他说可以,但千万不要动耳朵。

五天后我从北京回来,耳朵还没好,但想再找家医院看看,说不定这医生把病情夸大了,我便另外找了家三甲医院,开车一个半小时过去检查,排了半小时队,主治医生问了问病情,拿个小仪器照了照我耳朵,也没让我照CT,说你走吧,你耳朵里就是气压问题造成毛细血管破裂有小气泡,气泡都破了早没事了,过十天会自动脱落,你听力就自然痊愈了,根本不用治疗。

两边医生说得反差这么大,我一下都懵了,我说医生真的不严重么?

医生对我的怀疑感到很不耐烦,说你根本不是病,快走吧我还要给下一个病人看病。

我愣了一会,说要不再检查下我鼻子……我上次去的医院说我这也要做手术。

医生拿个小仪器又照了照鼻腔内,说你是不是遇热遇冷容易流鼻涕啊,我说是的,医生说就是普通鼻炎,拿瓶喷雾剂坚持喷一个月就好了。他边说边给我开好了药。

我说真的不用检查么?真的不用手术么?

这名医生一脸嫌弃看着我,差点叫我滚了,他说你可以走了,不要耽误我时间,你这都不是病,我真的很忙。

他门外确实候着许多病人,我看他很有把握的样子,没有多问,就走了。

跑到三甲医院来准备好好修理自己一番,最后就拎了一小瓶曲安奈德鼻喷雾剂回家了,只花了几十块钱。

一周后,我的右耳果然自然痊愈了,用喷雾每天喷喷鼻子,鼻炎也好了许多。几十块钱就能治好的病,原先私立医院的医生差点给我搞出上万块钱的手术来。

在这件事情里,我遇到了一位私立医院故意夸大病情的坏医生,也遇到了一位三甲医院忙得跟鬼一样直率又负责的好医生。我感谢那位好医生,也不恨那位坏医生。

毕竟他在私立医院,医院里应该有自己的一套KPI,他的KPI会逼着他夸大病情,把诊疗费怎么贵怎么搞。

医生本身是没有错的,是利益驱动的机制在决定事情发展的方向。

但如果换个性子比较急的,就真的有可能去那家私立医院砍人了。

我的耳朵恢复半个月后,杨文医生的惨案发生了。

2019年12月24日早上6时,北京民航总医院副主任医师杨文,跟过去22年一样来到急诊岗位工作,一名患者家属进入医生工作台,同她交谈了几分钟后,突然从背后揪住杨文医生的头发扼住她颈部,极其残忍地向杨医师颈部连砍数刀,后来参与抢救的头颈外科医师说:“其中一刀砍断了右颈侧全部肌肉,砍断了气管、食管、颈内静脉、颈总动脉,和通往身体的神经,连颈椎骨都砍断了!”

其手段之凶残、下手之狠毒,看得人毛骨悚然,平时也只在ISIS发布的恐怖视频里见过。

杨文医生被害的视频让人背后发凉,更可怕的是,杨文接诊的那位病人就躺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其家属也在附近,现场医护人员回忆说,其家属根本无动于衷,在医院紧急抢救杨医生的时候,家属也只是冷眼旁观,没有任何人表达悔意。

杨文医生最早在12月4日接诊了这位病人,是一位95岁的老太太,患有脑梗塞后遗症,长期卧床靠鼻饲提供营养,家属送来后处于呕吐、意识不清的状态,其家属签字拒绝检查,只要求输液,输液无效后,就认定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

事后检查老太太全身重症感染,这么大年纪一身是病实属正常,其家属不接受老太太重病的事实,在医院里吵闹、辱骂、威胁,最后杀害杨文医师的是老太太的小儿子,他扬言:“老太太死了,谁也别想活。”

谁也没想到,24号早上,他真的拿刀以极血腥的手段,杀害了杨医生。

仔细回放案情,能发现这是一起极端的特殊杀害医护人员的个案,跟平时因为治疗费用、医疗流程引起的纠纷不同,这起事件的主要原因是患者家属的病态心理,就算患者家属在治疗过程中真遇到了问题,也绝不能容忍用这么狠毒的手段去杀害医护人员。

我们在跟医护人员打交道的过程中,难免有大量的摩擦和不理解,我在治疗耳朵的时候,也遇到了医疗人员的阴阳两面,但无论发生什么,问题的根源都不是在医生,医生只是一个拥有特殊技能的工作岗位,他只是遵循其背后的系统在运作,因为医疗问题就杀害医生是极愚昧而暴戾的反社会行为。

中国的医生本来就是非常辛苦的,我在任何一家三甲医院看到都是人流如织的景况,《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里称,中国52.72%的医师每周工作时间在40-60小时,32.69%的医师在60小时以上,大医院的医师每天要给七八十人出诊。

2018年1月9日,中国医师协会披露了中国医师的平均收入水平,其中男医师年收入是78702元,女医师年收入是73294元,其实就算这个收入翻一倍,中国医师的收入还是不高,香港医生的收入是内地的22倍,台湾省是大陆的14倍,政协委员杨树坤说:我国医学生对口就业率只有20%,也就是八成的医学生毕业后没有当医生,许多毕业生一看将来的工作又苦又累,收入不高,纷纷转行了。

中国医闹严重的2016年,《柳叶刀》第388期有一篇《过去十年之中中国医学毕业生的培养和流失》文章,显示2005-2015十年间,中国培养了431万五年制医学毕业生,41万七年制医学生,结果十年间470万毕业生,医生总数只增加了75万,可见中国的医生流失速度有多快。

请医生们不要心寒

 美国各科室医生平均年收入表

诞生一个优秀的医生,需要漫长的培养周期,以及无数的实战案例,杨文医生是民航总医院的副主任,升到这个岗位,从开始学医计算,至少需要十九年的时间,这样宝贵的医疗人才,最后却死在病患家属手里。

大量极端医闹案件的发生,会寒了医护人员的心,中国现在共有医生310-360万人左右,这些人是社会的精英人群、栋梁之才,也是我国平均受教育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任何一个人头疼脑热都需要医生的照顾,他们是我们健康的守护神,我们更应该好好保护每一位医生。

而现在医生们通常都流行“劝人学医、天打雷劈”的说法,也是在用自嘲的手法委婉地表达对行业整体状况的不满,如果像杨文医生这样的案例越多,就更会阻止更多优秀的年轻人进入医生群体,从而击垮我们的医疗事业。

中国现在每减少一名医生,就有400人无法获得基础医疗,每减少一名主任医生,就有2000多人无法获得精准治疗,在人口稠密区,每减少一名医生可能意味着上万人的医疗问题无法解决,加上医生技术的积累期特别漫长,其岗位不可能像送外卖那样随时有人可以替代,杀害医生就是在杀害每一个人的公共资源,是对全社会的侵害。

果然杨文事件发生后,引发了无数医护人员的心寒,网络上流传着无数类似于“我怀着一腔热血成为一名医生,最后却死在自己的信仰之下”这样的留言,医生们工资不高,工作辛苦,极难学成,还要面临就诊服务摩擦引起的生命危险,投入与收获不成正比,任何一名医师有这样的感伤是正常的。

但也希望医生们可以看到,其实正常的普通中国人是支持他们的,绝大部分国人非常理解医生的不容易,杨文事件之后,网络上一边倒地支持医生,谴责凶手的恶行,绝大部分国人还是很尊重医生。

其实我相信根据中国社会的发展,医生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工资收入是迟早会上涨到中高产水平,我们先不跟欧美这些老牌发达国家比了,这些国家阔了很多年,没有可比性,像韩国这样二战后从发展中国家一路走过来的,现在医生的平均月薪是7.75万人民币(韩国正式劳动者平均工资是1.65万),按照这个比例,随着中国的发展和医疗改革的推进,中国医生的月平均收入,迟早会步入2-3万区间。

医生这个岗位技术性太强,培养周期太长,现在风险性又太高,为了全民的健康保障,与其喊喊口号,不如提高医生待遇是最实在的回报方式,否则,继续会造成大量优质年轻人,从这个行业逃离。

毕竟现金是每个行业的血液(包括宗教),要有持续不断的新生力量,就必须注入新鲜的血液。

杨文医生的这起案例,是少见的极端案例,本身跟医疗体制并没有关系,但大家在关注医疗人员安全问题的同时,我更希望看到医护人员最根本的收入问题。

毕竟,读了那么多年书,他们配得上那个薪水。

最后,请全国的医护人员不要因为这一件事,觉得社会忽略了你们而感到难过,大众是理解你们的难处的,我们偶尔会碰到几个坏医生,但医疗行业大多数都是好医生,绝大部分人,知道你们很辛苦,也知道你们的收入,配不上你们的付出,我们会站在你们这边,替你们发声。

毕竟保卫每一个医生,就是保卫我们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